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百零九章 朱笔判生死

第一百零九章 朱笔判生死

    薛怀义连声道:“怀义明白了,怀义真是蠢笨,这般主意,还要天后来教,回去后我就依天后的吩咐去做,用不了几日,怀义便拿一份《大云经疏》来,请天后过目。”

    武则天莞尔一笑,捧住他脸颊,轻轻地亲了一口,昵声道:“好人儿,你肯替朕分忧,朕心里面,已不知有多开心了。做得好不好倒不算什么,但有这份心意,也就足够了!”

    薛怀义近日来未蒙武则天召他侍寝,作为武则天的面首,他又俨然就是这位无冕女皇的男妃嫔,不敢沾惹女色,以他如此精壮的一个汉子,早就憋得狠了,武则天这一温言软语,薛怀义**顿起,胯下一个小和尚勃勃而起,就要把武后摁在榻上。

    瞧见他那炽热的眼神儿,武则天心里也不觉有些酥痒起来,她的身子往后轻轻一靠,半倚在软绵绵的锦幄上,微眯凤目瞟着薛怀义,薛怀义心领神会,刚要站起来宽衣解带,便听门外有人道:“天后,秋官侍郎周兴求见!”

    薛怀义恼怒地道:“叫他候着!”

    “叫他进来!”

    武则天坐起来,理了下鬓边凌乱的头发,微微瞪了薛怀义一眼。

    人有各种各样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在武则天的心中,最叫她飘飘欲仙、欲罢不能的,就只剩下追求权力的**。尽管她此时也有些情动,但是武则天从来不是一个能被情感所困扰的人。更不是一个被**所束缚的女人,一俟闻听要事,她立即就恢复了精明和冷静。

    武则天对甚是不忿的薛怀义柔声安抚道:“阿师,你且到后殿歇息一下,周兴此来,是有要事的。”

    薛怀义听她这么说,晓得今日还有机会一逞所欲。方才转怒为喜,便答应一声,大步流星地向后殿走去。

    武则天整理了一下仪容。端然坐在案后,掂起了一份奏章,一双冷肃威严的眸子。却向殿门口瞟去。随着一阵脚步声,一只白底黑缎的官靴踏进了高高的门槛,一个清朗的声音随之传来:“臣,秋官侍郎周兴,见过天后!”

    这是一个身着绯色官袍的官儿,唐朝品官,各部侍郎中,只有吏部侍郎为正四品上,其它各部侍郎为正四品下,“”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四品官着绯袍。周兴是刑部侍郎。自然要穿一身绯色官衣。

    周兴今年刚过四十,身材适中,不胖不瘦。面容清瞿,一双浓眉,眉毛向上高扬。眉身微弯,眉色乌亮,如同卧蚕,一双丹凤眼,颌下三绺细髯,透着股子读书人的儒雅洒脱之气。只是一双颧骨比较高。

    见了武后,周兴忙趋身上前见礼。所谓见礼,也不过就是一揖而已,这时节,朝廷上还没有跪拜之礼,皇帝临朝时,百官都是有座位的,在金殿上置有蒲团,百官跪坐,与皇帝议政。

    一直到了宋朝,赵匡胤当国,这才撤去座位,百官站立议政,但上朝见驾时,也依旧只是一揖,直到元朝时候,才开始改行跪拜之礼,现在却还没有时时跪拜的礼节。

    武则天挥了挥衣袖,道:“周侍郎不必多礼,徐敬真一案,办得怎么样了?”

    周兴自袖中摸出一份奏章,躬身道:“天后,臣接到旨意之后,立即对徐敬真、弓嗣业、张嗣明等涉案人犯进行审讯,洛州司马弓嗣业畏罪自杀,洛阳令张嗣明、徐敬业之弟徐敬真畏惧天威,招认了诸多同党,臣不敢怠慢,立即便来回禀天后。”

    武则天目中泛起凛凛的光芒,伸出一只手去,周兴立即趋步上前,将奏章奉上,恭恭敬敬地道:“后面,附有徐敬真、张嗣明两人的供词!”

    武则天没有回话,只是打开奏章,认真地看起来,周兴见状,退后两步,微微躬身,侍立在一旁,等着武后垂询。

    周兴心里是有些忐忑的,他扳倒过的人不少,不过这一次想要扳倒的人里面,却有他的顶头上司刑部尚书张楚金。武则天命他审理徐敬业之弟徐敬真一案,本来就是夹带私货,想借此案再度清洗朝中的反武保皇党。

    而周兴,则于其中另夹了一份私货,趁机把他的顶头上司张楚金也拉了进去。

    张楚金也不是个寻常人,能把周兴这样的人物死死地压在下面,手腕岂同一般?张楚金是并州大族,官宦世家,自任刑部尚书以来,堪称能臣干吏的一个人物,周兴早就想把他拱下去,若非张楚金手段了得,岂能安坐?

