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二百零八章 英雄气短

第二百零八章 英雄气短

    房间很静,音乐很雅,菜色清淡,酒味很醇。至于美人,蝉鬓蛾眉,含娇妩媚,体态婀娜,馨香扑鼻,温柔款款地往身边一坐,轻声慢语,叫人不喝便先醉了三分,这儿的确算得上男儿的温柔乡。

    沈沐很会说话,同杨帆聊起他在坊间的趣事、进入白马寺的缘由,加入禁军的经过,倾听时神情很专注,还会在需要的时候简简单单地插上一句,就让你更有兴趣说下去。杨帆说到现在成为百骑,然后微微一笑,问道:“沈兄你呢,现在做些什么营生?”

    沈沐道:“为兄么,洛阳这儿很少过来,这一次只是受朋友之邀,很快还会回长安去。在陇右,为兄有些皮货铺子、丝绸买卖,还有几处马场,呵呵,钱么,着实地赚了些,不过却不及兄弟你在官场上威风啊。”

    杨帆道:“不敢,其实小弟只是禁军一小校,这官场……着实地谈不上。”

    沈沐微笑道:“能进百骑的人,外放出来,随便往哪支禁军里一放,就可以做个官儿了。依我看,二郎你还是太过老实,其实就凭你跟薛师这层师徒关系,再加上武大将军对你的赏识,好好经营一番,前途不可限量。”

    沈沐哈哈一笑,给杨帆又斟了一杯,道:“当然,你还年轻,不懂这些也在情理当中,不过……”

    沈沐的目光陡然深沉下来:“能成大事者。固然有因缘巧合,鸿运当头的。可那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人,是从少年时候起。就有所准备,他们的前程,每一步都是按照事先的安排一步步走下去的。

    这些人,大多非等闲之辈,或者父辈是朝中重臣,或者家族是巨室豪门。父兄长辈才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眼光,早早的替他一步步做好安排,与二郎你同场击鞠的那些少年将军,莫不如是!”

    &nb“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他深深地望了杨帆一眼。说道:“运气,二郎已经有了,只是身在宝山还不知利用,需要一个熟谙世事人情的人为你点拨、帮你谋划,需要一定的资财让你去经营你的这些人脉,如此一来,今日二郎虽只是百骑之中一小校,来日万马军中大将军也未尝不可能!”

    杨帆的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举杯向他迎了迎,呷了口酒道:“沈兄金玉良言。杨帆受益非浅。只是沈兄所言,说来容易,要做到,却难呐。”

    沈沐今日只是与他拉近关系,自然不会马上开诚布公,说明自己本意,哈哈一笑道:“说易不易,说难也不难,其实所差者。依旧是一个机缘。为兄在陇右经商,识得许多巨室高门人物,内中不乏高人,我会帮你好生物色着。”

    杨帆道:“沈兄如此爱护,小弟真不知该如何报答了!”

    沈沐正色道:“二郎这话就见外了,说起来,我沈沐也是起于微末,能有今日,没有别的原因,就是重义气!好结交天下英雄!某与二郎义气相投,二郎但有所求,只要为兄做得到的,上刀山下火海,眉头都不皱一皱!”

    说完了这番慷慨激昂的话,沈沐颜色一缓,哈哈笑道:“你看,咱们光顾说话了,可不冷落了如此美人儿?来来来,咱们且饮酒……”说着,他手臂一伸,揽住一个侍酒美人儿的纤腰,嘿嘿笑道:“陪爷饮一个‘皮杯儿’……”

    那美人儿向他婉媚地一笑,低头抿了口酒,嘟起红艳艳的双唇,便向他唇上凑去。坐在杨帆身边的一个绿衫女子也抿了口酒,有样学样地向杨帆迎去。

    姐儿爱俊,身边这小郎君煞是可人,这美人儿早看得心痒痒的,平时最烦客人毛手毛脚,今日却巴不得他来撩拨自己。奈何这两位客人浅浅一聊,以她们的见识就知道绝非纯为寻欢而来,二人只顾饮酒清谈,她们也只好一旁布菜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酒,不敢胡乱打扰。

    如今二人议事好不容易告一段落,她当然想与这俊俏小郎君好生亲热一下,恰在此时,珠帘儿“唰”地一掀,两位俊俏的大姑娘立于珠帘之外,两双妙目往里边扫来。

    沈沐撩了一下眼皮,仿佛根本没有看见外面的人,却很迅速推开正要扑进他怀里的美人儿,眉头一蹙,对杨帆义正辞严地道:“二郎,今日你我相聚,喝喝酒聊聊天也就是了,叫这些姑娘们来干什么?”

    “啊?”

    杨帆愣住了。

    沈沐一脸正气地道:“叫她们来弹弹曲儿唱唱歌儿,助助酒兴也就罢了,这等卿卿我我的无聊事儿就免了吧,一群庸脂俗粉,哪能看得入眼去!”说罢一抖袍袖,好像生怕沾了那庸脂俗粉的味道。

    杨帆看着这位方才还“好结交天下英雄!但有所求,上刀山下火海,眉头都不皱一皱的义薄云天的真汉子”,一时目瞪口呆。

    珠帘外,一个女孩儿从鼻腔里轻轻地哼了一声,悠然道:“装!你继续装!”

    “什么人?啊!绫荃,你怎么来了?”

