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25章 两条大白狗(第二更)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25章 两条大白狗(第二更)

    这一刻,随着苏铭的明悟,他拿起斧子的右手抬起,如这几个月来去砍木柴一样,向着他目中锁定的那个干瘦修士,隔着距离,一斧砍下。

    这一斧砍去,苏铭心神平静,不起丝毫波动,仿佛他的一切意识都融入到了这斧子里,在这平静中,这斧子的落下刹那间让这天地似乎轰然一震,似乎这天空都在这一瞬,齐齐崩溃!

    那正要抓向逆灵珠的较胖修士,双眼前所未有的收缩,露出一抹震惊的刹那,他毫不迟疑的身子急速倒退,可那被苏铭锁定的干瘦修士,他全身汗毛耸立,有种强烈的生死危机,这危机来的突然,让他觉得根本就不可能出现,亦或者说,这危机不可能是眼前这个只是道灵境的三皇子散出!

    他甚至都来不及多想,甚至脑海中都无法升起闪躲,一声凄厉的惨叫从他口中蓦然传出时,随着斧头的斩落,他的右臂与身体,刹那间分离开来。

    鲜血喷发,这一幕震撼了那较胖的修士,更是让这干瘦修士神sè彻底大变,露出骇然的同时,身子急速倒退,看向苏铭时已然带着恐怖,但很快的,他的目光就刹那落在了苏铭手中的斧头上!

    那较胖的修士,也瞬间反应过来,直勾勾的盯着苏铭手中的斧头。

    “你你你,有这么砍柴的么,气死老头子我了。”就在这时,屋舍的门被一把推开,那穿着小袄的老者怒气冲冲的走出,看都不看此刻天空上那两个强大的修士,直接走到了苏铭的面前,一把夺过了苏铭手中的斧子。

    “浪费啊,多好的一条狗腿,浪费了,浪费了,你看着,老头子我再教你一次,砍柴,要这么砍!”那老者狠狠地瞪了苏铭一眼,右手提起拎着斧子,在那天空上一胖一瘦两个修士双目收缩的刹那,一斧斩下。

    这一刻,天空似乎不在了,一片混沌中仿佛起了无数凄厉的嘶吼,大地也都不在,而是化作了一片地狱深渊,天地大乱的刹那,那干瘦的修士眼中露出他这一生最惊恐的神sè,骇然之意仿佛要淹没他的生命。

    他的身体颤抖,他的眼中露出强烈的恐惧,苏铭更是看到,随着老者的斧头抬起,仿佛这天地间多出了一股说不出的气息,这气息苏铭熟悉,那是他以为在这古葬国,无人具备的意志!

    这意志之力,其庞大的程度超出了苏铭太多太多,这意志在出现的刹那,在笼罩那干瘦修士的瞬间,这修士的身体外,竟出现了一幕……或许旁人看不到,唯独具备意志之人才可以看清之物!

    那是……一个圆形的复杂如阵法般,由丝丝白气组成的一个命格!

    这命格内充满了符文,每一个符文都代表了此人的一段记忆,在这命格出现的刹那,老者的斧头……斩落!

    他斩去的不是这干瘦修士的身体,而是……斩在了这干瘦修士的命格上。

    没有什么剧烈的轰鸣,没有什么惊艳的绝伦,这简简单单的一斧子,划破了这干瘦修士的命格,斩碎了其内的符文,使得这命格在这一刹那……仿佛重新组合起来,直至扭曲之下,随着老者的斧头完全斩去后,这命格已彻底扭曲,消失在了干瘦修士的头顶。

    与此同时,那干瘦修士身子颤抖,身体竟也随之扭曲,在那无法置信的神sè与难以形容的惊恐中,他的身体发出了丝毫的惨叫,仿佛被完全憋在了喉咙里,直至身体坠落下来,在那院子里扭曲时,衣衫脱落,整个人……化作了一只白皮狗!

    一声犬吠,仿佛是压抑了许久,此刻终于吼出时,苏铭看到了这白皮狗的眼中,露出了强烈的恐惧,还有身体的颤抖。

    这是一只,只有三条腿的白皮狗!

    此刻,那天空上较胖的修士,他的恐惧要比成为了白皮狗的那人还要强烈数倍,他的身体颤抖中身子蓦然倒退,就要不顾一切的逃遁,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这平凡的小山村内,居然存在了……一个如此让他骇然的强者!

    此人之强,在他看来必定是大天尊,可他想不明白,因为就算是宗门内的大天尊,似乎也没有如此可以让人变成畜生的神通!

    以他的修为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不是简单的幻化,甚至这根本就不是幻化,这是从生命本源上去改变,是让那干瘦修士,彻彻底底从生命本源上,变成了牲畜!!

