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百七十九章 骑驴远来人

第一百七十九章 骑驴远来人

    “郎君……”

    李夫人紧紧攥住丈夫的手,眼泪潸潸而下,武攸暨心如刀割,他含泪看向武三思,愤怒地道:“武三思!你怎敢!你……”

    武三思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悠悠然道:“你看,这样不是挺好?弟妹急病暴卒,死得体面,死后还能埋进武家祖坟,享受子孙血食。(:,看小说最快更新)而你呢,也可以迎娶公主,做一位体面风光的驸马爷。呵呵……”

    “武三思,我跟你拼了!”

    武攸暨目欲喷火,就要跳起来跟武三思拼命,却被李夫人紧紧拉住,急促地唤道:“郎君!郎君……”

    武攸暨咬了咬牙,强行止住身子,含泪替她拭去嘴角血迹,轻声唤道:“娘子?”

    这时,李夫人口鼻中都沁出血来,也不知是中了何等厉害的毒药,脸色都开始青紫,她紧紧攥住丈夫的手,身体急剧地颤抖着,喉中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

    武攸暨赶紧低下头去,李夫人在他耳边气若游丝地道:“郎君!崇奕、崇轩……”

    她唤的是武攸暨的两个儿子,大的十八岁,小的十四岁。

    武攸暨见她断断续续说不下去,急道:“崇奕、崇轩,他们怎么了?娘子,你说,你说话呀?”

    李夫人喉头收紧,已吐不出一个字来,她急得一张口,却又溢出一口血来,武攸暨心如刀割,热泪横流。

    李夫人有口难言,满面焦灼之色,她紧紧盯着丈夫,忽然蘸了自己嘴角的血迹,在他前襟上,颤抖地写起字来。

    武攸暨一见。赶紧抻起前襟方便娘子书写。只见李夫人在上面艰难地写道:“逐出家门、族谱除……”

    下一个字只斜斜地划出一笔,她的手就无力地垂了下去,一双眼睛还睁得大大的。当真是死不瞑目。

    武攸暨瞪大眼睛,看着他溘然长逝的亡妻,突然号啕大哭道:“娘子。玥儿!我的玥儿啊……”

    &nbsp“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武三思冷眼旁观,摇头叹息道:“人间最是慈母心呐!可怜,可叹!弟妹临终还牵挂着你的两个儿子,怕他们也遭遇了不测。是啊,公主下嫁之后,怎么可以不是公主的儿子为嫡长子呢?弟妹一番苦心,你回去后赶紧把他们逐出家门,族谱除名,妥善安置个去处吧。”

    “你……你……。武三思!你可有一副人心肝!”

    武攸暨扭曲着面孔,垂泪痛骂。

    武三思淡淡地道:“去了一个玥儿,不是又有了一个令月么?这轮月亮可是更加的明亮、更加的妩媚呢!”

    武攸暨怨毒地瞪着他。脸孔扭曲着。恨不得咬下他一块肉来。

    武三思恍若未见,缓缓站起。掸一掸衣裳,悠然说道:“弟妹固然是一番慈母之心,你也该想想天后的一番慈母之心才是!快些回去为她安排后事吧!天后……可是急着嫁女儿呢!”

    武攸暨听了身子一颤,眼睁睁看着武三思悠然走去的背影,目眦欲裂,却终究没有勇气站起来、扑上去!

    ※※※※※※※※※※※※※※※※※※※※※※※※※

    杨帆静静地坐在堂前,阳光从外面斜照进来,光影就在他的脚下,照得简陋的客厅里亮堂堂的。杨帆随意浏览了一下厅中布置,便把目光投向厅外。

    厅外,门前左右两株百年老梅枝繁叶茂,同那前院的花圃一样,生得自然,并不见有修剪过的模样。杨帆静静地看了一阵,便微微阖上双眼,闭目养起神来。

    他今天公开登门,只是为了求字,无论如何,他是不会在今日下手的。

    如果换作从前,他探听到苗神客的下落,一定会在最快的时间内下手,但是现在不成。向苗神客讨还公道,是他的责任。爱护、维系他与婉儿之间的感情,同样是他的责任,他现在考虑问题必须比以前更长远、更缜密。

    太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莽撞的办法不能用,他要尽量维护现在这个身份,维系好他与婉儿之间的感情,当他替所有枉死在桃源小村的亲人报仇之后,他还要开始自己的生活,要好好活下去,他不可能拉着上官婉儿,陪他做一对亡命天涯的野鸳鸯。

    杨帆静静地坐了许久,听到一阵脚步声响,微微张开眼睛,就见杜闲捧着一幅几乎及他身高的卷轴从后堂走了出来。

    一见杨帆,杜闲便笑道:“劳郎君久候了,先生的字已经写好一阵子,只是墨迹未干,所以多捱了些时候才送出来。”

    杨帆一笑,站起,双手接过那幅卷轴,微笑道:“小兄弟,多谢了!”

    杜闲连忙拱揖道:“不谢,不谢,郎君慢走!”

