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二百零九章 如冰似火意朦胧

第二百零九章 如冰似火意朦胧

    曲终人散。

    太平公主送走最后一个客人,站在堂前,只觉身心俱疲。

    当年她第一次成亲的时候,皇家为她举行了盛大了典礼,因为送亲的人马车仗太过庞大,无法驶入坊间,甚至连坊门都要拆下,送亲那个晚上无数的侍卫打着火把,把路边的路木都烤糊了。

    这一次武李联姻,政治意义重大,婚礼依旧隆重无比,只是因为准备仓促,规模上同上一次无法相比。然而这对太平来说,这已繁琐到无法忍受了。

    实际上她第一次成亲时规模如何的宏大,那只是旁人津津乐道的故事,在太平心中始终难忘的,只有她坐在送亲的马车中的欢喜与憧憬,洞房之夜在驸马薛绍面前宽衣解带时的忐忑与娇羞。而今天这场喜宴,她只是一丝不苟地在走婚礼的程序。

    天后亲自赶到为女儿主持婚礼,日暮时分才摆驾回宫,新人夫妇和文武百官、皇亲国戚恭送天后的全过程就用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回来依旧摆宴庆贺,直到此时贺客们退去,留下满堂狼藉。

    大唐婚制,红男绿女。

    但是,太平公主此时却穿着一身黑色的曲裾深衣。

    这是依照周礼举办的一场婚礼,周制尚黑。

    武则天早就声称武氏祖上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即为周武王,她的亲生父亲武士彟又有周国公的封号,前不久傅游艺率众上书劝进,也是请天后易国号为周。称大周皇帝。如今,太平的婚礼居然就一改大唐传统,举办了一场隆重的周制婚礼。

    太平公主在心中冷笑,母亲还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资利用的机会啊!

    玄黑色的丝质深衣,纁红色的衣缘,庄重而大方,蔽膝、佩玉等一应俱全……她的头上也没有满头珠玉,仅仅是一枝式样奇古的玉步摇,颇有先秦古韵。

    暗而沉的衣料颜色和朴素的妆饰。虽然不似后世礼服的鲜明和喜庆,却透着一种肃穆与庄严,然而配着她那绝无一丝欢愉的神情。却有一种暮气沉沉的感觉。

    外管事李译肃立在她身边,微微垂着手站着,太平公主长长地吁了口气,吩咐道:“简单收拾一下就算了,明儿再仔细打扫。”

    “喏!”

    一见太平公主转身欲走,李译连忙追上两步,小声提醒道:“公主,驸马他……”

    太平公主站住脚步,扭头看了看,驸马武攸暨一张脸已经喝成了猪肝色。眼睛半睁半闭的趴在一张案几上,喃喃自语地还在念叼着什么。

    太平公主厌恶地道:“让他在这儿趴着吧!”

    一进后宅,内管事周敏就迎了上来。

    太平公主问道:“崇训、崇简他们都睡了吧?”

    今儿这场喜事,大概最开心的就是太平的四个孩子了,他们把这场喜宴当成了一个很热闹的游戏。这一晚上都兴致勃勃地在人群里钻来钻去,不过客人们还没走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玩累了,被保姆带离了前堂。

    周敏应道:“是!小郎君和小娘子都睡着了。公主要沐浴吗,水已经备好。”

    太平公主淡淡地道:“先搁着吧,我去书房整理些东西。”

    书房里面。太平公主把灯烛移近了些,静静地看着她收集的情报,仔细地思忖着:“黑齿常之死了,陇西少了一员大将,这个空缺必然有人觊觎,只是太后登基在即,这时提出来显然不合时宜。

    那些人在等机会,这个机会很可能就是母亲正式登基的时候,新皇登基,有功之臣各有封赏,那时把这军权交给一个保她登基立下大功的人,正是顺理成章。”

    狄仁杰之意,是把这兵权夺回来,不让它落在武承嗣手中,眼下最合适的人选,唯有娄师德。但太平公主的胃口却不只于此,她想把整个陇右的武装力量全部整合在一起,于陇右各道大使之上,设陇右诸军州大使,节制整个河陇西域军政大权。

    于公来说,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调动河西诸军力量,抵御吐蕃与突厥的联手入侵,确保河西安全。于私,可以让她控制、影响一支举足轻重的军事力量。而这,无疑需要更细更深的谋划。

    同时,陷杀黑齿常之,谋夺陇右军权的主谋是武承嗣,出谋画策的是他的左右手周兴和丘神绩,当设献计让自己嫁给武承嗣的也是这两个走狗,不管是从她谋求政治权力的角度,还是个人私仇的角度,这两个人都一定要死!

    而无论是谋夺军权还是陷杀周兴和丘神绩,角逐之地虽在朝堂,可这功夫还是要着落在陇右,只有那里大局砥定,才能一箭双雕:权力到手,仇人授首!

    想到这里,太平公主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灯光映着她的眸光,像波斯猫儿似的闪耀出诡谲的光芒。

    “咣当!”

