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小和尚进宫

第一百一十一章 小和尚进宫

    薛怀义身边的亲信弟子中,有几个人是随他去过宫里的,其他大部分人都还没有去过,因此这一番得以入宫,一个个都显得甚是兴奋,对那天下间最尊贵的所在充满了好奇。

    马桥也不例外,虽然那座宫城就在洛阳城里,距他咫尺之遥,可他本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踏进那里一步的,而现在,他竟有机会进入九重宫阙,真有一种做梦般的感觉。

    杨帆的心情也很紧张,还有一些激动,他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机会进入皇宫,薛怀义说过,宫里的蹴鞠高手多是女子,诸如公主、女卫、宫女……,就连上官待诏也在其中,这一次能不能见到她?如果有机会见到她,如何才能问出苗神客的下落?

    因为正想着这些问题,杨帆便显得有些沉默,其他的人都在兴奋地议论着,猜测着宫里的情“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形,或者听那几位随同薛怀义去过宫里的师兄弟们讲述宫里的情形,他的表现便有些与众不同。

    楚狂歌看在眼里,还以为他是因为关心胜败,过于紧张呢。要知道,这几支比赛队伍都是由杨帆一手组建的,胜负如何,与他的关系最大,所以他的表现不同寻常便也可以理解了。

    楚狂歌紧赶两步,拍拍他的肩膀,宽慰道:“二郎不必担心,你我训练这些人才多少时日?以前,他们根本不够格儿去宫中较技,如今只要能多撑些时间,便是你莫大的本事。何况就凭你那出神入化的蹴鞠功夫,某还真不相信,一些女子。能比你强!”

    杨帆打个哈哈,笑道:“楚兄说得是,不过一群女流而已,咱们堂堂男子,还能怕了她们不成?”

    两人说笑着,搭着肩膀儿往前走,快到履顺坊的时候,迎面忽有一行人马缓缓而来。头前几个公差敲着开道锣,打着清道牌,后边许多公人扶刀相随。

    洛阳尉唐纵骑在马上,按刀而行,身后又跟着许多公人,不想薛怀义领着一帮大和尚迎面而来,那些公人吓了一跳,立刻偃旗息鼓。避到道旁,让这群大和尚过去。

    杨帆向路旁望去,却是公人们押着几个人犯。人犯中有两个囚犯身上锁了大枷,那枷长有六尺,宽有四尺,厚达五寸,沉有百斤,戴了这枷不要说走路,纵然是架在车上,折腾久了也必死无疑。

    旁边还有几个人。只戴了轻枷,可是身上穿的却是死囚的衣服,颈后还插了“斩”字牌,一个个五花大绑,面如土色,再后面又有许多男女穿着囚衣,号啕的、唾骂的,并不因为薛怀义的到来而住口。他们已经成了死囚,顷刻间就要一命呜呼,还怕谁来?

    “嗯?”

    薛怀义正策马前行。忽然看见受绑的人犯中有好几个很面熟,不由勒住了坐骑,定睛一看,不由面现惊疑之色:凤阁侍郎元万顷,天官侍郎邓玄挺,内史张光辅……

    薛怀义暗暗吃惊,忙招手把唐纵唤到面前。小声问道:“怎地这几位都被抓了?犯了何事?”

    唐纵本来见他经过,心中很是忐忑,一见他召自己问话。态度倒还和蔼,心中不由一宽,忙拱手道:“薛师,这几人都是与徐敬业叛党有所关连的,如今案发,天后震怒,如今正要发付刑场问斩。”

    薛怀义“啧啧”连声,忽见秋官尚书张楚金竟也赫然在绑,不由问道:“张尚书乃朝廷重臣,当初不是颁过赦令的么?怎么也绑赴刑场了?”

    这赦令,就是传说中的免死金牌,其实它倒不是一面金铸的牌子,而是一道赦令,受赐赦令的官员,可以免一次死刑。朝中持有赦令的官员一共就那么十多位,薛怀义自己就有一首,故而有此一问。

    唐纵脸上露出一副古怪的神气,说道:“年初的时候,张尚书制订了一条新法,说倘若有人犯了谋逆的大罪,纵然持有赦令本人可以免死,但是他的家属也该受到严惩,或者处决或者籍没入官充为奴婢,以儆效尤。

    天后觉得很有道理,就允准了。谁知道……,如今张尚书虽然怀有赦令,可以免死发配边荒,可是他家中十五岁以上的男丁却是都要斩首的,至于那些妻妾女儿、侍婢丫头,就全部籍没入宫,充为奴婢了。”

    薛怀义听了,脸上也不禁露出古怪的神气,半晌才道:“这可不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么?”

