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百零七章 洒家也献瑞

第一百零七章 洒家也献瑞

    三戒大师走进禅房的时候,里边已经有一群老和尚了,看样子年纪都不低,一个个都是一副修行高深的模样,一见三戒大师进来,正在交谈的、翻阅经卷的僧人们纷纷起身向他施礼问好,三戒一一还礼,笑容可掬。

    怀义大方丈正袒着胸怀倚在罗汉床上吃酒,看见三戒来了,醉眼朦胧地乜着他,招手道:“三戒和尚,你总算来了,坐坐坐,一块儿来想办法!”

    玄奘当年收了许多弟子,其中最器重的就是他的小弟子辨机,辨机是玄奘之后长安城里最负盛名的一位学问僧,参与《大唐西域记》翻译的九大高僧中,他当时最年轻,才二十多岁。

    不料美人关难过,这位辨机和尚与高阳公主的一段孽缘,葬送了他的性命,被李世民判了腰斩。接下来,玄奘的高足之中,以窥基大师最有名,学问最高深,不过他已在永淳二年圆寂了,再之后还有圆测、道证、胜庄、太贤等弟子,这些人有的还健在,不过也因年纪太大,所以少在世间走动,这位三戒大师在当年玄奘大师的徒弟之中不是最有名的,却是目前最活跃的。

    薛怀义拿起酒杯,睨着三戒和尚道:“洒家请了许多大和尚来,可惜还没有一个能想得到办法,众人都说你佛学深厚,博览群书,故而把你请来,一同参详个主意。若是你能替洒家解决了这个难题,佛教必可压道教一头,成为我大唐国教,让你一偿令师平生夙愿!”

    三戒大师一瞧禅房内。到处坐的都是他熟识的或相识的佛学界知识渊博、德高望重的高僧,榻上地上、案上几上,到处堆的都是一卷卷经书,刻印的、手抄的,甚至还有一堆古老的竹简,不晓得这位出了名的“疯和尚”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心中忐忑,忙稽首道:“贫僧不敢当怀义大师谬赞。只是不知方丈邀老衲前来,究竟要做些什么呢?”

    薛怀义也不忌惮,就把他的打算说了出来。要说起来,这薛怀义虽是不学无术,于想象力方面却很有天份。武则天革李唐之命,改天换日的谋划和打算,如今虽未明言,已是尽人皆知。做为他枕边人的薛怀义如何会不清楚?

    依附武则天的武氏族人、受她重用的文臣武将,都在绞尽脑汁地为她扫平障碍,薛怀义也是个不甘寂寞的人,也想从中立一份大大的功劳,而不是只靠侍奉枕席来邀宠。

    可是,献瑞的把戏已经被武承嗣搞过了,这货雕了块石头扔在洛水里,再捞出来,愣说是天授神石,昭示着武后当主天下。如今天下各地纷纷响应。各种祥瑞不断,薛怀义若是跟着献祥瑞,不过是拾人牙慧。

    清洗李唐宗室和忠于李唐的大臣,自有一班酷吏去做,他顶着个出家人的名头,实在插不上手。逼着道士信如来,不过是小打小闹,他也知道,这种行为只能表示他对武后的忠心,对促使武后登基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

    要做就要做独一份的!

    薛怀义建造前所未有的巨殿“明堂”。修建前所未有的大佛“天堂”,甚至连宫中喜庆节日击鞠比赛都想出风头,他就是这么个争风的性子,这种时候他岂甘心落于人后?所以,他灵机一动,想到可以从佛学经典中找出武后当主天下的凭据,如此一来。他岂不又立下一桩独一无二的大功劳?

    薛怀义想到就做,马上召来各寺庙的高僧,叫他们想办法。薛怀义在洛阳虽然胡闹。可他做的事对佛教却是有大好处的,这些高僧嘴上固然不赞同他的所为,心底里还是有些窃喜的,所以他们对薛怀义这个人并不抵触。

    而且以薛怀义的为人,他既然打了这个主意,也不容许别人反对。再者,如果真能办成此事,佛教无疑会更上层楼,压倒道教,所以这些大德高僧倒是真的尽了全力,奈何要想从佛教经典里找出武后当主天下的证据谈何容易?

    当初佛祖释迦牟尼也不知道他的弟子们想在中原传教,想成为中土第一大教派需要这种东西啊,否则释迦牟尼当年随口说上一句莫棱两可的偈语,今天他的徒子徒孙可就省了大力气。

    这些大和尚费尽心机,翻遍了经卷,也找不出有利于武后登基的经文来,万般无奈之下,有人忽然想到玄奘高徒三戒大师游历长安两年,刚刚回到洛阳,所以赶紧提醒薛怀义,把三戒也给请来。

    要从佛教经典中找出武后当主天下的证据?让佛教压倒道教,成为中土第一大教?

    三戒大师热血沸腾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起来,马上搜肠刮肚地想起了主意。薛怀义不是个好和尚,却是个好领导,一见三戒大师正在认真思考,却也绝不打扰,便又躺回榻上,连啜酒的声音都放轻了。

    三戒盘坐在一只蒲团上,闭目思索良久,突然双目一张,喜形于色地道:“有了!”

