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百五十八章“采花”大盗

第一百五十八章“采花”大盗

    春山淡冶,如少女含笑。

    伊河静静地从石窟前面流过,流得从容而美丽,就像石窟中那尊卢舍那大佛一般,安详而迷人。

    山上的颜色是一种脆生生的绿,就象溪中的浅流,清清浅浅,可是你用尽目力,也看不透它。

    杨帆徘徊在山林间,像是走在南海的沙滩上一样悠闲自在,他喜欢这里的气氛,轻松、优雅、自然。

    厚厚的、松软的落叶间,已经钻出了许多不知名的野花,还有许多的野草,杨帆忽然看到了几样他熟悉的东西,那是嫩生生的野菜,仔细看去,那枯枝败叶里,钻出许多嫩生生的蘑菇和野菜。

    猫耳朵、马齿苋、五方草,荠荠菜、扫帚苗、刺角芽……

    杨帆兴致勃勃地蹲下去采摘起来,一开始他还觉得那些野菜并不够多,真的采摘起来,不一会儿就兜满了衣襟。

    杨帆很开心,把这些野菜拿回去,用开水潲一下蘸酱吃,会是一道很可口的美味。这样想着,他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的姐姐,想起了那个青青翠竹般的娉婷少女……

    忽然,耳畔传来一阵沙沙的声音,杨帆赶紧擦擦眼角的泪水,定睛看去,却是一只小松鼠,松鼠捧着一只松果,拖着肥大的尾巴,站在不远处的树根底下,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小眼睛正在看他。

    杨帆被那小松鼠一逗,心中的伤感随风散去,他向那只小松鼠撮唇叫了两声,小松鼠吓了一跳,丢开松果,一溜烟儿地爬上树去了,杨帆见了它那可爱的样子,不禁为之失笑。

    这时,他又听到一声沙沙的声音,这次绝对是脚步声。杨帆警觉地扭头望去,林下,隐隐现出一角白色的裙袂……

    山坳里,小蛮蹲在草丛中,起劲地挖着野菜。

    虽然她小时候是个乞丐,不过她认得的野菜品种并不多,因为那时她还太小,偶尔讨来的食物不够吃。阿娘需要去挖野菜时。她也把时间浪费在了捕蝴蝶、捉小虫上。

    直到阿娘去世,她和阿兄相依为命,才由阿兄教她认识了几样野菜。阿兄说的每一句话她几乎都记得。她记得阿兄说过。用鸡子儿炸点酱,蘸着潲过的野菜吃非常美味,她还记得阿兄这么说时。那张总是鼻青脸肿的枯瘦小脸上,就会流露出非常幸福的表情,有些馋涎欲滴的味道。

    可惜那时候她们兄妹俩是没有机会享用这么奢侈的大餐的,直到她离开阿兄,跟着裴大娘到了洛阳,这才有机会吃到阿兄说的那道美味。这么多年来,她已经爱上了这种味道,不过平时她想吃这道菜,只能去饭馆里吃。或者去街市上买些野菜自己下厨。

    而今,陪着武后入驻龙门之后,她才发现,原来这山上竟然有这么多的野菜,其中很多种野菜她还认得,她一边开心地挖着,一边回想着小时候和阿兄在树林中挖野菜、掏鸟窝的情形。心里便有一种暖烘烘的感觉。

    “是上官待诏!”

    杨帆蹲在草丛中,看到那翩然而至的身影,赫然正是上官婉儿。

    而且,她居然是一个人,身边并无一人陪伴。杨帆不禁怦然心动:“机会!千载难逢的机会!要不要动手?”

    ※※※※※※※※※※※※※※※※※※※※※※※※※

    没有人知道上官婉儿对草木山林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上官婉儿自幼被充入宫中为奴,当年。她还是个小女娃儿的时候,母亲每日浣洗着如山一般高的衣服,宫里每个人都有他们需要做的差使,在大家都忙碌的时候,幼小的她就偷偷丢下阿娘要她背诵的诗文,独自跑去与小草、昆虫为伴。

    她对草木有着很深的感情,看到草木就有一种完全放松的感觉,徜徉于山林之中,她不需要像在武后面前一样谨小慎微,随时去观察武后的脸色,分析她说的每一句话,也不需要像在弘文馆的那些学士们面前一样,咬文嚼字,端庄斯文。

    在这里,她是完全自由的,她想跑就跑,想跳就跳,想唱就唱,这里的空气比宫城里自由,嗅着便叫人有一种陶醉的感觉。

    武后年纪大了,一路上车马劳顿,每年登上龙门之后总要歇歇乏儿才能缓过精神,这段时间是上官待诏最轻松的时光,她总要在这时候找一个时间,独自一人漫步在这青山绿水之中,仿佛沉浸在温柔的泉水里面,卸下脸上的面具,完全地做回自己。

    今年,她已二十有五,以前从未萌动春思的婉儿为情所苦,心情更觉压抑,所以也就更加迷恋这种独自徘徊于丛林之中的感觉。

    她深深地吸“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了一口清新的草木香气,站定身子,透过葱绿的树叶,看着山下玉带般舒缓明亮的伊河河水,情思化作诗意,一首新诗脱口而出:“霁晓气清和,披襟赏薜萝。玳瑁凝春色,琉璃漾水波。跂石聊长啸,攀松乍短歌。除非物外者,谁就此经过。”

    &n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bsp;上官婉儿一句“谁就此经过”刚刚出口,耳畔突然传来“沙”地一声响,上官婉儿一扭头,就见一道身影仿佛一头猎豹般从林间疾窜出来,十指箕张,向她猛扑而至。

    这人穿着一身禁军的服装,脸上严严实实地蒙了一方布帕,只露出一双眼睛!

