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百零五章 杨首座立威

第一百零五章 杨首座立威

    饶是楚狂歌再三替杨帆吹嘘,薛怀义犹自不信,他拉着杨帆来到球场中央,由于刚刚又踢了一场,弘九正躺在地上装死,舌头伸出老长,呼呼地喘着粗气。薛怀义踹了他一脚,喝道:“滚一边装死去,某与十七较量较量。”

    薛怀义脱了僧袍,露出一身腱子肉,还别说,这薛怀义仪表堂堂,一身肌肉也十分健硕,尤其难得的是,如此健硕的男儿身子,却不似杨帆和楚狂歌肤色较黑。杨帆肤色呈小麦色,楚狂歌肤色呈古铜色,这薛怀义健硕之极的一副好身材,肤色竟是十分的白皙。

    武后喜欢的男子,必须拥有三个条件,一是容颜俊美,二是皮肤白皙,三是没有口臭,薛怀义这三个条件全都符合。

    薛怀义拉开架子,对杨帆道:“来,十七,让洒家领教领教你的功夫!”

    杨帆素知这薛怀义把面子看得比天还大,虽然是他自己主动要求较量的,也不肯真与他比武,因此连连推辞道:“弟子万万不敢与师尊较量,请恕弟子不能从命。”

    薛怀义再三要求,杨帆只是不允,薛怀义无奈,便对弘六道:“小六子,你来!”

    薛怀义这众多弟子,其实大部分都是他当年在洛阳城里卖跌打药时结下的朋友,那时候彼此间都是称兄道弟,闲瑕时也曾较量过跤法,虽然当时弘六就不是薛怀义的对手,但是两人的实力相差不多。让他来比试一番,薛怀义自然可以看出杨帆的功夫深浅。

    弘六见风头都被这个十七师弟抢了去,本就心中不服,一听薛怀义吩咐,立即宽了外衣,光着脊梁上前,对杨帆道:“十七弟。来,跟六哥比划比划。”

    杨帆见状,便也扯开腰带。宽去外衣。

    杨帆这边脱着衣裳,弘六便在场中吹嘘道:“某自幼追随洛阳相扑名师李半跌习练角抵之技,长大后又有幸得到长安第一跤手。绰号‘擎天柱’的金覃金师傅指点,如今这洛阳城里,角抵相扑比我高明的,屈指可数。”

    众师兄弟可不给他面子,哈哈笑道:“六师兄既有这般本事,何不就替咱白马寺出头,参加上元相扑大赛,给师父争一个风光回来?”

    弘六摆手道:“若能参加比赛,我岂会不去。可惜前几年与恭安坊的泼皮头子争斗,伤了我的一条腿。使不得长力,与十七小小较量一番还可以,如果上台与各方相扑高手比试,没得输了师父的颜面。”

    四下里立即嘘声一片。

    杨帆宽了外袍,学着弘六一样。也是赤着上膊脊梁,瞧他身子虽嫌稍瘦了一些,却也是条条块块,肌肉堆垒,看不出穿着衣服清秀得像个大姑娘的小十七,身材竟也十分有料。

    弘六踢掉鞋子。赤足站在球场上,向他招手道:“十七弟,来!”

    杨帆站定身子,抱拳道:“小弟恭请六师兄指教!”

    弘六大喝一声,便如猛虎下山一般扑来。别看他方才说得大方,却想一下就摔倒杨帆,在众家兄弟面前露露脸,故而仗着身子比杨帆粗壮,强行突进。杨帆脚下一拧,似乎想要避免与他直接硬抗,可是动作却慢了一刹,弘六一个虎扑,探手已扣住他的腰带。

    “哎!”

    &nbs“”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p;弘六一沾杨帆身子,便像抓到一个涂了油的瓶儿,手上一滑,根本没有抓住杨帆的腰带,反被杨帆这一晃,踉踉跄跄向前跌去,止不住身子,直接扑到了场地外面,若在正式的相扑比赛中,这已算是输了。

    四下里嘘声大作,弘六脸红脖子粗地道:“这一下不算,是我自己不小心,十七弟只是闪了一闪,根本不曾与我较量,来来来,重新比过!”

    杨帆轻轻一笑,扎稳脚步,张开双臂道:“六师兄,请!”

    “呀!”

    急于扳回一局的弘六大踏步直取中宫,杨帆原本稳稳地立在那儿,眼看弘六离自己还有一步之遥,突然抢将上前,右手“啪”地一声扣住弘六小臂,左手探向弘六的交裆,矮身向里一撞,整个身子都撞进弘六怀里,肩膀往他胸腹前一顶,喝一声道:“起!”

