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初梅若红豆

第一百四十三章 初梅若红豆

    (注:鉴于在第十八章PS里早已说明,但是有些书友不看PS,于是总对武则天时期有开元通宝提出质疑,俺在此再说一遍:开元通宝铸于唐高祖李渊时期,与唐玄宗的开元年号没关系。)

    高公公带着这人是要去见太后的,也不敢多耽搁,就没跟小蛮客气,笑了笑便道:“好好好,小蛮姑娘,那咱家就先走一步了。”

    高公公举步往前走,旁边那矮冬瓜恋恋不舍地盯了谢小蛮两眼,这才快步追上去。走出去几步,忍不住回头又瞄了谢小蛮一眼,只觉她那袅袅的背影,依旧是说不出的好看,心里头就更痒痒了,忍不住喘着粗气问道:“高公公,这妮子好窈窕哩,她是谁哇?”

    高公公听着他那侉侉的声音,微微皱了皱眉,可这人不是他能得罪起的,那一丝不耐迅速隐去,高公公尽力用和蔼的语气道:“哦,那位是小蛮姑娘,天后身边的侍卫。”

    那人听了便是一喜色,又追问道:“是俺姑母身边的侍卫?”

    高公公道:“当然,咱家岂敢欺瞒武公子。”

    那人听了登时心花怒放,心想:“原来只是姑母身边的一个女侍卫,啥女侍卫,不就是侍候人的丫头么,那就成哩!”

    这个人叫武厚行,是武则天的一个侄子。

    武则天的祖父武华生有四子,武士让、武士彟、武士棱、武士逸。这武厚行就是武士逸第三子武安业的儿子。三房就这么一根独苗苗,而且是武安业老来得子,所以宝贝疙瘩似的,当小祖宗养活了。

    武厚行是武安业老来得子,体质先天虚弱,动不动就闹个病呀灾的,家里把他宝贝的不得了。从小不学无术,家里人但求他活得长,也不敢多做他想。

    武则天掌权之后,渐感亲信不敷使用,不得不大量起用武家的人,但是三房因为就这一根独苗,身体又不好,所以家里人一直没有舍得放他出来做官。

    如今,武“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安业已经去逝,家里头没人管得了这个小霸王。在他一再折腾之下,只好由着他的性子去。武厚行写了一封信给他的姑母武则天,表达了想要做官的意愿。武则天欣然应允,武厚行马上欢天喜地的打点行装,离开太原老家,奔着洛阳来了。

    武厚行在家里本来就狂傲无比,又知道他的姑姑就等同于大唐的皇帝。上与天齐,无人比肩,就更是目无余子了,在他看来,所有所有的人,包括李唐宗室的王爷、公主。统统都是他武家的奴仆,更何况一个小女侍卫。

    “俺要跟姑母把那个窈窕的俊妮儿给讨过来!”

    想着谢小蛮那娇俏可爱的模样儿,武厚行开始无限憧憬未来的美好生活了。

    ※※※※※※※※※※※※※※※※※※※※※※※※

    雪后的宫苑如琼楼玉宇。高大巍峨的宫殿全都覆盖在皑皑白雪之下,偶尔露出一角金碧辉煌,其余的部分尽皆隐藏在一片洁白之下,就连殿宇楼檐上的脊兽,此时也像粉雕玉塑一般。

    闻香殿的小院里。雪里腊梅如豆,含苞欲放。

    自古帝王家。皆好植梅花。

    梅花无疑是冬天的一道盛景。

    闻香殿前这几株梅花开得正好,没有绿叶映衬下的密匝匝的花骨朵儿倔强地钻出茸茸的白雪,花瓣儿嫩得如蜡质般几近透明,远远看去,仿佛一粒粒晶莹剔透的玉豆儿。

    疏影横斜,老干虬枝的梅花树下,高公公穿着一件肥大的棉夹袄,坐在垫了蒲台的石凳上,正和几个小太监和小宫女兴致勃勃地讲着自己故乡冬天的事情。

    高公公是粟末靺鞨人,他满是缅怀地道:“那时候,老公才九岁,下完了大雪,跟着兄长一块儿去河泡子,那北方,可比这儿还冷上十倍,河泡子都冻了厚厚的一层冰,我们就拿冰钎子撬,用石头砸,在冰上面砸一个大窟窿。

    嘿!那水下的肥鱼正嫌气儿不够喘的呢,这冰窟窿一砸出来,肥鱼都拥挤到水面上,很容易就抓上来,有时候啊,它自己就能跳上来。捡上这么几条肥鱼,回家炖了吃,或者烤着吃,香得很!”

    说着,高公公舔了舔嘴唇,似乎是有点馋了。

    杨帆扛着大戟,笑嘻嘻地站在一边听着。

    他是这闻香殿的侍卫,不过一到了冬天,太后不大到这儿来,所以每日都是无所事事,守门的宫卫偷闲,都到门房里去烤火取暖,杨帆却喜欢跟这些太监宫女们混在一起,无他,他想掌握上官婉儿行踪,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这些宫里头的侍候人了。

    “杨哥哥,你小时候也这么捉过鱼么?”

