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76章 三荒劫(八)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76章 三荒劫(八)

    这手指,带着葬灭,划破了虚无,撕开了桑相的翅膀,露出了苍茫,穿透了灭生老人凝聚的怨气之雾,出现在了苏铭的面前。

    轻轻一指,蕴含了毁灭,蕴含了粉碎一切意志的无上之力,碰到了苏铭。

    苏铭……没有回头,他的右手抬起,已斩下了忘川,只是他的身体在这一瞬,颤抖中喷出鲜血,可他却咬着牙,死死的站在那里,任由身后的毁灭将自己淹没,他的眼睛露出执着的光芒,他要亲眼看到忘川被斩断,亲眼看到那被斩断的忘川无法倒流后,第九峰之人能重新回到那个世界。

    所以,他不能让身后的手指,超过自己所在的位置,他不能让这第九峰的人们,出现哪怕是丝毫的意外。

    在苏铭这坚持中,yīn死漩涡内的帝天,也在身体颤抖,喷出鲜血时不断地去维持命格的完整,只是那命格已经开始了大量的碎裂,帝天双目通红,发出了生命中的嘶吼,身体瞬间枯萎,凝聚了一切生机送入那命格中。

    只是……苏铭的修为无法坚持太久,他的愿望,也终究是无法达成,他的双腿在这一刹那,仿佛无法承受这股毁灭之力,直接崩溃开来,一同崩溃的,还有yīn死漩涡帝天的双腿。

    就在苏铭的身躯也要被这毁灭之力摧毁的一刹那,一股六sè的风,刹那间出现在了苏铭的身边,将其环绕,于那毁灭的一指下,帮苏铭承受了不知多少的代价,终将苏铭的身体,拉出了那手指之前。

    那六sè的风,是三荒!

    没有了苏铭的阻挡,那手指在忘川河被斩断,那漩涡即将消散的刹那,触在了漩涡之中,碰到了忘川河……

    碎灭……

    苏铭看到了大师兄的身体,在那一刹那成为了飞灰,看到了二师兄似乎轻叹,看向苏铭,嘴角带着微笑,可头颅却在身体碎灭后飞起,成为了虚无。

    他看到了虎子的嘶吼,看到了雨萱的注视,看到了沧兰眼角的泪水还有许慧那抿着唇,苦涩的闭上了眼。

    还有阿公,长河,南宫痕,那所有的一切面孔,最终都被来自玄葬的手指,取代了一切的视线,直至那忘川河粉碎,直至那漩涡消失,一切的一切,都在这一瞬间……成为了记忆。

    如不经意间,恍惚的风刀霜剑,已化作凄厉的琴殇书怨,梦中远处幽咽的萧声,早已惊破满腔的时光,成为了永恒,化作了秋叶,带着萧瑟,带着孤独,落在了苏铭已经无神的眼帘前。

    那秋叶的出现,盖住了苏铭的眼,仿佛记忆里的高山流水,在这无声无息中走向了穷途末路,从苏铭的眼前落下,露出他无神的双眼时,似乎在那眼睛里,蕴含了到头来终究只不过是一场山河永寂,岁月天涯的落寞如雪。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于苏铭的眼前静止,他的眼角不知何时出现了鲜血一样的泪水,那泪水划过脸颊,滴落在他的脚下,滴落在这虚无星空里,不知若有来生,是否在这鲜血滴落的地方,能否开出一朵叫做九峰的花。

    来自玄葬的手指,缓缓的抬起,向着苏铭这里,再次看似缓慢,可却带着灭杀之意,瞬间而来,苏铭是他的祭品,是他每收割一只桑相后,都要最先品尝的祭品。

    苏铭的身边,那六sè的风化作了三荒,他站在苏铭身旁,看着那手指的临近,嘴角露出苦涩的笑,只是那神情中更多的,是一种洒脱。

    “苏铭,我错了,你之前说的一切都是正确的……”

    “可我不后悔,我吞噬了桑相,我成为了这一界之主,也成为了……既是修士,也是桑相的存在!

    我不知存活了多少年,以为已经忘记了曾经,我还记得那个树……我还记得曾经的亲人朋友……苏铭,我成为了桑相,这是我的劫,但它不叫桑相劫,它只有一个名字……

    三荒劫!

    这是我的劫,而能有此以我名出现的劫,我三荒此生……足矣!

    你不一样,你明悟了一丝道无涯之境,你的未来会更远,离开这里,若有一rì你道成,记得……为我报仇,也不枉我与你相识一场!”三荒转头看向苏铭,笑着开口,那笑容里带着一股执着,带着一股尊严。

    “我一直觉得,若我们出生在一个时代,我们会是至交。”三荒右手抬起在苏铭这里一拍之下,立刻苏铭的身体向后疾驰,而他……则是转身间,目中露出强烈的战意,直奔那来临的玄葬手指而去。

    远远一看,那手指如火,而三荒……仿若飞蛾!

