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58章 此南,是难!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58章 此南,是难!

    这股修为之力,瞬息在苏铭体内游走,使得苏铭身上的气息在这一刹那,骤然暴增开来,甚至苏铭立刻察觉到,这股修为之力与道果的感觉,相差不多,除了……那种让自身至极的剧痛!

    吞下道果,那种剧痛此刻苏铭记忆犹新,但如今被浩浩拉着手,传入而来的修为之力,却没有这样的剧痛,但……那种修为的爆发之感,却是更强烈。

    “你……”苏铭望着眼前这个小男孩,轻叹一声。

    “我无法让证道树也一起跟着回到家乡……与其留在这里,不如送给你,也只有这样,你才可以用能力去撕开那道封印,让我们回家……”小男孩望着苏铭,目中的清澈带着明亮与执着。

    苏铭沉默,他的修为在这一刻轰轰暴增,那修为的涌入之强,瞬间让苏铭的气息刹那间强大起来,充斥天地,这气息的强大因涌入修为之力的磅礴,使得苏铭无法立刻吸收,故而他第三目内的道尊,没有增加,可……在他体内积累的修为之力,却是瞬间超越了道尊!

    具体到了什么程度,苏铭已经不需要去判断,他可以感受到随着自己修为的增强,这小男孩渐渐虚弱下来,可他目中的清澈与执着,却是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浓。

    与此同时,这颗崩溃了部分的证道古树,在这一瞬……出现了枯萎,那从根部的枯萎,似乎是将一切生机,一切力量,都在这一瞬,借着浩浩的手,送入到了苏铭那里。

    这是……来自浩浩的礼物,来自证道古树的礼物。

    随着礼物而来的,还有一份执着,苏铭望着那小男孩,许久之后轻声开口。

    “我保证……不惜一切代价,我也要送你……回家。”

    小男孩笑了,那笑容的纯美,拉着苏铭的手,神sè中多出了一抹依赖之意,似乎只有这样,他才会感觉安全,似乎苏铭的保证,对他而言,就是这世界的一切。

    证道古树的枯萎,越来越强烈,根部的枯萎已经到了极致,渐渐成为了飞灰,这一幕落在了林东冬目中,让他的双眼内露出惊骇,神sè震撼的同时,也升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嫉妒。

    “这……这是将无数年来证道古树的生机与一切,都送给了三皇子,该死的,该死的,他怎么可能会有如此造化!!

    一旦……一旦他吸收了这证道古树的修为,一旦他完全融合后,他……他会达到什么样的境界?

    这是古往今来,前所未有的造化!!”林东冬双眼露出血丝,死死的盯着苏铭,但却不敢有什么轻举妄动,那嫉妒之心在他的心神内越来越浓郁,到了最后,化作了他对苏铭更为强烈的杀机。

    他都如此,更不用说二皇子那里了,二皇子此刻死死的盯着苏铭,他也看出了此刻苏铭的造化,内心疯狂的嫉妒之意,此刻取代了他全部心神。

    “这本应该都属于我,属于我!!你抢走了我的道果,更抢走了我的造化,若没有你,道果属于我,这造化也属于我!!”二皇子在这疯狂中,他右目内的帝天身影,此刻越加的凝实起来,看向苏铭时,帝天的神sè内露出复杂。

    可他们的嫉妒与杀机,无法撼动苏铭丝毫,在这磅礴的修为之力下,那证道古树的枯萎渐渐蔓延,一成、两成、三成……直至七成、八成之时,远远看去,这证道古树已经枯萎了大半,剩余下来的似乎只有那不多的树冠。

    而苏铭这里,他的修为之强,此刻也难以去形容,他身边的小男孩,面sè渐渐苍白,身体隐隐虚幻,但他目中的清澈与脸上的笑容,依旧是与之前一样,带着执着,带着让苏铭心痛的殇。

    这是一个,为了回家,可以付出一切代价的孩子。苏铭内心轻叹时,那树冠在这一瞬……全部枯萎,整个证道树,这无数万年来屹立的参天大树,在这一刻,彻底的消散了。

    它的辉煌,崛起于那曾经的世界,残存于古葬国,如今,凝聚在了苏铭身上,成为了那小男孩,回家的希望。

    随着证道古树的消散,小男孩那里渐渐似失去了力气,仿佛要松开了拉住苏铭的手,但就在他要松开的瞬间,苏铭那里一把握住了这小男孩的手,温和的气息与修为,被苏铭送入到这小男孩体内。

    “不要睡去,要看着我……带你回家。”苏铭蹲下身子,望着眼前这个已经虚幻的小男孩,摸了摸了他的头。

    小男孩看着苏铭,许久……认真的点了点头。

    “浩浩不睡觉,浩浩看着回家的路。”

    苏铭脸上露出笑容,那笑容很柔和,再次的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后,他站起了身,抬头时,一眼就看到了虚无中那裂缝内,疤痕上的符执幻化出的大帝不灭意识形成的身影。

    在看去的一瞬,那黑袍男子也将目光,落在了苏铭的身上。

    苏铭看着对方,看着那记忆里永远不会遗忘的面孔,那是……玄葬的面孔,这一幕苏铭之前就已经发现,但却从未如现在这样,去如此凝望。

    “玄葬也好,古葬也罢……我们……又见面了。”苏铭声音带着属于他的执念,在开口传出的刹那,他的身影蓦然间化作了一道长虹,直奔天空而去。

    越来越近!

