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二百零七章 七姑娘驾到!

第二百零七章 七姑娘驾到!

    七七姑娘出身陇西李氏,大名叫作李绫荃。

    李氏一族起源很多,到如今分成两大支系,一系出于陇西,一系出于赵郡。

    赵郡李氏雄踞河北,与王、崔、卢、郑合称中原五大郡姓。

    陇西李氏这一系本来名望、实力都逊于赵郡李氏,但大唐开国皇帝李渊自称祖上就是建立过西凉的皇帝李暠,所以诏令天下,以陇西为李姓郡望,从而使陇西李一举压过赵郡李,一举成为普天下所有李氏族人的郡望。

    天下李氏,从此皆以“陇西堂”为郡号。

    当然,大唐皇帝虽自承源自陇西望族李氏,但并不代表陇西李氏俱是皇族。这陇西李氏一族源头众多,有源自黄帝瑞琰的,有西狄少数民族本有李氏一姓从而附庸过来的,还有附从李氏改了自家姓氏的。

    李唐宗室虽也自称出自陇西李氏一族,但他们是皇族,从一开始就是超脱于陇西李氏的一个存在,陇西李氏一族另有德高望重、势力强大的宗支长者,被公认为一族之长,管理整个李氏宗族的共同事务。

    如今这一代的陇西李氏族长就是七七姑娘的亲祖父。这位陇西老汉很能生,一辈子光儿子就生了十七个,夭折了四个,剩下十三个郎君。这些人也都继承了乃父擅生的遗传基因,个个都很能生。

    光是嫡房长子,也就是七七姑娘的父亲,就生了六个儿子,七个女儿,所以七七姑娘有六个兄长,六个姐姐,自然也就有六个姐夫。她的六个哥哥在陇西都是有头有脸有权有势的人物,六个姐夫自然也不逊色,若非七七姑娘背后有这么多的“惹不起”,一向目中无人的姜公子哪会见到她就这么头疼。

    好不容易把七七姑娘给打发走了,姜公子无奈地摇摇头道:“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马家门前打做一团。苏坊正等长辈大声呼喝着,让赴宴喝喜酒的坊丁、武侯们也插手阻止,渐渐控制住了局面。

    花大娘一张脸被挠得花脸猫儿似的,气咻咻的被人拉开,与她对殴的那个村妇两颊赤肿如同猪头,已经看不出一点本来面貌。

    &nbsp“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这边吵嚷声渐息,她还在彪悍地跟自己的男人,一个叫赤忠的乡下汉子发着威风:“你这个怂货!炕头的汉子被窝里硬。一出门儿屁用不顶。你就眼看着自己的娘们被人欺负?”

    “够啦!”

    苏坊正厉喝一声,制止了她的叫骂,冷冷一扫人群。大声道:“散了!全都各回各家,有劲儿都他娘的回家使去,统统滚蛋!”

    苏坊正一怒。还真有那么一股架势,这场面也真是无法再把喜宴办下去了,众人纷纷离开,苏坊正又吼道:“本坊坊丁全都留下,帮着拾掇拾掇!”

    一场喜宴,就此不欢而散。

    屋里面,东屋里新媳妇面片儿扑在炕上掩面哭泣,西屋里马大娘坐在炕头无声垂泪,马桥蹲在堂屋门槛儿上。脸色青一阵紫一阵,一股无名怒火也不知该冲着谁发。

    杨帆看看还在院里院外帮着拾掇的坊丁,凑过去对马桥道:“桥哥儿,你是男人,得有点担当!这时候你蹲在这儿跟谁生闷气呢?西屋老娘哭,东屋媳妇哭,你打算一家三口就这么一晚上?”

    “我……”

    马桥抬起头。只说了一个我字,眼圈儿一红,眼泪就在眼睛里打起了转转。

    沈沐也走过来,一撩袍襟儿,在马桥旁边蹲下。安慰道:“马兄弟,这算什么呀。穷亲戚也好,富亲戚也罢,只要亲戚多了,总有彼此亲近互相帮衬的,也有下三滥的,甚至还有瞧你日子过得比他红火,成心给你捣蛋的,你遇到这点事儿,真心不叫事儿。”

    杨帆在另一侧蹲下,道:“沈兄说的是!今天这事,可不是你婚事操办的不好叫人家笑话,明儿坊间传开了,丢人的也不是你。你啊,先把大娘哄一哄,我帮你去哄哄宁姐,只要你们一家三口把日子过好了,今日喜宴上的这点事儿算个屁啊!”

    杨帆和沈沐你一言我一语,渐渐劝开了马桥心里这个结,仔细想想,二人说的是这个理儿,马桥点点头,感激地道:“嗯!你们说的对,我是男人!今儿成了家,我就是家里的顶梁柱,老娘哭,媳妇儿哭,我不能也这样!”

    他擦擦眼角泪水,道:“我去劝劝阿母!”

    杨帆点点头,目送他进了西屋,扭头对沈沐道:“沈兄……”

    沈沐含笑道:“你去吧,我在这儿等你!”

    杨帆点点头,向东屋走去。

    这时坊丁们一起动手,已经把打烂的家伙什儿都收拾好了,院里院外干干净净,杯盘狼藉的模样已然不再。苏坊正方才看见沈沐与杨帆、马桥一起说话,以为他们都是军中好友,锁着眉头走过来,叹息道:“这位小兄弟……”

    沈沐揖道:“老人家辛苦了,亏得您老帮衬着。没啥,亲族友人多了,难免起些争执。”

    沈沐说着,从怀中摸出两吊钱来,道:“大家伙儿辛苦了,劳烦老人家……”

    苏坊正脸色一沉,道:“你这是干什么?”

