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百九十一章 老狐狸和小狐狸

第一百九十一章 老狐狸和小狐狸

    这时候,元书方丈已经依照《大云经疏》把武后当称帝的意思讲解明白了,侧厢一座香案之后,突然站起一个人来,声嘶力竭地大声疾呼道:“天后称帝,是大势所趋,上顺天心,下合民意!各位信众若是赞同天后称帝的,请来此处签名,签完名字,就可以领一升米回去啦!”

    这人说完,身后就有两个赤膊大汉抬来一只大米斗,往香案旁边一放,双手叉腰看着阶下众百姓,又有几个大汉肩扛了一袋袋大米,到了米斗前哗哗地倒进去,不一会儿白花花的大米就冒了尖儿。

    众百姓一见,纷纷抢上前去,有人急得高声叫喊道:“我不认识字啊怎么办?我也要签名,我也要赞同天后称帝啊!”

    那人喜形于色,一手抓着空白的名簿册子,一手抓起砚台,大叫道:“不会签字按手印儿就行啦,快来快来,按完手印你就能领米啦!”

    狄仁杰的眉头又是一皱,讶然道:“侍御史傅游艺?”

    杨帆就在狄仁杰身边,一听他点明此人身份,不禁也注意地看了一眼那人。

    如果他当初选择以“劝进”谋求上位,那么此时站在那儿蛊惑百姓的人就该是他了吧?

    这傅游艺年纪不大,才三十出头,穿一件圆领大袖袍,头戴软脚幞头,做文人士子打扮,五官端正,倒是生了一副好面相,他大声疾呼着,激动得脸庞涨红。

    不为五斗米折腰的老百姓毕竟还是少的。管他谁当皇帝呢,按个手印就有一升米拿,这种事傻子才不干。百姓们都踊跃上前,有些事先没有听到消息,今日确是到庙里进香的信众也庆幸自己碰上了这等好事,纷纷冲上去按个手印,然后用衣襟兜了一升米。欢天喜地的离开。

    狄仁杰鄙夷地瞟了傅游艺一眼,对杨帆道:“咱们走吧!”

    一行人离开法台,从大雄宝殿侧面绕到了第二进大殿前。然后又继续往前走。

    狄仁杰一路行去,一路观望着四下的环境,杨帆陪在他的身边。坦然自若。

    他也听说过狄仁杰执掌大理寺时,一年处理数千桩悬而未决积压多年的疑案,无一人上诉鸣冤的事情,知道狄仁杰乃是个刑狱高手,但是只要他不是能通阴阳的神灵,能抓来苗神客的魂魄问个清楚,杨帆自信不会查到自己身上。

    即便是狄仁杰疑心了自己,而且有本事排除来自薛怀义的阻碍,查清自己在洛阳一直以来的经历,确信自己就是杀人凶手。他也没有一丝凭据,除非他再继续查下去,派人到交趾去查清自己的来历,证实那里并没有杨帆这么一个人。

    可要做到这一点何其不易,狄仁杰是朝廷三品大员。在天后即将登基的关键时刻,他会把精力放在查索这件刑事案子上面么?别的不说,光是营救那个黑齿常之,就得牵涉狄仁杰绝大部分精力,这老头儿哪有那个闲心。

    狄仁杰一路向后行去,走到藏经阁附近时。四下看了一番,指着左侧那高高的庙墙道:“这天宫寺香火鼎盛,人来人往,如此高墙,想要翻越过去而不被人发觉,那么这里就是他最可能的路径了。”

    杨帆环顾左右,点头附和道:“不错,如果真是有人逼迫苗神客自尽,而且此人是白日现身,则此处最有可能!”他指了指藏经阁与庙墙之间的那道缝隙,道:“此处虽游人渐少,却也不至于一个人都没有。如果我是凶手,我会装作解手,选择从那缝隙间爬上去。”

    狄仁杰点点头,捋着胡须沉思了片刻,乜了杨帆一眼道:“你说如果此人是白日现身,则此处最有可能,那就是说还有夜晚现身的可能了?”

    杨帆道:“虽然洛京实行宵禁,夜晚不得上街,可这条禁令是难不住那些能飞檐走壁的神偷飞贼的,身手好的人,自然可以夜间登门。”

    狄仁杰花白的眉毛微微一皱,徐徐说道:“如果那人是趁夜潜入苗家,那就更加的无迹可寻了。不过……”

    他扭过头,望着那近三丈高的庙墙微微一笑,笃定地道:“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他一定是白日潜入的!”

    杨帆心中一惊,忙故作疑惑地道:“伯父何以有此判断?”

    狄仁杰双眼微微一眯,捋着胡须道:“因为,苗神客是午后自缢,如果是有人半夜潜入,时间当在头一天晚上,苗神客若是因此动了自尽的念头,早上起来家人不可能毫无异状,他也不会不给家人留下只字片语的遗嘱。”

    狄仁杰沉思道:“老夫曾询问过他那弟子杜闲,当日苗神客全无异常,像往常一样教他习练书法,还曾想要品一品茶饮,这就更不像一个想要赴死的人了。因此,那人应该是午后潜入,就在杜闲离开去给苗神客烹茶的时候,见到了苗神客。”

    杨帆淡定地踱过去,伸手拍了拍那结实的高墙,仰头看看三丈多高的墙头,颔首道:“狄公所言大有道理!”

