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383章 梦中不知岁已老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383章 梦中不知岁已老

    “当你知道你的时候,你不是你,当你不知道你是你的时候……你,才是你。”喃喃的声音在苏铭的耳边回荡,盘旋在他的脑海中,直至这句话成为了雷霆巨响,在他的心神内滚滚轰鸣而过,苏铭的双眼猛的睁开。

    他的额头不知何时出现了汗水,外面的天空是银sè的,那是雪花的飘落,银装素裹的大地折shè出的不属于黑的夜空。

    苏铭盘膝坐在一处山体的裂缝天然形成的石洞内,这是他向着七月宗疾驰而去后的第三月,在这片仿佛无边无尽的大地上,苏铭于此地盘膝打坐,调整气息。

    这里距离七月宗,极为遥远,这种遥远的路程哪怕苏铭的修为是一重道神,可依旧需要近乎数年才可以前往。

    故而这一路上,他没有毫不停息的疾驰,而是时而休息,保持自己的修为始终处于巅峰,此刻,他从打坐中睁开眼。

    沉默的看着外面的夜空,苏铭想到了自己之前的那个梦,他很少做梦,尤其是盘膝打坐时,梦更不会出现,可偏偏,刚才出现了。

    那梦里只有一句苏铭熟悉的话语,这话语的回荡,即便是此刻苏铭睁开了眼,可依旧在耳边环绕,久久不散。

    沉默中,苏铭站起了身,走出了石洞,在那风雪里,留下了一路的脚印,向着远处走去,走过了山,走过了并非的河,直至走到了rì出,当rì落黄昏时,在苏铭的前方他看到了一座城池。

    那城池内的黄昏里,洋溢着点点的灯火,更有熙熙攘攘的声音传出,一派热闹……看着那城池,苏铭闭上了眼,片刻后睁开时,他向着城池走去。

    走在黄昏中,走入城池内,家家户户高挂的大红灯笼,许多孩童欢笑嬉闹的银铃之声,还有那洋溢在整个城池内,几乎人人都微笑的面孔,让苏铭想起了……这十年里,每一年的今天,他的师尊都会带着他,来到一座陌生的城池,在那里,去感受一种……新年的气氛。

    这是新年,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当黄昏过后,黑夜降临,直至太阳再一次出现后,将是又一年新的开始。

    每年的这一天,都是古藏国举国欢庆的rì子,国土内的所有城池,都充斥着这样的气氛,那家家户户高挂的灯笼,在这风雪里散着光芒,似可以把寒冷驱离每一个家园,让这一天……夜里不冷。

    苏铭走在城池内,看着四周,他的渐渐低下了头,直至走到了一处角落的胡同旁,那里……有一处面摊,在这寒风中,滚滚的沸水升起大量的白气,将那正在煮面的老人,遮盖的有些模糊起来。

    面摊不大,只有四五张桌子,有一个如帐篷般的盖帘遮盖了雪,可却遮不住太多的风,里面有三两个汉子坐在那里,正吃着滚烫的面,喝着面汤,似乎可以驱散寒冷。

    “乌老,这大过年的,你还不把你珍藏的老酒拿几壶出来,让我们尝尝鲜儿。”吃面的一个汉子,笑着大声开口,话语时吐出的白气,在这风雪里很是明显。

    “你们几个……罢了。”那正在煮面的老人似乎笑了笑,转身取出了一个酒壶,放在了那桌子上。

    “这才对嘛,也不枉我们几个今天继续过来,陪着您老过年。”那大汉立刻拿起酒壶,连忙喝下一口,笑着说道。

    苏铭,就是在这时,走入了这处面摊,坐在了角落里的桌椅旁,看着外面的风雪。

    “店家,一碗面。”

    煮面的老人回头看了苏铭一眼,拿出碗,盛了一大碗面,还多放了一些肉在里面,端到了苏铭的面前。

    苏铭看着桌子上的面,默默的吃了起来,面的味道很不错,面汤很烫,入了口后暖暖的,似乎在这风雪里,也都不再特别的寒冷。

    时间渐渐流逝,夜晚降临时,街道上已经看不到了太多的人,这是一个节rì,也是一个阖家团圆的rì子,这个时候,往往一家人都会在一起,看着孩童的嬉笑,看着烛火的闪耀,在这个夜晚,于那家中的温暖里,体会亲人之间的温情。