    这,才是让他恐惧的根源,此刻这修士脑海中再没有贪婪苏铭的法宝,再没有要去灭杀苏铭的丝毫杀机,他唯一的念头,就是要不顾一切的逃走!在这疾驰中,他已然撕开了虚无,已然迈进了半步。

    “看到了吧,这才是砍柴,哼哼,老头子我厉害吧。”老者得意的抬起下巴,右手斧子抬起时,向着远处已迈入虚无,身子正要消散的较胖修士,蓦然一斩。

    “这只肥狗可不能让它跑了,老头子我还要留着守家呢,饿的时候,还可以打打牙祭是不是。”老者话语间,那已然迈入虚无的修士,全身猛的一颤,身体刹那间倒卷而回,落在了院子内,身体扭曲间,在发出了一声呜咽时,成为了一条……大白狗。

    他身子颤抖,看着那老者时,眼中露出的恐惧,是他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过的。

    “看到了吧,看不到了吧,看到了吧。”老者喋喋不休的指着那两条白狗,看向苏铭,一脸认真的开口。

    “砍柴,这才是砍柴,哼哼,要知道这古葬国内有多少人宁可舔老头子的脚趾头,都要来我这里砍一天柴,要不是看在古小娃当年曾带着我去过一些风花雪月的场所,让老头子我很舒服的份上,我才不帮他。

    记住了,砍柴,一斧子下去,你若是看着木柴,那么你砍的也是木柴,可你若不去看它,说不定你砍的就不是木柴。

    太乱了,老头子我从未没有什么徒弟,也不会教人,你自己慢慢捉摸吧。记住一点,砍柴,有三个境界,这三个境界第一个,是砍人,第二个,是砍木头,第三个,是砍一切你看不顺眼的木头或者是人。”老头挠了挠头,说了半天自己也觉得糊涂起来,索xìng把斧头往地上一扔,转身向着屋舍走去。

    正要迈入屋舍,他忽然脚步一顿,微微转头,以侧脸面对苏铭,这个样子的他,似乎又再次不同起来,少了一些玩世不恭,多了一些岁月的沧桑。

    “苏铭。”他缓缓开口,声音带着苍老。

    苏铭已被这老者之前的话语说的有些明悟,此刻抬头时,看向老者那里。

    “给这两只狗起个名字,谁要是不老实,你就宰了他,咱爷俩明天可以喝狗肉汤。”说完,这老者神识深沉的迈入屋舍内。

    院子里,雨水哗哗依旧,那两只白狗此刻颤抖中,在那雨水里瑟瑟发抖。

    苏铭没有理会这两只大狗,而是捡起斧子,回到了木棚下,看着那斧子,目中露出沉思。他的神sè平静,可实际上在苏铭的内心,已然是掀起了滔天大浪。

    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老者的修为,但却怎么也没想到,一个砍柴的动作,居然可以达到如此惊人的程度,这已经是超越了一切神通术法。

    “斩命格……”苏铭双目一闪,他忘不掉之前的一幕幕,甚至在他看来,这已经不是修士可以做到的了,这已经是成为了一种造化!

    “造化……”苏铭喃喃,目光落在了院子里的那两条大白狗身上,沉吟时右手抬起,立刻院子里之前属于这两条大白狗的衣衫与储物袋,都飞到了苏铭这里。

    “你叫大白!”苏铭一指那较肥的大白狗。

    “你叫三白!”苏铭目光落在那三条腿的白皮狗身上。

    这两条狗沉默,神sè露出悲哀,在这雨水里,它们似乎除了瑟瑟发抖,什么也都做不了,体内的修为随着变成了牲畜后,已经全部被封印,此刻就算是活着,可却不如死去。

    那种羞辱,那种恐惧,让这两条白狗,此刻神sè悲伤中,带着悲愤。

    他们不是狗,他们是修士,他们是一道宗的长老道尊,他们可以在古葬国呼风唤雨,甚至已然站在了巅峰,可如今……

    这样的反差,让他们根本就无法接受。

    “要死,是死不掉的,想来就算你们死了,也有办法让你们继续轮回成这里的守家狗,如果你们可以做到忠诚,那么或许过一些岁月后,我会向那老头求情,给你们重新成为修士的机会。”苏铭淡淡开口。

    “给你们一夜的时间考虑。”苏铭说完,低头看向手中的斧头,陷入沉思之中——

    今天在群里看到一些话语,我可以去装作没看到,毕竟这对我很有利,可我做不到!我无法去装作看不到!有些心里肺腑之言,在这里和大家说下,本来是要放在单张里的,但免得有人说**,还是在这里发。

    月票,我就是以爆发来感动大伙投出月票,我不想因为我的争月票给大家带来负担,不要集资!

    争月票,可以赢可以输,胜败常事,我不想最后赢了月票,输了一切,输了大家。

    大家最重!只要每一个道友都能在这11月,感受到热血,就足矣!

    耳根抱拳,深深一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