    狄仁杰道:“苗神客死后消息报到宫里,天后曾派忤作仔细验过他的尸体,他的身上连一片擦痕或淤青都没有,全无扭斗的痕迹过程,亦不曾中过什么药物,致使他死亡或昏迷,所以这‘自缢’很可能就是他自己走上绞索的。来人只凭一番话,就能让他主动赴死……”

    狄仁杰长长地吸了口气,把双手往身后一背,在高墙下慢慢地踱起步来。

    经过在苗家的一番查访,狄仁杰也相信苗神客绝对不是主动自缢,照理说,是天后下了秘诏,迫他自尽,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但天后已然坦承。人绝不是她杀的!武后没有任何理由掩饰这一点。

    那么,这件案子就不太好办了,因为现场找不到任何有用的证据,只能从现场情形判断,凶手对苗家宅第比较了解,身手敏捷。经验老道的忤作已经检查过苗神客的尸体,从缢痕上看。并不是被勒死后伪造了自缢现场,他确实是活活吊死的。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能让苗神客心甘情愿地自己赴死,凶手要么是知道苗神客目前的情形。诈奉天后诏令迫其自尽,要么就是有足够的理由让苗神客相信,他既然来了。那么苗神客不想自尽也必死无疑。

    可这一来,范围就无穷大了。

    揣摩圣意,迎合杀人的,这个可能有;与苗神客有私仇的,这个可能也有。

    如果是私仇,那就更不好查了,苗神客这么多年来一直是武后的心腹,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都是经由他去策划、执行。不知道这些秘密,就无法锁定嫌疑人。想知道这些秘密,就得去问武后本人。

    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他,能去询问武后这么多年来秘密处治了多少人么?武后可能对他讲述这些事情么?恐怕,武后杀过多少人,连她自己都忘记了。苗神客死了。最在意他因何而死的,大概就是当今天后,可要查清此案,最大的障碍也是来自天后……

    狄仁杰暗暗苦笑,对杨帆道:“贤侄,你留两个人在此。等天宫寺方丈讲经完毕,向他询问一下最近可有什么异常的人物出入天宫寺,尤其是在苗神客自缢当日,是否有人看到过什么不太寻常的人物出现在藏经阁附近,虽然希望渺茫,还是问问为妥。”

    杨帆连忙答应一声,转身对张溪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桐道:“张兄,你……”

    张溪桐没等他说完,便道:“我明白,我明白。张奇,田彦,你们两个留下,等天宫寺方丈讲完经文,你们好生盘问一番!”

    两个精壮的军士答应一声,退到一边。

    狄仁杰又往四下看了一眼,举步向外走去。

    杨帆陪着狄仁杰向外走,出了吵闹不休的天宫寺后,瞟了眼他的背影,快走两步,追上去问道:“伯父,这桩案子怎么办?”

    狄仁杰负起手来,眺望着宫城,眯起眼道:“贤侄,你怎么看?”

    杨帆道:“此案疑窦重重,必有蹊跷。”

    狄仁杰道:“是啊,可是,此案千头万绪,千头万绪就是没有头绪啊。想要剥丝抽茧,就得溯本求源,而这源……,难!难!难啊”

    狄仁杰大摇其头,一行人默默地过了天津桥,回到宫城前面,狄仁杰才道:“黑齿常之被押解回京,此刻不是在洛阳府就是在刑部,贤侄派个脚快的兄弟去洛阳府打探一下,咱们直接去刑部,看看他如今到底安置在哪里,老夫想见见他。”

    杨帆刚一转身,张溪桐就笑吟吟地道:“我明白,我明白,越子倾,你往洛阳府跑一趟,我们陪狄侍郎去刑部,若是黑齿常之关押在洛阳府,早早回来禀报!”

    越子倾答应一声便向洛阳府方向赶去,其余人等则随着狄仁杰走向刑部。

    杨帆低声道:“伯父,刑部尚书如今是周兴,此人……,您插手他的案子,这合适么?”

    狄仁杰道:“老夫何尝不知该先请示过天后更为妥当,只是,若不知道黑齿常之究系什么罪名被抓、有些什么罪证,老夫纵然请见天后,天后也是根本不会允许老夫插手的。先去见见黑齿常之,固然不甚妥当,不过,谅来天后也不致于因此就对老夫起了猜忌。”

    杨帆犹豫道:“伯父,小侄是说,周尚书那里……”

    “喔……”

    狄仁杰抛须一笑,道:“你说周兴啊,周兴性情和善,很好说话的。更何况,老夫当年执掌大理寺的时候,他还在老夫手下做过文案小吏,这点面子,他一定会给的。”

    名列大唐四大酷吏,凶残之名可令小儿止啼的周兴居然性情和善,很好说话?杨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狄仁杰向他挤挤眼睛,促狭地笑道:“你没跟周兴打过交道吧?你若不相信老夫的话,一会儿不妨亲眼看看。嘿嘿,只要你还没有犯到他手里,他对你就一定会客客气气的!”

    P:第三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