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某非奴颜辈

第二百一十二章 某非奴颜辈

    杨帆虽不知这小姑娘是公主还是郡主,总之是皇族中人,忙抱拳道:“抱歉,在下躲避不及。(本章节由网友上传)”

    那小丫头捂着撞酸的鼻子,眼泪汪汪地瞪他一眼,带着鼻音儿问道:“如眉师傅在哪儿,你知道吗?”

    她问的是内教坊的一位著名乐师,杨帆今日是负责万象神宫安全的侍卫之一,方才那位如眉师傅带着一帮弟子仆从进宫时,还是他给安排的更衣之处,恰好知道这人所在,便道:“在下知道。”

    “那你带我去!”

    小姑娘说完举步要走,身后突然一声大喝:“站住!”

    小姑娘止步回头,就见从另一扇屏风后面闪出一个人来,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杂耍戏服,脸上的油彩只涂了一半,还有半边脸没画呢,杨帆就从这半边脸认出了此人,这人竟是临川王武嗣宗,看样子他也要在武则天的大宴上表演个节目为女帝助兴。

    武嗣宗冷冷地瞪着那小姑娘,沉声道:“你是谁家的女子,竟敢如此放肆!姓武的都是小人?嗯?你把这话再说一遍!”

    杨帆听了不禁暗皱眉头,武嗣宗有四十出头了,这么大的人了,跟一个六七岁的小丫头较真?何况他还是一位堂堂的王爷。

    那小姑娘眉梢儿微微一挑,竟然毫无惧色,伶牙俐齿地答道:“这么说来,你是姓武了?天下间姓武的人多了去了,我只见过人捡东西的,还没见过捡骂的,我说一句姓武的小人,你晓得我说的是谁,就迫不及待地跳出来认账了?”

    武嗣宗怒极反笑,道:“你这个黄毛丫头,胆子当真不小啊,还敢顶撞本王。这事儿我且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不与你计较,就冲你这么对本王说话。本王就能办你个大不敬之罪!”

    小姑娘撇撇嘴,不屑地道:“好大的威风,你是什么王?”

    武嗣宗把胸一挺,大喝道:“孤乃临川王!”

    小姑娘冷笑道:“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你是临川郡王!”

    武嗣宗道:“临川郡王又如何?你见孤立而不拜,一再顶撞,还有没有点规矩了!马上向本王称罪施礼,本王念你年幼。便不予计较。否则。孤就到皇上面前去论论这个道理,你虽年幼,你之父母却难免不教之过。定要重重惩罚,否则皇室尊严何存!”

    这时,从小姑娘跑出“”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来的屏风后面又出来一个小家伙。()看样子比那小姑娘还小些,是个眉清目秀的小男孩,穿着一身漆片制作的盔甲,头顶掀着一面青面獠牙的面具,见武嗣宗大光其火,这小男孩有些害怕地牵了牵那小姑娘的衣角,示意她不要再说。

    可那小姑娘却夷然不惧,把胸一挺,大声说道:“你问我是谁?好!孤就告诉你!孤是皇太子第三子。当朝楚王殿下!你一个郡王,还在本王面前称孤道寡,再三顶撞!马上向本王称罪施礼,本王念你偌大的年纪,便不与你计较。否则,孤就到皇上面前去论论这个理儿,否则皇室尊严何在?”

    “皇太子第三子楚王殿下?”

    杨帆听了不觉有些意外。他在宫中久了,对困在东宫安份度日的皇帝李旦一家人的情形也了解一些,此时听这小姑娘自报身份,才知道他竟是男扮女装,原来此人竟是原来的大唐皇帝、如今的大周太子李旦第三子——李隆基。

    李旦本人不大露面。他这几个孩子平时也在东宫形同软禁,根本见不到什么外人。武嗣宗还真不认他,这时李隆基自报家门,武嗣宗不禁傻了眼。

    他方才不好自承小人,便绕开了那个话题,只拿这小女子不知尊卑、故意顶撞为理由诘问于她,哪知道只是眨眨眼的功夫,这小姑娘就变成了男的,而且是当今楚王。不管他心里头如何的不把李唐宗室当回事儿,可是如果人家真跟他叫起板来,他这个临川王还真比人家楚王低一头。

    楚王是亲王,他是郡王啊。

    武嗣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甚是难堪。

    李隆基年纪虽小,却也清楚自己一家人如今的处境,这些年一家人困居东宫,父亲是如何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他心里有数,所以虽年少气盛,抢白几句,却也不敢真的与武嗣宗撕破脸皮。

    见他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不肯作声,心头气忿稍解,便哼了一声,扭头对杨帆道:“带我去见如眉师傅。”

    武嗣宗被自己的话将在哪儿,不好再拿李隆基怎么样,对杨帆却仍是威风十足,一听李隆基的话,他便一指杨帆道:“你,来跟本王帮点儿忙。”

