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她是我的牵挂

第一百一十八章 她是我的牵挂

    神印王座杨帆静静地坐在那里,过了许久,才缓缓地道:“小时候,我生活在一个小山村里,无忧无虑,我从来没有想过,山村外面的天下究竟有多大。如果不曾发生了后来那桩血案,我想,我会在那儿平平安安地长大成人,娶一位山里的姑娘,现在可能已经有了自己的娃儿。

    许多年后,我的子孙会把我埋在向阳的山坡上那片野草丛中的坟地里,每年清明的时候,他们会来我坟前摆上几枚鲜果,重阳的时候,他们会来坟前为我烧上一摞纸钱。从生到死,我就在那儿,除了韶州城,一辈子都不会到别的地方,也不会认识别的人。

    或许,这样的日子在别人看来很无聊,可人活着,早晚都是一死,早晚都是化成一坯黄土,你是帝王将相也罢,你是贩夫走卒也好,都是同样的结果。坟头修得壮观与否,看在眼里的是别人,与你相干?小村的平静,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马桥不知道他为什么急然说起这些,定定地看着他,一脸不解。

    杨帆继续说道:“可是,天不从人愿,我的村庄毁了,我的亲人都死了,我不得不离开,寻找新的生活口同时,背负着亲人的冤屈、亲人的债口可这只是责任,并不是我今后人生的全部,当我完成这一切的时候,总归是要找到我自己的路,开始我自己的生活。你知道我是怎么打算的吗?”

    马桥忍不住问道:“你怎么打算的?”

    杨帆笑了笑,道:“我打算,把债讨清之后,先找到我的妞妞……”

    马桥道:“从年纪来说,她现在已经长大了,正在某个豪门大户人家做丫环,再过两年,说不定就被主人指婚,嫁了哪个管事或者得力的家仆为妻。人海茫茫,你往哪里去找?她救过你,可你也救过她,你没必要给自己背上那么多的责任。”

    杨帆认真地道:“她是不是我的责任,我不知道。但她是我的牵挂!”

    “牵挂?”

    “对!牵挂!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我们比亲生兄妹还要亲。如果我不能找到她,确定她现在活的好不好,我不安心,所以我要找到她!如果她已经成了亲,她的男人对她很好,我也就可以放心地离开,过我自己的日子。

    如果她还没有嫁人,她的主人对她也不好,她愿意跟我走的话,那我就会把她接走,把她当成我的亲妹子,我要负责给她找个可以如意的郎君,为她准备嫁妆,把她风风光光地嫁出去。”

    “那你呢,你自己有什么打算?”

    “也许我会回南洋吧,我的师傅现在是一国之主,我的师兄则是少主,我在那儿,可以生活的很好。当然,如果我遇到了一位姑娘,喜欢了她,而她喜欢住在大唐,我也会陪她留下。不管在哪,只要有田有房,有自己的事做,让我的妻儿过上安稳的日子就好。

    “很简单是不是?”

    杨帆含笑看着马桥,道:“每个男人长大成人,都要娶妻生子,都要有自己的家庭,都要繁衍自己的子孙。王侯将相、达官贵人、士绅商贾、贩夫走卒,全都是生而为人,生而成人,娶妻生子,化为黄土。

    同样的路,没有区别,哪怕你拥有整个天下,其实你走过的路,和我所说的一直生活在一个小山村里也没有什么区别,那整个天下,不过就是一个大一些的‘村庄,罢了。

    不过,如果有机会去做王侯将相,那就不妨努力去争取,因为这样的话,你的小屋会更宽畅一些,你的院落会更大一些,你家的篱笆墙会更结实一些,晚上可以睡的更踏实,不用担心黄鼠狼子钻进你家的篱笆墙偷鸡。

    杨帆笑了笑,道:“如果没本事做王侯将相,那就再退一步,做一个达官贵人,做一个士绅商贾……,总而言之,你有多大的能力,就要努力争取以你的能力能够争取到的东西,因为这样,你的父母、妻儿,生活的才会更好。”

    杨帆转向马桥,与他面对面的坐着,认真地问道:“我今年十七,你十九,大我两岁,你马上就到该行冠礼的时候了。你有没有想过,将来如何瞻养老娘?如何娶妻生子?你打算给他们一个怎样的‘山村”一个怎样的‘篱笆院子?”

    马桥怔住了。

    &nb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sp;杨帆盯着他,又问:“你从来不曾想过这些,对不对?”

