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百四十四章 雪剑冰心

第一百四十四章 雪剑冰心

    两个宫娥一前一后嘻笑着跑开了,杨帆倒听得有些不好意思,捱了片刻,候到当值时间到了,杨帆与人交了班,便去宿卫处交卸差事。

    朱都尉见到杨帆,神色很是不善。

    当值禁军与太监宫女,这是服务于宫中的两大群体,而这两大群体之间,虽然不至于对立,却也不至于说一团和气。这种莫名的对立情绪从什么时候产生的,那是无从考证了,反正一直以来就是如此,大概是因为这两大团体之间,天然就有一种互相监督的关系存在吧。

    然而杨帆却是一个异类,他甚受太监宫娥们的喜欢,而且他也愿意跟太监宫娥们打成一片,仅此一点,就让朱彬心中不悦。与此同时,杨帆在禁军中也是个极受欢迎的角色,每个人见了他都客客气气的,连他朱都尉的风头都抢了。

    如今,他知道这杨帆得罪了太后身边的梅花内卫谢都尉,正好籍此机会加以教训。杨帆赶到,交卸差使之后,朱彬就坐在案后,板着脸道:“太后身边缺人使唤,明天开始,便调你去武成殿当值。”

    杨帆恭立案前,微笑道:“是,卑职知道了。”

    朱彬盘膝坐在暖炕上,敲了敲几案,沉声道:“严肃些,到了御前,再这样嘻皮笑脸的怎么成!”

    杨帆收敛了笑容,朱彬便冷哼道:“到了武成殿,是在太后眼皮子底下做事。凡事都须谨慎小心。一旦惹出事端来,本官也护你不得!”

    “是,多谢都尉提点,卑职省得。”

    朱彬从鼻子里“嗯”了一声,又道:“不要得意忘形,年轻人!咱们大唐的将官,还没有一个是因为善于击鞠、球打得好而当官的。上元击鞠,你虽替咱大唐争了名声,抢了风头,可是如今既然进宫做了侍卫。这些荣耀就得忘掉,不要太轻浮,不要跟一些宫娥拉拉扯扯的,要是闹出什么丑事来。那是要掉脑袋的!”

    杨帆一脸笑容地道:“是,都尉说的是,卑职都记住了!”

    朱彬看见他笑,心里就不痛快,拉着长音又教训道:“你……”

    他正想继续杀一杀杨帆的锐气,门帘儿一掀,便从外面闪进一个人来。

    房间里生着炉子,朱都尉的两个亲兵坐在炉子边烤着火,笑嘻嘻地听着都尉训斥杨帆,那人一掀门帘。带进一阵冷风,两个侍卫不高兴地抬头瞟了一眼,因为房里光线比外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面暗一些,一时没有辨出来人身份。

    但是那人摞下帘子,往里走了两步,人还没有看清,先就叫人看清了他是一袭武袍,肩头绣饰着一对白色瑞马,两个侍卫立即跳了起来。

    唐朝武将穿袍,士兵穿袄。此人穿着武袍,那就是将官。将官武袍上面都饰有狮虎等猛兽图案。其中,三品以上武官,左右武威卫饰对虎,左右豹韬卫饰豹。左右鹰扬卫饰鹰,左右玉钤卫饰对鹘。左右金吾卫饰对豸,千牛卫饰瑞牛,左右卫饰瑞马……

    这人肩头一对瑞马,那定是一位左右卫的大将军了。虽然他们是金吾卫的官兵,不归左右卫管,可是这么高阶的将领,却也不敢有丝毫怠慢。

    那人走到炉火前站定,只见他年纪甚轻,穿一袭绯色武服,肩饰瑞马,腰围锦织抱肚,头系犀角玉带,瞧着煞是威风,两个侍卫看他生具胡人之相,似乎有些面熟,却又叫不上对方的名字来,只好施个军礼,讪讪地道了一声:“大将军!”

    朱彬盘膝坐在火炕上,正摆着谱儿训人,猛一抬头看见来人,连忙闪身跳到炕下,抱拳施礼道:“卑职见过罗大将军,大将军……您怎么到这儿来了。”

    来人正是斛瑟罗,斛瑟罗笑嘻嘻地道:“哦,我来找一个人……”说着,他的目光就定在杨帆身上,哈哈笑道:“杨老弟,某到处寻你不着,正想来这里问问你的去处呢,来来来,坐下,罗某有话与你说。”

    斛瑟罗说着便走上来,亲热地拉住杨帆的手,与他并肩坐在火炕上,朱彬一见这位当朝三品大将军跟他们金吾卫的一个小兵称兄道弟,不禁目瞪口呆。

    斛瑟罗道:“杨老弟,罗某是年前赴京朝觐天后与天子的,难得有这个机会,与杨兄弟你一同击鞠,甚是快意啊。本想我还想着能有机会再与你切磋,可惜不日就要回返西域,镇守碎叶城,这机会可就不多了。”

    斛瑟罗道:“杨老弟,罗某不日就要离京,想请当日击鞠的众好友聚一聚,你自然是必请之人。”

    杨帆面有难色地道:“这个,大将军……”

    斛瑟罗道““嗳,你若不嫌弃,唤我一声老哥就行了,咱们是在击鞠场上打出来的交情,不必理会官场上的那些繁文缛节。要说击鞠,能令罗某佩服的人着实不多,你是一个!”

