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百零二章 请借阿奴一用

第一百零二章 请借阿奴一用

    后世武侠小说泛滥,给了人们一种错觉,似乎武术高手无所不能,可以凌驾于世间一切权力之上。高官贵人、公侯王爷,甚至皇帝,见了武林高手都毕恭毕敬、奉若神明。

    但是实际上,武功一道的确是不上台盘的东西,即便是在文武并重的唐代,所重的也是征战沙场、挥指千军万马的武功,即将兵作战、统帅千军的能力,而不是匹夫之勇。

    人们可以习武强身,但是不会把它捧到一个极高的位置。

    在后来的唐代剑侠小说中,似空空儿、红线女、聂隐娘之流,武功被描写的已是登峰造极,达到传说中的剑侠境界,可是他们的身份依旧是大将军、节度使或者一方权贵的门下死士,鹰犬之流。

    拥有一身超卓的武功,从古到今,都算不上什么晋身上位的有效途径。不过,不管什么技艺,但有一技之长,也不致于如此没落,要屈身做个小小坊丁。天爱奴知他必有所图,只是自家的秘密不能说与他知道,当然也不方便追问人家的秘密。

    杨帆迎上去,欣然笑道:“你怎么回来了,可是心里丢不下我么?你可知道,你那日一走,坊间纷纷传说,我杨帆的小娘子跟别人私奔了,那段日子,人人都在议论我,处境苦不堪言呐!”

    天爱奴脸蛋一红,说道:“那消息是我散播的,我还不是想着免得因为我来去过于神秘,叫人疑心你私藏罪犯,让你受我牵连么。你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怕的,人家坏的可是自己的名声。”

    杨帆作势一揖。笑道:“阿奴高义,请受杨帆一拜。来来来,咱们坐下说话!”

    杨帆把那床麻花似的被子丢开,向天爱奴示意了一下,请她坐下。天爱奴没有在那床皱巴巴的床单上坐下,而是歪着头看着杨帆的光头,奇怪地问道:“你怎么做了和尚?”

    “和尚?”

    杨帆看看身上,这才醒起自己的和尚身份。连忙合什一礼,对天爱奴肃然道:“阿奴只要答应嫁给贫僧,老衲马上还俗。”

    天爱奴“噗哧”一笑,随即把笑脸一板,说道:“你再不正经说话我就走了。”

    杨帆硬拉着她在榻上坐下,说道:“算啦,别装样儿啦,咱们都老夫老妻了。谁不知道谁呀,不满足你的好奇心你肯走才怪,坐下,我说就是了。”

    天爱奴一脸无奈,以前压根没有一个人敢跟她嘻皮笑脸,油嘴滑舌,如今可好,这个杨帆……,原来是因为他装傻充愣,那也就罢了。现在明知道他不是一个疯了心地想要讨老婆的光棍。还是油嘴滑舌占人便宜……

    天爱奴装作没听到他的前半句疯话,问道:“你说!”

    天爱奴是做什么的,杨帆不知道,但杨帆知道她的立场一定是站在官府对立面的,再者他成为和尚的经历,连官府都一清二楚,也没必要瞒她,所以杨帆把他成为白马寺首座大师的原因告诉了天爱奴。

    天爱奴听得目瞪口呆,好半晌才惊叹道:“真是匪夷所思,也只有碰到这个天底下最不像和尚的和尚。你“”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才能有这般古怪的境遇。”

    杨帆心中一动,忽道:“对了,我正有一件为难事,想找人帮忙,却又没有合适的人选,你来的正好。看见你,我才想到。这件事,真是没有人比你更合适去做了。”

    天爱奴警惕地看着他,问道:“你要干嘛?”

    ※※※※※※※※※※※※※※※※※※※※※※※※※

    “阿娘。你回去吧,白马寺并不远,孩儿有空就回来看你。大娘,小宁,各位乡亲,你们都回去吧!”

    天近黄昏了,再不走就要赶上宵禁,来不及回白马寺,此时街上行人已日渐稀落。

    &n“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杨帆和马桥向马母、江母等人告辞,临行之际,平素比较友好的坊邻都来相送。经过一整天的时间,大家渐渐适应了这件事情,关于马桥曾经是“杀人凶手”的事,大家的反应已经不再那么激烈。

    毕竟,连官府都装聋作哑了,他们理会这些作甚。

    杨帆和马桥刚要走,一个蒙面人突然掠现在坊门的门楼之上,高高在上,负手看着他们。这人穿一件葛黄色圆领衫,头戴一顶丝网巾,横插一根紫檀木的簪子,未戴幞头,面上蒙了一条洁白的丝帕。

    正送杨帆和马桥离开的众百姓顿时惊呼起来,杨帆和马桥背对着坊门,一时有些不知所谓,转身一看,却不禁又惊又喜,二人急忙趋前三步,翻身拜倒,马桥惊喜地叫道:“这位可就是恩公么?”