    一个小宫女瞟了杨帆一眼,笑盈盈地道。漂亮女子容易被人搭讪,俊俏的小郎君同样容易被人搭讪,尤其是在这个阴盛阳衰的地方,几个小宫女马上转向杨帆,作兴致勃勃状,把谈兴正浓的高公公扔到了一边。

    杨帆腼腆地笑笑,道:“没有,我小时候老实得很,哪敢刨冰捉鱼。”

    一个宫女掩口笑起来:“二郎不说实话,你老实,谁信呐?那天蹴鞠,我可看得清清楚楚,二郎在场上那个威武,尤其是最后一个球……”

    小宫女越说越兴奋,一张小脸蛋胀得通红,手舞足蹈地道:“这样,就这样,一个倒挂金钩,然后凌空一旋,就稳“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稳地站住了,然后向前一冲,抱住了上官待诏。”

    高公公呵呵地笑,翘起大拇指道:“说得是呢,当时那一脚端地神妙,看得人都喝一声彩。老公当时也在,瞧得清清楚楚。”

    一个小宫女笑嘻嘻地道:“二郎是头一个沾过上官待诏身子的男人呢,上官待诏身上香不香呀。”

    杨帆摸摸鼻子,腼腆地笑道:“看你说的,那时候……,都跑得一身汗,还有啥香气。再说,我鼻子也没有那么好使。就这么一扶,真有香气也嗅不到啊。”

    另一个小宫女便道:“哟,就这么一扶?那一下扶得可真是瓷实,要不是二郎你,上官待诏要摔得狠了。”

    旁边一个宫女便撇嘴道:“这可难说,谁知道人家上官待诏是不是故意跌倒,等着二郎去扶啊。”

    一个年长些的宫女马上道:“要死!敢嚼上官待诏的舌头!”

    那小宫女吐了吐舌头,压低了声音,用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嘟囔道:“她都成老姑娘了,就不信她不想男人……”

    一说起男人女人。大家都来了精神,本来就是抢前一步,将人扶起这么一件事。没有什么香艳,也没有什么暖昧,她们聊着也是特别提神,几个小姑娘叽叽喳喳越说越来劲儿了,连杨帆这个当事人都被挤到一边成了听众。

    杨帆和高公公根本没有插嘴的份儿。于是“”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一起闭嘴,做起了听众。

    就在这时,谢小蛮踏着鹿皮小蛮靴子蹬蹬蹬地走进来,往院中一站,杏眼一扫,看到拄着大戟站在那儿的杨帆。便道:“杨帆!”

    杨帆扭头看见是她,拖着大戟走过去,懒洋洋地问道:“谢都尉。有何指教啊?”

    谢小蛮下巴一翘,威风凛凛地道:“御前有几个侍卫过于懈怠了,天后很不满意,让我另选几个侍卫换到御前去。从今天起,你就到武成殿去当值!”

    武成殿是天子听政和召见群臣的殿堂。光宅元年武则天称制后,武成殿就成了她垂帘听政的所在。到武成殿当值。就是在天后眼皮子底下做事,自然不如在其它宫殿闲散自由,那里职务更重、规矩更严,薪水却与其他侍卫一样多,侍卫们都视如畏途,不愿意被选到御前。

    然而,却有一个人是例外,那就是杨帆。杨帆正愁虽与上官婉儿咫尺相隔,却摸不着她的行踪,也见不到她的影子,这小蛮姑娘竟给他提供了这么一个难得的机会,杨帆如何不喜。杨帆怔了一怔,喜形于色地道:“在下现在就去么?”

    谢小蛮微微扬着下巴,只希望从他脸上看到沮丧、懊恼,哪知道杨帆竟没有一点不悦,甚至还很开心,小蛮不觉一愣:“怎么会这样?”

    又见杨帆一副恨不得马上走马上任的样子,谢小蛮更加失望,怏怏地摆了摆手,道:“不必,今天都快傍晚了,还去当什么值,你去找朱彬交卸差使,明日一早,到武成殿听用吧!”说完,就很郁闷地走开了。

    杨帆朝着她的背影含笑一揖,高声道:“谢都尉,慢走~~~”

    谢小蛮刚一走,众宫娥就呼啦一下围上来,有人依依不舍地道:“哎呀,二郎要调到武成殿去当值,人家想再见到你可不容易了。”

    有的人就为他打抱不平,道:“怎么能把二郎调到武成殿去呢,到那儿当值哪还能像现在这般自在,二郎可是咱大唐的英雄呢,这宫里头谁不知道你,你跟朱都尉说说,不去武成殿,朱都尉一定会给你这个面子的。”

    杨帆笑吟吟地道:“苦些累些怕什么,我在这儿当真,没有机会上阵杀敌,便去御前多担当些事情,升迁的机会也就大些,我还盼着,能在三年之内就升个队正呢。”

    马上又有小宫娥幽幽地道:“二哥志向远大,这才是好男儿,将来二哥一定会大有成就的,唉!也不知是谁家的女子有这个福气,将来做了我家二嫂。”

    旁边就有别的宫女笑她:“哟!瞧你长吁短叹的,还我家二嫂,人家二郎什么时候成了你家的了,不是你想做你自己的二嫂吧?”

    小宫娥又羞又恼,娇嗔道:“胡说什么,看我不撕你的嘴!”

    P:今天21号,你还留月票、推荐票干什么?统统掏出来投给俺,俺抱你上大船!^_^(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