    杨帆道:“这……好吧,罗兄相邀,小弟本不敢不应。不过小弟明天要到武成殿去当值,还不到轮休的时候,这……”

    “哦?”

    斛瑟罗瞟了朱彬一眼,淡淡地道:“金吾卫的丘大将军也是要去的,他对你也欣赏的很,你若不能赴宴,他一定会失望得很!”

    朱彬一听斛瑟罗提到丘神绩,心里咯噔一下,急忙踏前一步,谄笑道:“大将军,您的宴席,卑职哪敢搅活呀,这样吧,杨帆明日只管赴宴,宫里面由卑职另外安排人去当值,等他回来再说。”

    斛瑟罗抻个懒腰,说道:“本将军请客,自然是不醉无归。等杨老弟回来还说什么呢,要当值,那也是后天的事了。“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朱彬陪笑道:“是是是,卑职说的就是……就是后天再安排当值,呵呵,呵呵……”

    斛瑟罗没理他,只对杨帆笑道:“这回老弟你没有推脱的理由了吧,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明日未时,清化坊‘醉仙楼’,罗某恭候大驾……夜深了,小蛮洗了个热水澡,裹着厚厚的丝绒睡袍一个鱼跃,跃到软绵绵的榻上。两只干净白皙的小脚丫竖起来,俏皮地晃动着,那丰盈的翘臀便在浴袍下时时绷出一道丰隆浑圆的弧线。

    作为一名高级侍卫,她的住处环境是相当不错的,虽然地方不大,布置得却很素雅,一看就是女孩子的闺房。地砖下砌着地龙,把整个屋子都烘得暖意融融,所以一点都不冷,倒不虞冻着她那娇嫩的肌肤。

    她赤着一双纤秀的小脚丫趴在榻上,睡袍的下摆随着她的一跳,向上卷起了些,不但把纤秀结实的小腿露了出来,就连浑圆的大腿也露出了一截。沐浴时的水温很高,把她浑身的肌肤都烫出一种嫣红色。

    小蛮的上身很窄,腰也极细,可是由于常年练武的原因,从一点赘肉都没有的纤细蜂腰向下,却迅速隆起为一盈浑圆,她的屁股和大腿都很结实,有点像成熟女子似的丰满,然而却不是成熟女子的那种柔腴,她的肌肉是相当结实而极富弹性的。

    小蛮探身拉开榻边梳妆台的柜门,从里边捧出一口小匣子放到枕边,又把灯挪近了些,小心翼翼地拉开匣子,从里边拿出几样宝贝摆弄起来。

    浅绿色丝绒的匣子里,静静地停着一只蝴蝶。蝴蝶的色泽已经很陈旧了,羽翅也有些破损。小时候,尽管小蛮非常的小心,但她那时还不懂得该如何防潮防晒防虫蛀,所以这只蝴蝶难免有些损坏,等她后来进宫廷,才向御医问来正确的保存方法。

    这个少女已经在洛阳拥有了一所宅院,几处店铺,拥有万贯家财,不过她最宝贵的,依旧是这口匣子,依旧是这只蝴蝶标本,匣子里还放着几样蝴蝶钗,有的是价值连城的翠玉红宝石蝴蝶钗,有的则只是普通的黄杨木雕的,这是她近几年来的收藏。

    宝贝似的把玩着这些蝴蝶钗的小蛮,看着便有些娇憨之气,她在人前很少露出这么本性的一面。杨帆的事情已经被她忘到脑后了,她只是看不惯那家伙仗着一手蹴鞠招蜂引蝶,诱拐那些小宫女,把那家伙弄到规矩大的地方看起来就是了,哪会把他放在心上。

    小蛮像个小孩子似的玩着自己的蝴蝶玩具,有时还会托着下巴,两只眼睛亮晶晶的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一个人玩了很久,她才掩口打了个呵欠,把蝴蝶钗一件件放回去,匣子收好,然后从榻下翻出一柄无鞘的短刃,塞到自己枕下,吹熄了灯。

    枕下藏刀,这是她从小养成的习惯。

    童年时候在懵懂之中遭受侵犯的事给她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尽管当时她只是被惊醒,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是她的阿丑哥哥却因此被小狼打得吐血,两人逃走后将养了好几天才好。

    那几天只要看到阿兄吐血,谢小蛮就恐惧到了极点,生怕阿兄也会扔下她离开尘世。那些日子,她总要紧紧地抱着阿兄才能睡着,才会觉得安全。自从离开广州府,夜间只剩下她一个人,她枕下就必须得藏点护身之物才能睡觉了。

    小时候没有刀,她就藏一块尖利的瓦片或者削尖了的木棍。如今小蛮已经长大,有一身高明的武功,而且身在皇宫大内,她其实不需要担心安全问题,但是缺乏安全感完全是心理上的事,哪怕是十万大军护在外面,心理上的不安全还是会挥之不去。

    所以,她一定要枕下有刀,才睡的安稳。

    小蛮把手轻轻探入枕下,摸了摸那冰凉的刀刃,安心地睡着了。

    P:诸友,向您诚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