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百一十章 炮制《大云经疏》

第一百一十章 炮制《大云经疏》

    看全文首发请百度下T)歪-歪-书-库,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周兴走后,薛怀义从屏风后面探了下头,便蹑手蹑脚地溜出来,从侧厢里一瞧武则天的眼神,心就凉了半截。武则天的眼神很清明,带着一种若有所思的神韵,分明正在思忖什么事情。

    **这东西,很讲究一个情调,又不是饥渴了多少年的人,更何况像武后这样的女人,情爱对她来说,只是一个调剂品,当她心中有所思虑的时候,又岂会把男女欢爱这种事放在心上。

    薛怀义侍候她多年,深知她的脾性,一瞧她这副模样,就知道今日已无缘做那入幕之宾了,便怏怏地向武后告辞。武则天对他歉然一笑,柔声道:“阿师,朕有国事需要考虑,你先回去吧,过两日,再到宫里来看望朕便是了。”

    “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薛怀义打起精神,道:“诺!天后日夜操劳国事,也要爱惜身体才是。那……怀义就先告辞了。”

    薛怀义转身刚要走,忽然想起杨帆叮嘱他的事情,忙转身道:“哦!对了,天后,怀义还有一事,想请天后允准。”

    武则天以掌支颌,正沉思着,听见他说话,微微扬起眸子,笑道:“阿师还有什么事要说?”

    薛怀义道:“天后,每年上元,宫里都要举行盛大的庆祝,举办蹴鞠、击鞠等各种游戏,怀义如今也组建了击鞠、相扑等人马,想着上元节时,参与比赛,若能博天后一笑,那就是怀义的一番心意。

    只是怀义这些人马都是刚刚组建出来的,并不熟悉各路强队的比赛,若是败个一塌糊涂,未免脸面无光。常言说知己知彼嘛。怀义有心与往年常常优胜的队伍先行较量较量,让弟子们适应一下。”

    武则天笑道:“难得你这番心意,好吧,你想与何人较技啊?”

    薛怀义的蹴鞠队臭名远扬,那是出了名的不守规矩,一打起比赛来,打闷棍、洒石灰、撩阴腿……,简直无所不用其极。京中各路权贵对白马寺的恶劣作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如果薛怀义依旧是想图个乐呵,找几支蹴鞠队消闲解闷儿,凭他的权势,就算是用强的也能找到几家权贵,逼着人家跟他比试比试,可他既想在宫中有所表现,就需要有真本事。想同真正的强队较量一番,就不能用强的了。

    薛怀义道:“怀义想请太平公主府上的相扑手、宫里的蹴鞠手、禁卫的击鞠手,与我白马寺较量较量。”

    武则天失笑道:“阿师的胃口着实不小,专挑我大唐最强的队伍挑战,就不怕败个灰头土脸么?”

    她笑吟吟地思索了,道:“禁卫的击鞠手么,可以,回头朕吩咐丘神绩一声,叫他把准备参加上元击鞠的人马派去白马寺,与你较量一番。宫里么。也没问题,过几天,把你的蹴鞠手领进宫来,同她们比划比划就是了,朕会吩咐婉儿安排好的。不过太平那儿……”

    武则天轻轻叹了口气,道:“太平近来心情一直不太好,我看你就不要去碰这个钉子了,禁军中多有相扑高手,一并让丘神绩给你派去好了。”

    ※※※※※※※※※※※※※※※※※※※※※※※※

    薛怀义风风火火地回到白马寺,立即召集一班和尚。把天后的意思向他们说明了一下。为了群策群力,原来的白马寺方丈,如今的西堂长老三山大师也被请了来。三山、三戒、三瘦、法明、法正、正觉……

    每一个拿出来,都是名震一方的大德高僧,为了让佛教力压道教,一举成为中土第一大教,个个作了神棍。陪着冯小宝这个大泼皮篡改起经义来。

    天后的意思是,不要遮遮掩掩、羞羞答答的,要直接把她说成就是奉了佛祖谕旨。降世人间统领万众的人主,也就是说,她就是那位净光天女。然而天女在佛界地位并不算崇高,明显是配不上武则天大唐之主的地位的。

    于是,经过众高僧一番商议,决定对《大云经》做一番改造,“经疏”中注明,武后前世乃弥勒佛祖,受释迦牟尼法旨,转世为人主,天下之人都当崇拜归顺。

    正觉和尚直接在经疏中把梵文译成“窃惟云者,既是武姓”、“本属神皇母临万国,子育兆人”。十分露骨地以如来佛的名义让武姓“神皇”称帝、“母临万国”。

    在当时武则天掌控朝政,作为女性和皇太后的身份,她要想称帝所面临的两个最大问题就是女身问题和姓氏问题。皇帝一向自命为天子,乃天之子,如果武后称帝也是天意,这一切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法明和法正则负责编造各种谶语。这种东西一旦流传开来,市井百姓是很愿意相信的。他们编造的谶语为了方便流传,都很简短,每条谶语说明一个问题,诸如弥勒佛祖转世女身,诸如李姓江山要易为武姓等等。

