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63章 有的人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63章 有的人

    苏铭的叹息还在回荡,他的右手抬起,如之前将那雾印挥散一样,轻轻一挥,无声无息间,顿时苏铭四周的那些银sè的丝线,在这一瞬蓦然静止不动,随后竟瞬间模糊,也就是眨眼的功夫,竟在苏铭的四周,一一消失。

    仿佛,它们原本就不存在,此刻归墟而去的同时,连同那天空上此刻坠落而来的太阳,也在这一刻,渐渐透明,渐渐成为了天空的颜sè后,在苏铭的上方消散了。

    这一幕,立刻让林东冬那里双目蓦然收缩,他身子毫不迟疑的退后几步,带着难以置信的神sè,直勾勾的盯着苏铭,甚至这一瞬,他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

    “你……”林东冬张开口,却不知该说些什么,这一刻他内心的震撼难以形容,他从未想到过,有人可以在面对自己的杀手锏时,居然是如此轻松的挥散,仿佛自己的这神通,真的就是不存在。

    这一幕颠覆了他的心神,让身为大道尊的林东冬,根本就无法接受。

    “七百年没见,你的修为的确超出了老夫的预料……但,今rì老夫杀你之心,绝不会有丝毫减少!”林东冬深吸口气,双眼jīng芒一闪间,露出了强烈的杀机,身子向前蓦然一步迈步时,他右手抬起,立刻在他的手中赫然出现了一把黑sè的短剑,这短剑上弥漫了大量的符文,此刻一晃之下,赫然成为了十剑。

    再次一晃,化作白剑,千剑,直至最终铺天盖地般,化作了无数后取代了天地虚无,使得这四周的八方俨然成为了剑的世界,那无数的剑光呼啸,在这一瞬直奔苏铭而来。

    “没用的,你与我之间,隔着岁月,你……还没有明悟么。”苏铭摇了摇头,他的目中露出清澈,叹息中,那些剑光瞬间将他的身体穿透,但……苏铭的身躯如同是虚幻的,那些剑光穿透而过,可却没有对他造成丝毫伤害。

    “这个世界是虚假的,古葬国只是我与玄葬之间的一场夺舍,此事虚幻,我没有迷失其内,而你……也只是一缕尘埃。”苏铭摇着头,向前走去,他每迈出一布,林东冬都面sè极为难看的退后一步。

    五步之后,他正要开口时,苏铭的话语传来,却是让他面sè再次一变,以为苏铭的话语,说出了林东冬yù开口的迟疑。

    “我的修为,你看不透,这不是因我的修为有多么高深,而是我们之间隔着的岁月,是你无法看清的壁障。”苏铭淡淡开口时,走到了林东冬的面前。

    “老夫不信!”林东冬神sè刹那狰狞,右手抬起在胸口猛地一拍,这一拍之下,他的面sè瞬间一片紫红,顿时有大量的黑气直接从其七窍内轰然冒出,这些黑气在半空中瞬间凝聚出了一张巨大的面孔,这面孔此刻狰狞,向着苏铭咆哮时,立刻天地改变,仿佛这个世界的规则也在这一瞬,出现了变化一样。

    与此同时,这巨大的面孔猛地张开口,向着苏铭那里蓦然一吸,这一吸之下,立刻这八方的天地之力轰轰间直奔这面孔而来,唯独苏铭这里……他的长发不动,他的衣衫不漂,平静的站在那里,平静的看着林东冬。

    在看到这一幕的瞬间,林东冬化作的巨大面孔,立刻露出震撼之意,他的这个神通,可以吸走天地一切气息,但此刻竟无法撼动苏铭丝毫,但他依旧是不信苏铭的话语,亦或者说,他不敢去相信,不愿去相信,此刻的他已经从想要击杀苏铭,变成了要去证明,苏铭所说,根本就是无稽之言。

    此刻那巨大的面孔猛地闭目,瞬间重新回到了下方的身躯后,林东冬的修为好似刹那间被提高了不少,双眼杀机闪耀时,其身刹那消失,出现时已经在了苏铭的身后,一拳来临,可却没有任何轰鸣之声,而是从苏铭的身体内,直接穿透。

    “这不可能!”林东冬双眼赤红,不断地在苏铭四周出现,不断地一拳拳轰击,这一过程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后,林东冬面sè苍白的退后几步,怔怔的看着苏铭,他的目中露出绝望。