    上官婉儿大骇,她还没来得及喊,就被那人一把扑倒,将她牢牢地压在地上。好在地上是经年累月飘积的树叶,软绵绵的不会硌伤了她。上官婉儿正要呼叫,一只大手便捂住了她的嘴巴,把她那张精致的脸蛋捂住了大半,只露出一双惊恐的眼睛。

    “你不想死就不要喊!”

    一个有些沙哑的中年男人声音凶狠地喝道。

    上官婉儿迅速向他眨了眨眼睛,做出完全了解、完全服从的姿态,蒙面人满意地微微抬起手,有些窒息的上官婉儿呼地喘了口大气。

    沙哑的男人声音又道:“你不要怕,我不会杀你的!”

    上官婉儿定了定神,恼怒地道:“你好大胆子,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沙哑的男人声音道:“当然知道,你是上官待诏嘛!我找的就是你!上官姑娘,在下有一件心事,魂牵梦萦。挥之不去,非上官待诏而无解,只要你乖乖听话,在下一俟达到目的,马上放你离开,绝不食言!”

    上官婉儿定定地看着他,脸上慢慢露出一种古怪的神气,脸颊上也迅速爬上一抹潮红。她又羞又气地道:“你……你……。杨帆,你竟然……,你这个混蛋!你到底想做什么?”

    “啊?”

    杨帆吓了一跳。失声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这句话一出口他就知道糟了,他说这句话时,竟然忘了掩饰声音。上官婉儿又羞又恼地道:“我怎么不知道是你!你那贼兮兮的眼神儿。我怎不认得?你……你……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杨帆一把拉下脸上面巾,他傻眼了,上官婉儿竟然认出了他,这可怎么办?

    上官婉儿瞧见他的模样,一颗心更是跳得乱七八糟:“这个臭小子,居然趁我一人漫步山间时,蒙了脸来……”

    联想一下他方才说的话,什么“我不会杀你的”、什么“在下有一件心事,魂牵梦萦。挥之不去。”什么“非上官待诏而无解,只要你乖乖听话,在下一俟达到目的,马上放你离开……”

    他想要干什么,还需要问么?

    上官婉儿虽然在感情上单纯的像一张白纸,却不是对男女之事的常识性知识一窍不通,她自觉猜着了杨帆的目的。一个身子登时躁热起来,心里头也说不出是羞、是恼、是怨、是恨。

    一些她本来想不通的问题,这一下也都豁然开朗了。难怪他追求了几天,见自己态度愈冷,便没了动静。原来他竟打起了这般龌龊的心思!

    杨帆可不知道上官婉儿想歪了,一见她已看破自己身份。整个人都傻在那里。怎么办?原打算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迫问出苗神客的下落,这龙门左近的禁军侍卫没有五万三万,她上哪儿查去,可现在……

    杨帆心中纠结不已,上官婉儿被他结结实实地压在身上,感受着他那结实有力的男儿身躯,那隐隐约约的男人味道,一颗心晕晕陶陶的,越来越羞,越来越恼,一种从来不曾有过的异样滋味像一只热乎乎的小老鼠在她体内窜来窜去,让她又难受又害怕。

    上官婉儿胀红着脸蛋,低声喝道:“你这混蛋!还不放开我!你……你抓哪里呢?”

    &nbs“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p;“啊?”

    杨帆这才醒过神来。

    方才他一扑,把上官婉儿制住,一手捂住她嘴,一手就卡在她肩胛处,因为被她识破身份,抬手扯下面巾,再放回去时,顺手就搭在了她胸口,因为他正茫然于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竟然全未注意。

    这时被上官婉儿一喝,杨帆才清醒过来,只觉掌缘触处圆润柔软,质感丰厚,但是并不松驰,柔软中极具弹性,脸上不由一热,赶紧抬起手来。

    上官婉儿见他脸颊微红,自己更是脸上发烫,想要挣扎起来,可他身子牢牢压在自己身上,腹部相贴、髋部相吻,稍稍一动,一股异样的感觉登时让她全身都酥软了,就像睡梦中压着了手臂,麻酥酥的全然使不上气力。

    上官婉儿又羞又气地道:“你……还不起来?”

    “起来?”

    杨帆此时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就在这时,一个清脆冷厉的女孩儿声音喝道:“贼子!好胆!”

    p:诚求月票、推荐票!

    另:关于“金键盘”投票,那个选票大概是根据你的消费情况由系统赠送的,所以有的书友已经把免费票投光了,过两天看,居然又有了。大家不妨时不时的看一看,点击“年度作家”试试,如果又有免费票了,请投下。切记,不管是年度作品还是年度作家,咱都得过第一了,俺知足,莫花钱,只要免费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