    刹那间,当苏铭临近天空的一瞬,他的右手蓦然提起,向着那天空蓦然一抓的同时,黑袍男子的右手也随之抬起,一样的动作,一样的声音。

    “罚!”

    轰鸣回旋,九道黑sè的闪电刹那临近苏铭,瞬间降临时,苏铭那里右手蓦然一挥,他的意志在这一瞬,全面爆发,他体内的积累的证道树的恐怖修为,也在这一瞬,疯狂的宣泄。

    在这轰鸣间,在苏铭意志的回荡下,他的右手这一挥,与那九道闪电直接碰触到了一起。

    轰轰巨响不断传出,每一道闪电落在苏铭身上,都让苏铭身体一震,但却无法阻止他的脚步,当那九道闪电全部粉碎后,来自黑袍男子右手内,之前让证道树失败的掌纹如山,在这一瞬,向着苏铭这里蓦然镇压而来。

    这镇压,此刻苏铭感受的极为强烈,这是九重镇压之力,每一重都是前者的数倍,叠加在一起后,就形成了一股如天地苍茫般的磅礴封印。

    轰的一声巨响,苏铭嘴角溢出鲜血,那是第一重镇压,随之而来的第二重镇压,让苏铭的脚步一顿的同时,他喷出了鲜血,他的双眼赤红,发出了一声低吼,毫不迟疑的向前再次迈出一步,使得他的右手,在这一刻,与黑袍男子的右手,碰触到了一起。

    与此同时,第三重镇压蓦然降临,这一次的镇压,黑袍男子那里身躯出现了一些模糊,苏铭这里顿时感受到了一股似乎身体要崩溃的剧痛。

    这一次,他没有喷出鲜血,而是掀起四大意志,去与这第三重镇压强烈的对抗,在那轰鸣中,苏铭的四大意志全部崩溃,但他扛住了这第三重镇压,以其修为之力,去对抗第四重!

    轰鸣之声在苏铭与那黑袍男子的手中不断地回旋时,苏铭以自身此刻积累的证道树修为,直接抗住了第四重、第五重、第六重乃至第七重镇压!

    黑袍男子的身体已经虚幻了大半,苏铭衣衫上的鲜血,染红了他的长衫,直至他的右手轰的一声,在那第七重镇压下,直接粉碎后,苏铭一声嘶吼,抬起的左手的同时,他的口中传出了三个字。

    “蛮神变!”这是苏铭从苏醒后第一次,展开了蛮神变,随着话语的传出,他的身体刹那间膨胀开来,但这样的膨胀只是瞬间,就化作了血雨,随着苏铭身体膨胀的崩溃,随着他全身鲜血的喷洒,在付出了这些代价后,苏铭……依旧屹立在虚无中,他扛住了那第八重镇压。

    “苏某不信,撕不开你的封印!”苏铭仰天大笑,在那笑声中,他的身体上散发出血腥,更有一种埋在骨子里的疯狂,断了右手,我还有左手,断了左手……我还有头颅!

    轰鸣回旋,在那第九重镇压下,在那黑袍男子身体已经完全虚幻,似只剩下了这手掌,甚至露出了那手掌后的符纸的刹那,苏铭的左手直接粉碎,失去了双手的他,毫不迟疑的以自己的头颅,猛地去撞在黑袍男子的右手上。

    轰鸣回荡,苏铭已经没有了四大意志,也释放了全部修为,崩溃了蛮神变,但他还有他的执着,有他的信念,那是复活所有死亡之人信念,还有他的承诺!

    他答应过浩浩,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都要送对方回家,这句话语是苏铭的承诺,这句承诺,苏铭绝不会放弃!

    这一撞,撞的是命运,这一撞,撞的是苏铭的不甘,这一撞,撞的更是苏铭对家乡的渴望,还有他对那些熟悉的面孔,让他们复活的决心。

    多年前,在秃毛鹤陨落后,苏铭也是这样带着疯狂冲向死气弥漫的玄葬,多年后的今天,他依旧是如此疯狂的……一头撞向眼前的古葬!

    不撞南墙不回头,就算是到了南墙,也要撞碎后,冲向苍茫,这是一股决心,这是一股……寻常人说起来容易,可做到却难的决心!

    此南,是难!

    这悲壮的一幕,哪怕是林东冬等人也都震撼,但在这震撼过后,则是一阵惊喜,他们恶毒的诅咒,诅咒苏铭可以在那大帝的不灭意识下,形神俱灭!

    但这诅咒,注定是无法成功,随着轰鸣的惊天动地,随着整个第三层空间在这一刻彻底的崩溃粉碎,苏铭的额头流下鲜血时,黑袍男子的右手,在这一刻,崩溃开来……在其四分五裂的瞬间,苏铭失去了双手的身体,用他的嘴,一口咬住疤痕裂缝上的符纸,向旁猛地一撕!

    封印……碎!(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