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二百四十七章 祸水东引

第二百四十七章 祸水东引

    一支骑兵队伍旗幡飘扬的赶向薛延陀部落,同那些常见的驱赶着牛羊、衣甲不一、兵器不一的部落战士不同,这支只有不到三千人的兵马着装非常整齐,皮甲和武器也都整齐划一,虽然在这辽阔的草原上赶路,他们也不可避免地要携带他们的食粮:牛羊,但是这一切都有专人驱赶在他们的队伍后面,他们有专门的辅兵。

    这是阿史那沐丝的队伍,他正在赶向薛延陀的途中,还有不到一天的路程了,如果走快一些,说不定今天就能赶到。

    阿史那沐丝很兴奋,因为他的伯父骨咄禄病重,在这个关键时刻他的父亲默啜势必不能离开左右,所以需要委派一个人替他统兵出征。在默啜众多的儿子当中,是他争取到了这个机会,他将会同穆阿哈部首领穆恩大叶护、阿史德部落首领朱图大叶护一同统治南征大军。

    阿史那沐丝是“特勤”,官职低于“叶护”和“设”,但他是代表他的父亲默啜大叶护。阿史那沐丝很清楚,在父亲的儿子里面,他并不是最出色的一个,这次他之所以能够得到这个好机会,是因为穆阿哈部落的大叶护穆恩即将成为他的岳父。

    阿史那沐丝凭借他英俊的外表,讨得了穆阿哈部落的小公主穆赫月的欢心,穆恩大叶护有许多儿子,却只有这一个女儿,因此爱若掌上明珠。默啜相信。派这个儿子去,三大势力集团能够更好地合作。穆恩是不会亏待了他这唯一的女婿的。

    阿史那沐丝意气飞扬地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他相信。这是父亲对他的一次考验,伯父病重,突厥大权都掌握在父亲手中,这汗位十有**是要由父亲来继承的,如果他能打好这一仗,那么将来的突厥大汗将是……

    “哈哈哈。涂魔……”

    阿史那沐丝扭头同自己的副将涂魔说话,他刚刚扭过头去,异变陡生,前方荒原两侧的皑皑白雪下。突地翻起了无数尘土,就像许多土拨鼠同时从雪地下面冒出来。

    那是一顶顶藤盖,藤盖上面压着一层白雪,不掀开时与雪原浑然一色,根本发现不了。这时藤盖掀开,无数的射手半身藏在坑下,利矢如雨一般向他们倾泻过来。首射的一名神射手几乎跃起的同时就发出了一矢,瞄也不瞄,神乎其神地射向阿史那沐丝的咽喉。

    阿史那沐丝扭头说话的动作救了他,那一箭本来直取他的咽喉。他这一扭身说话,狼牙箭刺破他的咽喉飞过去,带起一道飞扬于半空的血迹,阿史那沐丝大叫一声,手掩咽喉跌下马去。

    这一来,后续几箭接连射过他原来的位置,贯入其后数名骑士的身体,那位倒霉的涂魔连一声都没吭,就连中三箭。其中一箭贯入他的右眼,从后脑冒出了箭头,这一箭力道之猛当真惊人。

    这里的地形平坦开阔,正是弓箭最容易发挥威力的地方,这里是突厥腹心之地,而阿史那沐丝是从北方的汗庭赶来,他既不会想到这里竟然有人敢打他的埋伏,也不知道在汗国的南方所发生的那一系列马匪袭击事件。

    一时间,狼牙箭从四面八方疯狂地攒射过来,带着无比的仇恨,像镰刀割草一般齐刷刷放倒了一大片人马,“嗖嗖嗖”利矢破空,呼啸而至,每一发必带出一声惨呼,这些埋伏于左右的射手全都是至少能二连珠、三连珠的高明射手,射速快、射得准,无数骑士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儿,就被射穿身体,栽于马下。

    “冲出去!冲出去!”

    汗庭精锐终究不比寻常,他们虽惊不乱,马上提起骑盾,跳下战马,籍盾牌和战马防身,试图发起反击,片刻之后,远处蹄声如雷,打着阿史德族旗号的突厥骑兵蜂拥而至,避于马尸之后的一个达干官惊呼道:“阿史德人要干什么,他们反了不成?”

    拔悉弥部落的首领大箭头萧牧木手举马刀,冲在最前面,面孔因为仇恨已经扭曲起来,疯狂地吼叫着:“杀!杀光他们,为我们的族人复仇!”

    ※※※※※※※※※※※※※※※※※※※※※※※※※

    酒铺子后面,万俟清源的闺房内,这位老板娘像一匹马儿似的跪趴在那儿,披散的头发就像风中飞扬的马鬃,叶安跪在她的身后,像一名骑士般疯狂地驰骋着。

    老板娘时而四肢着地、时而四脚朝天,尽管叶安疯牛一般,好象精力永无穷尽,她却像厚实的大地一样,依旧安稳地承受着,还发出很舒服的呻吟声。只有累死的牛,哪有耕坏的田呀。

    万俊清源是他们族里姿色出众的一个女子,叶安也是她的追求者之一,但是他地位既低,家境贫困,长得又不算英俊,虽然他知道这个女子很是风流,却也不可能看上他的,因此从不敢生出妄想。

    结果他今儿来,给万俟清源带了些小礼物,又向她吹嘘了一番自己已经获得什么官职,将要得到什么官职,这老板娘一听,顿时觉得攀上这个男人大有前途。她既有心勾搭,叶安哪里还把持得住,只是稍有示意,二人便化成了一团**。

    高舍鸡悄悄摸到门口,轻轻一拍熊开山的肩膀,熊开山吓得一激灵,高舍鸡道:“你干什么呢,车子已经弄来了,还不下手?”