    做为刑部堂官,在刑部里,张楚金的心腹比周兴更多,势力比他更大,本来,周兴并不想赤膊上阵,亲自动手,他原想授意心腹杨明笙出头的,结果杨明笙出了意外,周兴无奈,又不舍得放弃这个好机会,只好硬着头皮亲自出马了。

    张楚金的政治立场并不明确,既不拥李也不拥武,眼下,武后是拉一派、打一派,对中间派比较宽容,所以武后是否会同意把张楚金也列入反贼一党,周兴心中实无把握。

    武则天细细地阅览着奏章的内容,对后面的供词根本没看,她所任用的几个酷吏,平素的所作所为她非常清楚,她更清楚在他们手中炮制出了多少冤假错案,不过,她现在正需要这样的走狗,自然不为己甚,却也因此,何须劳神去看那严刑逼出来的口供?

    张嗣明、徐敬真是胆怯畏死也好,受不得酷刑也好,亦或是想要攀诬他人以求免死也罢,什么目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周兴的诱导下,他们肯为自己咬出那些想除掉的人,她想知道的,就是有哪些人被列入了清洗名单。

    凤阁侍郎元万顷……

    &n“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入目的第一个名字,赫然就是一位当朝宰相,当年北门学士如今还唯一在朝的一位。看到这个名字,武则天的一双凤目微微地眯了一眯,有了一丝柔弱的感觉。这是当年陪着她一步步趟过惊涛骇浪,攫取最高权力的心腹,曾为她立下过汗马功劳。

    可这柔弱也只是一刹那,然后就变得霜雪般清冷,那只保养极好、白皙娇嫩的手,轻轻拈起笔,饱蘸了朱砂,在那个名字上重重地一勾,仿佛将往昔的情谊和从昭仪到皇后,再到天后、太后,这数十年间的风风雨雨、酸甜苦辣也一笔勾销了。

    天官侍郎邓玄挺,这是第二个名字。此人当年与上官仪极为友善,后来跟汝南王李炜,鄱阳王李湮等一向友善。自然在清洗之列,武则天脸上微现欣然之色,轻轻一笔勾之。

    侍御史魏元忠,这是第三个名字。

    此人曾任监军,大败徐敬业的反军,以此功劳,似不应牵连其中,武后对阻碍她步伐的,不管有多大才能,越是有才,越是要杀,但是却不想把天下搞得乌烟瘴气,称帝之前要重用这班会咬人的酷吏,将来治天下,总还要留几个干臣的。

    不过此人非常同情有名无实的皇帝李旦,如今改天换日的步骤正一日紧似一日,此人若是在关键时从中作梗……

    武后沉吟片刻,在他的名下用朱笔点了一点,只这一点,就可免死了,但是流放贬官,却也难免。

    内史张光辅、陕州刺史郭正一、彭州刺史刘易从……

    这些人都是立场很清楚的保皇派,武则天毫不犹豫,朱笔从一个个名字上勾下去,朱笔一勾,便是一条人命,眼睛都不眨一下,当她手中朱笔点到秋官尚书张楚金时,有些意外地停了一停。

    周兴一直侍立一旁,斜睨着武后的动作,见她朱笔一停,赶紧收回目光,眼观鼻,鼻观心,作目不斜视状。

    武后沉吟了片刻,她心知肚明,周兴这是夹带私货。这张楚金可杀可不杀,不会成为自己的阻碍。不过眼下登基在即,更要重用周兴这等心腹,要想让狗听话,总要给块骨头才是,于是,只是略一沉吟,手中的朱笔便勾了下去,一道红色的勾痕,仿佛出鞘的利剑,跃然纸上。

    周兴佯做目不斜视,只用眼角捎着武后,见到这个动作,不禁暗暗吁了口气。

    武则天搁下朱笔,淡淡地道:“爱卿办事,还是很用心的。不过,这些人暗蓄异志,图谋甚大,其党羽,恐怕不只这些,卿还须认真查办下去,以免还有漏网之鱼!”

    “已经有这么多官员……,太后这是嫌还杀得少了!”

    周兴听得暗自一惊,他知道,这是清洗的规模还未达到武后想要的程度,赶紧躬身答道:“是,臣回去以后,一定严审张嗣明“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徐敬真,不使一个叛逆成为漏网之鱼!”

    武后瞟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道:“嗯!张楚金既然辜负朕的信任,与奸党勾连,这秋官尚书的位子,就要空下来了,好好干,除了你,朕也想不出有谁适合坐上这个位置了!”

    周兴脸上一热,知道自己的心思已尽为天后所知,可是听到这样的吩咐,心中还是狂喜不禁,连忙揖谢道:“天后信任、提拔,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武后淡淡地道:“退下吧!”

    “是,臣告退!”

    周兴拱揖而出,到得廊下,只觉阳光灿烂,一身轻松,一个问题也浮上了心头。

    天后如此迫不及待地清洗朝臣,显见是登基在即了,可是她的年纪已如此老迈,怕是没有几年活头了,要想官运长久,就得再攀一棵大树。

    新皇即将登基,皇储会是谁呢?

    p:好啦,开书前的存稿迄今为止终于全部得瑟光了,从明天开始,俺恢复码多少发多少的优良传统,月票、推荐票,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