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心湖起涟漪

第一百五十二章 心湖起涟漪

    寻常人被气一下没甚么大不了的,可这关夫子年老体衰,体质本来就极差,被这一气,直接就昏厥过去了,上官婉儿急忙让小内侍去请御医。那小内侍恼恨这老家伙装腔作势,目中无人,路上还特意磨蹭了一下。

    御医用针把关夫子救醒,望闻问切一番后,捻着胡须,摇头晃脑地道:“学士此番晕倒,实是一桩幸事。”

    众学士诧异,连忙询问其中道理。

    御医道:“学士年事已高,又久坐少动,是以肾气虚亢,血脉不行,如此下去,用不了多久,必成心腹大患,介时稍有喜怒,便有性命之忧。而学士对这些情况罔然不知,岂不危险?今日虽因骤然气厥,但是经这一番诊治,倒是让老夫瞧出了学士身上潜疾日渐深重,若能因此早早予以调养,那便因祸得福了。”

    上官婉儿问道:“如此,关学士该当如何?”

    御医道:“学士此后当修身养性,不可有大喜大悲大怒之情绪。眼下么,亦不可再操劳于公事,老夫给学士开几服药,回家服药调养,过段时日重新诊治,看看恢复情形如何。”说着,便滔滔不绝说出一道医理来。

    这位御医说的其实就是脑溢血,只不过是用中医理论说出来的,旁边那位张亮学士听说关学士病情如此严重,不禁心中暗喜:这老家伙仗着资历高,在这史馆中几乎什么事都不做,整日里就是吟诗作赋。大家还得拍他马屁。偏偏他的职位最高,俸禄也最多,这回总算让他滚蛋了。

    张学士暗暗欢喜,脸上却是非常惊骇:“学士病情竟然这般严重么?哎呀哎。林学士,麻烦你去找辆车子,在明德门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外等着,我跟其他几位同僚先照应着关学士,一会儿便搀学士出去。”

    那林熙明年纪最轻,这跑腿的事儿自然由他去,当下也无二话,急急出宫去张罗车子。上官婉儿这边照应着,直到几个学士七手八脚扶了那关夫子出宫,这才转回武成殿。

    上官婉儿回到武成殿前,瞧见杨帆挺胸腼肚地站在那里。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板着俏脸道:“随我进来!”

    “喏!”

    杨帆跟在上官婉儿后面便往里走,上官婉儿走了几步,总觉得背后似乎有双眼睛在盯着她,后背发痒。腰眼发硬,浑身的不自在,忽然站住脚步,回过身来。白了杨帆一眼,嗔道:“你走前面!”

    上官婉儿一向是端庄优雅的模样。少有这般含嗔表情,这一飞白。有种说不出的俏媚,看得杨帆心头一跳。杨帆莫名其妙,不知道上官婉儿为什么要让他走在前面,只好依言走在头里,上官婉儿跟在他后面,果然感觉舒服多了。

    二个人进了偏殿,杨帆左右瞧瞧,纳罕地回过头,上官婉儿也不理他,只管走过去,在一张罗汉床上袅袅婷婷地坐下,瞪着他道:“关夫子是史馆修撰、弘文馆学士,你一个小小侍卫,多大的胆子敢顶撞他!”

    杨帆道:“就算他是当朝宰相,也得卑职犯了过失在他手上,才能惩治吧。难道他官儿比我大,就可以为所欲为?就算他是卑职的本司上官,天下也没有这样的道理吧?卑职为何就分辩不得?”

    上官婉儿嗔道:“你还说!你一个小小侍卫,有理没理,得罪了他总不是好事。关夫子年事已高,气血两衰,受你这一气,方才被人抬回家去调养了,若他万一有个好歹,与你不是一个大麻烦么?”

    杨帆失笑道:“这可奇了,待诏口口声声说是卑职顶撞了他,可是待诏当时也在场,你该看得清清楚楚,明明是他辱我在先,卑职与他理论几句,怎么就成了顶撞了?卑职可有什么污言秽语强加于那位老夫子?

    那位老夫子仗着自己多了几岁年纪,就可以恣意贬低他人,旁人分辩就叫顶撞么?若是如此,从此分辨世间的道理是非就容易多了,你有多大岁数,我只管请来一位比你岁数还大的,说出什么混账话来,你也不得分辩,这不就成了?”

    上官婉儿听得想笑,忙又板住脸,轻轻一叹道:“不管怎样,你都嫌莽撞了,若是关夫子真的气出毛病,以你身份,谁会替你说话?”

    杨帆听她语气有些关切,便顺口道:“那也顾不得了!他在上官待诏面前把在下说的如此不堪,在下又如何能忍?”

    这也是杨帆乖巧之处,明明他是因为那个赏识他的林学士和小内侍受辱才出头,这时转手向上官婉儿卖了个好:“你看,我多在乎我在您这位顶头上司心中的形象啊?”

    不过,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先前他一连串的举动,已然让上官婉儿会错了意,这句话再一出口,上官婉儿的芳心“怦”地便是一跳,没来由地一阵心慌:“他……他是因为不想被我看轻了,这才不计后果,愤而反驳的?”