    这小家伙倒不客气,事情一了,马上就下逐客令了,杨帆哈哈一笑,往后堂处深深地望了一眼,便向外行去。

    杨帆挟着画轴,慢悠悠地走在尚善坊十字大街上,当他快要走到大街尽头,离开尚善坊时,就听后边一阵人喊马嘶,还有路人的尖叫声。

    杨帆扭头一看,就见一辆牛车疯狂地驶来,本来牛车行路,求得就是一个安逸平稳,可是此刻那两头肥牛好象发了疯似的,骤然狂奔起来,速度竟也不让骏马专美与前。路上许多行人慌忙走避,也有些人家的大人冲上街头,抱起正在玩耍的孩子逃到路边。

    那牛车所过之处,引起一片叫骂声。

    杨帆诧异地看去,就见一位身着儒袍的中年人坐在车头,手中的鞭子呼啸如飞,抽得那两头肥牛撒开四蹄,亡命般狂奔,这时那牛车轰隆隆驶近,杨帆看清了那车头所坐的人,不由惊咦一声。

    “这不是内卫中郎将武攸暨么?他怎么亲自御车了,他这是……”

    杨帆看见武攸暨面孔扭曲着,满眼热泪滚滚,牛车驰过,泪水撒落一路,不由更是惊讶。能让一个大男人。而且是位高权重的大男人哭成这样,这是出了什么事了?要知道,如今连李氏皇族的人都要夹起尾巴作人。最嚣张的就是武家人了。

    武攸暨如疯如狂,手中一支鞭子一次次狠狠地抽下去,把他满腔的愤恨都发泄在两头拉车的壮牛身上。呼啸着冲上了大街。

    他是当朝武后的亲侄儿,他是重兵在握的右卫中郎将,可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结发妻子被人毒死,他还要抛弃自己的亲生儿子,就为了迎娶那位该死的公主!

    可他……他能怎么办?

    杀妻之仇报不得,亲生儿子必须得抛弃!

    他恨,他恨武后、恨太平、恨武三思,更恨他自己的懦弱!

    牛车冲上长街,武攸暨悲愤地大叫起来:“啊~~~~”

    ※※※※※※※※※※※※※※※※※※※※※※

    “阿郎。咱们怎么不告诉几位郎君来接您呢?”

    长街尽头,狄仁杰骑在一头灰驴上,左右伴着黑瘦精干的舒阿盛和俊俏可人的小丫环婵娟。前边还有一个牵着缰绳的赶脚儿的。

    狄仁杰笑眯眯地道:“告诉他们干什么。嘿!老夫就是要给他们来个偷袭,瞧瞧这几个不成器的东西。在家里都干些什么。”

    婵娟撇撇嘴,嘀咕道:“为老不尊!”

    狄仁杰乜了她一眼,假装没听见。

    就在这时,武攸暨驾着疯牛车狂奔而来,舒阿盛见状大惊,冲上去道:“停车、停车,怎么闹市狂奔,哎哟!”

    那牛车根本不停,笔直地撞来,舒阿盛见状大惊,纵身往旁边一闪,仓促间让开了车头,被那车辕撞了一下,一跤扑进了人群。

    婵娟尖叫一声道:“阿郎!”

    眼见那牛车变成了一辆轰隆隆的战车,一个年轻的姑娘家,到底心中害怕,她那娇弱的身子,哪能跟蛮牛硬顶,急忙往旁边一跳。

    狄仁杰坐在驴背上看见这车直撞过来,想跳却是来不及了,急忙吹胡子瞪眼地叫嚷:“赶脚儿,快闪开!”

    那赶脚儿的倒真听话,撒开缰绳一溜儿烟跑开了,狄仁杰眼都直了,急忙又叫:“我呢,还有我呢,老夫在此!”

    亏得那驴也怕了这疯牛,急忙往旁边一窜,终究没有完全让开,那牛一见前边有东西挡路,下意识地一低头,拿牛角一挑,“噗”地一下,竟在驴股上挑开好大一道口子,鲜血狂喷。

    那驴痛得嗥叫两声,斜刺里一窜,便往尚善坊里冲去。

    杨帆眼看着那牛车冲击坊门,后边留下一街狼籍,刚要举步再走,迎面又有一头疯驴狂奔而来。驴背上有一个胖老头儿,被驴颠得飞起飞落,好象风中的一块破抹布,他仍顽强地抱着驴脖子,死活不肯摔下来。

    这地面都是青石板,胖老头儿要是真的一头戗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下来,没准就要把脑袋摔成一个烂西瓜,当真是凶险万分,杨帆一见大吃一惊,来不及多想,把卷轴往路边一扔,一个健步便扑了上去。

    “吁~~~”

    杨帆迎面一冲,临近驴头,倏地一侧身,双臂一伸,一把扣住了驴脖子,脚下一个“千斤坠”,死死地扣住了地面。那驴继续狂奔,杨帆死死扣住驴颈,双臂肌肉虬结,额头青筋暴起。

    那驴拖着他们又往前冲出十多步,速度才慢下来,就只这十几步距离,杨帆一双靴子已经绷开了线,露出了大脚趾。狄仁杰一见驴速变缓,双手一推驴背,便向地上滚落,他可不敢一味地等人相救,万一这位壮士勒不住疯驴,这唯一的救命机会岂不也没了?

    狄仁杰这一滚,倒是安全着地,可他岁数毕竟大了,从驴背上狼狈滚落,又不是平平地落地,右脚先着地崴了下,疼得老狄哎哟一声,额头都疼出汗来。

    吃痛疯狂的驴子被杨帆勒着,终于缓缓停下来,赶脚儿的大老远追过来,一路追一路哭叫:“我的驴、我的驴啊……”

    追到近处见有人帮他拉住了疯驴,不由破啼为笑,定睛一看驴股上豁开老大一个口子,鲜血染红了一片,忍不住又叫:“我的驴、我的驴啊……”

    狄仁杰大怒,吹胡子瞪眼睛地道:“你就知道你的驴,老夫还是你的客人呐,你问都不问,难道老夫还不如一头驴!”

    P:凌晨三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