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61章 今生一场酒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61章 今生一场酒

    天空看不到太阳,整个天幕都是昏沉沉的,如百鬼夜行时,需要的是夜空,而非白rì,在这样的天幕下,走在城池内,苏铭临近城门的一刻,他回头看了一眼皇宫,那里,依稀似还可以感受到帝天的气息。

    这气息带着诀别之意,弥漫在城池内,仿佛与这已死亡了不知多少年的古城,慢慢融合成为了一体,活在那属于自己的世界中,欺骗自己的意识来告诉自己,这里的一切是真。

    苏铭轻叹一声,他懂了帝天的执着,那执着是其皇椅旁阵法内摆放的那些尸体的复活。

    “唯有自己认为这里是真,才可以让那些被其复活之人,不会认为这里是假,帝天……”苏铭沉默,他仿佛重新认识了这个在桑相的世界内,与自己之间恩怨纠葛了数千年的身影。

    “为了他要复活的人,所以他选择了迷失,甘愿沉沦在这里,我的路……又在哪里。”苏铭沉默中,走出了城池,在那城门外时,他第二次回头,看向城池上那如雕像般盘膝打坐的无头身影。

    “大师兄……”苏铭凝望城池上身影,许久许久,直至他怀里的小男孩睁开眼时,苏铭转过身,走向远处。

    “大哥哥,城池上曾经出现过的那个身影,你认识?”小男孩趴在苏铭的怀里,抬头目光落在那城池上,轻声开口。

    “是我的师兄。”苏铭没有回头,喃喃低语。

    小男孩没有继续说话,一直望着城池上的无头身影……

    苏铭没有去打扰大师兄的修行,因苏铭的选择,与帝天不一样,那是另外的一条路,那不是迷失,而是打破一切虚无,睁开属于自己的双眼,去寻找真正的世界。

    如果选择了甘愿迷失,那么此刻当苏铭选择后,他明白,他会看到那无头身影睁开眼,看到记忆里的大师兄,甚至苏铭相信,他一定会有办法在这个世界里,寻找到让其他熟悉的面孔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可能。

    只是……这一切依旧还是虚假,这样的路,苏铭不愿,他要走的路与帝天不同。

    那条路,会更艰难,会更漫长,在这条路上,帝天没有走完,他选择了迷失,可苏铭此刻在昏暗的天空下,远去的身影,却是在这隐隐的萧瑟中,蕴含了一股坚定之意,他……绝不会放弃自己的路。

    帝天没有继续走下去,苏铭可以理解,但他自身这里,一定会走到路的尽头!

    沉默中,苏铭的身影越来越远,直至消失在了地平线上,消失在了这古老的城池外,远远的……离去了。

    “我看到了你师兄眼角的泪水……”小男孩趴在苏铭的肩膀,轻声开口。

    苏铭脚步一顿,回头时,凝望那看不到的城池,轻叹一声……

    时间流逝,十年、二十年……直至又过去了一百年。

    在这曾经辉煌的世界里,苏铭已经走了整整三百个chūn秋,一年年,一rìrì,走过废墟,走过山河,走过沙漠,走过一块又一块大陆。

    直至在那第六处大陆上,于一座山前,苏铭默默的停顿下来,闭上了眼,在一个繁星点点的夜空,他选择了打坐。

    这一坐,就是十年。

    十年的打坐,当苏铭睁开眼时,整个世界似乎有些不同了,苏铭没有去在意自己的修为,没有去查看具体到了什么境界,似乎这一切对他而言,此刻已经不重要了。

    他看重的不是自己的修为,而是感悟,修为与战力,那只是在感悟的过程中的附带,而非重点。

    “走吧。”苏铭站起了身,小男孩拉着苏铭的衣角,跟着他,一起走向了远处,时间的流逝不因人的意愿而改变,渐渐地又过去了九十年。

    这是苏铭在这个世界里的四百年,他来到了第七块大陆,这片大陆的土地是黑sè的,一望无际,没有山,没有河,没有植被,有的只是那如被诅咒一般,无尽的黑sè。

    远远看去,这没有山脉的黑sè大地,仿佛是一片黑sè的海洋,只是波澜不起,如同死海……

    或许,在这样的海洋上,会存在一搜永恒**的古老舟船,在那舟船上盘膝打坐的,将是苏铭记忆里的灭生老人。

    “他在这里。”当苏铭踏在这大陆上的一刻,他轻声开口,在这大陆上,苏铭没有刻意去寻找,而是自然而然的,感受到了大皇子的气息,亦或者说……那是林东冬的气息。

    这气息驳杂,存在了灭生老人的生命,也蕴含了苏铭儿时玩伴,苏轩衣之子,雷晨的气息。

    “我们会遇到么?”小男孩拉着苏铭的衣角,轻声开口。

    “他会遇到我们。”苏铭低头,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发,喃喃时,走向了远处,直至苏铭在这第七块大陆上,走到了第十四年的冬天,在那雪花的飘落里,他的脚步没有停顿,一直走去。

