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79章 绝不放弃!(第三更)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79章 绝不放弃!(第三更)

    “成为祭品,不等于死亡,而是一次新生,苏铭……既然你放弃了这个机会,可也难逃轮回……我在这里,等着你!!

    我们的一战,这只是开始,还远没有结束!!此仇……老夫灭生必定让你偿还!!”在被那手指吸收的一瞬,灭生老人的元神蓦然间看向苏铭,露出刻骨铭心的仇恨与疯狂,狞笑中话语回旋,直至其元神被那手指彻底吸收后,手指消失不见。

    随着手指的消失,整个第四翅界,在这一刹那崩溃开来,不断地碎裂,不断地轰鸣,使得这里的一切,转眼就要毁灭。

    苏铭沉默,他看着四周的毁灭,身影化作一道长虹,直奔那苍茫的缺口,瞬间冲出了这片,他的家乡!

    在那苍茫中,苏铭第一次真正的看到了……那巨大的罗盘,这罗盘的大小无边无际,以苏铭的目光看不到尽头。

    还有那罗盘下,此刻已经枯萎,正在被不断吸收的桑相,苏铭看到了这桑相重叠在一起的四个翅膀,看到了那四个翅膀如今仿佛是被无形的火焰焚烧,正快速的成为飞灰。

    依稀间,他似乎看到了三荒的界,耳边仿佛听到了三荒喃喃的低语。

    “大树,这一世……我来陪你。”

    三荒消散了,连带着其内的四大真界,还有神源星海,一切的一切,都在苏铭的目中,成为了破灭的虚无。

    一如记忆的从前,从此成为了遥远。乌山,九峰,蛮族,道晨,一切的一切,此刻都如过眼的云烟,渐渐地淡化,渐渐的只能留在了脑海中,成为这苍茫里,独自一个人时,伴随自己可以走下去的寄托与回忆。

    孤独,似乎从来就没有离开过苏铭,从乌山之后的每一个rì夜,大都是如此,如一壶老酒,对月共饮时,只能与影碰杯……

    那岁月的风,卷起的流沙,也不再弥漫午夜深处,孤寞打坐时恍惚的世界,那一个个身影似来到了近前,在耳边曾经美好的呢喃,如今也只剩下眼前这桑相破灭时,苍凉的回旋。

    不知这数千年回头时看到的辉煌过去,是否能存在数万年,成为后人的轻颂,可随着桑相渐渐枯萎,或许……不会再有传说继续。

    仿佛昨rì的吟唱,没了共鸣的相通,呢喃的倾诉,也再也找不到聆听的琴声。

    看那世界的起灭,在外人看去,那是一种奢侈的向往,似乎很美好,可真正经历的人,才懂那起灭里,外人不明的殇。

    苏铭的眼角,流下了泪水。

    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这泪水的流下,也无人可以看到,更谈不上问津,只有那慢慢枯萎,直至成为了一缕缕气息被那罗盘全部吸收的桑相,似乎在这死亡前,那无神的双眼,看到了苏铭苍茫中孤独的身影。

    那身影,萧瑟……

    桑相,消散了,无声无息,没有惊天动地的轰鸣,没有举世惊人的凄厉,有的只是一场没有痕迹的生死,一场从沉睡中清醒的梦。

    苏铭沉默,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去做,他的储物袋内,还有天灵老人的一丝残痕,还有另一个世界里,雨萱沉睡的身体。

    这些,如今已经成为了苏铭最宝贵的回忆,好在……他还有秃毛鹤。

    秃毛鹤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苏铭的身边,陪着他,去看那桑相的破灭,陪着他,去看这苍茫的无尽。

    直至一个yīn冷的声音,在这一刹那从罗盘上传出。

    “第七……逆灵……”在这声音回荡的一瞬,那罗盘发出了一声轰鸣,猛的旋转起来,其转动的速度不快,可却形成了一股惊人的漩涡,向着四周的苍茫横扫时,盘膝坐在罗盘上的黑袍青年,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在苏铭的目中……出现!

    一身黑袍,身影庞大的难以想象,无神的双目乍一看蕴含了无情的冷漠,可实际上那是浓郁的死气环绕导致,yīn冷的面孔,似乎恒久没有出现任何神情的变化,看向了苏铭。

    他没有目光,但在这一刻,苏铭清晰的感受到,来自这玄葬的注视。

    准确的说,玄葬注视的不是苏铭,而是其旁的……秃毛鹤!

    秃毛鹤在这一刹那,全身猛的一颤,抬头时死死的盯着罗盘上的玄葬,一股仿佛天敌的强烈感觉,在它心中激荡。

    也正是在这一刻,苏铭看到了玄葬的右手上拿着的那串珠子,被此人捏住的那一颗,正闪耀幽光,在那幽光里,苏铭看到了一只鹤的虚影。

    那虚影……正是秃毛鹤!

