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23章 柴悟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23章 柴悟

    星光洒落,点点星辰在夜空,一闪一闪,似乎在看着大地上,村落间的苏铭,正坐在院子里,砍着木柴,他神sè一直都很平静,砍下的木柴很整齐的放在旁边,与之前老者砍柴的凌乱,有着明显的不同。

    那老者的木柴,大小不一,薄厚不同,砍完后四周满是木屑,而苏铭这里,所有的木柴被砍完后,都几乎没有什么分别。

    甚至就连砍柴的声音,也都很有规律,这一点,也与那老者不一样,直至午夜时分,苏铭身后的屋舍房门,吱嘎一声后,那老者穿着一件小袄,背着手走了出来,站在了苏铭的身边,借着月光看了一眼苏铭砍完的木柴后,皱了下眉头。

    “你这么砍柴不对。”

    苏铭放下斧子,抬头看向老者。

    “哪里不对?”这是苏铭第一次在这院子里开口。

    “哪里都不对,你这不是在砍柴,你这是砍人。罢了,你这砍柴声吵的老头我睡不着觉,来来来,我教你如何砍柴。”老者一副教训的语气,上前碰了苏铭一下,示意苏铭起身。

    当苏铭起身后,这老者坐在那木墩上,拿起斧子,拿出木柴,砰的一声,就将那斧子卡在了木柴上,连续敲了好几下,这才咔嚓一下,将那木柴劈成了大小不同的两半,随意的掉落在两边后,老者抬头看了苏铭一眼。

    “看懂了么?”

    “没有。”苏铭摇了摇头。

    “你这小娃娃的悟xìng太差,看清楚啊,我老头子再给你演示一次。”老者说着,再次拿起一块木柴,抡起斧子时,砰的一声将这木柴再次劈开两半。

    “这回看懂了吧?”老者望着苏铭,一脸期待。

    “没有。”苏铭皱眉,还是摇了摇头。

    “你你……罢了罢了,我再给你演示一下。”老者向着双手吐了口唾沫,拿起木柴又一次劈开。

    “懂了?”

    “没有。”

    “这次懂了吧?”

    “还差一点……”

    就这样,时间慢慢流逝,转眼过去了一个多时辰,那老者不断地砍着木柴,苏铭不断地摇头,直至院子里的木柴剩下最后一根时,这老者眼睛一翻。

    “你这小鬼,你存心气老头子是不是!”老者把手中斧子一扔,怒气冲冲的望着苏铭,一边还揉着手腕,这一个多时辰的砍柴,似乎让这老者有些疲惫的样子。

    “这次明白了,多谢前辈指点。”苏铭神sè平静,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看着老者,凝重的点了点头后,抱拳深深一拜。

    “明白?你明白什么了。”老者眼睛一瞪,没好气的说道。

    “我砍去的木柴,每一段都很整齐,很都规律,可这样的整齐与规律,是刻意而为之,哪怕是自己没有知觉去这么做,但也自然而然的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而前辈的砍柴,每一段都是自然,无论是断纹还是大小,我找不出同样的两个,一如人生……也没有两个人,是真正的一模一样,最多近似而已。

    前辈在这里不是砍柴,而是斩去人生。”苏铭平缓的开口,话语在这深夜回荡,让这老者在听到后,沉默了许久,缓缓地抬起头,深深的看了苏铭一眼。

    “区区一个砍柴,到你这里都可以有如此长篇大论,老头子告诉你,我这么砍柴是因为只有这样,才好烧火,懂吗,懂吗?

    向你那些砍柴,不好烧!!”老者气呼呼的站起身,瞪着苏铭。

    “晚辈唯独不知晓,以前辈的修为与身份,要斩去的是自己哪一段人生,又为何要斩去,还有……尽管不知斩了多少岁月,可又为何……始终没有斩下!”苏铭看着老者,没有在乎他之前的话语,而是平静的开口。

    “什么乱七八糟的,睡觉睡觉,那个你这小子,以后就睡外面,不许睡在屋里!”老者哼了一声,转身就要想着屋舍走去。

    “亦或者,前辈要斩的不是人生,而是那段人生所凝聚出现的心结,要斩下自己的心结,才可以让大道出现在脚下么……

    这个心结,前辈之所以始终没有斩断,难道说是因此心结就算是前辈,也都在迟疑,不知是该斩还是不该斩?”苏铭淡淡开口时,那老者头也不回,已走到了屋舍房门口,正要抬脚迈入进去时,苏铭忽然神sè中似多出了一抹明悟。

    “难道说……前辈之所以迟疑该斩还是不该斩,是因为前辈迟疑这个心结的真实?怕自己斩错,故而举棋不定,故而……要在这砍柴中,去让自己心静,与其问自己,不如去问天道!”苏铭这句话传出的刹那,老者的迈入门槛内的脚一顿,整个人一只脚在外,一只脚在内,缓缓地转过头,看向苏铭,这一刻他的神sè中露出了一丝与寻常大不一样的神情。

