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女奸细

第一百九十三章 女奸细

    朵朵从刑部衙门的人口中得知阿郎已然自尽,不禁大惊失色,她绝不相信阿郎会自尽。统摄十万大军,威震吐蕃、突厥,那么威风的一位大将军,一路受尽磨难都不肯死,刚刚入狱居然“畏罪自尽”了?

    朵朵噙着眼泪往回赶,想把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夫人,所以脚下走得极快,那袁朝年追到闹市大街,只见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还往哪儿去找一个穿胡服的女子。这大唐盛行穿胡服外出,满大街都是胡服女子呀。

    袁朝年无可奈何,怏怏地回到刑部衙门,逡巡着不敢去见周兴,唯恐再受他的责骂,他转悠了半天,瞧那侍卫还站在衙门口儿,心中一动,又向他问道:“那女人向你们都打听了些什么?”

    等他听清朵朵姑娘所问的内容,顿时心中大喜,只觉又有了可以向周兴表功的材料,这才敢去求见周兴。袁朝年见了周兴,怯怯地说那女人已然消失了踪影,未等周兴发火,马上又谄媚地说他打听到那女子还向衙差仔细询问过狄仁杰的府邸。

    周兴不听则已,一听更是火冒三丈,劈面又是一记大耳光,力道之大,连袁朝年的牙齿都打落了几颗。

    周兴懒得再理这个蠢物,一脚把他踹开,便急急思量起来:“她为什么要找狄仁杰?仅仅是想请托救人么?栽脏黑齿常之谋反一事可是漏洞百出,如果她手中掌握着什么证据……,不成,一定得找到她,此事关乎十万边军的归属,这支力量要掌握在武相手中,将来争储才大有底气。”

    “你去……”

    “小人在!”

    周兴还没说完,袁朝年就赶紧凑上来,含着一口鲜血,硬挤出一副谄媚的笑容。看起来有点儿渗人。

    周兴想了想,摆手道:“滚出去!”

    袁朝年笑容僵在脸上,屁也不敢放一个,赶紧夹着腚沟溜溜儿地走了出去。

    周兴轻轻摇了摇头,暗道:“不成,黑齿常之刚死,难保不会有人正盯着刑部,况我刑部乃审案所在。公人有限。无法查缉此女,这事还是得报与武相知道,由他安排人手去查才行!”

    ※※※※※※※※※※※※※※※※※※※※※※

    宫城前面。狄仁杰止住脚步,对杨帆道:“等哪天光远回家的时候,贤侄不妨也来老夫府上聚聚。大家一起热闹一下。”

    “晚辈从命!”

    杨帆长长一揖,狄仁杰捋了捋大胡子,又道:“苗神客的事,等你那两个同伴探问清楚,再结合洛阳府给老夫送来的案牍,逐一分析之后再继续查探吧,此案扑朔迷离,不是一时半晌就能查清楚的。”

    杨帆又应了一声,狄仁杰向刑部的方向又看了一眼。黯然叹息一声。

    夕照,把他的身影拖曳的好长好长……

    狄家的车夫赶着牛车从远处轱辘辘地过来,狄仁杰举步登上车子,心事重重地向杨帆摆了摆手,车子便吱吱嘎嘎地驶离了宫城。

    相对于苗神客之死,狄仁杰更关心的是黑齿常之死后的陇右局势。苗神客之死不过是一家一姓之事,而清源道经略大使这个职位在黑齿常之死后由谁来担任。则关系到江山社稷的安危。

    吐蕃曾多次联系东突厥入侵河西,而河西乃关中屏障,关中乃大唐根基之所在,骤然失去一位英明的主帅,已然大折三军锐气。如果再换上一个平庸之辈,恐怕西域形势将不可收拾。

    因之。这个重要职位绝不能落到庸人之手,沦落为内争的工具。可他回京后,暂时在家休养,即便依旧在朝,以他地官侍郎的身份也不宜插手兵部之事,这该如何是好?

    牛车一路缓缓行去,经过尚善坊时,狄仁杰透过车窗,眺望着远处太平公主府巍峨高大的建筑,心中骤然一动:“太平既然有意涉足朝政,就从抓陇右军权这一步开始吧,陇右兵权一定要掌握在可靠的人手中,绝不可因为帝位之争,导致西域门户大开!沈沐那儿,也得让他为老夫出把力了,这些世家在朝在野,潜势力都雄厚无比,不能让那只小狐狸置身事外!”