    不是飞蛾将火扑灭,就是那火焰将飞蛾焚烧,这种执着,那道身影,在这一瞬……爆发出了整个三荒大界,最璀璨的华彩!

    死,不可怕,我已得道,死又何妨!

    我的死,是证了我的道,我的亡,不是天来灭我,而是换了一场更加华丽的问道!

    “三荒劫,三荒劫,能有此劫,三荒当笑!”长笑回旋,落入苏铭的耳中,仿佛流年似水,手掌在水中抬起,看着清水于指缝间消失,听着流年的缝隙中划过的呜咽声,仿佛记忆在蜕变中沉浮,而心在现实中埋葬,梦……也在暗夜里数着断尽了泪的悲伤。

    苏铭笑了,他大笑起来,笑着笑着,血泪不断地滴落,他的笑声凄厉,他的笑声回旋这整个世界,整个苍穹,那笑声里带着疯狂,更带着一股在苏铭这里,更为强烈的执着!!

    “桑相,我苏铭有生之念,不灭你全族,不灭你所有同类之生,死不瞑目!!”

    “灭生,今rì苏某之痛,若不让你体会百倍千倍,若不将你凌迟肉身,摧骨扬灰,抽魂生噬,咬碎万年,则我苏铭……从此不见光明!”

    “暗晨、逆圣,两大阵营,三百六十界,此仇不等浩劫葬身,苏某便要将你等……全部灭杀!!”

    “还有玄葬……我本只是想要生存,想要活下去等待有一天,可以去寻找被送去另一片世界的他们。

    可你……既然阻止了这一切,那么,你就是我要夺舍的目标,终我一生,我也要将你夺舍,唯有将你夺舍,我才可以开冥门,才可以去寻找在岁月中他们的痕迹,去将他们……一一复活!!”

    苏铭的头发,没有如天机一幕里成为白sè,依旧还是紫sè,只是那紫sè中散发出的悲伤,却是成为了苏铭内心的永恒。

    这永恒如苍穹的颜sè,在这一瞬,三荒大界在苏铭的面前,开始了坍塌,那是上方虚无的辗压,那是一颗颗星辰的轰鸣碎裂,更是一个个生命的死亡与乌有。

    同样,那也是三荒化作的身影,与那玄葬的手指,在这三荒劫中的一次被烛火焚烧了身躯!

    天与地,苍与穹,虚无与星空,在这一瞬,如两个巨大的手掌,相继的碰触到了一起,粉碎了所有真界的痕迹,粉碎了所有存在的生命,包括……那些以为自己可以安然的前纪强者,他们早就发现了这一次的浩劫与众不同,只是无法逃过,只能在那死亡中疯狂,在那毁灭中发出被淹没在轰鸣中的凄厉嘶吼。

    苏铭转身,他已经没有了双腿,他的左手也只剩下衣袖,但在他的身体内,却是散发出了疯狂与邪恶到了极致后,那紫sè的暗!

    他的身体外,充满了这紫sè的暗形成的气息,这气息将他身体环绕,成为了苏铭双腿,成为了他的左手,化作了他双腿以及左手,与四周皮肤完全不同的颜sè。

    带着苏铭目中显露出的杀机,带着他此刻癫狂的心神,他的身影化作了一道长虹,在这三荒坍塌的一瞬,踏入到了暗晨逆圣阵营之内。

    既然这三百六十界,认定了是苏铭曾经出手,那么索xìng……他就真的出手,去与浩劫毁灭抢夺生命,因为这些人……他们的怨气曾阻止苏铭,那么如天机所注定的一样,既然苏铭这里是注定,那么他们……也一样是注定!

    踏入暗晨逆圣,使得这里的星空在上方世界的辗压中,在那天与地的夹缝里,苏铭化作了一片紫sè的风,那风中存在了他的身影,所过之处,一界界,一族族,全部形神俱灭!

    苏铭的杀戮,带着他的执着,唯独在天狐族那里,紫箬抬头望着天空,看到了天空的紫sè中,苏铭的身影,她的目光深邃,在这凝望里,苏铭走过,没有停留,没有为难天狐族人,但除了这里……除了那逆圣阵营内的秃毛鹤曾经望了百年的湖水所在之界,其他的地方,已经成为了腥风血雨。

    在苏铭的身后,那已经没有了生命的一界界,迎来了天空的辗压,成为了虚无……直至苏铭迈步间,身子向着上方呼啸而去,穿透虚无,冲入到了那第四翅所在的界,向着灭生老人所在的区域,带着杀机呼啸。

    这一路走过,如岁月的枯木碾碎后,加上时光的清水,成了一纸的澄明,不管曾经的颜sè是什么,一泼墨,便能渲染出隔世离空的sè彩……可却,再也回不到最初——

    第三更!!(未完待续。)レレ梦レ岛レ小说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