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十二章 堵个正着

第九十二章 堵个正着

    “桥哥儿,我“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得离开洛阳几天。”

    “怎么?”

    “那个女人很有势力,我担心她恼羞成怒,心怀怨愤,会对我不利。我出去躲几天,等她气头儿过了就没事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

    “的是,女人家心眼,那你要去哪里?”

    “城郊,随处找个地方。不过,这可不能对宁姐,省得她为我担心。”

    “嗯!可是她若问起怎么办?”

    “这个好办,我就,坊丁的差使已经辞了,出去走走,寻份事情做,你别漏了就行。”

    “宁姐,我得离开洛阳几天。”

    “怎么?”

    “你也知道,我受伤之后,苏坊正辞了我的差使。”

    “嗯,我刚听,太不像话了,苏坊正怎么能这么做,再你现在都养好伤了,又没落下残疾,回头我让我娘跟他,看是否····…”

    “不必了,实话,做个坊丁,也没啥前程。我还年轻,想出去走走,不定能找到更好的机会。”

    “那……你要出去很久么?”

    “不会,就几天吧,先在附近转转,打听一下消息。不管成不成的,我都会回来,放心。有杨家和坊里给的那笔钱,就是找不到差使,我也能舒舒服服地过上一年,暂时还不愁吃不饱肚子。”

    “那好,你出闯闯也好,男儿大丈夫,总要有些出息才是。只是不管找不找得到机会,一定要尽快回来,别让我们担心。”

    “好宁姐,那我走了。”

    孟津,氓山,这里驻扎着禁军左金吾卫。

    氓山是一座黄土山,山不高,也不险,实际上就是个大黄土丘,但是氓山的名气很大。

    风水师认为氓山是头枕黄河,脚登伊阙的风水宝地,故而这里成为许多帝王的埋骨之所。

    仅汉朝皇帝冢,这里至少就有三座。不过东汉开国皇帝刘秀并没有葬在山上,而是葬在冢山之阴的黄河滩上。

    据这位汉光武帝的太子性格很是叛逆,用现在的话就是有点驴总喜欢跟他老子对着干,刘秀病重将死时,考虑到这位驴太子的个性,自己若要求葬在山上恐怕儿子非把他葬在河滩上不可,便故意要求,等他死后,要葬在黄河滩上。

    谁知这位驴太子跟老子呛了一辈子,眼见老子死了,竟然转了性儿,乖乖按照老子的吩咐安排丧事了。结果,刘秀的陵寝真就被安排在了黄河滩上了。

    汉光武一生英雄,终究不能事事如愿掌控先机,可见儿孙自有儿孙福,再了不起的祖先想安排好几百几千年后的事也是痴心妄想,碰上个混蛋儿子,就连身后事都安排不好。

    这是杨帆离开洛阳的第五天。

    夜色深沉,万籁俱静,左金吾卫大营里面,一队队士卒挟戈按刀肃静地巡弋着,除了偶尔响起的验看符牌、喝问口令的声音静寂的大营中只有巡逻军士的甲叶铿锵声和整齐的脚步声。

    杨帆一身青衣,如同隐在草丛中的一只狐狸,悄悄地摸到了大营边缘,趁着两支巡逻队伍交叉而过的片刻空隙,他把驱傩鬼面往脸上一扣,倏然闪入金吾卫大营。

    他在氓山脚下已经住了三天,这三天,他就借住在氓山脚下一户农“”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夫家里,每日登氓山,白天仔细观察氓山脚下金吾卫大营的布署设置,夜晚观察军营巡逻和布防情况。

    如今他已把金吾卫大营中各处营帐设置记得烂熟于胸,把他假设的几条潜进和退出的路线上士兵巡逻的时间和走动的规律也全摸清了。

    军营中同样是外紧内松。承平年代,天子脚下,虽然因为是皇家卫戍部队,所以军纪森严,但是此处是他们的驻地,不可能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做大敌将至的布署,潜过几道巡弋防线之后,杨帆就可以从容前进了。

    丘神绩的大帐很好找,由于这处营地是金吾卫的永久驻地,所以帅帐并不像行军在外支起的帐蓬,帅帐所在地是一处三进的院落,实际上这相当于一座帅府。

    第一进院落是一座极为宽广宏大的议事堂,丘神绩每日便在此击鼓聚将,点卯议事。第二进院落是丘神绩会见重要官属部下,日常议事办公之所,第三进院落才是他平时休息、生活的所在。

    帅府所在,防卫又严格了些。

    杨帆在山上仔细地观察了三天,因为士兵换防时要打着灯笼,他远远观察,已对这里的换防了如指掌。帅府里共有两支巡逻卫队,每支分为三队,轮流巡逻于帅府前院后院。

    两支卫队一支是二更三刻换防,一直到天明撤防。另一支是三更三刻换防,也是直到天明,中间再不换防,两支卫队错开换防时间,是为了防止同时换防的刹那,被人趁隙而入。夜间必须换防一次,是避免士兵从入夜开始一直巡逻到天明,精力体力不能始终保持充沛。

    杨帆还发现他们换防时要对卸值士兵逐一点名,换防士兵逐一点卯,避免有生人或不是当晚当值的士兵混进队伍。

    杨帆挑的就是这个时刻,防范再严密,换防时有一支队伍暂时撤出巡逻,都会削弱巡逻的力量,方桓便他的潜入。可是这个时间非常短暂,前后不过一柱香时间,他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准确地找到丘神绩的宿处并不难,难的是不能像对付杨明笙一样,从容迫供。

    杨帆在行动前对此就已有了预估,也做出了决定:直截了当,一刀割人头!