    杨帆一下子就把弘六整个儿托起来,呼呼地旋了几旋,大叫道:“诸位师兄弟,接住了!”脱手把弘六扔出一丈来远,四五个泼皮和尚一起抢上来接住,被弘六的身子带得倒退了五六步,这才稳住身子。

    这一招叫‘鹁鸽旋”中原跤法、塞外游牧民族的跤法和后来日本相扑中的‘掬投法”与杨帆这一招也是大同小异,相扑本就是摔跤的一种,经过千百年摸索,各种跤法殊途同归,自然会有大体相似的招法出现。

    弘六被杨帆这一摔,若是落在地上,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怕是要跌个七荤八素,好半晌休想清醒过来了,饶是如此,他被几个师兄弟抱住,脑袋还是迷糊了半天才清醒过来,一清醒过来就见师兄弟们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不禁老脸一红,挣扎下去道:“师兄我……我一向喜欢栽培新人,你们懂的……”

    说着,就站立不稳,跟醉酒似的向侧前方跌去,这一回可没人扶他,弘六吹着法螺,一跤仆倒在地,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薛怀义见状欢喜不胜,眉飞色舞地道:“好!十七郎当真好跤法,这样的功夫,定可在宫中为洒家一展身手啦,哈哈哈……”

    ※※※※※※※※※※※※※※※※※※※※※※※※

    “奇怪,方才那一下,弘六伸手抓你的腰带,我看得真真儿的,他的手明明扣住了你的腰带,怎么自己就放了手,然后一跤跌出去,你们两个不是作戏给方丈看吧?”

    因为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一班人已经累得不行。薛怀义虽然恨不得他们马上就操练起来,也只好叫他们歇息一下,用过午饭,下午再继续训练。众人刚刚散开,马桥就追着杨帆追问起来,这个问题在他心里可是憋了很久。

    杨帆笑道:“你瞧弘六那副脸色,恨不得一跤就把我摔个狗吃屎。他肯配合我让他自己出丑?”

    马桥挠头道:“说得也是,如果是我,还能陪你演戏。弘六哪有这种好心,可他当时……”

    杨帆道:“不叫你弄个明白,今儿中午我是别想好好歇一歇了。你跟我来。”

    杨帆的上衣还没穿起来,就搭在手臂上,领着马桥进了塔林,顺手把衣服挂在斜探出来的一根树枝上,摆开架势对马桥道:“来,你把手贴在我后腰上。”

    马桥道:“贴在腰上?有何蹊跷?”一边说,一边依言把手贴在了杨帆的腰眼上。

    “咦!”

    马桥惊叫一声,见鬼似的瞪着杨帆,再看看自己弹开的手掌,惊奇地道:“你怎么弄的。这是戏法么?也没见你怎么动弹,我这手怎么好象一下就弹开了似的,还有一点发麻呢。”

    杨帆笑道:“这叫十八跌,是一门近身缠斗的功夫,抽身换影。乘势借力,引进落空,以巧制拙的功夫,不过它可不是一味的卸劲借力,消了对方的力道之后,也要抓住对方旧力方去。新力未生的空当,发劲跌敌的。”

    杨帆又给他演示了一回,这一回马桥看得清清楚楚,杨帆的腰部在刹那之间也不知震动了几下,有一股柔韧中不乏刚劲的力道,轻而易举地就把他的手弹开,让他的手掌竟然微微有些发麻,这还是他不用力,只是把手贴在杨帆腰间,若是他的手也用了力道,被杨帆消解了他的力道再趁势反震,那劲道之大更是可想而知。

    马桥活动着发麻的手腕,惊讶地道:“好厉害,你竟有这般神奇的功夫,方才你的腰间好像震动了十多下,腰力韧而有劲,根本抓你不得。”

    杨帆笑道:“现在你明白他为什么会跌出去了吧?不过,我方才腰部震动可不止十几下,而是不多不少,一刹那间震动了四十八下,寸劲如浪,叫你沾身不得,嘿嘿!”

    “四十八下,一刹那间,震动四十八下……”

    马桥两眼放光,口水都快流下来了:“我要学!小帆……啊不,首座大师,你收我当徒弟吧,我要随你学功夫,旁的不学,我就学你这个什么……什么什么十八跌。”

    杨帆道:“教你些强身健体的功夫倒没甚么,可这十八跌却不易学,你已成年,根骨硬了,学学硬功还成,学这功夫成就有限的很……”

    马桥道:“不不不,我身子够壮了,别的都不用学,我就学这十八跌。”

    杨帆纳罕地道:“你怎么对这十八跌情有独钟?要说威风,我教你一套三皇炮捶,打起来劈拳如斧,崩拳如箭,钻拳如锥,横拳如梁,以你的体魄,好好习练,也能小有成就,使出来威风的很。”

    马桥连连摇头,搓着手,一副心痒难搔的模样,道:“不不不,什么炮啊捶啊,哪有十八跌威风,我就学这十八跌!一刹那间,腰部弹动四十八下,这要是跟女人欢合的时候使将出来那还得了?怕不叫她哭爹喊娘、丢盔卸甲,一泄千里,一败涂地啊!”

    杨帆怔住,他瞪大眼睛看了马桥半晌,一言不发,掉头就走。

    马桥连忙追上去道:“嗳!你别走啊,小帆、首座、师傅……”

    杨帆没好气地道:“你别叫我!要是让我师傅知道,我把这功夫传了你,专为了在女人身上呈威风,我师傅得活活气死!”

    马桥赔笑道:“谁说我学了这功夫只在女人身上呈威风啦?偶尔也可以在男人身上呈呈威风的。”

    杨帆道:“吓?你还有这种嗜好?”

    马桥气极败坏地道:“你想哪儿去了,我是说,在男人面前摆威风,当然就是像你刚才那样摆威风啦,嘿!嘿嘿!”

    杨帆调头继续走:“不行,你居心不正,不教!”

    “师傅……”

    马桥悲呼一声,死缠烂打地追了上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