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太平拒婚

第一百六十九章 太平拒婚

    千金公主慢吞吞地道:“这个……若是出身也要合适的,千金倒是还有一个人选,只是……这人本来被千金排在五人“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之末的,因为其它方面比起前面几位,似乎这一位要稍逊一些。”

    武则天不以为然地道:“此人既是世家子,怎会不及那些寒门子弟?你说的是谁呀?”

    千金公主陪笑道:“此人就是天后您的亲侄子,武承嗣武相公。”

    武则天一呆,讶然道:“承嗣?”

    千金公主道:“是啊,若论地位,那几个人自然是没办法子同武相比的,或说家世出身,才干能力,那更是拍马都追不上。不过,武相的岁数稍稍大了些。太平才二十有四,而武相已经四“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十出头了……”

    “承嗣……”

    武则天没听她再说什么,自顾寻思起来。李令月是她最疼爱的女儿,女儿没了丈夫,当娘的当然会上心,而且女儿这个丈夫是她下令杀掉的,对女儿就更多了几分歉疚,所以也就更想补偿。

    不过,因为薛绍死了还没多久,她也知道女儿与薛绍伉俪情深,薛绍之死,在她心中创痛必深,所以本没打算这么快就给她另择夫婿,也就没想过有谁比较合适,如今千金公主提到了武承嗣,倒是勾起了她的另一层心思。

    武则天暗想:“我马上就要登基称帝了,一旦称帝,这李氏江山就要姓武。令月这孩子一向心高气傲,到时候如何受得了冷落。若是把她嫁与武氏子侄,那她就是武家的媳妇,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说起来。她就算是武家的人了。而且,令月嫁与武家子“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武李融而为一,那么……”

    武则天满意地看了千金一眼,若非她的主意,自己还想不到这一点呢。这一来既可解决了女儿的终身大事,改天换日之后,又不用担心她会受到武氏家族的打压和迫害,对于自己最大限度地争取天下人的支持更是大有益处,当真是一举三得啊!

    武则天越想越高兴。关于帝位的传承,尽管别人有种种猜测,其实她本人压根就没有设想过传给女儿。正如武则天重用庶族子弟,心眼里看重的依旧是巨室高门,她虽然想以女子之身成为皇帝。却从来不曾想过再有一个女太子。

    武则天并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她的称帝,只是对个人权力和地位的追求,并无意就此改变天下女子们的地位,在她想来,让自己的女儿成为武家的媳妇,这无疑是女儿最好的出路。

    武则天点点头。脸上露出愉悦的笑容:“嗯!好!很好,承嗣这孩子不错。身份地位与令月也般配。”

    千金公主道:“是啊是啊,千金也是这么想。只是岁数差距大了一点。”

    武则天白了她一眼道:“男大十岁,同年同岁嘛。承嗣今年才四十一,令月有二十四了,嗯!差不多,般配,般配的很。”

    武则天想到就做,欣欣然扭头唤道:“团儿,去!传太平来见朕!”

    “奴婢遵旨!”

    千金公主脸上悄然掠过一抹得意。

    ※※※※※※※※※※※※※※※※※※※※※※

    “女儿不嫁!“”

    “朕说嫁,就得嫁!”

    “女儿宁可去死!”

    “死也得埋进武家的祖坟,做武家的媳妇!”

    太平公主被唤到武则天面前,一听说要把她嫁给武承嗣,登时就恼了,武则天的个性何等刚强,见女儿竟然强硬反抗,不由勃然大怒,三言两语,母女俩就僵在了那里。

    千金公主一旁看见母女俩闹僵了,忙不迭劝道:“天后息怒,太平啊,天后也是为了你好。再说武相身份地位,也配得上你。人品相貌,却也不俗……”

    太平公主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太平不怒则已,一怒自有一股威严,神态酷肖乃母,千金公主看得心头一寒,竟然接不下话去。

    太平公主看着武则天,凄然道:“阿母,儿女终身,父母所命!女儿的终身,是阿母替女儿选的,可是女儿的终身夫婿,也是阿母亲口下令杀死的。现在,阿母又要女儿嫁人,可是这个人,女儿喜欢么?”

    太平公主直视着武则天,容色惨淡:“都说阿母最疼的就是女儿,可是女儿想问问阿母,你下令杀死我的丈夫的时候,有没有在乎过我?如今阿母要为女儿选择武承嗣为丈夫,又有几分是为了女儿我?”

    武则天怒不可遏,拍案道:“为娘不是为你,又是为了何人?为娘的一番苦心,你又从何知晓?”

    太平公主轻轻摇了摇头,酸楚地道:“阿母的苦心,女儿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女儿只知道,若不是阿母几次三番对女儿的苦心,女儿不会失去丈夫,女儿的孩子不会失去他们的父亲!阿母的苦心,儿……实在是不想再领了!”

