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一条鲶鱼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一条鲶鱼

    合黎山南边是兰州,北边则是沙漠,地理环境迥然有异。

    不过,这里的沙漠并非全然是一片渺无人迹的所在,在沙漠里分布着大大小小百余处湖泊,有些湖泊是淡水湖,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有些湖泊是咸水湖,还有些湖泊虽然是咸水湖,但是咸水湖中还有许多泉眼,日夜不停地喷涌着淡水。

    这种奇异的地貌,使得这片荒漠地区也有许多部落,依附于湖泊周围生活着。沙巴部落就是其中的一个。

    深夜,天很冷。

    起伏不定的沙丘如同一座座小山,高者两百多丈,小者几十丈到一百余丈,在一座座沙丘后面,有一支队伍正沿着沙脊悄然向沙巴部落潜来。

    沙巴部落傍湖而居,背后就是一座近两百丈高的大沙丘,队伍在沙丘上停住了,片刻之后,有人一声令下,这些人就身背长刀,纷纷纵下沙丘,借着快速冲下的速度,飞快地向沙丘下的部落冲去。

    “轰隆隆……”

    这里的沙山是响沙,近千人冲下山去,所引起的巨大轰鸣声,就仿佛几架巨型轰炸机从部落上空一掠而过,又似沉闷而深远的雷声,响声之大在这静寂的夜里可以传出数十里地。沙巴部落的人被惊醒了,但是他们已经来不及应变了。

    喊杀声骤然响起,寂静黑暗的湖畔部落突然间人声鼎沸,妇人和孩子的哭喊声,狗和牛马的吠叫声,刀枪剑戟的撞击声,咒骂呐喊的厮杀声交织在一起,把这寂静的沙漠吵成了一锅粥。

    当黎明第一缕阳光晒向大地的时候,部落中已经安静下来。地上躺着若干具尸体。鲜血流淌得到处都是,冻结成了红色的冰。整个部落正在恢复平静之中。

    一些人在清点财物、粮食,把易携走的携走,一些人在沙坡下埋葬昨夜混战中死去的伙伴,另一些人在用豆子、干草等搜罗来的精饲料喂着他们抢来的的骆驼和战马。还有一些人正在甄别被俘的部落民。

    这些部落民可不全是部落中的自由民,其中还有许多奴隶。这些奴隶有吐蕃人、汉人、回鹘人、契丹人、室韦人,甚至还有与这沙巴部落同属一族的突厥人,因为他们的部落在部落间的战斗中失败而沦为奴隶。

    这些神秘来客把这些奴隶都释放了,赠给他们财物、粮食、武器,甚至女人,即便是本来有些胆怯。不敢反抗旧主的奴隶。当他们领到了财物、武器,把以前的女主人变成了自己的女人,也陡然有了抗争的勇气。

    更何况,原本很多被旧主虐待的奴隶以前只是势单力薄,为了活命不敢反抗而已。如今他们翻身做了主人,有了这些人做靠山,他们甚至比这支来历不明的队伍更想残忍地对待自己的旧主。

    很快,这些被解放的奴隶和被看押起来的部落民就弄清了这些人的来历,这是两支远近驰名的马匪,一支是以汉人为主的‘小飞将’,一支是以突厥人为主的‘黑旋风’。‘小飞将’和‘黑旋飞’都是马匪首领的绰号,马匪不需要打什么旗号,别人为了区分他们。就用他们首领的绰号为他们命名。

    ‘小飞将’这支队伍中有一个特殊的人物,就是依旧粘上了络腮胡子的杨帆。当日听说朔方、陇右、河古三地危机的时候,杨帆突然想到他的样子既然与那阿史那沐丝相仿,能让吐蕃人栽个大跟头,那么能不能故伎重施,利用这一身份再给突厥人找点麻烦?

    至于如何给突厥人找麻烦。他还没有想好,他打算到了突厥之后再见机行事,只凭一支马贼队伍不可能对拥有控弦之士近三十万的突厥要采取的军事行动产生什么影响,但是如果加上他“阿史那沐丝”的身份就不好说了。

    突厥同吐蕃一样存在着严重的内部矛盾,诸如主部落和附庸部落之间、部落和部落之间。如果能利用阿史那沐丝的身份让突厥诸部互相猜疑、甚至挑起他们之间的纷争,造成较大的动荡,在这种内部不稳的情况下突厥势必不能再发兵攻打大唐。

    如此一来,在他们解决好内部争端之前,朔方、陇右与河西军方就能从容应变,补充兵力、调整部署、加固城防,让他们得到的情报失去作用。这个计划无疑是很冒险的,但是的确太有诱惑力了。

    尤其是经过吐蕃王城的成功之后,沈沐也是食髓知味,如果能用计阻止数十万突厥大军南下,这个险显然是值得一冒的。

    于是在仔细计议之后,沈沐决定以小飞将张义的马贼为主干,再从乌质勒那里借调些精骑,伪装成一支马匪队伍潜入突厥领地,之后就由他们见机行事。需要为匪时为匪,需要摇身一变成为突厥兵马时,杨“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帆把胡子撕掉就是了。

    行动一旦制定,最大的障碍就是原本作为摆设的田舍鸡和熊开山了。杨帆这次行动不想通过军方来进行,首先来说,娄师德未必会同意这么冒险的行动,让他把数千孤军扔进突厥狼群自生自灭,这个责任干系太大。

    同时,探子实在是无孔不入,据沈沐收到的消息,那两个突厥探子就是在军中内应的帮助下才得以逃脱的,如此看来,反而是乌质勒的部落和张义的马匪帮更纯粹一些。可是这样的话,怎么对高舍鸡和熊开山解释呢?