    书房门开了,武攸暨醉醺醺地出现在门口,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狼一样地看着她。门口左右两个健妇一脸失措的表情。

    太平身边这些健妇,个个都是身手高明的相扑高手,问题是武攸暨毕竟是太平名正言顺的丈夫,未得公主命令,她们这些奴仆岂敢以下犯上。

    太平公主眉头一蹙,冷冷地道:“你来干什么?”

    武攸暨粗鲁地推开侧身微拦的一个健妇,摇摇晃晃地走进来,喷着酒气,大着舌头道:“今儿……呃,今儿是老子大喜的日子,你……你说老子要干什么?老子要睡觉!”

    他头晕目眩地转了两圈儿,迷茫地道:“这……这就是洞房么?床……床榻……在哪里,快……快服侍我睡觉!给我宽衣……”

    太平公主强抑怒气道:“驸马,你喝醉了!”

    “咦?我大喜的日子。我为什么不能“”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喝醉?我开心呐!我高兴呐!哈哈哈哈……”武攸暨借着酒劲儿,佯疯佯狂地大笑起来,大笑声中两行热泪扑簌簌地滚落。

    他擦擦眼泪,打了一个酒嗝,弯着腰向太平公主凑近了一些,眯起眼睛打量她,诧异地问道:“你是谁?穿得这么难看!瞧……你这样子。好象……刚死了丈夫似的,哈哈哈……,太有趣了。我也刚死了娘子,哈哈哈……”

    “啪!”

    一只玉掌拍在案上,太平公主两道蛾眉耸起。凤目含威地道:“驸马醉了!小袖、紫衣,你们把驸马扶去‘黑面郎’那儿好生歇息!”

    “黑面郎”是猪的雅称,太平公主府自然不需要为了吃肉而自己养猪,但她府上还真有一个猪圈,因为那时候驴子、猪、鹅等物在富贵人家都可以当成宠物养着,太平府上这只‘黑面郎’就是太平公主长子薛崇训养的一只宠物猪宝宝。

    “公主!”

    门口两个膀大腰圆的健妇骇然看向她,太平凤目一睨,冷笑道:“怎么,你们敢不听本宫吩咐?”

    “婢子不敢!”

    门口两个健壮的妇人对视一眼,走上来挟起醉得不省人事的武攸暨就走。

    ※※※※※※※※※※※※※※※※※※※※※※※※※※

    醉春楼。桃树下,七七姑娘向沈沐诉说着自己的委屈,忽然就落下泪来,啜泣道:“你为什么总是对我这么客气?”

    沈沐一脸无奈地道:“我对你客气难道也错了?”

    七七姑娘抽抽答答地道:“你知不知道,你对我越客气我就越伤心?你为什么总躲着我?”

    沈沐道:“哪有这种事。我是真的有事在忙。”

    七七姑娘抹着眼泪儿道:“借口!都是借口!难道我李绫荃就不如她一个当垆卖酒的……”

    沈沐脸色一沉,道:“七七,不许你侮辱她!”

    七七咬了咬牙,道:“我知道,你虽也是五姓子,却曾饱受宗支长房的欺压。你在长安‘得月楼’上就曾说过。‘世人皆重五姓女,唯我弃之如敝履!’就因为我姓李,我是李氏宗支长房的人,所以你嫌弃我,是不是?”

    沈沐的头开始疼起来,他以手抚额,有气无力地应道:“哪有啊……”

    “就有!看你言不由衷的样子,我在长安,你躲来洛阳!现在我来了洛阳,你还要躲去哪里?”

    沈沐苦笑道:“再过一阵儿我要去陇西,到白水涧一带办点事!”

    七七叫道:“果然,你又要躲我,我就这么讨人嫌么?”

    沈沐一脸“蠢样儿”:“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愿意,可以一起去……”

    七七先是一呆,继而雀跃道“当真?果然?男人说话要算数,你可不许反悔!哇哈哈哈……”

    听到七七猖狂的笑声,沈沐就已经开始后悔了……

    ……

    房间里,天爱奴同杨帆低声絮语着:“……,世家能历千年而长存,任你王朝变幻始终不倒,自有他们存在的道理。能够作为世家继承人来培养的子弟,绝对没有纨绔,也不可能平庸。

    还有一点,就是他们会不遗余力地栽培人才。如果被他们发现哪一个人大有前途,或者这人是个可造之材,他们就绝不会放过。他们不会因为嫉贤妒能而打压你,也不会自视清高而放过你!

    他们会用你不可拒绝的条件,让你成为他们的人,不遗余力地扶持你、栽培你,这是世家的心胸,也是只有世家才有的能力!”

    杨帆目光微微闪烁着,道:“我明白了,沈沐就是世家的人,你的那位公子也是!既然他对我的接触对我有利而无害,你……为什么还要违反规矩告诉我?”

    天爱奴被他一问,也不禁有些茫然,她的大眼睛忽闪半晌,才咬了咬嫩红如新鲜果脯的诱人樱唇,轻轻地道:“我也不知道。大概是……虽然他没有恶意,我还是不喜欢他那种要利用你的感觉吧……”

    P:三个女子,三种情态,一心如冰,一情如火,一意朦胧,好熬脑汁啊,求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月票支持!求推荐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