    熊开山面有难色地道:“那个混蛋跟一头莽牛似的没个消停,怎么下手?”

    高舍鸡把牙一咬,道:“等不得了,闯进去,把他打晕弄走。”

    熊开山道:“那个女人怎么办?”

    高舍鸡道:“说不得,只好把她做了!”

    熊开山点点头。二人互相打个手势,突然暴起。一推房门便闯了进去。叶安正在飘飘欲仙,忽然想起死掉的堂兄典赐。便咬牙切齿地低吼起来:“典赐!典赐!兄弟替你干啦!你看着,兄弟替你……呃!”

    叶安后脑挨了重重一拳,一头昏倒在万俟清源身上,高舍鸡扯过一件袍子往他身上一裹,往肋下一夹,转身便走。高舍鸡一拳打向叶安后脑时。熊开山就扑了过去,万俟清源突见闯进两个大汉,吓得刚要叫喊,一口刀就伸进了她的嘴里。吓得她一动也不敢动。

    等到高舍鸡一走,熊开山看到她那白花花的身子、白花花的胸脯,一双眼睛都晃得白花花的了,赶紧移开目光看都不敢看一眼。万俟清源试探着稍稍把嘴从刀口下挪开,战战兢兢地道:“你……你是谁,要干什么?”

    “我……我是……”

    熊开山吱吱唔唔地说不出来,想起叶安的嘱咐,突然又攥紧了刀柄。万俟清源看到他攥刀的动作,心中一慌,赶紧扑过去抱住他的双腿。哀求道:“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保证什么都没看见,我只是一个可怜的寡妇,求求你……”

    她这一抱,脸颊忽然顶在一处**的所在,原来熊开山在外面看了半天活春宫,身体早就起了反应,万俊清源马上意识到自己还有一份保命的本钱,她立即挺起傲人的胸膛。故意展示着自己的丰乳肥臀,媚声道:“我侍候你,好不好?”

    熊开山面红耳赤,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老板娘不由分说,伸手就去解他腰带,熊开山的要害突然被握住,只觉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袭上心头,不禁一个哆嗦……

    ※※※※※※※※※※※※※※※※※※※※※※

    “怎么还不出来?”

    外面,晕迷的叶安已被丢进车厢,捆绑结实,嘴里塞了团破布,身上又盖了牧草,左等右等不见熊开山出来,杨帆不禁蹙眉说了一句。

    高舍鸡道:“我去看看!”

    不过片刻,高舍鸡又跑了回来,道:“没事,他……溅了一身血,正找衣服换上,你们先走,留两匹马!”

    杨帆也怕这车子在门口停留太久引人注意,答应一声便与张义等人先走了。高舍鸡走出门,牵住两匹马的马缰绳,回头看看虚掩的院门,再看看远去的那辆车子,脸颊抽搐了几下,露出一抹很怪异的神色。

    张义的营地之内,被五花大绑的叶安面色如土地跪在那儿,他万万没有想到,一路艰难险阻他都闯过来了,却在他回到故乡,升官发财的时候,在突厥大城里被唐人抓住,他知道这一回恐怕已不可能再有上一回那般幸运了,既然是在他们的地盘上,这些汉人岂能不严加防备?

    杨帆问道:“你们准备攻打哪里?”

    叶安垂头丧气地道:“我不知道!”

    眼看张义冷笑着向他走过来,叶安赶紧道:“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杨帆冷哼道:“调动这么多兵马,搞出这么大的“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阵仗,攻打哪里想必早已确定了,情报是你送回来的,你又刚被封了官,这件事你会不知道?

    叶安哭丧着脸道:“攻打哪里,其实还没有定啊!有了那些详尽的情报,攻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打哪里都是大有把握的,至于具体选择哪里,默啜大叶护也不好独断专行,正要等三位大叶护赶到才好商议!”

    杨帆见他不似作伪,便道:“先把他押下去,回头咱们再抓个人印证一下!”

    张义一摆手,立即走上两个大汉,提起叶安押了下去。叶安刚被押走,高舍鸡和熊开山就出现在帐口,杨帆问道:“人做掉了?没留什么痕迹吧?”

    熊开山脸色红得发紫,结结巴巴地道:“做……做了……,没……没留什么痕迹……”

    杨帆奇怪地看着他问道:“你喝多了么?”

    熊开山讪讪地让到一边,杨帆定晴看去,原来在熊开山高大的身影后面,居然还站着一个人,比起熊开山魁梧的身形来,她的身材实在算是非常娇小了,穿着一身男人的突厥式袍子和帽子,但是眉眼五官却透着女人独有的秀气,神色间带着惶恐。

    杨帆看看这个女人,又看向熊开山,一脸的莫名其妙。

    熊开山“卟嗵”一下跪倒在地,憋了半晌,闷声粗气地说了一句:“留下她呗,俺……还没媳妇!”

    P:熊开山求媳妇,关关求月票,哈哈,月票推荐票,请多多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