    张义提供了一个最简单的办法:把他们干掉!

    这个法子的确毫无后患,但是杨帆下不了手,为了可能拯救的十几万、几十万人的生死,牺牲两个无辜者,这个代价似乎是值得,但是杨帆下不了手,他想说服这两个人加入自己的计划。

    在途径一处绿洲小镇时,杨帆把他们叫到了自己的住处,说是通过朝廷的秘报系统获知了突厥奸细带了重要军情逃回突厥,为了阻止突厥人可能发动的突袭,他想利用自己酷似阿史那沐丝这一点潜入突厥制造动乱。

    除了突厥一旦入侵会造成的伤害。杨帆更是不遗余力地讲了一旦事成,可以得到多大的前程。高舍鸡和熊开山并不傻。从他一路赶到突骑施部,然后带人去吐蕃转了一圈,便收集到了足够的情报这一点,就知道他另有消息来源和势力帮助,他们二人只是一个摆设。

    多年的斥候生涯,养成了他们谨慎缜密的心性,他们不想打听杨帆的秘密,他们也不畏惧死亡,他们的家就在陇右,杨帆的所作所为。是有利于他们的父老和亲人的。有这一点就足够了,更何况,他们也清楚这次冒险一旦成功将意味着什么。

    于是,两个本来就以冒险为职业的军士,慨然答应与他一起行动。

    之后。沈沐便在那小镇上停下来,派亲信赶回突骑施部,向乌质勒索要人马。突其施部纵然有奸细,也不可能形成一个强大的谍报系统,区区一两个耳目的话,这样的大雪天他们根本不可能送出什么消息。除非他就此叛逃再不回来。

    饶是如此,沈沐对这一重大行动还是做了充分的保密,他派亲信面见沈沐密商此事,对外只说是途中遇马匪袭击。所以需要突骑施部派人保护,乌质勒亲自挑选了最骁勇善战、也最信得过的一千五百名心腹武士,只有带队的首领一人知道底细,直到一千五百名勇士赶到小镇,这才向他们正式宣布任务。

    在此期间,沈沐也通知了湟水那边派人来接自己。他的人来得比突骑施的一千五百名骑兵还早些。一应事情安排妥当之后,张义和杨帆率领马贼和突骑施骑兵改道突厥,沈沐则返回湟水。

    杨帆和张义率领两千人步行翻越合黎山,进入大沙漠。张义这几年纵横各地,最主要的事情就是替沈沐打探情报,结交人脉,完成一些官面上不宜完成的任务。他与突厥境内的一支马匪帮的头领黑旋风是八拜之交。

    张义带着人找到黑旋风的驻地,本来是想从他这儿买些马匹,谁知黑旋风听说他此番带人潜入突厥是要干几票大买卖,登时来了兴致,非要吵着跟他合伙干,抢到了东西和女人二一添作五。

    张义暗暗请示了杨帆,杨帆此番潜入突厥,恨不得搅他个天翻地覆,哪有不答应的道理,再说有这支本地的马匪帮忙,就等于多了一双眼睛和耳朵,无异会让他的成功率更高一些,张义同意了黑旋风的要求,并且很宽宏地表示:抢来的金银和粮食二一添作五,抢来的牛羊马匹、妇人和奴隶统统归黑旋风所有,喜得黑旋风拍着张义的肩膀连呼好兄弟。

    于是,一伙真马匪,一伙假马匪,就在互相配合中开始了对突厥部落的大扫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脸大胡子的突厥大汉黑旋风扛着三股托天叉,看着从他面前赶过去的成群的牛羊放声大笑,一转眼又瞧见从那些部落酋长家里搜出来的财宝和那些颇有姿色的女人,忍不住又是一阵开怀大笑。

    张义和一脸大胡子几乎媲美黑旋风的杨帆站在不远处,低低耳语着。杨帆道:“张兄,咱们要以战养战,这马匪还是要扮的,不过总在突厥边缘地带扫荡一些小部落,用处实在不大,咱们已经抢到了足够的马匹,可以往里走了。”

    张义看了眼正在不远处傻笑的黑旋风,问道:“他怎么办?”

    杨帆道:“他的人手不少,暂时还有用处,同时也能帮着咱们迷惑突厥人,先带着他们干吧,等到感觉有危险时,不用咱们说,他自己就会打退堂鼓了,到那时再甩开他咱们自己来!”

    张义点点头,向黑旋风走去。

    不一会儿,黑旋风的一些人便押着掳获的牛羊妇人,带着新加入进来的马匪把财货席卷一空向他们的老巢赶去。而黑旋风带领其他马匪与张义一道,沿着大沙漠的边缘地带向纵深潜去,就像冲进沙丁鱼群的一条鲶鱼,开始了他们的“搅活”之旅!

    P:大家早安,诚求推荐!

    (未完待续……)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