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百章 衣锦还乡

第一百章 衣锦还乡

    白马寺后院的塔林中,幽谧安静。

    马桥对杨帆兴奋地道:“小帆,你真是神了,竟然想得到要借助薛和尚的权势帮我脱困,嘿!洛阳府竟然销了案,这下咱们就安全了,莫非从你偷道袍准备混进白马寺的时候就已有了这个想法?”

    杨帆笑道:“怎么可能,我又不是活神仙,哪能算得那么远?很多时候,都是先走一步,眼前豁然开朗,这才发现还可以再多走一步。当时,我只是为了脱身,想起这位薛大和尚喜欢度化道士罢了。”

    杨帆倚着舍利塔的基座坐下来,说道:“到了庙里以后,我发现这位方丈大师特别喜欢蹴鞠,又听说宫里头年年要举行球赛,想到咱们这位方丈一向喜欢争强好胜,这才想到,或可展示一下蹴鞠的本领,得到他的器重。”

    马桥也在他旁边坐下来,听他说着,杨帆道:“这位方丈大师,就连当朝天后武家的子侄,见了他都毕恭毕敬不敢得罪,你的案子,在民间,那算是惊天动地了,可是在朝廷上,哪个大人物会放在眼里?有这位大和尚出头,咱们定可化险为夷的,果然……”

    杨帆说到这里,微微地笑了。

    自从到了白马寺,他所想到的,何止是借助薛怀义的权势为马桥脱罪,同时他还想到了察探仇人下落的办法。

    最初,他把第一个目标放在苗神客身上,结果一番打听,这苗神客诡奇地消失了,下落只有宫里的那个上官婉儿才知道。于是退而求其次,先对丘神绩下手。刺杀丘神绩失败后,他本以为要蜇伏一段时间再找机会,谁知柳暗花明,又有了查找苗神客下落的机会。

    或许撺掇薛怀义带着他进宫参赛,就有机会见到那个上官婉儿,虽然在皇宫大内,想要接触这位天后面前的红人。可想而知会有诸多困难,但是至少有了一线希望。而这个打算,他当然不便告诉马桥。

    马桥感动地道:“小帆,若不是你闯法场救我,我已经被处死了,如今又多亏得你,不然我这一辈子都只能做个藏头露尾的逃犯,这份大恩大德。我……”

    杨帆打断他的话道:“我不当你是兄弟,就不会为了你这么做!既然当你是自己兄弟,又何必说这种外道的话?当日在杨郎中府上,你还不是一样,明明看到了我的举动,依旧为我竭力遮掩么?”

    马桥道:“这两件事的难易,岂能相提并论。说到此事,我就更加不安了,你潜伏在修文坊,本来是身负血海深仇。如果因为救我暴露了你的身分,耽误了你的大事……”

    杨帆肃然道:“桥哥儿,这种话不要再说了。仇,我当然不会忘!不过,就算明知会暴露,我还是会救你!就算因此一辈子都报不了仇,我也依然要救你!如果我为了给死者报仇,而放弃活着的亲人和朋友,那是何等的愚不可及?如果为死者复仇和为生者谋生路,两者只能选择其一。放弃其一,那我会毫不犹豫地放弃复仇,也要保住活着的亲人和朋友。”

    他抬起头,望向遥远的南方,感慨地道:“仇是我的责任,但是不该因为仇恨而把我自己变成一个冷血的工具,这是我的太师父说的。他是一位很了不起的大英雄。小时候,我最遗憾的就是他没有亲口指点过我武功。

    那时候,我在海边练功。他在海边钓鱼,他对我说的最多的,是做人的道理。可那时候,我之所以愿意跟他说那么多话,听他说那么多话,其实只是想讨他开心,说不定他就肯亲自指点指点我的武功。

    可惜,他一直就只是跟我聊天,说些我其实不大爱听的话。等我渐渐长大,我才发觉,他老人家教给我的东西,远比教我几招拳脚更有用。是他,让我没有变成一个愤世嫉俗、六亲不认、为了复仇而不择手段的人。”

    马桥情不自禁地顺着他的目光向南方望去,敬仰地道:“那位老人家住在南海么?”

    杨帆点点头,又摇摇头,道:“以前,他是住在南海,现在……”

    杨帆仰起头,看着南面天空中那几抹悠悠飘动的云彩,轻轻地道:“他住在天上!”

