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二百章 原来如此

第二百章 原来如此

    “他的手指好小啊,那么细,我都不敢碰,真怕一碰就折了。”

    “你看你看,他的眼睫毛好漂亮。”蛮平时凶巴巴的傲骄样儿全然不见,她满脸新奇地看着躺在那儿的小家伙,品头论足,简直就没有她看着不希罕的时候。这么小的孩子,她还很少看见,更是头一回能这么近的观察。

    “他是男孩女孩啊?”

    蛮嘴巴不停,自顾自地呱唧了半天,忽然又问。

    杨帆忍不住笑道:“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蛮白了他一眼,没理他的疯话,只是低下头去,小心翼翼地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探到小柒的掌心,感觉着那温暖幼嫩的小手,开心地微笑起来。

    两个人在这儿待了大半个时辰,杨帆便向朵朵告辞,依依不舍的小蛮跟着杨帆从角门儿离开府邸,问道:“咱们现在去哪儿?”

    杨帆道:“总要到处走走的,我带你去修文坊吧,去我住的地方瞧瞧“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好!”

    蛮欣然答应,跟着杨帆行向修文坊。

    修文坊里已经过了早间最繁忙的时段,街坊间的生活节奏又慢下来。赤膊的胡人师傅刚刚压住了灶火,正慢条斯理地翻拣着锅里的烧饼。胶东的孟师傅把一匹用得已经发黄了的细白布叠了两叠,轻轻盖住蒸笼,免得走了水气。

    认出杨帆之后,他们都惊喜地向杨帆打起了招呼,烤胡饼的尉迟老人丢下竹夹子,一边在围裙上擦着手,一边笑眯眯地迎上来,翘着弯曲如钩的大胡子。哈哈笑道:“二郎难得有空回咱坊里瞧瞧。这位小娘子是?”

    尉迟老人瞧瞧小蛮,很满意地点点头,再看看杨帆。笑容便有些暖昧。孟师傅站在锅灶后面,向杨帆翘了翘大指。

    杨帆笑了笑,情知他们那丰富的联想力也仅仅限在男女之事上。当着小蛮的面也不好向他们解释什么,只道:“老伯你先忙着,我要去桥哥儿家里瞧瞧,等回来咱们再聊。”

    “好好好,你去你去,忙你的。”

    尉迟老人扯开嗓子发出一阵粗犷的笑声:“该当的该当的,你们是好兄弟嘛,我就知道你是为了桥哥儿回来的,哈哈。这不还领回一位俊俏的小娘子,你是不让桥哥儿专美于前呐。”

    “哟!这胡人老头儿还会拽文呢,他说什么专美于前?”

    杨帆一路走。一路跟熟人打招呼。小蛮一路跟着,迎着种种猜测、恍然、暧昧的目光。有些迷惑地问杨帆。

    杨帆一面微笑着向路边几个熟人挥着手,一边不动声色地道:“你不用理会,他们经常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做些莫名其妙的事,你只要知道他们都是好人就成了。”

    经过十字大街第二曲路口时,杨帆本以为会看到系着小蓝裙子在那儿辛勤劳动的面片儿姐姐,谁料到了路口,不但没有见到那个倩美的忙碌身影,便连那小棚子都拆了,棚下的面板、锅灶自然也全都不见了。

    杨帆心里愣了一下:“面片儿姐姐怎么会没出摊呢?连摊子都拆了,这是……”

    杨帆心中疑窦重重,真想马上拐去面片儿家了,想了想还是先去马桥家里,如果真有什么事情,或可侧面先了解一下。

    杨帆加快了脚步,赶到马桥家里推开院门儿便喊:“大娘,大娘,我是杨帆!”

    “小帆?”

    随着一声惊喜的叫声,房门一开,马桥一阵风似的从屋里跑出来,一眼瞧见杨帆,哈哈大笑着扑上来便给了他一个熊抱。

    杨帆被他这一抱,心里顿时踏实下来,瞧马桥这模样儿,就不大可能有事,面片儿家里也不可能出了什么事情,否则他见到自己岂会笑得这么开心。

    杨帆在他背上拍了拍,这才笑道:“放手!去军中这才多久,力气倒大了不少,快勒死我了。”

    马桥哈哈大笑着放开手,一眼瞧见小蛮,先是一怔,刚想口花花地调侃两句,忽然认出是宫里的那位谢都尉,不禁吓了一跳,吃惊地道:“小帆,你怎么……把谢都尉都给领来了?你们……”

    杨帆道:“我和谢都尉乔装出宫办一件差使,听说你要找我,我顺道儿就来了,还不快请谢都尉进屋坐坐。”

    “哦哦,是是,快请进屋,快请进屋。”

    马桥带着一种姑且信之的表情往屋里让人,同时高声喊道:“阿娘,有客人登门啦。”

    “谁来啦?”

    马母带着一脸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的喜气从里屋走出来,瞧见杨帆便笑:“是小帆呐,可真有日子没见了。马桥这个浑小子,还什么贵客,这不就跟自己家里人一……嗯?”

