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共同秘密

第一百九十六章 共同秘密

    “夫人,我弄到水了,夫人,我````

    杨帆刚刚解开怀抱,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要把那婴儿揣进怀里,后面突然传来一个女孩儿急切的呼喊中。

    杨帆转过身,就见一个梳着三股大辫儿的姑娘从黑茫茫的夜色中闪出来。

    “夫人……。”

    朵朵看到眼前的情景,突然呆住,她的手一松,手里端着的陶盆“啪”地一声摔在地上,摔的粉碎,热气蒸腾,氤氲而起,光线照着热气升腾而起,把她的人笼罩其中,仿佛是隐身于一团迷雾当中。

    “禽兽!我杀了你!”

    朵朵呆许的眼神从春妞儿血肉模糊的身上缓缓移开,一对上杨帆的眼睛,她的目中突然闪过一抹栗人的寒芒,她拔出腰间短刀,就咬牙切齿地向杨帆扑去。

    “砰!”

    朵朵身子一歪,重重地栽倒在地上,她的后颈突然挨了一记掌刀,把她砍晕过去。

    谢小蛮的身影幽灵般闪现出来,看到眼前的情景,她也不觉一怔。

    谢小蛮搜索了半夜,本来一直没有想到官府的仓城可能成为藏人的所在,还是偶然想起当初去杨明笙府上,请他协助查找刺杀武后刺客的下落时,他曾对洛阳尉唐纵吩咐过,仓城和一些衙门的闲置场所也极可能成为人犯潜藏的地方,这才翻入了仓城。

    说来也巧,谢小蛮翻入仓城的时候,恰好朵朵端着弄来的热水,急急奔回仓窖,谢小蛮就尾随在她身后潜了进来。

    看到眼前这一幕,谢小蛮有些不知所措。

    杨帆把孩子小心地揣到怀里,说道:“我在这里发现了她们,这个女人刚刚生产,或许是难产了,又没有稳婆相助,她用刀……,剖开了自己的肚子,把她的孩子取了出来……”

    仓窖里很空旷,所以杨帆的声音也有些空洞洞的,透着丝丝的寒意。

    杨帆一边把孩子揣进怀里,努力地摆好一个位置,让他躺得舒服一些,一面继续说着:“我问过她,她在临死前,说她是黑齿常之将军的女人,这个孩子,则是黑齿常之将军的儿子。”

    杨帆把腰带束了束,提着刀缓缓站起,凝视着谢小蛮道:“武攸宜大将军对你说的理由大栅与我一样吧?说她们是突厥探子,我相信她的话!”

    谢小蛮有些缓过神来,对杨帆道:“你想做什么?”

    杨帆凝视着她,许久,唇边露出一抹无奈的笑意:“小蛮,你还记得龙门的那天晚上么?”

    “那天……”

    “那天,因为章怀太冇子的两个儿子之死,你在树上喝闷酒,你问我,如果是我亲身经历这种事情,能不能做到无动于衷。我说,我能,因为这只是我的职责,即便我不去做,也自有别人去做!”

    &nb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sp;杨帆的一双眸子闪闪发光,炯炯地盯着谢小蛮的眼睛,认真地道:“我没有骗你!真的,当时我真是这么想的。可是当我真的亲身经历的时候我才知道,人有时候是不会跟着理智走的,永远跟着理智走的人,不叫人。”

    怀里的孩子忽然又哇哇地哭起来,哭声在空旷的仓窖里回荡着,杨帆轻轻拍着他,转身看着地上鲜血淋漓的那具尸体,她的眼睛还没闭着。

    杨帆把刀横在胸前,刀如一泓秋水。

    指肚轻轻从刀锋上一寸寸地抹过,他的眼睛也耀起刀锋一般凌厉的光来:“我以为,我可以为了自己不择手段的,可我终究做不到昧了良心!我,要救他!”

    ※※※※※※※※※※※※※※※※※※※※※※※※※

    小蛮有些伤心,当杨帆横刀相向的时候,她忽然发现,自己真的把他当了自己的亲人。

    小蛮从未对异性投入过一丝一毫的情感,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杨帆的身影渐渐走进了她心里,虽然还远未能撼动阿兄在她心里面的位置,却是阿兄之后,唯一一个让她觉得想亲近的人。

    而他,此刻正横刀相向。

    小蛮很想问他,如果我不放你走,你会不会真的杀了我?

    但她没有问出口,她看到杨帆怀里的孩子,微微摇动着他的头,似乎还在寻找着**儿,她的泪忽然就想流下来,她想到了自己的母亲,母亲临终时,唯一不舍的就是她,那是母亲临终唯一的牵挂。

    母亲临终,把她托付给了阿兄,和眼下的情形是何等相像,尽管她很想知道,杨帆会不意,轻轻地道:“武hòu行可以一跤跌死只榭小、蛮当然也可以从来不曾出现在这儿!”

