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雌儿当雌伏

第一百二十六章 雌儿当雌伏

    马桥受伤地道:“我啊!兰姑娘不认识我了么?当初我还送了你一个球,被我的兄弟们一顿好打!”

    也难怪兰姑娘没认出他来,马桥就只参加过一次蹴鞠,从此以后就连摇旗呐喊站场边的资格都没有了,兰益清对他哪有什么印象。所以方才他虽走在杨帆身边,众姑娘也自动把他当成了路人甲。

    他这一说,兰益清倒真想起了他,顿时便有些泄气,她还以为抓到了光头小和尚的什么把柄,既然这头秃驴也在,恐怕光头小和尚与那位姑娘就不一定是情侣关系了。

    江旭宁见这位俊俏的小姑娘拦住了他们去路,忍不住好奇地向杨帆问道:“小帆,这位姑娘是谁啊?”

    杨帆道:“这位兰姑娘,是那里边的人。”他挑起大指,往宫城方向指了指,又对江旭宁笑道:“兰姑娘球踢得极好呢,小弟与她蹴鞠,险些就落了下风。”

    事实上,兰益清球踢的虽好,却远不及杨帆,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儿不在,她与高莹就充当了前锋的角色,于是从她手里被杨帆断掉的球实在是数不胜数。

    听了杨帆的话,小丫头以为他在调侃自己,脸蛋儿不由一红,哼道:“你不用假惺惺啦!本姑娘固然是技不如人,可你们想赢,门儿都没有。明天蹴鞠大赛,我们一定赢!”

    杨帆笑道:“话不可说满,万一我们赢了呢?”

    兰益清登时来了兴致,摩拳擦掌地道:“怎么。你还想来点彩头?成啊,你说,赌点什么!”

    一听要赌,其他几位姑娘也都来了精神。

    宫里的生活,远比民间乏味百倍,每天都是毫无变化的景物,一成不变的事情。本来就只那么大的空间,每天能见到的又只有那么几个人,规矩法度比民间又大了百倍。“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所以枯躁乏味之余,宫里的人就发明了许多游戏。

    诸如钓鱼泛舟,蹴鞠秋千。双陆猜筹等等,这几位姑娘都有些赌瘾。几位姑娘凑上来,兴致勃勃地道:“快说,来点什么彩头,这蹴鞠,我们可是年年夺魁,就凭你们白马寺?哼,你功夫虽不错,但是孤木难支,不可能赢的。本姑娘跟你赌了!”

    马桥一听,登时挺身而出,站到杨帆前面,大声道:“赌什么都成么?”

    众姑娘道:“赌什么都成,你说!”

    马桥气宇轩昂地道:“那成!如果我们赢了。兰姑娘就赔给我做娘子吧!”

    兰姑娘的小脸腾地一下就红了,羞骂道:“放屁!谁要嫁你了?”

    其他姑娘却七嘴八舌地问道:“如果你们输了,又如何?”

    马桥把胸一拍,道:“如果我们输了,我把自己输给兰姑娘做夫君!”

    “滚!”

    姑娘们大发娇嗔,几只玉足一起飞起。把马桥踢到了一边。

    “好了,不要闹了!大街之上,成何体统!”

    谢沐雯微微锁着英气勃勃的双眉走上来,上下打量杨帆几眼,淡淡地笑道:“明天就是蹴鞠大赛了,你还有心游街观灯,莫非胜券在握么?”

    杨帆微笑道:“兰姑娘不敢应战,莫非谢姑娘想要接过这个赌注?”

    谢沐雯眉头一挑,问道:“什么赌注?”

    马桥拍打着身上的尘土,道:“自然是你们输了,你做我兄弟媳妇,我们若输了,我兄弟赔你做夫君。”

    谢沐雯没理他,只对杨帆道:“明日蹴鞠,若是‘白打’,你或有机会夺魁,可惜,不是!”

    杨帆道:“也许我们会输,但你记住,我不会输!”

    “此话怎讲?”

    杨帆道:“我们那些人短时间内的确不能追上你们,不过,如果我能技压群雄……哈,说错了!应该是技压群雌,就足以让我白马寺威风不可一世了!而我,有这个本事!”

    谢沐雯轻笑道:“你太自信了,太过自信就是狂妄了,首座大师!”

    杨帆剑眉轻扬,直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是不是狂妄,明天你就知道了!谢姑娘,不只是你!就算是那位被你们推崇备至的公主殿下和上官待诏,一旦上了球场,也会拜倒在我的脚下!”