    马母忽然看见站在杨帆身后的小蛮,声音顿时停住,她上下看看小蛮,赶紧快步走近,拉起她的手,仔细打量着,啧啧赞道:“哎哟,这是谁家的闺女啊,这么漂亮,你们这是……”

    马桥挤进门来,道:“阿娘,你问那儿多干什么,快请人家进屋坐吧。来来来,你们进屋坐。”说着挤开老娘,就往屋里让人。

    &n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bsp;马母看见杨帆领回来一位这么水灵的大姑娘,还没希罕够呢,就被儿子给打断了,忍不住在他额头狠狠一戳,压低了嗓门道:“就你事多,一天穷咋唬,你看看人家小帆,我就说吧,咬人的狗是不叫的,你瞧瞧人家那本事,悄没声儿的就领回一个俊俏大姑娘……”

    蛮的耳力很好,把马母刻意压低了的话语听得清清楚楚,她隐隐猜出了为什么一路上那么多人的眼神都有些怪异,也猜出了马母究竟误会了什么,不免有些不自在起来,进了里屋,便讪讪地道:“这位大娘,在说什么呀!”

    杨帆道:“你看,我早就说了,他们经常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做些莫名其妙的事,你只要知道他们都是好人就成了,不用管那么多。”

    不一会儿,马桥端着一个大簸箕进来,笑道:“来来来,吃点枣儿、核桃。”

    杨帆挪了挪身,让他把大簸箕放在自己和小蛮中间,问道:“桥哥儿,你捎信叫我回来,到底有什么事?还有,宁姐那儿的摊子怎么也收了?”

    马桥听了忽然便有些腼腆,干咳两声道:“哦,你说这个啊……,咳咳!这个……那个……一会儿你听我娘说说好了。”

    杨帆还是头一回看见他露出这样的表情,不禁大奇,道:“你也会有害臊的时候?快说,到底什么事儿?”

    杨帆一把没抓住,马桥已经溜了出去,叫道:“阿娘,阿娘,小帆叫你!”

    杨帆失笑道:“这小子,到底怎么了?”

    片刻功夫,马母走了进来,笑盈盈地道:“小帆呐,你喊大娘?”

    杨帆道:“大娘,马桥捎信儿叫我回来一趟,究竟有什么事啊?”

    马母笑道:“喜事儿!大娘查过了黄历,下个月初九,是黄道吉日,适合操办喜事。桥儿马上就要成亲了,你是他的好兄弟,到时候,一定得回来喝喜酒才成!”

    杨帆奇道:“桥哥儿要成亲了!那新娘子是谁?”

    一个念头突然闪过他的脑海,杨帆不禁叫道:“宁姐?”

    ※※※※※※※※※※※※※※※※※※※※※※※※※

    千金公主一身盛装,身后跟着两个宫娥,走向武成殿。

    千金公主身后的两个宫娥合力捧着一只雕花饰纹,造型雅致的扁匣子,也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

    “千金来了啊,叫她进来吧!”

    武则天刚刚处理完奏章,刚对上官婉儿嘱咐了几句,听说千金公主求见,便笑眯眯地道。

    千金公主进了武成殿,瞧见武后赶紧急走几步,裣衽施礼:“千金见过天后。”

    武则天道:“呵呵,千金啊,今儿怎么有空进宫来看朕啊。”

    千金公主毕恭毕敬地道:“千金得到一株几百年的老山参,想着天后日夜操劳国事,便赶紧送进宫来,给天后进补进补身子。”

    千金公主说完,往旁边一让,两个宫娥端着那楠木匣子走上前来,仿佛捧着一块匾额似的微微倾斜着向武后展示。

    千金待她们站定,赶紧又凑上前去,轻轻打开那匣盖儿,只见里面黑色丝绒垫底,上面平放着一棵老参。这人参不是萝卜,虽说有几百年之久,看来却既不粗也不长,倒是它的细须十分细密,参的主干虽不大,那长长的细须却铺及到匣子的每一个角落,疏密相间,如同一副优美的图画。

    武则天一见,不禁赞道:“果然是一棵好参,千金呐,难得你一番心意。”

    武则天回首对婉儿道:“婉儿,叫人去,把朕的‘益母草泽面膏’取些来,赏与千金。”

    婉儿答应一声,迈步上前,刚要吩咐下去,千金公主忽然眼含热泪,卟嗵一声跪倒在武则天面前,婉儿被她吓了一跳,急忙闪到一旁避嫌。

    千金公主激动地道:“天后对千金真是关爱备至,慈祥的就像亲生母亲一样。千金幼失枯恃,虽锦衣玉食,却难享那承欢于父母膝下的人伦之乐。千金……千金有一不情之请,唯愿拜在天后膝下,认天后为母,还祈天后慨然应允!”

    “什么?”

    婉儿诧然瞪大眼睛,看着鸡皮鹤发、老态龙钟的千金公主。

    她是高祖之女,论起来武后还要称她一声姑母,她……她要拜武后为干娘?

    婉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