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十章 “浅露”女子

第九十章 “浅露”女子

    这时候喝茶的人还是极少数,除了蜀人,只有大德高僧和极少数的高门大户人家,这时候的茶固然要酌放葱、姜、胡椒、大枣、薄荷等调味品,但是已经有了茶道,天爱奴温壶、涤具、投茶、续水、再酌放各种佐料,做来优雅自如,自有一种飘逸出尘的美感和韵律。

    她提起壶分了茶,再双手捧杯,将那如玉的细瓷杯儿轻轻捧到那位白袍公子面前,剪水双眸随意地向外一瞥,只看了一眼,却恰看见杨帆从长廊下行过,天爱奴“啊!”地一声轻呼,手掌轻轻一颤,茶水溢出,手指被烫了一下。

    “怎么这么不小心?”

    白袍文士似乎非常陶醉于这雨景秋意,他正悠然望着远处雨雾中苍茫的楼亭檐角,手指在琴弦上方虚拂着,似乎在酝酿什么琴曲,忽然听见天爱奴一声轻呼,便收回目光瞟了她一眼,温声问道。

    “是婢子不小心,哦,公子啊,廊下那位少年是谁?看他穿着不像公主府上的人呀?”

    天爱奴轻声解释了一句,便赶紧岔开了话题。白袍文士瞥了一眼廊下,淡淡地道:“那是千金公主相中的一个男子,看来她是献面首与武媚,尝到了甜头了。”

    白袍公子到千金公主时,一脸的淡然,提到当朝天后时,竟也是直呼其名。从他的语言里,看得出他对女人玩弄面首极其不屑,可是他连不屑的神色和语气居然都不屑表露出来,虽然只是淡淡的一句话,那种真正的高傲。便油然而生。

    远远的,苍茫的天幕下矗立着一个极高大的建筑,那是“天”。www“天”里有一座大佛,大佛俯瞰着洛阳城,高高在上,目光是那样慈祥,一脸恬淡的表情,那是因为万物平等。还是因为万物在他眼中,都是一样渺小,根本不值得他为之动容?

    这白袍公子望向窗外时,不管是到千金公主、还是到武则天,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恬淡自如的神韵,恰如远处天下,近处雨中的那尊大佛。平静自然,既没有敬仰,也懒得厌恶,似乎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值得他为之动容的事情。

    其实这位白袍公子的容貌平平无奇,没有什么特点,普通的眉、普通的眼、普通的五官,可是不管是他的头发还是他的眉毛,亦或是他唇上颌下的那一部胡须,都给人一种整整齐齐、一尘不染的感觉,甚至他的领口袍裾。也是一样的一丝不苟,这要非常仔细地打扮修饰过,才能具有这样的效果。

    于是,这个面相平平无奇的人,便有了一种温润如玉的气质。

    “千金公主的……面首?”

    天爱奴似乎有些难以置信,脸上微微露出惊讶的神色。

    白衣公子淡然一笑,道:“只是千金公主的打算罢了,她想把这个少年献与太平公主,奇怪!这少年有甚么特别之处了?她居然有把握会让这样一个少年得到太平公主的青睐么。”

    杨帆正行走在雨下,廊中。他年不及弱冠。身量颀长、面容俊朗,眉眼之间自有一种神采飞扬,然而正如女人的风情需要岁月的酝酿和沉淀,才能发酵出醉人的味道。男人的气质,也需要人生的经历和内在修养的培养,才能散发出来。

    年轻的杨帆,就像一竿在雨中蓬勃生长着的劲竹。一棵崖岩壁立的小松,在这见惯世间人情的白衣公子眼中尤显稚嫩,自然不觉有何出奇。更何况他一贯的目高于顶。

    白衣公子自言自语了一句,又夷然一笑,道:“不过,看来这位少年是拒绝她了,否则这位少年不会于此时独自走在这里,而应在她的寝居……”

    白衣公子到这里,声音戛然而止,似乎接下去再的话,都会玷污了他的干净。

    天爱奴听到这里,微锁的双眉倏然展开,恍然中有一些欣慰。然后,她的明眸一转,又看到了一幕奇怪的景像。

    这幢小楼高三层,在公主府里已是最高的建筑,她居高临下,可以清楚地看到庭院中的一切,她看到十几个公主府的侍卫正快步赶来,在一处假山后停下,手里都擎着明晃晃的利刃,一个青衣婢女似乎正对他们着什么,然后他们就向长廊处奔来,看那动静……

    天爱奴俏脸一紧,失声道:“他们要杀人?”

    白衣公子向外面瞟了一眼,淡淡地道:“恼羞成怒,又担心人家泄了口风,杀人灭口有什么奇怪?”