    李隆基一听,气往上冲,眼圈儿都红了。他自己可以不怕武氏族人,但是他也知道,没有人把他李家当回事了,他和武嗣宗同时吩咐这个侍卫做事,这个侍卫一定会遵从武嗣宗的吩咐而不会理会他,当着这么多的内侍宫娥,他李家的脸就丢到姥姥家去了。

    可是,他小小年纪,对这种局面哪能有一丝一毫的影响,他终究还是要输了。小家伙又气又委屈,险险便要掉下泪来。

    杨帆怔了怔,心底里对武嗣宗又多了几分轻鄙:“武家后人,果然没有什么能成大器的人物,一个四十多岁的成年人,居然跟一个六七岁的小娃娃如此针锋相对,真是斯文扫地。”

    杨帆向武嗣宗欠了欠身,微笑道:“郡王有命,卑职本不敢不从。奈何楚王殿下正要卑职引他去见如眉师傅,卑职……分身乏术啊。”

    武嗣宗冷笑道:“那本王唤你,你来是不来呢?”

    杨帆不卑不亢地道:“上下有别,尊卑有序!楚王既有令在先,在下不敢不从!”

    武嗣宗一怔,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个小小侍卫真敢拒绝他的命令,现在这是谁的天下?武氏啊!居然还有这么不开眼的?

    李隆基听了杨帆这句话却是目泛异彩,一时欢喜的心都要炸了。他也真的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人把他李家当回事儿,居然还有人在乎他这个楚王。

    李隆基看看杨帆,大声道:“咱们走吧!”

    说完,竟然伸出手去,牵住了杨帆的大手,迈步而行时,又扭过头去,示威似地瞟了武嗣宗一眼,那种小孩儿心态当真可爱之极。

    “殿下,如眉师父就在这一处屏风内。”

    杨帆把李隆基引到内教坊大供奉如眉师傅所在的地方,便远远站住了脚步。这如眉师傅虽然已经做到了教坊大供奉的位置,许多王侯权贵人家也要礼敬有加,不过她年纪却不大,如今刚刚三十许人,依旧貌美如花。

    如眉身边一帮女弟子,仆从下人也都是女人,这么多女人在屏风后面上妆更衣、种种准备,他可不便离得太近。

    “嗯!”

    李隆基放开手,又深深地看了杨帆一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杨帆道:“卑职杨帆!”

    “杨帆……”

    李隆基轻轻念了一句,重重地点了点头,对他道:“好!我记住你了!”

    他没有再说别的,李家如今朝不保夕,谁知道明天会怎么样,他无法给杨帆任何承诺。但是,他记住这个名字了。当李家上下沦为小丑一般的存在,孤立无援受人岐视的时候,还有一个人尊重他们,这个人,叫杨帆!

    武嗣忠见杨帆竟敢不遵从他的吩咐,真是肺都要气炸了,眼见杨帆牵着李隆基的手离开,武嗣忠戾气十足地向旁边一个内侍问道:“这个侍卫,叫什么名字?”

    “他叫杨帆!”

    声音来自他的身后,武嗣忠扭头一看,竟是刚刚受封为建安王的武攸宜。

    武攸宜拍拍他的肩膀,淡淡地道:“你最好……不要惦记着他!”

    两个人虽同是郡王,但武攸宜兼着羽林卫大将军的职务,权势比他大,所以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一听武攸宜这句话,武嗣忠不禁有些惊疑。武攸宜一揽他的肩膀,向屏风后闪去,同时低低地道:“这个人……”

    稍顷,屏风后面传出武嗣忠一声低呼:“啊!竟有这等事,幸亏得你提醒!”

    ※※※※※※※※※※※※※※※※※※※※※※※※※

    “哈哈哈……,好,好啊,唱的好!”

    武则天高坐上位,手持金杯,放声大笑。

    刚刚献歌的是皇太孙李成器,当然,他现在叫武成器了。武成器此时十二岁,是李旦长子,说是太孙,也是形同软禁似的圈养在宫中。

    李成器给祖母唱了一首《安公子》,这首歌同《舞媚娘》一样,都是很流行的教坊曲目,李成器歌喉不错,听得武则天龙颜大悦。

    这时候,一个明眸皓齿的小姑娘手持团扇,姗姗地走上场来,千金公主凑到武则天面前笑道:“阿母,如今为你献舞的,就是太子家的三郎君隆基。”

    武则天笑容满面,连连颔首道:“好,好好!”

    李隆基表演的是一曲舞蹈,叫《长命女》,侧厢如眉师傅携一众乐师奏响器乐,李隆基便在明堂大殿上翩跹舞蹈起来。

    这时,一名背插三角红旗的边军小校一路风尘冲到宫门前面,只哑着嗓子喊了一声:“十万火急!”便一头栽下马去。

    宫门守军大惊,急忙冲上前来,有人扶起这昏厥的小校,有人牵住那匹骏马,又有人从他背上解下装着军情要函的黄色包袱,急急呈进宫去……

    P:凌晨,诚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