    在看清那珠子的瞬间,苏铭的双眼蓦然收缩,就在这时,罗盘上的玄葬,右手缓缓抬起,拿着那珠子,向着苏铭这里慢慢的伸出,如向着虚无一抓。

    这一抓之下,苏铭四周方圆数万里的苍茫,在这一刹那起了惊天的轰鸣,在这轰鸣中,如苍茫崩溃倒卷,一股强大的让苏铭全身衣衫与头发舞动的狂风,刹那间出现,紧接着,在苏铭的眼中,他看到了前方的世界,成为了一只巨大的手掌,以混乱了整个苍茫的气势,扑面而来。

    秃毛鹤身体颤抖,苏铭双眼赤红,在这一刹那他大袖一甩立刻卷起秃毛鹤,送入储物袋内,身子化作一道长虹急速倒退。

    可他的速度哪怕再快,也无法快的过那似乎可以取代了这片区域苍茫的手掌,那手掌瞬间临近,张开之下向着苏铭这里蓦然一抓。

    苏铭仰天发出一声低喝,双手抬起掐诀之下,立刻其道神出现覆盖了全身,可这之前可以让玄葬手指停顿的方法,在这一刻没有了丝毫作用,来自玄葬的右手,已然临近!

    苏铭双眼瞳孔一缩,道神气息不散,而是凝聚苏铭四周之后,他右手抬起,握拳的刹那,立刻其身体急速的膨胀开来,那是蛮神变,在瞬息间,苏铭就化作了近乎百丈之大,凝聚其全力,向着那来临的手掌,展开了最巅峰的一击。

    轰!!

    此片区域的苍茫,在这一瞬猛的震动起来,苏铭身体颤抖,身子如断了线的风筝倒卷,连续喷出七口鲜血,身躯更是刹那破碎,重新凝聚的双腿碎裂,左臂也再次消失,只剩下了半个身躯,此刻仿佛气息衰弱到了极致,倒退时,他的双眼露出不甘心的疯狂,可却无法阻止身体的倒退。

    他与玄葬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根本就无法去抵抗,此刻后退时,苏铭仰天一吼,全身立刻弥漫了紫气,在其身体停顿下来的刹那,来自玄葬的右手,又一次的临近,这一次,其右手捏住的珠子里,秃毛鹤的身影闪耀的更为强烈!

    “把……第七逆灵,给我……你……可以走……”玄葬yīn冷的声音随着手掌的抓来,回荡苍茫,可回应他的,却是苏铭的笑声与一种无畏的疯狂。

    他要展开夺舍,哪怕这个时候去夺舍玄葬,看起来只是以卵击石,但苏铭知道若现在不去夺舍,哪怕他很有可能,将再也没有机会!

    哪怕……这是生命层次的不对等,这样的夺舍,苏铭成功的可能微乎其微,但只有有那么一丝的可能,他就一定要去尝试。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可以去保护此刻的秃毛鹤,他绝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秃毛鹤成为第九峰之人一样的下场……

    哪怕,苏铭知晓,此刻这玄葬要的就是秃毛鹤,若自己放弃了秃毛鹤独自离开,那么他将不在面临如今的生死劫,他可以离开这里,远离玄葬,在这苍茫中存活。

    甚至他可以与灭生老人一样,去寻找下一只桑相,去进入那桑相的体内,去有更多的时间明悟,去有更多的感悟道无涯的气息,甚至他可以去以如今的修为,去夺舍桑相,去让自己更强大,直至……等待那只桑相死亡后,他可以如灭生般,去指定一个祭品,去与玄葬进行一场如灭生般的配合,如此他就可一直存在,直至他再去寻找另一只桑相。

    直到有一天,他苏铭完全的踏入无涯的境界,他就可以去与这玄葬,进行一场最终的生死,这对苏铭而言,才是一条他理智上应该去选择的道路!

    也唯有这样,他成功的可能,才会多出一些。

    但这样的决定,若是以放弃秃毛鹤作为代价,苏铭……不愿!!

    他不能放弃任何一个朋友,如果今天可以放弃了秃毛鹤,而原因是放弃一个生命,可以给自己一个机会去复活所有人,可若再过了一些岁月,苏铭还需要放弃时,他会怎么选择……

    那样的人生,他苏铭不去选择!

    放弃,这两个字,在苏铭的生命中,之前没出现过,之后……也绝不会出现!

    “我,绝不放弃!”苏铭双眼露出执着,可就在这时,他的储物袋内,秃毛鹤那里,却是爆出了一股更为疯狂的执着!——

    第三更送上,连续7天爆发,这第七天还是四更,月票我想第一,真的……这么难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