    在军营这样险恶的环境里,同丘神绩这样的军中悍将打交道,还想为所欲为那是痴心妄想。在这样危险的环境里,面对这样一个危险的人物,务求一击必中随即远遁。丘神绩这样的人物遇刺,如果他幕后还有元凶,就不怕他不跳出来。

    杨帆在一处营房的阴影下藏住身形,耐心地等候着,期间营房里有一个士兵衣衫不整地走出来,看看四下无人,便在房山墙处随意撒了泡尿,迷迷糊糊地又进营房去了此外没有其他动静。

    终于等到换防的时候,杨帆隐在那里,看不到帅府里的动静,但是计算时间,此时正该是其中第一队侍卫换防的时候,杨帆鬼魅般闪出营房阴影纵掠闪移之间,无声无息地进入了帅府的围墙。

    果然,其中一队侍卫正在二进院落里进行换防,隐约能听到唱名和应到的声音杨帆不敢怠慢,立即伏身前行,蛇行鼠窜,身形一闪间,便飒然掠过一片树丛,再一闪,又像脊兽似的蹲在屋脊上。

    帅府的格局他早就烂熟于心,飞快地掠进一处庭院,再一纵身闪进一道抄手游廊像狸猫般奔跑疾窜,夜色当中形影难辨。他刚刚消失,一队巡逻士兵“嚓嚓”的军靴声就在廊下响起来。

    丘神绩的住处是后进院落中间那处大宅杨帆摸了摸腰间的刀,倏地吸了口气,一个箭步窜出去,庭院中近六丈的距离,只点了几点,便到了正堂前。杨帆拔出尖刀用备好的菜油往门轴和门闩处淋了淋,便用刀尖插进去轻轻地拨动起来。

    门无声地开了杨帆反握刀柄,轻盈地闪进房去,再把房门轻轻掩好,方一转身,才踏出一步,便暗叫一声“不好”,他的脚似乎碰到了什么,房中顿时响起一道警铃声。

    铃声只“叮铃”响了两下,“蓬”地一声响,两支火把就几乎同时亮了起来,从左右与正堂相通的耳房里,两行火把依次亮起,“嚓嚓嚓”,一阵军靴声乱响,两排持刀的侍卫纷纷涌出,呈雁翅状把杨帆围住。

    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一位顶盔挂甲,肋下佩刀的大将军昂然直入,这人身材不高,却给人一种山一般的厚重感,一部络腮胡子,一双粗重的眉毛,眉毛紊乱如杂草丛生,肆意地向外生长着,显得杀气腾腾。

    此人就是大唐悍将,杀神弑鬼----丘神绩。

    丘神绩摆开一副开门揖盗的架势,朗声大笑道:“足下,某已候你多时了!”

    ※※※※※※※※※※※※※※※※※※※※※

    同一个夜空下,马桥鬼鬼祟祟地溜出房门,悄悄地折到了鲍银银的家。

    干柴碰到烈火,壮男碰到怨妇,两个人很快就纠缠到榻上去了。

    一番**,两个人饥渴稍解,便抱成一团儿低低地着**的话。

    鲍银银抚摸着马桥胸口健硕的肌肉,幽怨道:“隔三岔五,你这冤家才肯露一次面,好没良心!”

    马桥道:“以前出来就大不易,现在帆不在坊里,我要出来,更须找个不让阿娘起疑的借口才行,实在是不得已呀,宝贝银儿,莫要生气。”

    鲍银银道:“哼!眼看“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着天就冷了,阿德托人捎信回来,近日他就要从大梁回来,那时人家怎得与你亲热,不免又要捱到明年开春候他离去了。我不管,今儿晚上,你一定要宿在这里,奴要你抱着睡。

    马桥好言道:“好心肝儿,乖银银,我对老娘过,出来打会叶子牌,不会熬得太晚回去。阿母牵挂,不见我回家,必定睡不踏实,明天我再来陪你便是,在此过夜可是万万不成。”

    鲍银银嘟着嘴儿道:“那……你今夜要多陪人家几次才好,要不然人家一个人孤衾寒冷,怎生睡得着?”

    马桥“哼哼”地笑了两声,道:“你放心,馋猫儿!似我这般精壮的身子,还怕喂不饱你么?”

    鲍银银幽幽地道:“你想来便来,想走就走,人家这商人妇,孤身一人,好不凄凉,怎生与你长相厮守才好。”

    两下里正着,房门忽然“砰砰”地敲了几下,一个含糊不清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银银,银银,我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