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哑剧

第二百五十一章 哑剧

    那名武士向这边瞟了一眼,对他道:“你等着!”

    武士离去片刻,便领着他们的侍卫长走过来,那侍卫长快步走到这几人面前,张望着问道:“沐丝特勤在哪儿?”

    车帘儿一掀,里边露出一张面孔。

    侍卫长一瞧,此人头上戴着一顶毛茸茸的皮帽,身上皮袍的领子也竖了起来,好象非常怕冷似的,这一抬头,堪堪看清他的模样,那张有些苍白瘦削的面孔正是沐丝。沐丝即将成为他们部落的驸马爷了,这位侍卫长是认得他的,赶紧施礼道:“沐丝特勤,你怎么来了?”

    “沐丝”向他比划了几下,看得这位侍卫长一头雾水。“沐丝”旁边突有一人笑吟吟地道:“是这样,我们特勤对于要选择的攻打目标有些想法,要与穆恩大叶护谈谈。”

    说话的这人正是高舍鸡。那侍卫长听了恍然笑道:“哦,原来是这样,那就请特勤进去吧。特勤本就是此番议事的主要人物啊!”

    高舍鸡道:“我们特勤如此打扮而来,就是不想让人看见。你也知道,阿史德族的人现在对我们特勤很是不满,所以……你带我们特勤悄悄会见穆恩大叶护就好,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这样啊!”

    侍卫长想想也是道理,便颔首道:“既然如此,那就请沐丝特勤跟我来吧!”

    “沐丝”下了车。跟着他刚一举步,高舍鸡便跟了上去。那位侍卫长瞟了他一眼,高舍鸡解释道:“我们特勤现在不能说话。在营里时,特勤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他的意思对我比划明白,一会儿与穆恩叶护商谈,我得替特勤当一会儿嘴巴。”

    那侍卫长道:“嗯,只你一人跟来就行了,今日各部首领都只允许携带一个侍卫。人太多的话怕会引人注意。”

    高舍鸡答应一声,紧紧跟在“沐丝”后面往里走去。

    各部落议事大会还没有召开,一些相识部落的首领趁此机会互相拜访,一来交流一下感情。二来也探问一下对方对于攻打大唐哪座城池有什么意向,如果他们的意见能够统一,尽管他们不是统帅,统帅也不能忽视他们的意见。

    那侍卫长领着“沐丝”和高舍鸡一路往里走,通行无阻,因为有他带着,守卫查都不查,“沐丝”双手插在袖里,微微低着头,只管稳步前行。并不左右顾盼,不一会儿赶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到一顶大帐前,高舍鸡抢前一步,在那侍卫长耳边道:“先看看帐中有无旁人!”

    那侍卫长会意,叫他们候在帐边,自己先进帐去,帐中果然有一位部落首领正来拜访穆恩,两人挽手大笑,谈兴正浓。

    这侍卫长一走进来。穆恩便向他看了一眼,侍卫长向他使了个眼色,穆恩知道必有要事,便摇着那人手臂道:“阿海啊,你我老兄弟可着实有日子没见了,这么着,我先准备今日要商议的大事,今晚你过来,咱们老兄弟好好喝几杯!”

    那人哈哈笑道:“好!你先忙着,我去见见其他的老兄弟,咱们今晚再聊!”

    穆恩把他一直送到帐口,相互一拱手,这人便扬长而去,穆恩向侍卫长问道:“什么事?”

    侍卫长手向旁边一引,低声道:“大叶护,沐丝特勤特意来见你。”

    穆恩一回身,恰见“沐丝”抬起头来,穆恩不由吃惊地道:“你怎么来了?”说着赶紧回头看看旁边那顶大帐,未见朱图在门口,这才放心,忙一拉“沐丝”道:“进来说话!”

    穆恩拉着“沐丝”往里走,高舍鸡抬腿就要跟进去,穆恩“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一扭头,不悦地皱起眉头,叱道:“你进来干什么,不懂规矩!”

    “沐丝”赶紧指指高舍鸡,又指指自己的脖子,那儿缠着厚厚的绷带,弄得他的脖子硬硬的都没法扭转打弯,头点不了,连扭头都需要连肩膀一块儿端着,跟“落枕”似的,显得很是滑稽。

    侍卫长忙解释道:“大叶护,这人是沐丝特勤的亲兵,比较明白沐丝特勤的心意,沐丝特勤不能言语,得靠他跟你说话。”

    “喔!”

    穆恩应了一声,拉着“沐丝”的手臂进了大帐,冲门口的侍卫长打个手势,侍卫长立即放下了帐帘,往帐口稳稳地一站。

    帐中,穆恩对“沐丝”道:“你怎么来了,你改变主意了?想要参加诸部议事不成?”

    “沐丝”摆摆手,指手划脚地对他比划一通,穆恩莫名其妙地看向高舍鸡,高舍鸡咳嗽一声道:“特勤说,他昨天仔细想了想,对于咱们要攻打的目标,有了些想法,想说与大叶护知道。”

    杨帆的人买通了沐丝身边致残的亲兵,那亲兵为了今后有个依靠,在重利诱惑之下做了他们的耳目,每日里都逡巡在帅帐左右,观察着那里的动静,可他们只知道昨天穆恩叶护去过,却不知道他和沐丝说过什么。

    这样一来,杨帆所扮的这个沐丝就得格外小心,在言语上要尽量圆滑一些,不能露出明显的破绽,这样万一昨日两人曾经商议过准备攻打的目标,也不致让他生起疑心。穆恩果然毫无异状,只道:“哦?那你有何看法?”

