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棒打鸳鸯谢小蛮

第一百六十一章 棒打鸳鸯谢小蛮

    上官婉儿被杨帆看着,胸膛起伏越来越激烈,呼吸越来越急促,好象比旁边的武则天喘得还厉害。

    武则天站住身子,只觉登了十几级台阶就已有些腿酸气短,不禁心平黯然:“唉!终究是年纪大了,这才走了几步路说……”。

    忽然瞥见上官婉儿嫣红的脸蛋X急促的呼吸,武则天登时心情大好,胸膛又高高地挺了起来:“婉儿这般年轻,却比联还不济事,看来不是联的年纪大了,而是因为这里的石阶太过陡峭啊!”

    上官婉儿强自克制半晌,终于忍不住悄悄扭过头去,飞快地瞟了杨帆一眼,只是一眼,蜻蜓点水般一碰他的目光,立刻就像受惊的小鹿般移开,然后……”就像有一块磁石吸引着她似的,一点点地再挪回来……

    如此数度交锋,上官婉儿终于不再躲了,羞红的俏脸上,那双眸子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好看意味,似嗔还喜地瞪了杨帆一下,然后便微微垂下去。波光激艳中,丝丝春意,一如枝头袅袅的柳条随风荡漾。

    谢小蛮一身稠衫,革带束腰,身上看不出有佩戴着武器的样子。今天不是她和高莹随侍于天后身边,所以只充作外围侍卫。站在她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杨帆和上官婉儿“眉来眼去”的样子,谢小蛮心中的一丝疑虑终于烟消云散。

    原来人家真的是郎有情X妾有意,这样的话,自己的确没必要打抱不平了。

    可是一俟确信杨帆和上官婉儿是真正的两情相悦,心中对杨帆的偏见一消失,便又替自己的救命恩人忧心忡忡起来:“上官待诌是何等身份,你跟她怎么可能结成正果?”

    武则天歇息了一下,就往石楼中继续走去,上官婉儿深深地瞥了杨帆一眼,收摄了心神,扶着武则天登上台阶。虽然只是小小的眉目传情一番,婉儿心中却似喝了蜜一般甜,那种难言的欢喜味道,是她以前从来不曾体验过的。

    人常说恋爱中的女人最美丽,此刻的婉儿就是这样,几乎是刹那之间,她那本来皎洁如月的肌肤就变得更加光鲜亮丽起来,白暂中隐隐有一抹红光流动。

    武则天进入石楼,升座朝会,百官鱼贯而入,楼外便静下来。

    高莹幽怨地瞟了杨帆一眼,心中的偶像有了爱人,似乎魅力一下子就变小了。

    谢小蛮想想上官婉儿的高不可攀,觉得自己有义务对救命恩人劝诫一番,于是鼓足勇气向他走去。

    “咳!”

    谢小蛮走到杨帆身边,装模作样地左右看看,轻轻咳嗽了一声。

    杨帆目不斜视,没有理她。

    谢小蛮往后一靠,倚在石栏上,偷偷瞟了他一眼,又使劲地咳嗽了两声。

    杨帆慢慢转过身来,微笑道:“谢都尉可是着了风寒么,若是身子不适,不妨告个假,早些回去歇着吧!”

    “你……”。

    小蛮气结,狠狠瞪了他一眼,才压低声音道:“你过来,我有话对你说。”

    “哦?都尉有何话说?”

    杨帆说着向前一靠,谢小蛮很不自在地退了一步,蹙起好看的眉毛道:“你靠这么近干嘛,又不是听不到。”

    杨帆嘿嘿一笑,站定身子,道:“都尉请说。”

    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

    “嗯,这个……”。

    谢小蛮四下瞟了一眼,以手掩口,鬼鬼祟祟地说:“那个……你挺喜欢上官待诌吧?”

    杨帆眼珠转了转,点头道:“嗯,怎么?”

    谢小蛮道:“咳!这个……”上官待诌温柔优雅、满腹才学,相貌也生得极好,乃是……乃是一个极出色的女子。”

    杨帆连连点头,道“是啊是啊,难得小蛮姑娘跟在下也有看法相同的时候。”

    谢小蛮白了他一眼,又道:“不过,上官待诌可是天后身边的红人,天后须臾离不得她,恐怕轻易不会放她出宫,嫁夫生子的。”

    “哦……”。

    谢小蛮瞟了他一眼,鼓起勇气又道:“就算有一天天后开恩,允许上官待诌嫁夫生子,以上官待诌的身分,嫁的也一定是王侯世家或者朝廷重臣。”

    杨帆奇怪地看着她,问道:“那么谢都尉的意思是?”

    小蛮有些心虚,也有些理亏,本来嘛,人家当初众香国里百花环绕,好不得意,她却对人家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如今人家洗心革面专心一人了,她又来棒打鸳鸯,可她真的觉得杨帆这样一个小小侍卫跟上官待诌根本不般配,如果强自来往,早晚惹来祸端。

    想到这里,小蛮有点不好意思地道:“我的意思是……咳咳,你看,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谢沐雯不是不知感恩图报的人,不能眼看着你……”。

    “嗯?”