    两下里争论的当口,路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早已站定一人,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

    这个人是一个男装的女人,在她周围,还站着四个男装的女人,四个穿男装的极强壮的女人。四个女人仿佛四根巨柱,粗壮的大腿、粗壮的腰肢、粗壮的胳膊,带些横肉的大脸,如果不仔细看,真要被人把她们当成男人看待了。

    可是站在她们中间的那个男装女子,却显得异常纤秀、苗条,尽管她本属于高挑而丰腴的身材。这个女人鼻腻鹅脂,凤眼朱唇,虽然一身男装,稍稍掩饰了她的艳丽,依旧透出十分的妩媚,正是太平公主李令月。

    真正赏灯游玩的乐趣,绝不是豪门大户站在自家院落里,在一群仆从下人的伴当下,观赏观赏自家的灯火就能尽兴的,要想得到真正的乐趣,还得走到街上来,走到坊间去,与民同乐。

    太平公主今晚换了男装,就是到市井间观灯的。

    太平公主本带了八个健妇,领着两个儿子一起出来观灯的,可两个孩子毕竟还小,一个才一岁,另一个也只有四岁,游玩一阵就困倦了,太平公主就令四个健妇带他们回府,自己领了其余四人继续赏灯。

    这一路走下来,她郁结许久的心情渐渐舒缓下来,杨帆和谢小蛮在街头打赌的时候,她正好经过这里,看到了这一幕。

    太平公主一停下来,手下四名健妇立即自动自觉地站在她身周,用她们宽厚的身躯把太平公主的四面八方围得严严实实,街上游人虽众,却也休想有人能撼动她们分毫。

    这八个健妇,都是相扑手,每年上元节时宫中相扑大赛,替太平公主夺魁的不只有男相扑手,还有女相扑手,杨帆如果看到这四根巨柱,就知道为什么女人也能夺魁了,她们虽是女人,实在是比男人还要男人。

    杨帆剑眉轻扬,掷地有声地说出“不只是你,就算被你们推崇备至的公主殿下和上官待诏,一旦上了球场,也要拜倒在我的脚下!”这句话时,太平公主眸中波光顿时一闪,嘴角轻轻勾起了一丝有趣的笑意。

    这时候,一个身穿短褐头戴毡帽的汉子一路打拱作揖地沿着长街走过来,笑得一团和气,满面春风:“各位让让,各位让让!承让承让,请让一下!”

    在他后面,有七八辆人力挽动的小车缓缓而来,车子虽然不大,车上的爆竿却堆如小山一般,若非用绳索捆扎着,早就撒了一地。

    头前开路的这人姓陆,叫陆默,乃是一个商贾。去年上元的时候,他因为行商滞留在长安蓝田县,没有来得及赶回洛阳,就在长安蓝田县过了整个正月。虽然客在异乡,过节总要庆祝一番的,所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以陆默也叫家人去买了彩灯、爆竿回来,准备了丰盛的酒席。

    结果在烧爆竿的时候,他意外地发现,买回来的爆竿远比寻常的爆竿声音更响,而且还会随着燃烧发出绚丽的光彩和浓重的烟雾,烧起来更有节日的气氛。

    陆默本是商人,对此极为关注,赶紧把还未烧完的爆竿抢出来,仔细查看了一番。原来,当地有个叫李田的人,别出心裁地想到了一个法子,他把硝石塞到爆竿里面,这样一烧时,那些爆竿更易燃烧,燃烧时会炸出巨大的晌声、炸出绚丽的焰火,弄得烟雾滚滚的,非常有喜庆气氛。

    李田发明了这种爆竿儿以后,他“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的爆竿就成了蓝田县最热销的爆竿,不过这人并没有太精明的商业头脑,虽然自家的爆竿销量好,他也从未想过把生意做到外地去。陆默弄明白了其中的诀窍后,却是如获至宝。

    这时节人们过年时都是把一些脆竹竿丢进火盆,热火一烧,竹子炸裂,发出噼呖啪啦的声音来庆祝节日,而李田的这个发明显然比传统的爆竿儿更能迎合节日气氛,陆默回到洛阳后,元旦的时候尝试着做了一批,果然大受欢迎。

    陆默大受鼓舞,雇了好多人手日夜加工,就等着上元节这三天来赚个盆满钵满呢。他做的爆竿塞了硝石,虽然价钱较高,但是以洛阳百姓的购买力完全消费得起,这长达四公里的定鼎大街上有数十万百姓,哪怕其中只有百分之一的人肯买他的爆竿,这一回也要发达了。

    陆默一路打躬作揖,眉开眼笑地开路,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他仿佛已经看到一座金山正在亲切地向他招手。

    杨帆的话一出口,兰益清就怒叱道:“狂妄!”气鼓鼓地就要上前与他理论,谢沐雯抬手制止了她的举动,对杨帆冷笑道:“好!那本姑娘就拭目以待了!咱们蹴鞠场上见,告辞!”

    杨帆跟人标上了,马桥当然要给自家兄弟站脚助威,一眼瞧见陆默领了七八辆满载爆竿儿的大车兴冲冲地赶来,马桥马上吆喝了一声,道:“掌柜的,站住!爷们要买炮仗,提前庆祝击鞠大胜!”

    P:今天一哥们向我秀稿费,把我刺激着了,我们的名次不相上下的情况下,人家的收入是我的三倍还有富余啊,只因为……俺是历史类,在移动阅读上是小众,我的阵地只有这儿,我只有你们,喜欢历史小说的朋友们,还请不吝订阅,多多支持,抚慰俺受伤的心灵,拜谢了!555

    凌晨,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