    天爱奴的一双粉拳忽地攥紧,***一抬,就要从跪坐的姿势变成站立,可是看到前面静静而坐的公子,她的肩头就仿佛压了一座大山,情不自禁地又坐了下来。她焦灼地向窗外望去,那些持刀的侍卫已经赶到长廊尽头,正沿长廊飞奔而来。

    天爱奴更加惶急,杨帆那小子不过是区区一介坊丁,街头斗殴、泼皮打架,或许还可以仗着身手灵活支撑一下,如何可能是这些公主府的武士对手?天爱奴瞟了一眼前方的白衣公子,鼓起勇气道:“公子,请救他一命!”

    白衣公子稳稳而坐,如同天上的一朵浮云,淡淡地道:“世间生灵,有生有死,你救得过来么?”

    天爱奴咬了咬牙,答道:“可他不同!”

    白衣公子眉峰微微一挑,问道:“他有何不同?”

    天爱奴答道:“他……救过阿奴的性命!”

    公子微微露出讶然的神色,恍然道:“哦!这位少年……就是救你一命的那人?”

    天爱奴伏首道:“是!”

    白衣公子不语,只是轻轻拈起了茶杯,

    &n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bsp;天爱奴咬了咬牙,道:“公子过,知恩当图报!”

    白衣公子手中细白瓷儿的茶杯刚刚沾唇,便停在空中,略一停顿,道:“去吧!”

    天爱奴大喜,顿首道:“喏!”

    这时那些侍卫已越追越近,天爱奴见此情形不敢再从容下楼,当即推开另一扇窗,穿窗而出,凌空跃出时,一探手已从墙上摘下一件东西。她像一只凌云燕般,身形矫健在落在池上九曲桥头,在桥头石兽上踏足一点,举步如飞,向前追去。

    “站住,大胆窃贼,竟敢到公主府上偷东西!”

    追兵尚未赶到,杨帆就听到了脚步声,他伫足回头,就见十几个武士提刀赶来,尚未及问话,就听到他们的大喝声,哪还会蠢到误以为他们错把自己当了窃贼,这分明是千金公主恼羞成怒,想要杀人灭口。

    “怎么办?不还手就要被杀,还手就必然暴露会武功的事情。如果是平常时候,暴露一身高明的武功,或者问题还不大,草莽之中,尽多龙蛇,隐而不露的高人多得是,可是杨郎中家刚刚遭了刺,自己当时就在杨府当差,还为此受过伤,如果暴露武功,身份必然败露,想留在京城继续追查凶手,就要多费手脚了。

    这些念头,只在杨帆心里急急一转,其实不用多想,他也知道,无论如何,必须得还手了。杨帆脚下微微用力,还未及暴起伤人,一道淡青色的人影倏然闪现,一个低沉威严的女人声音道:“住手!统统退下!”

    杨帆霍然抬头,就见一个青衣女子稳稳地站在廊外假山石上,身着对襟齐腰小袖半臂,手绣折枝梅的襦裙,细腰盈盈一握,看来非常年轻,只是她的模样却看不到,因为她头上戴了一顶“浅露”,纱帷低垂,只微微露出一点尖尖的下巴。

    那些公主府的侍卫显然是认得这个女子的,一见她出现,便惊讶地顿住脚步,其中一人似是首领,恭声道:“姑娘,我等是奉……”

    天爱奴截口道:“我知道!你们退回去!公主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那里,自有我家公子分!”她口中的这位公子,显然在千金公主府甚有份量,那些侍卫们互相看看,略一犹豫,竟然就此收了兵刃,纷纷退了回去。

    天爱奴精通口技,这时变了口音,杨帆根本听不出来。天爱奴见他正惊讶好奇地打量自己,生怕被他看破自己身份,一见众侍卫退下,立即纵身跃起,淡青色的身影扑入花木丛中,闪了几闪,便不知去向。

    杨帆站在原处,只见那些人潮水般涌来,又潮水般退去,自始至终,他竟是完全被抛在了一边,仿佛他的生死完全不由他自己来作主。

    &“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这个头戴‘浅露’的女子是谁?”

    杨帆仔细想了想那只了两句话的女子声音,声音低沉严肃,从来不曾听过。杨帆心中疑窦重重,却也知道此处不是久留之地,因此无暇多想,眼见那些侍卫退却,便也加快脚步,向外走去。

    天爱奴回到小楼,摘下“浅露”挂回墙上,重新跪坐下去,向白衣公子顿首道:“多谢公子成全!”

    白衣公子正举杯浅酌,闻言之后头也不回,只是淡淡地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天爱奴道:“是!”

    白衣公子放下茶杯,望了望雨雾茫茫的天空,喃喃地道:“入秋了,沈沐也应该快到洛京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