    “我是说,其实你和上官待诏,嗯不太合适,而目一旦这事被天后知道,说不定还会给你惹来杀身之祸!”

    “哦?”

    “所以,我觉得你应该理智一些,不要痴心妄想啦。”

    杨帆似笑非笑地道:“在下本来一直想不通,为什么不管在下怎么做,谢都尉都想棒打鸳鸯呢?现在……”我终于明白了!”

    谢小蛮奇怪地道:“你明白了什么?”

    杨帆道:“小蛮姑娘这么做,莫非是因为你自己喜欢了我?”

    谢小蛮怔怔地道:“啊?”

    杨帆道:“你看,你也说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救命恩人呐,那最好的报答方式当然就是以身相许喽。再者说,我跟宫娥们在一起,你不高兴。如今我跟上官待诌在一起,你又不高兴,这意思不是很明显么?”

    &nb“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谢小蛮吃吃地道:“什么意思?我好来……有点糊涂了。”

    杨帆一本正经地道:“谢都尉,我知道你喜欢我,其实呢,我也挺喜欢你的。这样吧,等我和上官待诌成就夫妻之后,我就纳你为妾。你看,驸马尚且可以纳妾,上官待诌温柔可人的性儿,绝不会阻拦我的,你再等我几年,可好?”

    小蛮气得舌头打结,涨红着脸蛋道:“呸呸呸!你想得美!好心当成驴肝肺!我哪只眼睛看上你啦?本姑娘就是一辈子嫁不出去,也不会嫁你这个臭和尚X死无赖、好色鬼、下流胚……、……”。

    杨帆掏掏耳朵,做怡然之状,悠然笑道:“天籁之音呐,真是好听!”

    谢小蛮更是大怒:“无耻下流!卑鄙无耻!阴险龌姐……”。

    “小蛮,快些进殿!”

    谢小妻骂得正痛快,忽听高莹远远唤她,扭头一瞧,不知何时高莹已经到了石楼门前,正遥遥向她招着手,谢小蛮一见就知道必是殿中传旨召唤,她不甘心地瞪了杨帆一眼,这才气咻咻地奔上阶去。

    杨帆望着她的背影笑而不语,这个小丫头还真是有意思,明明是个单纯的小女孩,可是总想当个喜欢替人操心的大姐姐。

    谢小蛮进了石楼,仅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就见她和高莹又从石楼里匆匆地走了出来,二人神情凝重,经过他身边时,甚至顾不上看他一眼。

    二人沿着石阶飞快地下去,片刻之后,左金吾卫大将军丘神绩也顶盔挂甲,神情严肃地从石楼中走出来。

    “希幸聿!”一声马嘶,杨帆扭头看去,就见谢沐雯和高莹一身戎服,各乘一匹骏马,刚刚驰到石阶下面站定,紧跟着一大队禁军士兵匆匆赶到,

    丘神绩快步下了石阶,一名禁军牵来马来,丘神绩翻身上马,在谢沐雯和高莹的陪同下绝尘而去。

    XXXXXXX浓XXXXX涡XXXXXX淤XX淤X

    晚上的龙门一片沉寂,数万人撒在里面,根本掀不起什么风浪。早朝时发生了什么事,士兵们是不知道的,他们也懒得打听,尤其是长期驻守在宫廷的士兵,更是养成了装聋作哑的习惯。

    驻守在皇宫里的士兵日常生活比宫娥太监们更无聊,到了这山里,就比在规矩森严的宫廷里舒坦多了。尤其是外围有金吾卫的数万大军将龙门山团团围住,他们日常的差使就更加清闲。

    龙门山是皇家园林,平素不许百姓进入,所以山上活跃着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侍卫们各施手段,捉到了许多野鸡X野兔、野鸭和蛇等野生动物,简单炮制一下,就能弄成可口的美食。

    傍晚的时候,侍卫们在山间生起篝火,炙烤着山珍野味。除了不能喝酒、不能纵声高歌,俨然就是一副春游野炊的场面。

    杨帆也在其中,手里举着一根木棍,在火上轻轻转动一只野兔,“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兔肉快熟透了,滴下的油脂落入火中,滋滋直响。

    红红的火光映着杨帆年轻的脸庞,他的唇边有一丝神秘而甜蜜的微笑。这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心里终于有了一个异性的影子,这对他来说是一种很新奇的体验。

    上元夜,太平公主的一个吻,把他的心扉打开了一道缝,可那严格说来不算是爱,他不曾妄想娶一位公主,更不是他因为动情而主动的吻,而此刻萦绕在他心头的上官婉儿,给他的感觉就截然不同。

    他喜欢心里装着一个女人时这种暖烘烘的感觉,看着那红红的火苗,他甚至幻想,如果神不知鬼不觉地除掉他的仇人,保持他现在的身份,然后有一天,他找回阿妹,娶了叫他心仪的婉儿,一家三口,其乐融融,那该多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