    沈沐腾地一下站起来,又惊又喜地迎上前去。

    杨帆张大嘴巴在那儿发怔:“这……这货也太能装了吧?帘下那女子是谁,莫非是他娘子?咦?她旁边那人是……阿奴!”

    杨帆蓦地张大眼睛,看看正在帘下神情怪异地看着他的那个俏丽女子,再看看身旁嘟着小嘴儿要与他凑个‘皮杯儿’的妩媚酒娘,赶紧也把她推开,站起身道:“阿奴,你怎么在这里?”

    沈沐同七七姑娘不知低低说了些什么,七七姑娘便冷冷地瞟了杨帆一眼,厌恶地道:“你呀,以后少跟他这种无耻好色之徒来往!”

    沈沐满脸堆笑地道:“是是是。这不是在谈生意么?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这种地方。你站一站都嫌脏了脚,走走走。咱们到院子里说去!”沈沐说着,回头向杨帆挤挤眼睛,一脸的抱歉与无辜。

    七七姑娘是闯进来的,别看七七姑娘身边带的都是一些女人,可是拳脚功夫相当不错的男人也未必比她们厉害。七七来自陇右,西北边塞的女子。无论胡汉俱擅骑射,拳脚功夫也都不俗,很少有弱质女流。

    所谓“搴裙上马如转蓬,左揽右射必叠发。妇女已如此。男子安可逢”,就是形容西北地区尚武之风的。这些人闯进“醉春楼”,那些打手如何制止得了。

    也不知道沈沐和那位七七姑娘是什么关系,他把那位七七姑娘哄出去之后,那几位酒娘见势不妙也都退了下去,房中便只剩下杨帆和天爱奴两人了。

    杨帆欣然笑道:“阿奴,进来坐!”

    阿奴溜了一眼他旁边的座位,板着俏脸道:“我进来坐,算是什么身份?”

    “呃……”

    杨帆想想也觉不妥,忙站起来走到帘外。腼腆地解释道:“你误会啦!我只是坐在这儿喝酒聊天而已。”

    天爱奴寒着脸道:“叫人家以口渡酒,用舌头聊天么?”

    杨帆叫屈道:“哪有啊,其实是沈沐叫那酒娘跟他来个什么‘皮杯儿’,我旁边那酒娘有样学样而已,但是我没喝啊!”

    天爱奴乜了他一眼道:“那不是因为我来了么!”

    杨帆道:“你不来我也不会喝的,你还信不过我么?”

    天爱奴口风有些软,却皱了皱鼻子,依旧不悦地道:“你喝不喝管我什么事,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跟我解释作甚?”

    这句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有些不自在起来。

    “呃……那个……”

    杨帆咳嗽一声,讪然道:“今天是桥哥儿成亲的大喜日子,我是去喝喜酒的,因为太晚回不了宫城,本想着随便找个地方住一晚,结果沈沐带我来这儿吃酒,咳!那些酒娘也是他叫的。”

    天爱奴能找到这儿来,早对事情有所了解了,杨帆再这样一说,她自然就信了,便冷哼一声,叮嘱他道:“你呀,以后少跟他这种无耻好色之徒来往!”

    咦?这句话忒地耳熟,貌似七七姑娘刚刚才说过。

    女人,果然是帮亲不帮理的……

    ……

    马母在儿子和儿媳的好言宽慰之下,难过的心情终于得到舒缓,在他们两人的侍候之下上榻歇息了,新婚夫妇这才退回自己房间。

    新房里,墙上贴着喜字儿,案上一对高高的龙凤红烛正点得亮亮的,被面也是红的,映得房中一团喜气,稍稍冲淡了两个人心“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中的惨淡,可是那新婚大喜之日遭遇不幸的阴影,依旧笼罩着二人的心田,让他们提不起兴致。

    面片儿默默地坐在榻上,马桥默默地坐在她一旁,这时候他们本该欢喜地相拥在一起,耳鬓厮磨、亲亲热热的,可是看见面片儿那清淡的容色,马桥哪有勇气伸出手去。过了许久,他才轻轻叹了口气,对面片儿道:“夜深了,娘子,咱们歇了吧。”

    说着,马桥就要起身去吹熄红烛。

    面片儿扬眸一看,情急叫道:“站住,你干什么?”

    马桥茫然道:“我吹蜡烛啊。”

    面片儿忙道:“不成,我娘说过,新婚夜蜡烛必须长明至天亮,日子才红红火火、亮亮堂堂,新婚夜的红烛是不能灭的。”

    “这样啊……”

    马桥忽也想起自己母亲也曾这样嘱咐过,一时竟然忘记了,他挠挠头,看看那近在咫尺的红烛,又看看床榻上的被褥,忽然担心地问道:“这个……要是被窝风太大,把它给吹灭了怎么办?”

    面片儿“噗哧”一声笑,刹时满面红晕,忍不住又羞又气地骂道:“你这个呆子,又说甚么胡话!”

    马桥见她一脸娇羞,竟是前所未见的妩媚,不禁看得呆了,呆了只是那么刹那,他情不自禁地道:“娘子,你真好看……蜡烛果然还是亮着好……”

    面片儿更形娇羞,马桥纵身扑去,带起一缕微风,风只把那烛火摇了一摇,却把两人心中那抹不快吹得干干净净……

    P:凌晨,诚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