    ※※※※※※※※※※※※※※※※※※※※※※※※※※※

    次日一早,杨帆和马桥回了一趟修文坊。

    这一次回来可非同一般,随侍在杨帆左右的有八个大和尚,个个膀大腰圆,手提禅杖。

    薛怀义倒不是担心还有人敢找杨帆的麻烦,纯粹是为了给自己心目中的球星撑场面,所谓衣锦还乡嘛,薛怀义本是市井间一个卖药的,虽说这几年攀上了武则天,结交了许多权贵,见了些世面,可根子上的东西并没有变。

    杨帆如今摇身一变,成了白马寺首座大师。

    杨帆内着五条衣,再着七条衣,七条衣外又穿了大衣,也就是伽服。

    僧人的大衣分为三品,三品各分三种,杨帆是白马寺首座,穿的是上品中第一等伽服,二十五条、一百二十七隔,外披孔雀羽和真丝织就面料的大红袈裟,金钩玉环,宝相庄严,八面威风。

    马桥陪在他身边,穿的却只是普通的灰青色僧衣。马桥担心老娘牵挂他会急出病来,所以归心似箭,杨帆知道他的心情,因此脚下匆匆,走得非常快。

    杨帆和马桥正往前走着,迎面一辆牛车缓缓驰来,街道很宽阔,那辆牛车的帷幔遮得又严密,所以二个人对这辆牛车全未注意。

    这牛车是自魏晋以来,门阀士族最喜欢乘坐的车驾。除非是出远门或者赶急路,他们必乘牛车,因为牛车缓慢而平稳,车厢宽敞高大,可以任意坐卧,更适合养尊处优、“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肆意游荡的士族大姓子弟出门。

    这种风气此时依旧流行于士族豪门,要一直到隋唐五代结束,宋朝兴起时,才会渐渐消失。迎面而来的这辆牛车是一辆油幢车,长方形车厢,上有立棚,后开车门,垂遮帷帘。棚前和两侧开有棂格窗,拱形的棚顶,前后各有一个长檐。

    车上垂着帷幔。绣以梅花图案,四边垂缀丝穗,极为华丽。御车人扶辕步行,悠闲自在。一位三旬上下的白衣公子端坐车中假寐,旁边坐着青衣俏婢天爱奴,挑起帘儿轻轻看着街头景象。

    她知道已经到了修文坊,看着街头景物,不禁又想起了杨帆,那个家伙,现在也不知怎么样了,为了替他的朋友解围,自己赠他的金珠玉宝,全被他挥霍一空,想必这家伙如今还是没有娶到一位可心如意的小娘子吧?

    想起同杨帆相处的那些时日,想到这“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个有点儿蔫坏,但是有贼心没贼胆,其实绝无奸恶行为,对亲人朋友又特别热心义气的俊俏少年郎,天爱奴的唇边不禁轻轻绽起一抹动人的笑容。

    但是这笑,马上就凝固在她嘴边了,因为她看到了迎面走来的一位红衣和尚。

    这和尚,身着八宝吉祥宝莲纹妆花缎的大红袈裟,上边布满法螺、法轮、宝伞、白盖、莲花、宝瓶、金鱼、盘长,袈裟上缀如意钩,紧紧悬挂祖玉环,和尚手中持着一串古檀木佛珠,身边伴着一个灰袍弟子,后面八个僧人紧紧相随,排场极大。

    如此排场,本该是一位年高德昭的有道高僧,可是一瞧他模样,光头锃亮,秀眉亮眼,鼻梁挺直,唇形清晰,秀气得如同一个女孩子,这就够叫人吃惊得了,再仔细看,这个和尚竟然就是她刚刚才想到的那个有些痞气、很讲义气、看似无赖,却无邪行的坊丁杨帆。

    “噫!”

    天爱奴娇躯一震,情不自禁地惊呼出声。

    闭目假寐的白衣公子张开眼睛,瞟了她一眼。

    天爱奴赶紧放下窗帘,白衣公子道:“阿奴,你近来的性子,可是大大不如从前沉稳了。”

    “是,婢子……”天爱奴应了一声,欲言又止。

    白衣公子目光微微一闪,问道:“怎么了?”

    天爱奴微微垂了头道:“婢子……又看到他了。”

    “他?”

    白衣公子稍稍有些疑惑,但天爱奴的生活非常简单,结识的外人着实有限,公子脑中只稍稍一转,便恍然道:“救过你的那个人?看到他,何须大惊小怪?”

    天爱奴微微露出苦笑,道:“他……现在做和尚打扮。”

    &nbsp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哦?”

    “哪怕是个小和尚,婢子都不会奇怪,可是几天不见,他不但做了和尚,而且看那架势,在寺庙里的品级着实不低,旁的僧人念一辈子经,怕也到不了他这个位置。不是婢子想要大惊小怪,是他……实在令人不能不觉奇怪。”

    一向八风不动,稳如泰山的白衣公子也不禁起了好奇心,和尚升职,实在比官场上升官还难,一个前两天还是坊丁的小子,突然做了和尚,而且能让阿奴为之动容,想必这地位真的不低……

    白衣公子也忍不住掀起窗帘向外看了看,这一看就有些发怔。

    “公子?”

    “查查他,到底怎么回事。”

    “喏!”

    天爱奴很奇怪一向心无旁骛、目高于顶的公子会对杨帆感兴趣,不过,能有机会再接近他,或者了解一些他的消息,天爱奴由衷地感到开心,所以她很自然地忽略了这种奇怪的感觉。

    P:诸友,新书上架第五天了,同时也是本书第一百章!诚求订阅、月票、推荐票,关关需要您的支持,让我们同心协力,共同护持醉枕之船,乘风破浪,扬帆远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