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83章 此番执念,只为相见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83章 此番执念,只为相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十万年……

    二十万年……

    三十万年……

    直至过去了百万年,苏铭在这成为了漩涡的轮回苍茫内,默默的走去,他用出了他的一切修为化作了神识,不放过丝毫的区域,一点点的仔细的寻找着,轮回中他们的痕迹。

    渐渐地,在这孤独与寂寞中,苏铭似乎忘记了如何去开口,忘记了声音是如何传出,浓浓的疲惫弥漫在他的身上,这疲惫不是身体,因为成为了道无涯的他,很难出现身体的虚弱,他疲惫的……是他的心。

    不断地寻找,不断地失望,可却从未有丝毫的放弃,因为他知道,一旦松手……将再也没有了希望。

    唯有寻找,哪怕当苍穹死亡,当苍茫熄灭,他也要找下去,这是他的执着,这是他的路。

    第一个百万年,苏铭这样走在苍茫里,寻找着,第二个百万年,他的身影依旧……他走过了一只只桑相的身边,走过了一场又一场漩涡的轮回,直至在第五个百万年,在苏铭这内心疲惫成为了压抑,那悲伤的感觉融入他的灵魂深处时,在这苍茫中的一处区域,寻找了五百万年的他,忽然身影一顿。

    这是他在这五百万年,第一次身影停顿,在这停顿的同时,苏铭的头缓缓地转过,看向了一旁的苍茫,在那不断翻滚的雾气里,苏铭看到了一个碎片,那碎片很是残破,在那雾气里漂浮,似存在了不知多少岁月。

    凝望这碎片,苏铭双眼内忽然露出了jīng芒,他右手抬起向着那片雾气一抓,这一抓之下,雾气的翻滚似乎被一股超出苍茫的意志笼罩,瞬间静止,似乎不敢动弹丝毫,其内的那碎片则是一晃之下,直奔苏铭这里而来,轻轻的,漂浮在了苏铭的手心上。

    望着掌心内的碎片,苏铭的脸上渐渐露出了微笑,那笑容很开心,这是五百万年的寻找中,苏铭脸上第一次露出的笑容。

    “马……飞……”苏铭的声音沙哑,五百万年来他始终沉默,似乎已忘记了如何传出声音,使得他此刻的话语,沙哑中带着模糊,如一个老人在风烛残年的呢喃。

    这碎片的绝大部分,是石头,是一种在这苍茫内由无数尘埃凝聚于一起,形成的碎片,故而它可以在这漩涡中始终存在,因为这本身,就是尘埃的一部分。

    但……在这碎片的的诸多尘埃里,有那么一叶尘埃……其内蕴含了让苏铭熟悉的痕迹,那是道晨真界道尘宗内,苏铭遇到的叫做马飞的女孩,属于她的痕迹。

    尽管这女子不是苏铭最想要寻找的面孔,但……这碎片的出现,却是给了苏铭外人难以想象的信心与更为坚定的执着,让他明白,他这条寻找之路是正确的,哪怕是时间过去了再久,哪怕是再寻找无数个五百万年,他也会执着的寻找下去。

    此番执念,只为相见。

    轻轻的握住掌心内的碎片,当苏铭手掌松开时,这碎片消散了,其内那些驳杂的尘埃成为了飞灰,只有那属于马飞的痕迹,如一个残破的魂片,漂浮在苏铭的掌心,被苏铭珍惜的收起。

    许久之后,苏铭抬起了头,他的目中露出清晰的光芒,使得他的双眼看起来很是清澈,仿佛孩子一样,身子向前迈出一步,带着其执着,走了下去。

    时间的流逝,又过去了百万年,一年年的寻找,一次次的不惜全部修为化作的神识,在这苍茫的轮回里,一圈圈的走过……

    苏铭不知道自己要找到什么时候,或许是一辈子,以道无涯悠久的生命,去不断地寻找,一如他记忆里的玄葬,在那罗盘上打坐,不知坐了多少年。

    当时间这里,流逝了第十个五百万年时,苏铭的表情已经近乎麻木,他的身上开始出现了一些死气,这死气不是因他寿元的断绝,而是他在这苍茫中的孤独与寂寞,使得他的心在那不断地疲惫与寻找下,出现了死寂。