    唐纵深以为然,不过张尚金原本是司法口儿的最高长官,今日虽已这般下场,他也不好有所评价。薛怀义摇摇头,叹气道:“天道循环,报应不爽啊!”说罢双腿一磕马腹,便向前走去。

    杨帆和马桥此刻剃着光头,穿着僧衣,就在和尚群中,可是唐纵根本不敢再生是非,眼看着一帮和尚从面前大摇大摆地过去,连头也不敢抬,如何认得他们。

    楚狂歌走在杨帆身边,眼看着那些死囚的狼狈模样,不禁叹息道:“张楚金想出这么一条律法,本来是为了迎合天后。想不到却作法自毙,最先着实在他自己身上。”

    弘一笑道:“这算什么,你瞧见那两个戴大枷的了么?那两人就是徐敬业之弟徐敬真和洛阳令张嗣明,他们是拉去陪绑看杀人的。他们戴的那种大枷,就是张嗣明想出来的,专门用以惩治重犯,如今可好,他自己也尝到了那种大枷的厉害。”

    众泼皮听了便纷纷叹息起来,把他们听说过的许多有关因果循环、报应不爽的故事七嘴八舌地说出来,一时间这些打架斗殴、到处生事的无赖,倒似看破了红尘的出家人一般,生出诸多感慨。

    ※※※※※※※※※※※※※※※※※※※※※※※※※

    白马寺僧众由薛怀义领着,从玄武门进了宫城,再向左一拐,走向安福殿方向。安福殿与观象台之前,有一大片平坦宽阔的场地,这儿有一处蹴鞠球场。

    &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此处位于后宫之北,邻近宫城后苑的御花园,许多宫嫔、女官、宫女们都住在左近,所以经常在此聚集,嬉戏。

    杨帆等人随在薛怀义身后,进了这威严耸立的宫城,眼见那恢宏壮观的皇家宫殿,许多初次入宫的人都心生敬畏,自然而然地不敢高声言语了,只是东张西望,好奇地打量着所看到的一切。

    在这宫苑里,所见最多的就是女人,一个个年轻的、衣着鲜艳的女子走来走去,看到一群光头和尚进来,都会好奇地站住,三五成群打量着他们,彼此窃窃私语,偶尔说到什么有趣的话题还会掩口轻笑起来,轻笑时那双眼睛微微地勾成一双弦月,便有了几分撩人的味道,看得这班秃驴一阵心猿意马。

    “小帆,小帆,你看,好多漂亮女人啊!”

    马桥凑到杨帆身边,两眼发光地道。

    杨帆道:“这有什么稀奇的,普通人家的后花园种的是花,皇帝家的后花园,种的可是女人,咱们见到的这些,未必就算多呢,这宫里头,怎么也得有上万的女人,还都是万里挑一,从各地遴选入宫的,你想想……”

    马桥想像着一万多个万里挑一的俊俏少女汇聚一堂的场面,嘴巴顿时大大地张开,马上就要飞流直下三千尺了。

    观象台是洛阳宫城里的一座观天象的高台,一向由钦天监负责,平时这里并没有什么人,不需要使用时,直接把宫门一锁,因为它在宫城之内,安全绝对可以保障,所以连守门的人都没有。

    观象台与安福殿呈直角交接,中间是一片极其广阔的场地,这儿建有蹴鞠场等供宫娥太监闲来游玩健身的地方,至于秋千、垂钓等所在,则在宫城后苑以内,与此地以一道高达三丈的宫墙相隔。

    薛怀义把他们领到那片空地上,粗声大气地吩咐道:“你们在这儿候着,洒家先去见过天后,请天后派些蹴鞠高手来与尔等较量较量。”

    薛怀义刚要走,又不放心地回头,瞪了这些蠢蠢欲动的泼皮徒弟们一眼,吩咐道:“这儿可是皇宫大内,一个个都给老子安份着些。”

    弘一连忙笑嘻嘻地答应了,薛怀义重重地哼了一声,转身便往宫里头走。场地上,有许多挽着手儿散步聊天的宫娥,在一片蹴鞠场上,还有十几个宫娥正在踢球。一见进来十多个光头和尚,站在那儿东张西望,便有些宫娥凑过来,好奇地打量他们。

    “喂,老和尚,你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还只是个沙弥呀?”

    一个很活“”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泼的圆脸小宫娥看着一浊道人,这老道满脸皱纹,年纪已经很大了,却穿着一身普通的僧衣,挤在一群小和尚中间,不像个有地位的和尚,忍不住好奇地问起来。

    一面问,这小宫娥还忍不住伸出手去,似乎想要摸摸他那绺山羊胡子,一浊道人赶紧退了一步,稽首当胸,高宣一声道号:“无上太乙天尊,女施主切勿如此。”

    小宫娥吃了一惊,睁大眼睛,掩口笑道:“你这老和尚到底拜的什么佛呀,怎么念起了道家的天尊?”

    一浊道人涨红了脸皮,一时说不出话来。

    旁边便有一个小宫娥笑嘻嘻地道:“你这老和尚好没出息,你瞧那位穿红袈裟的和尚,年纪轻轻,就做了佛门的班首呢。”

    圆脸小宫娥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一眼瞧见杨帆,登时两眼红心:“哇!好俊俏的小和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