    沈沐笑道:“老人家莫要见怪,在下哪敢羞辱老丈,刚才许多兄弟只顾帮忙,还没顾得上吃口热菜,喝上口酒,这是在下替马桥送他们的一点心意,老丈德高望重,这事儿就麻烦老丈您帮忙了。”

    苏坊正听了脸色稍霁,想了想,便接过钱道:“既然如此,老夫就不跟你客套了,好好劝劝桥哥儿,别放在心上,老夫先领他们离开。”

    东厢房里,面片儿用被子捂着脸,趴在床上不肯起来,今天这一幕闹剧,真是让她丢尽了脸,这是一个女孩儿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天,结果就这样过去了,她真的很伤心。

    杨帆站了许久,才缓缓地道:“今天是适合成亲的黄道吉日,我想。不只洛阳城里,恐怕普天下都有许多人在嫁女儿,在娶娘子……”

    杨帆的开场白很特别,面片儿不自觉地便收了哭声,竖起了耳朵。

    杨帆道:“有一等人,今天嫁的风光体面,从此以后家庭和睦,夫唱妇随。过得很幸福;有一等人嫁的不够风光体面。可是成亲后一样的家庭和睦,夫妻恩爱;还有一等人,嫁的时候开心快乐。想着会一生恩爱幸福,到后来却是同床异梦,彼此形同陌路;

    第四等人。嫁就嫁得不情不愿,大喜之日实则大悲,今后也没有一天好日子过……,凡此种种。因为今日这些不快之事,宁姐你肯定算不得那第一等幸福的人,但是却可以做第二等幸福的人,你说是不是?”

    面片儿悄悄擦擦眼泪,杨帆道:“为了操持你们的婚事,大娘很辛苦。如果你们开心快乐,老人家真比自己过好日子还快乐。我知道宁姐你有些伤心,可这些事儿实在算不了什么,丢人的难道是你和桥哥儿?

    有些人不讲究,在你们大喜的日子里给你们心里添堵,可是如果自己想不开,本来一件小小的不愉快。而且是别人造成的不愉快,那就真的变成你们的不愉快了,不止今儿不快活,以后怕也要用很长的时间才能缓和过来。宁姐,你比小弟要年长一些。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面片儿轻轻坐起来,定定地看着杨帆。

    杨帆笑了笑。道:“去好言安慰一下你的婆婆吧,老人家比你还难过呢,然后,不要再记着这不愉快,今儿可是你大喜的日子。今晚,你可是最漂亮的新娘子呢!”

    面片儿的俏脸红了红,眸中的悲伤与羞忿,不知不觉地悄然散去……

    ※※※※※※※※※※※※※※※※※※※※※※※※※

    待杨帆劝得面片儿回心转意,去了西屋与马桥一块儿哄得马母破啼为笑,分别安歇的时候,杨帆和沈沐才离开马家。他们离开马家的时候,月亮已升过树梢,许多人家都静悄悄的,不见一点灯光。

    然而修文坊里还有一处地方,却是灯火通明,彻夜不休。这个地方本就是白天安静,夜晚喧嚣的,它就是“醉春楼”,修文坊里最大的一家青楼。

    洛阳虽然实行宵禁,却不是说夜间必须回家,只是不准在街上游逛而已,所以很多寻芳客傍晚时分便会到青楼里面,吃花酒、赏歌舞,与友人同乐,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到了深夜,便宿于妓家,寻一位美娇娘共入温柔梦乡。

    此时的醉春楼正是寻芳客们玩乐最盛的时候,楼前红灯高挂,丝竹靡靡之音飘摇入耳。

    杨帆在坊间听人闲扯的时候,不只一次听他们说起过青楼,可是那些粗鄙的汉子去的地方实在算不上青楼,只能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算是半掩门儿的窑子,进去脱了裤子就上,上完就走,毫无情趣可言,这等真正高雅的寻欢所在,于杨帆而言,实是一个新奇而神秘的地方。

    两个人踏进酒楼的时候,根本没有一群莺莺燕燕、庸脂俗粉迎上来七嘴八舌低俗不堪的挑逗,也没有老鸨子大茶壶扯着太监似的嗓门儿喊一声甚么“姑娘们快来见客啦”,迎上来的只是一个肩搭毛巾的酒博士,笑脸迎人,客客气气。

    沈沐很自然地吩咐道:“要一处雅致安静能歇宿的上好客房,七八样素淡的下酒小菜,来一坛剑南烧春,再叫六个嘴皮儿灵巧、容色上乘、吹拉弹唱、能歌善舞的姐姐来陪我们吃酒!”

    酒博士听了欣然一笑,微微欠身道:“两位客官,这边请!”

    这时,因为修文坊里今天有六户成亲的人家,四边坊门都还没关,守北门的一个坊丁打个哈欠,刚要把门掩上,锁头挂上,回哨房里歇息一下,外边忽然走进一群英气勃勃的大姑娘来,中间两人正是天爱奴和七姑娘。

    p:以为热闹过去了吧?no!醉春楼里还没热闹呢,太平公主府也没热闹呢,诸位看官拭目以待!今日三更,诚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