    夜色深沉,天边隐隐地露出了一抹白,但是还没有释放出晨曦。

    杨帆、谢小蛮、朵朵,带着孩子走出了粮窖。

    朵朵被救醒后,杨帆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她,现场的一切足以为杨帆佐证,朵朵除了哭泣还是哭泣,阿郎死了,娘子死了,她就像一个无助的孩子,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最后,她只能听从杨帆的安排,跟着他们一块儿走出来。

    “她……就理在这儿,合适么?”

    谢小蛮轻轻问杨帆。

    杨帆道:“眼下,实在不能带着一具……”先埋在这儿,回头我再想办法迁走。这个仓窖的位置先记下来就行了。”

    他的目光定在仓窖的门框上方,那儿有一个大大的红色的“杂”字,这是七号仓窖。

    杨帆对朵朵道:“这是杂号仓窖,记住了!”

    朵朵抹着眼泪点点头。

    孩子在杨帆怀里拱动了一下,杨帆轻轻拍拍他的屁股,道:“小家伙就叫小杂吧,朵朵,你跟小杂,我先安排个地方叫你们住着,关于向狄公申冤的事,回头我再想办法,咱们走!”

    朵朵身上穿了那老军的衣服,打扮得如同一个瘦削的军汉,在杨帆和谢小蛮的帮助下,朵朵很容易就随他们翻过了那堵高墙,走在黎明前黑暗的长街上。

    一路遇到了三拨巡夜的武侯,都被杨帆轰开了,后来还遇到了两个禁军,被谢小蛮出面把他们引走,杨帆领着朵朵,来到了他位于南市附近延福坊的宅子,用禁军的腰牌叫开了坊门。

    杨帆带着朵朵和孩子到了宅子里面,找到一处床褥齐备的房舍,又打了井水烧开,给孩子沐浴净身,小孩子洗浴干净,白白嫩嫩的甚是可爱。

    两个人都不大会包裹孩子,杨帆翻出些柔软的布匹撕开,两人七手八脚胡乱地把孩子包裹起来,刚刚出生不久的孩子终究精力不济,被他们一番折腾已经睡着了。

    朵朵抱着孩子,睁着一双惊恐无措的眼睛问杨帆:“杨大哥,我……,我现在该怎么办?孩子要吃东西的……。”

    杨帆蹙着眉想了许久,才叹了口气,道:“不能给他个雇个奶妈子回来的。你先住下,这所宅院够大,就算孩子哭起来,也不用担心左邻右舍的会听到。不过一会儿我离开时,会把院门锁上,你千万不要出去。”

    他想了想,又道:“回头,我去南市买些米面菜蔬回来,你自己……,哦,对了,我会尽量买些熟食给你,隔两天送一回。不过,孩子总要吃些热粥的,你要注意,烧饭时一定要在夜里,不要叫人看见炊烟。”

    朵朵六神无主,现在只能完全依靠他了,只得连连点头,把他的话都一字不漏地记在心里。

    杨帆又道:“孩子总喝米粥怕是不行,这样吧,我看看,从南市再买只奶羊回来。”

    当时,大唐最流行的饮品就是奶制品,各种奶制品中,牛奶和马奶都不算多,以羊奶为主流,所以在市场上很容易就买到奶羊,薛怀义送他这幢宅子,花花草草栽得到处都是,如今只好当牧场用了。

    杨帆说一句,朵朵就听一句,使劲地点点、头,这位姑娘已经被一连串的变故吓傻了,眼下已把杨帆当成了她唯一的依靠,她的主心骨,自然无不相从。

    杨帆把自己能够想到的东西都嘱咐了一遍,最后又道:“就是这个包袱?”

    包袱就放在榻边上,上面已经染了些血迹,朵朵点点头,想起死去的夫人,忍不住又流下泪来。

    杨帆把包袱取在手中,道:“好!东西我带走。派我们出来的既然是武攸宜,那么对付黑齿常之大将军的,就必然是武氏一族。狄公与武氏一族很不对付,也曾想过要救援黑齿将军,可惜迟了一步口这些证据,我会想办法送到狄公手上!”

    “恩公!杨大哥!”

    朵朵满怀感激实在难以言表,突然双膝一弯,“叶嗵”一声跪倒在地,怀抱着孩子,重重地给他磕起头来。

    杨帆赶紧把她搀起来,道:“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你放心,这坊间的人都知道这是薛师的宅子,并不知道已转手于我,没有人敢闯进来的,你就安心住在这里,时辰已经不早,我得先离开,午后再来探你!”

    杨帆急急离开,当他锁好大门,走上十字大街的时候,则天门上的钟声悠悠地响了起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