    渐渐地,这里的大地成为了白sè时,苏铭看到了这块大陆上的第一座山,那是一座如同人的手掌直插云峰的山峰。

    那是……苏铭记忆的乌山,此山或许本不存在,而是被人创造出来,屹立在了这里,在那山下,苏铭看到了一间屋舍,屋舍外,此刻盘膝坐着一个身影。

    这身影,第一眼看去,是大皇子,但第二眼看去时,他成为了雷辰,在苏铭临近时,雷辰睁开了眼。

    “你来了。”雷辰脸上露出微笑。

    苏铭默默的站在那里,许久之后脸上也露出了笑容,盘膝坐在了雷辰的身边。

    “他们呢?”苏铭问道。

    “来到这个世界后,我们就散开了,他们去了何处……我也不知道。”雷辰右手抬起一挥,立刻在他与苏铭之间,出现了几个酒坛。

    “我们……已经好久没有一起喝酒了吧?我还记得乌山时,我们一起去偷阿公的酒,在这山脚下的样子。”雷辰轻声开口,眼中露出追忆。

    苏铭沉默,半晌之后拿去酒坛,放在嘴边,可却没有看到坛子里的酒,那是空的……可雷辰那边,苏铭分明看到了,从他嘴角流下的酒水,落在了雪地上。

    这一幕,让苏铭神sè中起了一抹悲伤,慢慢的放下了酒坛。

    “怎么不喝?你可知道……为了你我这一次的喝酒,我……等了你四百年。”雷辰笑着看向苏铭,那神sè内渐渐出现了沧桑。

    “为什么?”苏铭看着雷辰,轻声开口。

    “累了……从心底泛起的疲惫,这么多年来,很累,很累……”雷辰脸上露出苦涩,拿起酒坛再次喝下一大口后,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现在这个样子很好,我很满足,这里有你,有阿公,有父亲,有乌山的族人,也有我的世界。”雷辰笑了,那笑容里似乎洋溢着满足。

    “我唯独遗憾,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和你一起喝酒……前一世,你我是兄弟……这一世,你可愿陪着我,喝完这一场酒?”雷辰望着苏铭,目中露出清澈,等待苏铭的选择。

    苏铭沉默,他身边的小男孩却紧张起来,拉着苏铭的衣角,似乎这一次苏铭的选择,即便是对他而言,也是极为关键。

    “大哥哥……不要这样选择……”浩浩望着苏铭,他的话语几乎刚刚传出,苏铭那里已经拿起了酒坛。

    拿着酒坛,苏铭沉默中,慢慢闭上了眼,时间无声无息的流逝,唯有那雪花的飘落,似不理睬时间的来临与离开,依旧洒落大地……

    当苏铭的双眼,再次睁开时,他看着那天地的雪花,看着乌山,看着雷辰,依稀间,他看到了这屋舍外,实际上是熟悉的部落,部落里不远处,阿公正望着这里,还有北陵,还有尘欣,还有那一个个曾经的面孔,都在望着自己。

    苏铭低头是,他手中的酒坛也不再是空空,而是出现了酒水,只是身边的小男孩,已经不在了。

    望着雷辰,苏铭一口将这坛子里的酒水喝下,他的脸上露出笑容,那笑容似释放了疲惫,似消散了低沉,与雷辰,与他这辈子第一个朋友,兄弟,在这乌山下,在这部落里,一起喝着酒。

    时间流逝,从天明到夜空,雷辰与苏铭二人,在这里笑声回荡,喝着一坛坛酒水,说着过去的岁月,道起了曾经的美好。

    “我还记得你第一次看到白灵时的样子,哈哈,说起来如果不是那天我们去几个部落间的坊市,你估计也不会遇到白灵。”雷辰笑着放下酒坛。

    “我也还记得你那个时候,喜欢的女孩,不过我一向不认同你的眼光……”苏铭脸上的笑容,很美好,一如曾经的纯真,一尘不染。

    雷辰听闻此话,立刻也笑了起来,摇头时仿佛很是感慨。

    “那个时候毕竟年少,我看着你和白灵之间很亲密的样子,觉得自己也应该有个亲密的小伙伴才是,也不知怎么了,就觉得她很不错,只是现在去回忆,我已经记不起她的名字了。”——

    推荐票还有么(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