    坊门上那人哈哈一笑,朗声道:“某那一日路经南市,见你是一条汉子,酒后乘兴,顺手救你出来,却未送你出城。酒醒之后,心中颇为不安,今日前来,本是想探问一下你的下落,既然你已平安无事,某家便放心了!”

    杨帆大声道:“壮士那一日于法场之上仗义搭救我家兄弟,在下感激不尽。今日能够再见壮士,心中甚是欢喜,我二人愿备水酒,以谢恩公,还请恩公让我二人一偿所愿。”

    马母也惊讶地道:“坊门上这一位游侠儿,就是救了我儿的那位壮士吗,哎呀!多谢壮士!”

    马母赶紧上前拜倒称谢,坊门上的那位壮士似乎不愿受老人一拜,微微一侧身,避了这一礼,说道:“尔等无事便好,某纵横天下,快意恩仇,伸手救你,只为乘我心意,何须一个谢字,告辞了!”

    语落,这人肩头一摇,大鸟般纵掠而去,待众人抢出坊门,早已不见了这人的身影。坊中百姓见这位奇人神龙见首不见尾,刹那功夫便不见了身影,免不了啧啧称奇,又是一番议论,恐怕不到明天早晨,无数版本的游侠故事又要新鲜出笼了。

    杨帆此举,是对自己法场救下马桥,容易被有心人联系起来,从而把他列为怀疑对象的的一个补救措施。苗神客现在何处他不知道,丘神绩在孟津,他却是知道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的。他上一次赶去孟津时,丘神绩早已有备,显然是杨明笙和蔡东成的死使他提高了警觉。

    虽然丘神绩武功很高,又身在军营,未必会如临大敌地把他这个刺客当回事儿,可是丘神绩必定对当初发生在杨明笙府上的一切是有所了解的。当然,丘神绩可以派人了解杨明笙府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却不可能派人留在修文坊,关心这个坊接下来发生的各种事情。

    马桥法场被救的事他未必知道,就算知道城里发生了一起劫法场的事,也未必就会和杨明笙府上的事产生联系,此前他甚至都未必知道自己这个坊丁曾经在杨府当过值。饶是如此,终究是个隐患,让这个“义士”明明白白地站出来,让所有人都知道确实有这么一个人存在,这才万无一失。

    天爱奴仗着身形奇快,闪过几条街巷,来到一处无人之处,摘下蒙面丝巾,叹息道:“唉!自打认识这个小贼,本姑娘是越混越回去了,如今竟连装神弄鬼的骗子都要做!”天爱奴摇摇头,便往千金公主府,去见自家公子了。

    天爱奴见了白衣公子,便把杨帆做和尚的前因后果向他叙说了一遍,白衣公子奇道:“此人有一身武功?”

    天爱奴道:“是!婢子心中好奇,特意相试,此人确有一身武功。”

    “唔……”

    白衣公子以手虚抚琴弦,沉吟有顷,又问道:“比你如何?”

    天爱奴摇摇头道:“婢子只是试出他会武功,并不曾见他出手,更不曾与他较量,此人功夫深浅,着实不知。”

    “嗯!”

    白衣公子点了点头,不再把此事放在心上。

    白衣公子系出名门,势大财雄,正所谓“穷文富武”,他若肯用心习武,无论是寻访名师,还是幼年习武时所需的各种滋养身体、强壮筋骨的名贵药材俱都随手可得,今日武功必然高明之极。

    可是像他这种名门公子,只需一句话,武功高他十倍的人,要他三更死,也活不到五更,又何必吃那种苦头。故而,他虽也自幼习练武艺,只求强身健体罢了,眼下的武功不及天爱奴的十分之一。

    武功之道,他不擅长,也不重视。

    他思索片刻,说道:“白马寺首座,呵呵,看来冯小宝那个市井匹夫,很看重此人呐!”

    天爱奴想起杨帆这番古怪的遭遇,尤其是他那颗锃亮的光头,就不禁想笑,她嘴角抽了抽,应道:“是!”

    白衣公子轻轻吸了口气,说道:“此人,以后你多注意一下。说不定,会有用处!”

    天爱奴暗自一怔,心道:“公子所谋,干系重大,一旦失败,轻则杀身,重则亡族。我受公子活命之恩,自当为公子舍死忘生,可是何必牵连那个家伙进来。”一念及此,便心生悔意,悔不该对公子直言不讳。

    白衣公子却不知她心中转动的念头,阿奴是他收留、看着长大的,自幼便对他的命令从无一丝违拗,他可猜不到天爱奴为了不忍心拉杨帆下水,心中已经起了维护的念头,白衣公子只当她已记下,吩咐已毕,心绪便飘到了别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