    马桥的脸庞有些胀红,嚅嚅地说不出话来。

    杨帆道:“大娘努力想做生意,攒钱给你娶媳妇儿。尽管她做事不得其法,做什么生意都赔,但她至少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为什么要做它。

    但是你呢?大家都夸你孝顺:你是孝顺,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一年后你和你的家人该怎么生活,十年后你和你的家人该怎么生活?你有没有想过,你的母亲已经老迈,如果她忽然生了重病,就凭你囊袋中的那几文钱,如何给她请医延治?你有没有想过,怎么去安排你今后的生活?”

    马桥面红耳赤,已然有些无地自容的感觉。

    杨帆毫不客气,语气讥消地道:“你没有!你只是浑浑噩噩地活着,每天睁开眼睛,填饱肚子,糊里糊涂地应付一下坊里的差事,就算混过了一天“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晚上回了家,再填饱肚子,然后呼呼大睡,你对人生最长远的打算,大栅J只考虑过三天之后的事,对吧?”

    马桥面红耳赤地道:“我……我……”

    杨帆道:“你与鲍银银的事,对错暂且不论,但你后来能挺身而出,不让无辜替你枉死,不只别人赞你义气,有担当,想必你自己心下也颇为得意,觉得自己是个英雄好汉了是么?这件事,我不说你,再精明的人,也有犯糊涂的时候,可是蹴鞠的事,你怎么说?

    楚柱歌当年是被赶出禁军的,重返禁军,是他最大的梦想,关系到他一生的命运,你说,这仅仅是踢一场球的事么?而这与你,何尝不是一个机会?楚大哥想着籍由此事立功,让方丈保他重返禁军,你怎么就想不到?

    你是打算风平浪静之后重新回去做个坊丁,还是打算做一辈子和尚了?我看,你是根本就没想过以后怎么活着!你家里还有个老娘等着你瞻养,你还有几十年的人生岁月,这样的好机会摆在面前,你居然还是糊里糊涂,想都不想!”

    马桥被骂得浑身躁热,大汗淋漓。

    杨帆道:“我方才问你,人活着图个啥?人活着,本身没有任何意义,跟一头猪、一只狗,一条虫蚊没有任何区别!重要的是,你赋予它什么,你为它争取什么!这才是人为万物之灵的根本!你丢给人家一个球不要紧,我想知道的是,你什么时候才能找回你自己的命运!”

    杨帆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渐渐消失于塔林之中。

    马桥独自坐在那儿,许久许久,一动不动。

    天渐渐黑下来,马桥依旧坐在那儿,与那矗立千年的石塔浑然一色。

    ※最※快※精※校※文※字※更※新※百※度※醉※枕※江※山※吧※

    翌日一早,杨帆带着一帮球员走向蹴鞠场时,看见马桥正在认真地清扫着球场。宽敞的球场已经快要完全清扫出来了,也不知道他几时就起了床。

    和尚们都很意外,但是他们并没有说什么,杨帆也没有说话,他当然希望能把马桥骂醒,可是同样的一番话,对有些人能够起到当头棒喝的作用,对有些人,不过是三天的热度,马桥是否真的幡然悔悟,还得再看看才知道。

    今天要等禁军击鞠队员赶来,所以他们依旧没有做太激烈的运动,主要还是为了把身子活动开。一班和尚正练着击鞠,忽然寺庙后院的侧门大开,几十匹骏马飞驰而入,场上正在练球的和尚们登时停住,纷纷向那一行人看去。

    这些人年长些的有三十多岁,年轻些的还不到二十,身上穿着各色的箭袖短打,胯下一色的高头大马,虽然年轻、胖瘦、高矮不一,衣饰服色和胯下马匹的颜色也不一样,但是他们的动作、举止,凛凛然便透出一种威严肃穆的气势。

    若只是其中一人策马出现,或许还叫人猜不出他们的身份来历,可是这么多人同时出现,精气神儿一般无二地坚毅,杨帆顿时明白,这些人就是他们盼望已久的禁军击鞠队了。

    楚狂歌勒住战马,向那一行人看去,身子忽地一震,便有一些失神。那些人中,竟然有两个面孔是他所熟悉的。那些人睥睨四顾,瞧着这班和尚,本来神色间颇有不屑,但是他们很快注意到了楚狂歌。

    楚狂歌身形高大,在这帮和尚里面如鹤立鸡群,想不注意到他都难,一眼看见他的模样,那些人中便有两人怔了一怔,两人对视了一眼,低语两句,似乎想确认楚狂歌的身份,然后双双一磕马腹,向他迎来。

    二人驰到楚狂歌身畔,上下打量他一番,其中一人有些惊疑地道:“足下……可是姓楚?”

    楚狂歌的脸庞激动的有些泛“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红,目中已隐隐蕴起泪光,听他二人啊问,忍不住笑道:“黎大、魏三,几年不见,你们就不认得我楚狂歌了么?”

    PS诚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精彩小说尽在【】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