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百九十八章 谋而后动

第一百九十八章 谋而后动

    “若是狄公还不能叫人信得过,那朝中就再也没有好人了。”

    杨帆长长一揖道:“小子学轻识浅,一切依从您老安排便是!”

    狄仁杰点点头,杨帆本是他儿子的好友,又救过他性命,狄仁杰本就对他颇有亲近之意,这时知道彼此志同道合,便更加亲切了,他简单地问了问杨帆得到证据的经过,听到剖腹产子一节,不觉也为之动容。

    唏嘘感叹一番,狄仁杰道:“贤侄做的非常好,心思也着实缜密。那位朵朵姑娘既然说昨日向刑部的衙差打听过老夫的住处,他们抓不到人,难免不在老夫宅子外面安排人手,你从林中潜入,还是从林中离开吧。”

    杨帆道:“小侄正有此意!小侄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安排,这些东西就交给伯父了,小侄告辞!”

    狄仁杰颔首答应,目送杨帆出去,便道:“阿盛!”

    舒阿盛应声而入,狄仁杰道:“把这包东西小心收好!”

    舒阿盛走过去整理包裹,狄仁杰便向书房走回。如今知道黑齿常之背后的真正主使是武承嗣,那就好办了,只消把这个消息巧妙地透露给武三思知道,他就会主动跳出来找武承嗣的麻烦了。

    只是武后登基是目前朝野中唯一一件最重要的事,所有事情都必须为此事让路,现在呈上罪证,武后为了求稳,一定会大事化小。同样的,武三思与武承嗣之争。也不会太激烈,势必得同心协力。以扶保武后登基为首要任务。

    他要确保陇右兵权不落入武承嗣手中,还得依靠其他的力量,诸如太平公主,诸如……沈沐。

    狄仁杰走进书房的时候,就看到沈沐坐在那儿正在吃着热奶酪。明眸皓齿的婵娟小丫头偎在他身边,巧笑嫣然地说着什么。二人状极亲密。狄仁杰咳嗽一声,举步走了进去。

    婵娟姑娘姿容俏丽,纵然婢子装妆,不太修饰。也难掩她殊丽超俗的姿色,据说她原本是一个长安名妓,后被沈沐赎身买下,送到他身边做了侍候他的小丫头,狄仁杰只是隐约了解一些,并没仔细打听。他也清楚,这位婵娟姑娘就是沈沐留在他身边,负责联系、沟通的人物,原也没把她真当成自己的婢女看待。

    “阿郎!”

    一见狄仁杰进来,婵娟连忙俏巧地福了一礼。

    狄仁杰道:“嗯。你出去一下,守住门户,老夫有事,与沈沐商量!”

    “是!”

    婵娟一双妙目在沈沐脸上一转,翩然退了下去。

    沈沐放下细瓷的小碗,站起身道:“狄公。”

    狄仁杰摆手道:“你坐下,老夫有事与你商量。”

    一柱香的时间之后,书房里静了下来,狄仁杰坐在书案后面。捋着胡须,眉头轻蹙,沈沐坐在侧首,两眼出神。

    过了许久,沈沐方徐徐地道:“若想确保兵权不失,朝中我会鼓动姜公子出手,让一些大臣声援于你,当然,主要还是依靠狄公你。至于我么,我可以想办法在河源之地制造一场冲突。这样,就得由娄师德这位副使暂摄大使之职,统辖三军,指挥作战。娄将军一旦暂代了黑齿常之的军职,又立下战功,想再撤去他的大使军职,就不那么容易了,再加上朝中的努力……,嘿!武承嗣只怕是劳而无功!”

    狄仁杰眉头一皱,道:“要制造一场冲突?那岂不是要有所伤亡?”

    沈沐冷笑道:“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难道狄公你有什么万全之策?吐蕃和突厥一有机会便来犯边,你以为他们得知劲敌黑齿常之已然身故,会不会对陇右再度发动进攻?如果我估计没错的话,恐怕他们已经在策划合作了!

    提前挑起冲突,打一场大胜仗,于大唐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欲成大事,不拘小节,如果你是这样心慈面软的人,处处都要求个圆满,那不如削发出家,做个什么事都不管的和尚去吧,外面杀个血流成河,你只要念上两声‘阿弥陀佛’,便心安理得了。”

    狄仁杰叹息了一声。

    沈沐又道:“如果等他们策划已毕,准备充足,双方联手,再来进攻时,朝廷偏偏又派了一员昏庸无能的将领去,那才真的大势去矣,到那时,损失恐怕十倍于现在都不止!”

    狄仁杰咬了咬牙,重重地点了点头,沉声道:“好!你去做!咱们里应外合,确保陇右军权,不落入武氏手中!”

    沈沐道:“好!我会马上安排下去。洛阳这边的事,我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过些时日,我会亲自赶去陇右!”