    “你……你这个忤逆子!”

    武则天气得哆嗦起来。

    太平公主向武则天慢慢地施了一礼,声音很轻,也很冷:“如果阿母强要女儿嫁,女儿宁愿再次出家!”

    太平公主慢慢直起腰来,云袖一甩,拂然而去。

    千金公主看看决然离开的太平公主,再看看气得面色铁青的武则天,惶惶然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

    “上官待诏,太平公主收拾行装,要返回洛阳了!”

    一个小宫娥急匆匆跑进上官婉儿处理政务的禅房,向她禀报道。

    上官婉儿放下奏章,诧异地道:“公主不是说要在龙门住几天的?怎么这就走了?可是城里有什么要紧事么?”

    小宫娥道:“婢子不知,一早天后就把公主殿下唤去了,殿下回来时怒气冲冲的,马上吩咐人收拾行装,说要离开龙门。”

    “哦?”

    上官婉儿蹙眉想了想,搁下毛笔,起身道:“走!去看看公主!”

    伊水河畔,太平公主带着大群奴仆下人,怒气冲冲地登上一般画舫,吩咐道:“起锚,本宫要马上离开!”

    船老大不知道太平公主为何要急匆匆离开,见她面色不愉,却也不敢多话,赶紧听了吩咐,拔描扬帆,离开龙门。上官婉儿赶回太平公主住处扑了个空,再赶到伊水河畔,就见一艘大船张开巨帆,已在两箭地外。

    沿着伊水,一艘大舰正迎面驶来,走到水上关卡处时抛锚停下,右卫中郎将武攸暨看着大舰停下,手扶宝剑,脸色沉重地登上船去,在他身侧,一个青衣瘦脸一字长眉的男人微微弯着腰,寸步不离,小声地念叼道:“将军,这可是武相和武尚书的吩咐,您……”

    武攸暨把手一扬,那人便即不语,只是向随在武攸暨身后的几名内卫亲兵冷冷地丢了个眼色。

    船头,早有一员将领迎上前来,一见武攸暨便即拜了下去:“卑职胡彪,见过武大将军!”

    武攸暨沉着脸点点头,问道:“郇王可带回来了?”

    一旁那青衣瘦脸的汉子冷冷地强调道:“将军,李素节如今是钦犯!不是郇王了!”

    武攸暨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那员披甲将领抱拳道:“李素节及其全部家人已奉谕拿到!”

    武攸暨的眼角跳了跳,沉声道:“把他们押上甲板!”

    青衣瘦脸的汉子冷冷地笑了笑。他姓李名规,是武三思的贴身随从,故而他虽跋扈,生性懦弱的武攸暨却也不敢轻易得罪他。

    武攸暨所问的那位郇王名叫李素节,是高宗皇帝的第四个儿子,生母是萧淑妃。六岁时被封为雍王兼雍州牧,十二岁又改封郇王,转岐州刺史。他的母亲萧淑妃被武则天害死之后,又把他贬为申州刺史。此后多次转迁,在被捕之前为舒州刺史。

    周兴秘奏郇王李素节、泽王李上金有反迹,武则天下旨捉弄。郇王李素节一家老小被押解进京正好要经过龙门,因为武则天如今正在龙门踏春,所以人犯直接被押解到这儿来了。

    不一会儿,只听一阵铁镣哗啦作响,一群人被从船舱里面押了出来。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衣着各异,有着公服常服的,有着便服燕居服的,显然是被抓的时候身处不同的环境,有的是在外面被抓,有的是在内宅卧房被抓,竟连衣服也来不及换。

    他们刚刚踏上甲板,阳光有些刺眼,一出来便纷纷眯起了眼睛,内中一人,中等人才,面容清瞿,颌下三缕微髯,眉目自有一种清秀。看年纪只有四旬上下,正是郇王李素节。

    郇王微微眯着眼睛,等到慢慢适应了阳光,才把视线投在武攸暨身上。他不认识武倏暨,还是一个少年的时候,他就到地方做官去了,后来武则天做了皇后,因为憎恶他的母亲萧淑妃,勒令他从此不准再回两京。从那时起,二十多年来,他这是头一回再到洛阳。

    郇王本以为到了码头,要提他上岸入狱了,但是看了看周围的情形,只是河中一个哨卡,而四周却有许多杀气腾腾的军卒围着他们,不由有些愕然。他的妻妾和孩子们见那些军卒神色不善,不禁害怕地靠拢到他的身边。

    武攸暨望着这一家老小,神色间满是挣扎,半晌不发一语。

    李规踏前一步,阴恻恻地道:“武将军!”

    他刻意地把“武”字音咬得特别重,武倏暨听了身子一颤,倏地攥紧剑柄,沉声道:“奉谕:李素节图谋不轨,着即……满门男丁赐死!女子充为宫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