    上官婉儿长这么大,还没有哪个男人对她做出这种几近于爱慕表白的话来,一时心慌意乱,连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摆了。

    她生怕杨帆看到她面上表情,赶紧低了头,轻轻咳嗽一声道:“我……只是提点你为人做事的道理罢了。这一回的事情……你也不用过于担心,如果关逸真气出了毛病,这击鞠是太宗皇帝亲自下旨推行的,被他贬得一文不值,你驳辩于他,乃是维护太宗皇帝,有这番忠心……谅也无事。”

    上官婉儿说完这句话,只觉气儿又不够用了,赶紧拿起一份奏折,做专注审视状,对杨帆摆摆手道:“好啦,你去做事吧!”

    杨帆揖了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一礼,转身走出门去。

    杨帆的身影刚从门口消失。一直用眼角捎着他的上官婉儿便把一只手按到了心口,呼地喘出一口大气。上官婉儿定了定神,暗啐一口:“好没出息,什么大事你不曾见过。一个小小侍卫对你透露爱慕之意,至于把你慌成这样!”

    说是这样说,可是,初次被人吐露爱意的那种新奇感觉,就像一石入水产生的涟漪,怎能轻易平息。

    上官婉儿坐在那儿,神思恍惚的,忽然想起自己当年是因为父亲有罪。充作官奴入宫的,如今虽得太后赏识,成为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天后近臣,可是她虽几乎拥有了这世间的一切。唯独不能拥有嫁人生子、组建家庭的自由,不由黯然神伤,一颗心也冷下来。

    怔忡半晌,上官婉儿轻轻叹息一声,黯然自思:“就算你拥有自由。难道还真能嫁一个禁军中的小侍卫么?胡思乱想什么,安心做事罢了!”

    上官婉儿强行收敛了心神,把目光投注到奏章上。这一看,不由“啊”了一声。登时又是满面羞红,原来她手里拿着的这份奏章。一直就是倒着的。

    ※※※※※※※※※※※※※※※※※※※※※※※※※

    上官婉儿独自一人在殿中,时喜时恼。时羞时臊,好半晌这颗心才平静下来,处理了几份奏章,看看时辰,天后也该下朝了,便放下奏章,向门口走去,人还没到门口,就听门口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听那声音正是太平公主,上官婉儿便加快了脚步。

    太平公主与上官婉儿在感情上完全是两种风格。上官婉儿的性格是内敛、含蓄,一点小小的举动,就能在她心中激起涟漪,久久不散,她越是放在心里,竭力不表现出来,心中的痕迹越深。

    而太平公主则爽朗大方,颇具男儿气概,是爱是恨、是喜是恼,她都明明白白地表达出来,绝无忸怩之态。

    当日上元灯会,她与杨帆在数十丈高的灯树上赏定鼎长街风景,一时情动,吻了杨帆。换作别的女子,再看见他时,不免难为情。可太平公主却像是浑然忘了此事,当日之事,不过是因那旖旎情境,一时触动心怀,了则了矣,恰似春梦无痕。

    今天,太平公主入宫来了。

    她估摸这个时间母后快下朝了,便赶到了武成殿。到了第一进院落时,向守门的兵丁询问了一下,知道母后还没过来,脚下也就不急了,慢悠悠地踱到第三进院落,还没进殿门,就看到杨帆站在那里。

    太平公主立即走了过去。

    “见过公主殿下!”

    左右两侧的卫士一齐躬身向太平公主施礼,太平公主背着手、歪着头,笑眯眯地打量杨帆,把杨帆莫名其妙,这才笑问道:“你怎么调到武成殿当值了?我记得你原来的差使挺轻松的嘛!”

    杨帆诧异地道:“殿下怎么知道我原来在哪儿当值?在下不曾对殿下说过吧?”

    “哦!我……偶然听人说起过!”

    太平公主知道说漏了嘴,忙摆摆手,岔开话题道:“在武成殿当值,可辛苦么?”

    杨帆道:“还好!其实除了这里规矩大些,一切都还不错!”

    太平公主点头道:“嗯,你是如何轮值的?说与我听听,改天趁你不当值的时候,本宫来跟与你较量较量,上一次明明是我们胜了,却让你抢尽风头,本宫一直不甚服气。”

    杨帆笑道:“公主既有所命,杨帆自当遵从。说起来,公主与上官待诏的蹴鞠之术,杨帆也佩服的很呢。”

    “哦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太平公主一听来了兴致,微笑道:“这大内,以前素来以本宫和婉儿的蹴鞠之术号称最高,不过,我们两个谁高谁低,却一直没有定论,依你这位大高手看来,本宫和婉儿,谁的蹴鞠之术更高明些?”

    一年一度的起点年度作家和起点年度作品竞选活动又开始了,根据大家以前的消费情况,应该有数量不等的免费票。在我作品书页的书名下面,有两行红字,分别是评选TA为年度作品评选TA为年度作家。票一旦分散就不易竞争了,请各位书友支持一下,把您的免费票直接投到第二项“年度作家”上面,千万千万,咱只投免费的票就好,能进前十,奖个新键盘,码字更舒坦,足矣!

    广告:书名《赤血凌云》,书号2517828,简介:丹田破损,无法修炼,绝望的时候却是碰巧得到一金色圆球。从此,他走上了一条不同的修炼之路。修炼?你有丹田,我却有绝世赤骨!赤血横行天下!丹药?我脑海中拥有无数丹方,极品丹药皆可炼制!血色无尽,单枪匹马,铸就赤血传说!(未完待续……)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