    狄仁杰奇道:“你去做什么?”

    沈沐道:“狄公以为,帮忙挑起一场冲突,还要牵制住突厥人,不让冲突扩大,更要确保娄师德一方获胜,我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我在陇右多年的部署,不知有多少将因为帮你们打这一仗而毁!我不去,能行么……杨帆离开狄府,又在城里晃了一阵,确信无人跟踪之后,便绕到了南市。

    这时南市刚刚开坊,杨帆在坊里随便吃了点东西,先去买了套便装换上,然后买了辆独轮小车,他买了几套女人家的衣衫和一些日常应用之物,又买了些米面油盐,想到整日不开伙,朵朵也许受得了,对那娃娃来说却是个麻烦,他又买了好多上好的木炭。

    最后,杨帆又选了一只奶羊,除了一只羊,其余的东西统统装在独轮小车上,仿佛一个沿街叫卖的小贩般拐进了延福坊,杨帆在坊里随意转悠着,捱到自家宅院侧门儿,趁着左右没人,打开角门儿钻进了院落。

    杨帆把食物和衣服给朵朵送去,看孩子饿的哇哇直哭,赶紧叫朵朵挤些羊奶,他这边则点着了不爱冒烟的上好木炭。朵朵本是边地女子,挤奶这活儿非常熟练,“”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一会儿便挤了一碗羊奶,在炭锅里烧开了,温好后一勺勺的喂给饿极了的小柒吃。

    小家伙好不容易吃到一口奶,哪还能挑三拣四,大口吞咽,吃的十分香甜。这小家伙憨头憨脑的倒也懂事,吃饱了就不哭不闹了,闭上眼睛呼呼睡去。杨帆看看松了口气的朵朵,对她道:“好了,你也吃点东西去吧,都饿了很久了。”

    “嗳!”

    朵朵答应着,却不走开,忽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欲言又止地看着杨帆。

    杨帆问道:“怎么,还有什么事?”

    朵朵期期地道:“那件事……”

    杨帆道:“哦,我已把它交到一位官员的手上,只是那些陷害黑齿常之将军的人现在正是炙手可热的时候,现在不能出手,要等一等,等一个时辰。”

    “哦……”

    朵朵的眼睛暗了一暗,微微有些失望。

    杨帆看她还不走,又问:“还有什么事?”

    朵朵咬了咬嘴唇,又问:“我……和小公子怎么办?”

    杨帆道:“你们尽管安心地住在这里,不会有人骚扰你们的。有朝一日黑齿常之将军的冤屈得以昭雪,他的小公子也会得到朝廷的封赏的。”

    朵朵欲言又止,怯怯地道:“那……我去吃东西了。”

    杨帆点点头,看着她走出去,又低头看看那睡得香甜的孩子,轻轻地发出一声叹息。

    傍晚的时候,杨帆才赶回宫城,他本以为自己是回来最晚的一个了,结果赶回玄武门才知道,居然还有十多名百骑侍卫迄今依旧不曾回来报到,看来这旅帅的职位当真吸引人。

    武攸宜很烦躁,自从内卫在两个突厥女人的租住处扑了个空后,便彻底失去了她们的消息,他派在狄仁杰府邸外围的人也未发现有两个突厥女人靠近过,到了下午,狄仁杰居然悠哉悠哉地出了门,在“金钗醉”回请太平公主和几位相国,看起来对此事毫不知情。

    如今内卫和百骑的人已陆续返回,还是没有那两个女人的一点线索,她们还能飞上天去不成?

    因为心情不好,对于杨帆这位他心目中的“小姑父”,武攸宜便也没有什么过于热络的言语,简单地询问一番,让他回去休息,武攸宜便在城楼上继续等候消息。

    杨帆回到宿处,沐浴一番换过衣服,去用过晚饭,依旧只在夹城区域内活动散心。天色刚黑,他就想回去休息了,昨天忙碌一夜,他还不曾合过眼呢。

    谁知刚刚回到营房前面,就看见谢小蛮正在那儿等着他。清晨时候谢小蛮为了引开两名搜索过来的禁军侍卫,佯作有所发现的样子飞奔而去,为他打了一个掩护,此后一直到现在,两人才重新见面。

    谢小蛮没有说话,只用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向旁边睃了一眼,杨帆便跟着她走开了。

    “来,坐下,我有话跟你说!”谢小蛮说着,在演武场的一只石锁上坐下来,或许是因为两个人都掌握了对方的一个秘密吧,她的言语神态无形中又亲近了几分。

    杨帆伸脚一勾,把一只石锁勾到身前,也很自然地坐了下去。

    这只石锁重达一百二十斤,是这个演武场上最重的一只“”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大石锁,他只伸脚轻轻一勾,轻若无物地便拎到了脚下,谢小蛮见了,眼神不禁蓦地一缩。(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