    牛车从北到南,横贯洛阳城,狄仁杰坐在车中,一路走去,已然对黑齿常之死后,陇右军事的安排作出了一番详细的推演和安排,而陇右军事的安排,不可避免地要牵涉到朝中政局的角逐,对朝中错综复杂的几大势力,他也有了一番计较。

    杨帆自然不会想到狄国公走了这么一路,已经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想得那么深远,不过他也知道狄仁杰对黑齿常之死,远比苗神客之死更加看更,看他的样子,似不想对此善罢甘休,杨帆不禁暗自庆幸。

    狄老头儿着实不简单,今天只是到苗神走了走、看了看,便把他潜入苗神,迫令苗神客自尽的全部经过猜了个**不离十,此人实在太过可怕。若让他全力以赴地查下去,还真说不好他会不会把线索查到自己头上。

    幸好有黑齿常之这件案子吸引了狄仁杰的注意,这老头儿对黑齿常之可比对苗神客有兴趣多了。

    杨帆一路盘算着,与张溪桐等人回到宫中,向旅帅许良禀报一声,便回夹城休息。

    到了傍晚的时候,杨帆用过晚膳,正与张溪桐等“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人在营房外闲聊,忽见远处走来几人,俱都是一身短打,体态婀娜,走起路来如杨柳随风,十分的动人。定睛一看,却是谢小蛮、高莹、兰益清等几名内卫。

    杨帆起身迎上前去,兰益清老远一见他来,圆圆的苹果脸上便露出笑容,雀跃道:“杨大哥!”

    杨帆笑着向她打个手势,对谢小蛮道:“谢都尉,这么晚了,你们这是去哪儿?”

    谢小蛮道:“有一件要案,武攸宜大将军命我等出宫协助查办。”

    杨帆一听,倒不便多问了,便道:“原来如此,自己多加小心。”

    “嗯!”

    谢小蛮睨了他一眼,感受到他关怀的真切,不禁甜甜一笑。

    高莹见杨帆目中无人一般,只管看着谢小蛮一人说话,心里登时有些酸溜溜的,离开杨帆身边,走不多远,高莹便咳嗽一声,对谢小蛮道:“小蛮啊……”

    “嗯?”

    “你也知道,杨帆现在……跟那人是相好儿的。”

    “是啊,怎么啦?”

    “要是你想横刀夺爱,说不定会害了自己,有些人,不能碰的。”

    谢小蛮又气又羞,道:“你还真是……,哪有此事啊!我跟他是哥们儿好不好?”

    高莹幽幽地道:“男人和女人也能做哥们儿么?你要是跟他是哥们儿,那我跟你就是夫妻了……”

    谢小蛮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扮起男人腔调道:“娘子勿须多言,为夫自有主张!”

    高莹:“……”

    杨帆目送谢小蛮一班英姿飒爽的娘子军远去,正要返身走回去,黄旭昶忽然远远走来,大声道:“通知今日不当值的百骑兄弟,所有人都有,立即到玄武门城楼,大将军有要事差遣!”

    一柱香的时间之后,杨帆和张溪桐等人就整齐地出现在玄武门城楼上。

    武攸宜神色凝重地对他们道:“现在有一桩大案子,有几个突厥探子潜入洛京,窃取到了我朝在河西的兵力部署、武器配备的详细情报,正准备逃回突厥去。如果这些情报被突厥人得到,我陇右大军将遭受重大损失。”

    众百骑将士听了都是一惊,武攸宜又道:“此案干系重大,本将军已经派了内卫前去追查这些探子,鉴于人手不足,把你们也调去。你们记着,一旦查到那突厥探子,就地斩杀,但是务必要把她们携带的重要情报拿回来!”

    许良补充道:“你们出宫之后,自然有人接应,那是两个年轻的突厥女人,身上暗藏着大唐在陇右的军事部署情报,鉴于大唐正与突厥议和,这种私下里的交锋不宜公开,所以你们一俟抓到那两个探子立即处死,抢回包袱即算完成任务,立下大功。”

    武攸宜的目光从百骑一众侍卫面上扫过,最后落在杨帆脸上,沉声道:“宫里先前已派出内卫追查这两个女探子的下落,本已找到了她们的住处,却不知为何泄露了消息,迟了一步,被她们走脱。”

    “现如今内卫正在到处搜索,因为人手不足,才把你们集合起来。人是在道光坊走脱的,天色已经将晚,用不了多久就要实行宵禁,所以这两个女人不可能走得太远,因此你们的搜索地点就在道光坊附近,谁能找到她们,把她们杀掉,抢回那个包裹,本将军就提拔他为旅帅!”

    众侍卫听了这个奖赏顿时精神大振,城门楼中瞬时杀气盈宵。

    武攸宜满意地点点头,挥手道:“军令如山,立即执行!”

    一阵“嚓嚓嚓”的脚步声带着一阵杀气,迅速地离开了玄武门城楼,五十多个百骑士兵从那幽长雄厚的城门洞里走出去,此时已是入夜时分,他们是最后一批离开皇宫的人。宫门在他们身后缓缓合拢,掐断了最后一抹夕阳……

    &n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bsp;p:凌晨,双倍倒数第二天了,诸友,推荐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