    似带着凝重,带着一丝双眼的收缩,在看向苏铭时,就连苏铭这里也都明显察觉到,这老者在这一瞬,仿佛不同了。

    但具体哪里不同,他却说不清晰。

    “你……”老者淡淡开口时,微微一顿。

    “晚上打不打呼噜?”这句话在传出的瞬间,就算是苏铭也都愣了一下。

    “要打呼噜,老头子我会把你撵走哦。”老者说完,转身走入到了屋舍内。

    苏铭站在那里沉默了片刻,脸上露出笑容。

    “以古泰的修为,可以让他如此尊重之人,其答案也已经等于是告诉了我,而三大九重道神中,其一是修罗门的修罗道,其二是皇都之皇,其三……却很少有人知晓其宗门以及道号……”苏铭抬头看着屋舍此刻灭掉的灯芒,缓缓的盘膝坐了下来,闭上了眼。

    当清晨到来时,在苏铭睁开眼的刹那,他的双目忽然一缩,他看到了这院子内,昨天夜里砍断的那些木柴,居然如时光逆转一般,竟又重新的收拢在了一起。

    “愣着干什么,还不去砍柴!”似乎还带着一些火气的声音,随着屋舍的门被推开,老者又换了一套小袄,拿着烟枪走了出来。

    苏铭略一沉吟,没有说话,走到那木墩胖,拿起斧头,看着那木柴,闭上了眼,当他双眼睁开时,他的双眸内没有了修士的凌厉,他的身体上再也看不出了修士的气息,仿佛整个人在这一刻,不再是修士,而是化作了一个凡间的青年。

    直至这个时候,他随意的一斧落下,这木柴顿时两半,并非整齐,而是大小不一。

    看着那两半的木柴,苏铭隐隐间似有些触动,仿佛看到的不是木柴,而是如创造了某种生命的感觉,似乎……这世间原本不存在这样被砍开的两段木,可因为自己,它们出现了。

    这感觉来的快,消散也无形,似乎当苏铭想去仔细摸索时,却又察觉不到,这与昨天夜里的砍柴,存在了明显的不同。

    沉吟中,苏铭拿起第二块木柴,继续砍去,一块、一块……直至一整天过去,苏铭似乎忘记了这他白天的流逝,直至黄昏,他恍惚时一看,眼前已没有了整块的木柴。

    “咦?今天砍的不错不错,罢了,允许你休息休息,这样,你换上一件衣服,拿着这些木柴,去村西头的张木匠那里,换来吃的拿回来,老头子我一天没吃饭,都快饿死了。”老者坐在门槛上,抽着烟袋,拍了拍身边不知何时,早就为苏铭准备好的一件衣服,老气横秋的开口。

    苏铭慢吞吞的走了过来,也不去如昨天那样总是抱拳一拜,而是直接拿起衣服,就在这院子里换了起来,这是一件粗麻布衣,上面还有一些补丁,看起来很朴素的样子。

    换上了衣服,苏铭又将院子里的木柴整理捆绑在了一起,背着就走出了院子,在那夕阳下,他的背影被拉的很长,落入院子中,抽着烟袋的老者眼中,他看着苏铭远去,缓缓的放下了烟袋,神sè中露出一抹惆怅。

    “是老了么,居然连这小娃娃都可以看出我的心事……斩不断,斩不下……这个世界……到底……是真是假?”老者轻声喃喃,脸上露出苦涩与迷茫。

    rì复一rì,这样的生活,难得的平静,很快就过去了三个月,三个月里,苏铭始终在砍柴,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明悟,可却总是还少了一些什么……同样的,三个月的时间,也使得苏铭融入到了这个村子里,被这个村子所接受。

    村子里的人都知道,村东的老头,收了一个养子,这个养子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苏铭。

    直至半年后的一个雨夜……

    天空雷霆轰鸣,闪电划过大地,院子的苏铭,躺在木棚里,这半年他始终在这里,尽管外面雨声哗哗,可却没有滴落在棚子内,苏铭躺在这里,倒也还算舒服。

    在这雨夜中,于这村庄外,此刻闪电划过夜空的刹那,在那丛林旁走出了两个身影,那是两个一胖一瘦的身影,穿着灰sè的道袍,站在那里时他们四周似存在了无形的壁障,使得那雨水无法靠近。

    仿佛他们站在那里,等于是站在天地之巅,尤其是这二人身上的修为,更是若有修士察觉到,必定心神骇然,这是……道尊!

    “大长老推演天地苍穹,算遍古葬乾坤,终于算出此人所在,没想到,他居然是躲藏在了这凡间村庄!”二人里干瘦之修,淡淡开口,声音略有尖锐。

    “他当然要躲,不过既然被找到了,今rì,他躲不过去了。”——

    威信上传了怨魏,贪狼,苏轩衣的人物图片。

    这个11月,魔军需要轰轰烈烈,需要昂首一战,我的剑已经准备好,你们……都举起武器了,我辈修士,何惜一战,冲上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