    被困在这曾经辉煌的世界,他都没有绝望,而是执着的要杀了苏铭,要夺走苏铭的气运,因为他有他的骄傲,他是大道尊。

    可如今,终于等到了苏铭之后,他却成为了绝望,杀不死也就罢了,而是他根本就无法碰触到苏铭的身体,苏铭的话语也这一刻,似乎再次回旋于林东冬的耳边,让他在这退后时,绝望之意里带着悲哀。

    “这不可能……”他只能这么去喃喃,去告诉自己这一切不是真的,可……一炷香时间的验证,似乎除了这个答案,再没有其他的解释。

    “这是你在这个该死的世界里,学到的某种术法神通,此刻出现在我面前的,不是你的本体,而是你的一缕无形之影!!”林东冬猛地抬头,死死的盯着苏铭,声音如雷霆般回荡的同时,苏铭转不身,看向林东冬。

    “这就是答案,这就是为何老夫无法灭杀你的原因所在,不是我们之间隔着岁月,不是老夫虚假,而是……出现在老夫面前的你,只是一个影子!

    我知道了,你是七月宗之修,七月宗**七命影术,你……一定是在这术法上达到了某种境界,故而可以制造出这么一个无法灭杀的影,但同样的,你这身影在无法灭杀的同时,也难以去撼动哪怕是凡人!”林东冬越说越是确定,话语结束时,他的眼中不再露出绝望,而是重新出现了冷厉的杀机。

    “好一个三皇子,之前的言辞的确让老夫出现了片刻的茫然,老夫会找到你的本体所在,将你击杀!”林东冬盯着苏铭,身子缓缓退后,蓦然转身,大袖一甩就要离去。

    苏铭望着林东冬,神sè平静中右手抬起,向着天空一指,立刻这整个天空轰然震动时,出现了一颗颗星辰,这些星辰数量一眼看不清,只能看到它们彼此排列在一起,如形成了一条巨大的鞭子!

    “星辰鞭,我也终于知晓,为何展现在我面前的,始终都是虚幻若投影之力,而非它真正的本体。”苏铭轻声开口时,右手一甩,立刻那天空的星辰,在这一瞬散发出了强烈的星光,这星光瞬间就取代了天空,取代了大地的一切光芒,使得这天地内,在这一瞬间……一片刺目,这种刺目的光,等同于黑sè,因光强烈到了极致,看去时,本就是一片黑。

    当着光芒消散时,苏铭的身体已经消失,带着叫做浩浩的小男孩,离去了。留在这里的,只有林东冬愣在那里的身体,此刻这身体慢慢的碎裂,直至完全的碎裂后,林东冬的元神漂浮在那里,茫然的看着四周。

    苏铭没有杀他,因为这一刻的林东冬,某种意义上的活着,远远比其死亡更痛苦。

    许久,林东冬的元神忽然大笑起来,那笑容回荡中,投出一股强烈的自信。

    “好一个三皇子,好一个神通术法,但这种术法休想骗过老夫的双眼,哪怕你这影子有一定的修为之力,但……只要找到你的本体所在,老夫必定可以灭杀你!

    三皇子,你好好的躲藏,因为一旦老夫找到了你的本体,就是你形神俱灭之时,老夫一定可以找到你的本体!”林东冬神sè充满了自信,他甚至觉得自己在这一刻仿佛多了一些迈入大道尊后许久不曾拥有的感悟。

    他冷哼一声,带着他的自信,带着他的感悟,元神一动之下远远离去,用他的余生,用他的所有修为,去在此后的对他而言的无数年,去寻找苏铭的本体……

    他,注定是寻找不到的,就如同鱼儿在大海内,去执着的寻找自己的眼泪……但他依旧执着,依旧疯狂,因为他相信!

    或许,因为这股相信的力量,有一天,他会寻找到他心里的苏铭,只是那个苏铭,或许也不是苏铭。

    “帝天求的是念,雷辰求的是安,林东冬……求的是癫,我,求的是什么?”苏铭走在远处,抱着小男孩,喃喃低语时,越走越远。

    每个人,在以为真实的世界里,都在追求或许曾经拥有,或许如今也还拥有的梦想,这梦想或许实现,或许还在路上。

    但,这种追求,是一种力量,一种哪怕不可能,也足以欺骗自己,麻醉自己的力量……

    因为,求是一种方式,他注定曲折而苍凉。

    有的人,在路上停了下来,想要歇息,可这一歇……或许就是尽头,如那只叫做桑相的蝴蝶。

    有的人,放弃了前行,给自己的道路画上了终点的印记,活在这个印记里的他,快乐与不快乐,只有自身才知晓。

    有的人,还在路上,曲折而苍凉的走下去——

    求是一种方式,推荐票是一种态度,求推荐票(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