    与外面的风雪比较,这温暖几乎人人可有,只是苏铭这里……没有。

    直至这面摊处那几个大汉,也都离开时,呜咽的风让这帐篷发出呼啦呼啦的声音,苏铭轻叹。

    “怎么不回家?”那煮面的老人,坐在一旁,拿起一壶温了一会的老酒,喝了一口后,看向苏铭。

    “找不到路。”苏铭沉默,缓缓说道。

    “不是找不到路,是没有家吧。”老者笑了笑,拿起另一壶酒,来到了苏铭面前,坐下后放在了苏铭的前方。

    借着火光,苏铭抬头,看向老者,这是一个凡人,一个已经走到了人生的末年,满脸皱纹的老人。

    “你呢。”苏铭拿起酒壶,喝下一口后,看着外面的风雪,平缓的开口。

    “有家,可只有老头我一个人,回去与不回去没有什么区别,不如在这里。”老人笑了笑,在那笑容里,似乎脸上的皱纹也都更多了一些,使得那笑容仿佛带着苦涩。

    苏铭没有说话,喝着酒,在这寒风中,在这雪花飘落里,夜空出现了明月,与这四周万家灯火比较,这面摊处也有灯火,只是在这灯火下的,不是温暖,而是一种萧瑟。

    一种……思绪的变迁,仿佛每逢此刻的思念,记忆里曾经的美好,本以为已经埋葬在了心底,成为了没有了心的不痛,可如今,在这灯火下的影子里,却是蕴藏了那风吹不散,雪埋不葬的痛。

    在那痛与冷中,苏铭想到了阿公,想到了第九峰的师兄,想到了雨萱,沧兰,许慧……还有秃毛鹤,还有那记忆里的一个个面孔。

    想着,想着,一壶酒喝完。

    喝的是酒,因已没有了泪,只有把酒当成泪,吞下后,成为了内心永远无法化解的苦与涩,就让这苦常在,就让这涩永恒,因为唯有如此……苏铭才知道,自己原来还活着。

    他才知道,自己原来……还没有死去,才可以有更多的决心,去让这一切改变,哪怕这近乎不可能,但……苏铭也要让它,成为可能!

    “你的家人呢?”老者看着苏铭,沙哑的话语时,又拿出了一壶酒放在了苏铭的面前。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你呢?”苏铭摇了摇头。

    “老汉的家人啊,呵呵,原本有很多的,我有一个孙儿,他还有一群伙伴,都算是我的家人……他还找了几房媳妇,一家子原本是热热闹闹的。”老人喝着酒,目中露出追忆。

    “可有一天,当我醒来时,他不见了,我们找不到他,原本热闹的家里,再没有了热闹,直至所有人都出去寻找他,找啊找啊,他们都走了,去了很多很多地方,也不知道有没有找到。

    这里,只剩下了我,家里也空空的,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我也没有外出去寻找,我想留在这里,在家里点着灯,等着他,如果有一天他回来了,我不想他……找不到家,不想他……看不到家里的灯火指引。”老人喃喃,声音沙哑,在这风雪里,似乎多了一抹沧桑的痕迹。

    “其实老汉我还不算是孤独的……与我比较,我们的皇,他才是孤独的……”老人轻叹,拿起酒壶喝下一口。

    “我们都知道,皇有三个皇子,那三个皇子每当成年时,都会被人带走,外出游历……一走就是……六千年……

    六千年中,他是独孤的,他也要在皇城里,永远点着灯火,为他的皇子指引回家的方向,因为传说中,我们的国家里,每一位皇子都有可能在外出游历时迷失了自己,不知晓了回家的路。”老人说着说着,低下了头,似乎醉了。

    苏铭沉默,喝完酒壶里的最后一口酒,站起了身,走到了老人的身边,右手一挥时这四周的风雪避开,使得这里出现了温暖,随后他走出了这处面摊,走在了风雪里,向着七月宗的方向,走出了城池,走入了夜的风中。

    直至苏铭远去,直至他的身影远远的消失在了城池外的夜空,那似醉了的老人,缓缓地抬起了头,站起了身,看着夜空,他的容颜慢慢改变,如岁月在他身上变化,直至成为了中年。

    他轻叹一声。

    “当你知道你是你的时候,你……不是你,当你不知道你是你的时候……你,才是你。”随着他的轻叹,这整个城池刹那间,化作了虚幻,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孤独的站在风雪里,在这轻叹中转身,向着古藏国都城的方向,默默走去。

    “什么才是真,什么才是假,玄儿……已经过去了三千年,你……何时能明悟……你寻找的真,是什么真,你以为的假,又是什么假……”中年男子喃喃,似带着心的刺痛,渐渐消失在了风雪里,渐渐消散了身影。

    只剩下那风雪的飘摇,似乎里面也多了一声叹息,在这天地间,久久难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