    众和尚正翻经书的翻经书,想佛教典故的想典故,各自忙得不可开交,突然听到这句话,一齐围拢上来,急切问道:“三戒大师,你想到了什么?”

    薛怀义喝醉了酒,正有些昏昏欲睡,刚打了个哈欠,突然听到三戒大师说:“有了!”薛怀义马上来了精神,腾地一下跳到地上,赤着双足跑过来,两膀一分推开众和尚,瞪起一双大眼道:“快说,你想到了甚么?”

    ※※※※※※※※※※※※※※※※※※※※※※※

    “薛师搞来的这些马,的确都是一等一的好马。有了好马,你练骑术也容易一些,比赛的时候,考验的不只是你的马术,还有你跟马的配合,这个配合,就是你的动作和口令,而只有熟悉了你的马,才能及时执行你的命令!”

    楚狂歌和杨帆策马驰骋着,缓步、快步、袭步、快步、缓步,不断地变幻着马步,同时向他讲授着自己的经验:“别想跟马来硬的,一匹马重有千斤,你才多重?要顺着它的力量进行操控,马是有灵性的,它做对了,及时夸夸它,拍拍马脖子,或者摸摸喉部,它就像个小孩子,会感到很高兴。

    它做错了,要立刻处罚,大声地呵斥、勒马缰、用马蹬踹它,它就知道自己错了,绝对不能事后再说,马可没那记性。呵呵,对了,回头跟薛师要些糖来,马这东西喜欢吃甜的,奖励它的时候给它吃块糖,这小孩性儿的大家伙就会很开心。”

    二人说着,就赶回了白马寺山门前,二人翻身下马,说说笑笑的正往里走,就见薛怀义一身大红袈裟,在弘一、弘二等几个魁梧的大和尚陪同下,急匆匆地向外走来,瞧他脸上喜气洋洋的,看来心情极好。

    杨帆见了快步迎上去道:“方丈!”

    “哦,十七啊!哈哈,又去骑马了?你们都瞧瞧,十七这般好本事,依旧每日勤练不辍,你们整日介喊累,累个屁!吃得苦中苦,方成人上人,不累成吗?都跟十七学着点儿。”

    众弟子轰然称喏,杨帆笑道:“方丈过奖了。弟子有点事儿要跟您说。”

    “哦?没关系,缺什么,你随时提,皇帝还不差饿兵呢,洒家自然要去给你弄来。你且等洒家回来再说,本方丈现在要进宫一趟。”

    “方丈要进宫?那正好,弟子这事儿,说不定正需要宫里同意。”

    杨帆赶紧道:“是这样,方丈,咱们弟兄苦练也有些时日了,可是对咱们的对手却还一无所知,总这么闭门造车,难以有所成就。而且对手实力强弱和习惯的打法,咱们同样全不知情。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战场上如此,球场上也是如此,所以,还请方丈能给咱们制造个机会,最好能与宫中的强队先较量较量。”

    薛怀义笑道:“这事容易。待洒家进宫去,见了天后再说!”

    ※※※※※※※※※※※※※※※※※※※※※※※

    集仙殿里,武则天批到一份奏章,面上忽地露出欣悦的笑容,一旁上官婉儿看到武则天的神色,便笑道:“天后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这么开心?”

    武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则天把那份奏章递给她,笑道:“婉儿不曾见过这份奏章么?”

    上官婉儿接过来一看,却是江南道巡抚大使狄仁杰的奏章,匆匆浏览了一下,上官婉儿道:“哦,这份奏章婉儿是看过的,狄公在江南道捣毁淫祠一千七百余所,只是……捣毁一个祠社而已,比起他当年掌管大理寺的功绩天渊之别,何至于叫天后如此欣悦?”

    武则天摇摇头,莞尔道:“不然,狄仁杰担任大理寺卿的时候,一年之内,处断涉案人员近两万人,人人心服口服,无一诉冤,轰动京师,然则此等行为,在朕眼中,也不过就是一个能吏而已,算不得干臣。”

    武则天从上官婉儿手中接过那份奏章,轻轻拍了拍道:“而这捣毁一千七百所淫祠,才是朝廷干臣之所为,朕有如此干臣,心中欢喜,故而发笑。”

    上官婉儿讶然道:“这却是何道理,婉儿愚昧,还请天后指教!”

    【苏三起解】关关攒稿五万三,得意洋洋来宣传,刚刚开口就惹祸端,秦渔和妖娆开口言,说是生日将近了,叫我加更一章当报还,关关大意应下来,熬尽存搞催心肝。埋头码字不再多言。

    悲催啊,俺这从不攒稿的人,当时真的觉得有几万字就跟用不完了似的,得瑟啦!唉,大意,大意,俺不想欠债,这一章就当为秦渔姑娘生日加更,诸友打赏张推荐票票让俺打起精神码字去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