    三山和三瘦两位高僧则负责搜罗各地的祥瑞和警兆,牵强附会地和武则天应当称帝联系起来,他们不但详细列举了大唐各地出现在种种奇瑞,比如石头长了红心、公鸡会下蛋、洛水出了神石等等,甚至连地震也列进去,说成这是上天警示,应当武后称帝的证据。

    三戒大师则摇身一变成了总编撰,负责对这些高僧捏造出来的东西进行最终整理和校对。

    要说起来,薛怀义虽然不学无术,可是他的想像力却是远远超乎于一般人,他一个人躺在罗汉床上,无所事事地喝着小酒,哼着小调,脑门一拍,竟然也被他想出一条为武后助势的主意来。

    他想到的是一支小曲儿,这首曲子歌名就叫《武媚娘》。《武媚娘》这首歌很早就有了,在隋朝和唐初时候,在有关宫廷宴会的一些记载中就提到过唱这首曲子助兴。这首歌除了曲名恰恰合了武则天所受的太宗赐号“武媚”之名,两者之间本来没有一丁半点的关系。

    薛怀义也是胡乱哼着曲子,哼到这首曲子时想起来的,薛怀义把这个主意一说,三戒大师大表赞同,于是编了个通俗易懂的歌词,配上这首曲子,薛怀义自去安排人到市井间传唱。

    这么一帮大和尚在禅房里忙碌,少不得要有些跟在身边照顾,而且还得懂些文字的人,庙里识字的和尚但有空闲的全被派了来,因为人手不足,而一浊和尚是识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字的,所以薛怀义把他也抓了壮丁。

    一浊可是道士出身,眼看着这些道貌岸然的佛门高僧随嘴胡诌,道教地位岌岌可危,那一颗心酸溜溜的好不难受。于是,白天一浊端汤递水,侍候着这帮和尚,瞧着他们胡诌八扯,晚上就用炭条和捡来的废纸,认真记下他白天所见闻的每一件事。

    他还给自己所写的东西起了一个名字,叫《大云经疏问世录》,写好一张他就钻到塔林里找个隐秘的地方藏起来,每天一载,等着有朝一日把这些高僧的丑恶嘴脸暴露于世。

    那些位高僧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身边竟然有了一个道家的卧底,每日里肆无忌惮,还在纵情发挥着……

    ※※※※※※※※※※※※※※※※※※※※※※※※※

    编写经疏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虽然他们牵强附会地把净光天女的事与武则天强行联系起来,可是要取信于天下人,这份经疏自然是要写得越缜密、越像那么回事越好,写好的东西还要反复推敲,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薛怀义字都不识几个,一开始还能凭着满腔热情陪着他们扯淡,后来云山雾罩的连薛怀义都绕迷糊了,便渐渐觉得乏味起来,于是就把这件事全权委托给三戒、法明等几位高僧,他又跑去看弟子们蹴鞠了。

    武则天答应让禁军击鞠与他们较量,一道内旨下去,身在孟津的丘神绩自然满口答应。天后的旨意岂容忤逆?再说,丘神绩的这些击鞠手都是从各路禁军中挑选出来的高手,都有一定的背景,虽然白马寺臭名在外,但是与他们这些人较技,谅也不敢做出太恶劣的行为。

    丘神绩年轻时就是一个击鞠高手,当年李世民在大唐推行击鞠时,他是大唐禁军中的一名击鞠主力队员,如今虽然年纪大了,依旧颇好此道。每年上元节时,禁军参加击鞠,都是由他统一调配各路禁军中的击鞠高手,统一训练,用现代的话来说,他就是禁军击鞠队的总教练。

    我们看多了官场戏,似乎达官贵人一个比一个严肃,一个比一个正经,官场上如此,生活中也是如此,对友人、对同僚、对亲人,整天都端着个官架子,活得全无人味。其实不然,他们纵酒,歌舞,谈笑时,与我们一般无二,同样有许多个人爱好。

    丘神绩是个酷爱击鞠的人,在他原本的打算中,因为上元将至,已然准备与其他各路禁军将领沟通一下,抽调他们营中的击鞠高手,集中起来进行训练,如今武后这道旨意下来,正好两便。

    只是因为他抽调的人员来自各路禁军,需要花费几天功夫才能把这些人聚齐。薛怀义等了两天,依旧不见丘神绩派人过来,实在耐不住性子,便拉着他的人马进宫找上官婉儿比划去了。(未完待续)

    (看醉枕江山最新更新章节,请百度搜索书$库,或直接输入!T)

    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您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