    可就算是死寂,也淹没不了他的寻找,哪怕是他已不再用双脚行走,哪怕他已经在很久之前,就盘膝坐在了苍茫前行,也依旧……埋葬不了他内心中对于相见的期待。

    寻找,寻找,寻找。

    第十六个五百万年到来时,苏铭找到了叶望的痕迹,如叶望的人一样,他的痕迹散出的锐利之芒,有些夺目,那是一只存在于苍茫内的凶兽,头顶的角。

    这只凶兽,此刻趴伏在苏铭的面前,身子颤抖,苏铭的气息它只是感受到了一丝,就险些被直接震慑而死。

    望着此兽头顶的角,苏铭沉默中抬起右手向前一指,收回时,在他的手心内,出现了叶望的魂片。

    将这魂片很珍惜的收起,苏铭闭上了眼,继续展开了寻找。

    岁月的流逝,在苏铭的寻找中,不知过去了多少个纪元,那苍茫内的八只蝴蝶,也都不知展开了多少次的翅膀重叠。

    直至第五十多个五百万年过去时,苏铭在这苍茫内的身影,颤抖了,他的双眼猛地睁开,他的眼中露出了无数岁月里最明亮的光芒,这光芒之强烈,瞬间让整个苍茫轰鸣震动,让那八只蝴蝶都颤抖的翅膀一动不动。

    苏铭的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激动,他的身体缓缓地从盘膝中站起,他迈出的脚步甚至都出现了颤抖,他的目光,正深深的凝望前方雾气内,一朵生在在雾气里的……小白花。

    那片雾气如雨幕,这小白花在其内,仿佛是雨中的花朵,看起来脆弱,但却有着她特有的坚毅,仿佛也在等待,等待着她要等之人的到来。

    等待了……五十多个五百万年,等待那个当年在忘川河边,为她呵护风雨,带着她走上了孤舟的渡船人。

    苏铭的眼中,流下了泪水,可他的脸上却是露出了开心的微笑,他慢慢的靠近那雾气里的小白花,深深地凝望,正开口似要说些什么,可却已没有了声音传出。

    因为,他已经忘记了说话。

    但这一切他不在意,他开心的笑着,那笑尽管无声,可这笑容的出现,仿佛让整个苍茫都出现了波纹,在这波纹的回荡里,苏铭轻轻地抬起手,轻柔的将这多小白花从雾气里捧在了掌心中。

    他眼角的泪水划过脸颊,有那么一滴落在了这多小白花上,如露水,使得这小白花似乎也伸展了枝叶,绽放出了……让苏铭恍惚的巧笑嫣然。

    那枝叶碰触苏铭的手掌,温柔的感觉,一如苏铭记忆里的美好。

    望着掌心的小白花,苏铭开心的笑容渲染了苍茫的轮回,他……在找到了雨萱。

    轻柔的将这小白花收在了他体内的世界里,将其珍惜化作了宝贵,陪伴着自己,一如当年的忘川河边,孤独的蓑衣身影旁,雨水屋檐下的默默陪伴。

    雨中的小白花,她叫做萱,没有忧伤的气息,对于苏铭而言,这是他的执着与在意,仿佛也给他的生命里带来了阳光,使得之后的岁月中,苏铭在这苍茫的轮回里,找到了一个又一个痕迹。

    那些痕迹,尽管再没有出现让苏铭执着的面孔,可记忆里的点点滴滴,那些本是过客走远的人们,无论是曾经的敌人,还是擦肩而过的陌生,苏铭都很珍惜的将痕迹带走,这一刻的他,已没有了对任何生命的敌意。

    他找到了苏轩衣,找到了蛮族大地的人们,找到了神源星海的残痕,找到了道晨宗的德顺,找到了三荒大界的故人,还有那暗晨逆圣中的疯狂。

    苍茫中的一次次轮回里,直至苏铭找到了长河,让他凝望的,是在长河的痕迹旁,他找到了一个陌生的女子的痕迹。

    那女子,与长河的痕迹相依,那是他已死亡了多年的妻子。凝望时,苏铭发现,原来长河的妻子始终都在长河的身边,只是他……在生前没有发现。

    寻找到了一处处痕迹,走在轮回里,走在岁月中,那不知多少个千万年后,苏铭找到了大师兄……

    大师兄的痕迹,并非尘埃,而是一股战意,那是虚幻的,存在于苍茫雾气内,一群凶兽的种族之内,成为了它们的战意之巅。

    战之长存!

    带着找到的一处处痕迹,带着希望,带着执着,苏铭走过了一片雾,在路过时,那雾气环绕在他身边,不愿散去,似也不愿让苏铭离去,雾气内似有喃呢之声,仿佛要说着什么。

    苏铭停下身,低头看向身边的雾,许久,许久,他的目中露出了凝望与深情。

    他找到了方沧兰,她……是这片雾。亦或者说,是方沧兰,找到了他。

    带走了这片雾,带走了方沧兰,苏铭内心的期待,已经越来越浓,只是在这期待里,苏铭早已明白……当世界开启的那一天,当一切痕迹化作了生命的烙印,重新出现的那一天……

    自己,也将从此默默注视。

    这不是命中注定的宿命,这是苏铭道的代价,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与灭生……不同。(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