    杨帆心中一定,伸手指了指挂在帐中的简陋地图,穆恩会意,便起身走过去,杨帆也走过去,在他们能够攻打的几处要隘上指指点点一番,时而摆手,时而皱眉,时不时的还要把手指向突厥地面和吐蕃地面,最后把手指点在“白亭”的位置,重重地按了一下。

    穆恩看得糊里糊涂,只好又把目光投向杨帆的的“翻译”。高舍鸡道:“大叶护,我们特勤是说。攻击地点,最好选在白亭!”

    穆恩扭头看了看地图。捋着胡须问道:“理由呢?”

    高舍鸡道:“来之前,特勤已经对小人解说了半天,小人一点点揣测出了特勤的意思,现在就把特勤的意思跟叶护大人说说,如果小人说的对,特勤请击击掌。如果小人有说的不对的地方,特勤就摆摆手。”

    杨帆挺拔而立,如鹤立鸡群,昂着高贵的头颅。轻轻鼓了鼓掌。

    高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舍鸡咳嗽一声,凑到地图前面,唾沫横飞地道解说起来。

    “叶护大人,你看,在唐人沿边的这几处要隘里,要说攻守难度,其实都差不多,这白亭距咱们算是最近的了,咱们已经在这里耽搁了多日,如果选择比较远的目标。有两个困难。第一呢,就是春暖花开时候,雪地泥泞不堪,行军过于艰难,第二呢,就是远途跋涉,容易让唐人早早做好准备。”

    穆恩伸手在地图上标注的沙漠地带点了点,又在凉州等几处大阜点了点,高舍鸡茫然道:“大叶护的意思是?”

    穆恩哑然失笑。他被“沐丝”指指点点的动作引的差点儿忘了自己是能说话的,居然也学着他在地图上比划起来,穆恩便道:“如果选择白亭,有两个难处,第一,要横穿一段沙漠,当然,这个问题不大,我们以前也曾由此突袭过唐人。

    主要问题是,这里距朔方很近,后方又是凉州,唐人补充兵力和粮草都相对容易一些,如果我们选择蓼泉呢?那儿地域最为狭窄,距吐蕃也很近,他们如果适时出兵,唐人腹背受敌,势必难以应付。”

    “沐丝“又在地图上比划了一阵,然后打个手势,让高舍鸡说,高舍鸡道:“大叶护所想的问题,我们特勤也想过了。蓼泉一带过于贫困,我们劫掠那里,收获远不及白亭。再者,虽然白亭后有凉州,左右有河西和朔方,但是河西唐军要防范吐蕃人,朔方守军要防止我们从其他地方进袭,不可能增兵白亭,只凭凉州一万五千人的唐军,就算全部压到白亭去,实力仍与我们相差悬殊。

    我们占领白亭有几个好处,一则,可以进攻凉州,凭凉州的一万五千唐军未必守得住,一旦占领凉州,就能卡断唐人与陇右、河西的主要通道,孤悬于河西陇右的唐人在我们和吐蕃人联手进攻之下,外无援军,内无粮草,这片土地,必定被我们所得。

    如果唐人已经有了防范,有大批援军及时赶来,我们来不及攻下凉州,那就从白亭下去,对凉州围而不打,把他们周边最富饶的几座城池掳掠一空,然后安然退回大漠。”

    穆恩听了仍旧犹豫不决,利益与风险是成正比的,攻打白亭,进而袭击凉州,袭掠附近最富饶的几座城池,的确获利巨大,可是这里也是唐人最容易补充兵力、补给粮草进行坚守的地区,尤其是这里已经偏离吐蕃太远,无法借助吐蕃友军的力量。

    杨帆见他还在犹豫,不禁心中着急,忙做了几个手势,在地图上又点了点,高舍鸡便按照事先商量好的词儿,祭出了“杀手锏”:“大叶护,其实……这不只是我们特勤自己的意思。昨晚默啜大叶护又派人来了,默啜大叶护的意思也是夺取白亭。”

    “哦?”

    穆恩一听果然动容,连忙问道:“默啜的意思是?”

    高舍鸡道:“可汗病危,各部落是不可能在外久战的,占领没有意义,掳掠财富就够了。再者,阿史德族与我族之间起了纠葛,彼此都有些怨隙,如果这一次各个部落都能抢到足够的财货和女人,皆大欢喜,就容易弥合先前的矛盾。否则……”

    穆恩想想,觉得大有道理,如果这一仗没占到什么便宜,各部落心有怨尤,不免会被阿史德族利用生事,而可汗的儿子会放过这个好机会么?他穆阿哈一族已经跟默啜站到一起了,彼此联姻就是因为这个,默啜成为可汗,才对穆阿哈族最有利。

    如此看来,这场战役本身的利与害倒不算什么了,重要的还是这场战事对国内政局的影响。想到这里,穆恩点头道:“嗯!我明白了,就按默啜的意思办好了!”

    穆恩刚刚说到这里,门口便传来一个女儿家的娇叱声:“滚开!鬼鬼祟祟的,我都不许进去么?”

    话音未落,穆赫月便掀开帐帘儿一头闯进来,她俏脸微沉,似有不悦,可是一瞧见杨帆,登时笑逐颜开,道:“啊!沐丝,是你在这里啊!”

    P:诚求月票、推荐票!

    广告:一次莫名的地陷,让他取代秦二世;人家穿越都是美女大把,奇遇连连,而我却要为活命而担忧;除赵高,收李斯,救蒙氏兄弟;平六国遗族复辟,看天下风云;抵月氏,拒匈奴,荡平高句丽;天下我有,美人怎能太少。夺虞姬,抢戚夫人。吕雉?额,早就跟老刘暖被窝了。艳后还没出来,找个埃及王后做情人也不错。泱泱华夏,唯我大秦。

    书名:我是秦二世,书号2418529,敬请欣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