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如梦无痕

第二百五十四章 如梦无痕

    “啊!你快看,这个额坠好看么?”

    穆赫月突然在一个小摊上发现不少小首饰,其中有一枚琥珀的额坠,阳光正照在上面,熠熠放光,穆赫月立即欣喜地拿起来,雀跃地向杨帆道。

    杨帆一如既往地露出一副蒙娜丽莎的微笑,穆赫月白了他一眼,娇滴滴地道:“我要你买给我!”

    杨帆继续微笑,旁边一名手下赶紧掏钱买下了这枚额坠,穆赫月摘下卧兔儿暖帽,把额坠戴上,向杨帆歪了歪脑袋,俏皮地道:“好看么?”

    俏美的五官,小麦色的肌肤,明媚的大眼,红嘟嘟的嘴唇,额头再垂下一枚水滴状的琥珀,本就清丽动人的面孔,变得愈发娇媚了,杨帆也不得不承认,她真的是草原上一个很美丽的女孩子。

    穆赫月从情郎眼中看出了欣赏和赞美的意味,不由心中大乐,她向杨帆妩媚地眨了眨眼,刚想再撒撒娇,杨帆的眼神突然一闪,便踏前一步,抓起穆赫月的手腕,转身就向牛车上走去。

    几乎在杨帆转身的同时,从街巷转过来的一辆牛车里,沐丝的目光刚刚从一处卖狐皮的摊子上移开,向这边看来。

    “你干嘛呀,人家还没逛够呢!”

    穆赫月挺不开心的被杨帆带上了车,杨帆打个手势,示意手下立即赶路,便放下了窗帘。

    穆赫月坐在旁边,看着他的举动,忽然有些了悟。些许不悦顿时变成了一抹羞喜,她捂着小嘴“咭咭”地窃笑了两声,很妖娆、很妩媚地昵声道:“怎么,忽然发现人家的样子很撩人是不是呀?嘻嘻,可惜喔,你现在什么做不了。”

    她的眉也弯,她的眼也笑。眸中飘逸出来的那种如丝如缕的暧昧妖娆,显然是早与沐丝尝过禁果了。

    杨帆只是突然看到了沐丝,吓了一跳。不得不赶紧携她上车,这时看她神情,知道她有所误会。正好将错就错,便笑眯眯地在她很迷人的柔滑脸蛋上捏了一把。

    穆赫月瞟着杨帆,一双柔媚的大眼睛忽然湿润得好象要滴出水来,她就用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瞟着杨帆,娇滴滴地道:“你这一去,最快也要两三个月才能回来呢,这么长的时间,你会不会想我?”

    杨帆听在耳中,全然不懂,不过看她神色。也知道她的说情话,便轻轻抚摸了几下她柔软的秀发,假意以温存回应,另一只手却轻轻把窗帘掀开一隙,想看看外面情形。透过那抹缝隙向外一瞅,杨帆顿时吓了一跳,赶紧又把窗帘儿放下来。

    原来沐丝的车子堪堪与他驶了个齐头并进,沐丝的车子并没有掩帘,杨帆微掀一隙,正好看见他的模样。

    穆赫月看到杨帆的动作。眼珠微微一转,脸上忽然便闪过一抹羞意,轻轻在杨帆肩头捶了一把,娇嗔道:“坏人!”

    杨帆回头,不晓得这小妮子吃错了什么样,怎么突然一副春情上脸的模样?

    穆赫月是羞意盎然,较轻咬了下红嘟嘟的丰艳双唇,昵声道:“人都动弹不得了,还一肚子花花肠子,嗯……念在你出征在即的份上,人家就叫你舒服一下,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喔。”

    杨帆不知所云,继续向她微笑。

    穆赫月的眼神忽然迷离起来,俏丽的腮上泛起两抹晕红,她媚眼如丝地瞟着杨帆,轻轻吐出丁香小舌,妖娆地在唇瓣上轻轻舔过,便俯身扑到杨帆怀里,伸手去解他腰带……

    杨帆整个人都僵住了,他能反抗么?若是她羞愤地跳下车去,马上就能发现沐丝,那么他的整个计划就会全部告吹,甚至连能否活着离开薛延陀城都成问题。正惊怔间,一抹柔滑湿热紧密**的感觉袭上心头,杨帆撑住羊皮褥子的双手登时抓紧了……吱扭~~,吱扭~~~”

    两辆牛车并排走着,一辆掀着窗帘,一辆拉着车帘。

    道路不太平坦,两辆车都有点颠簸,拉着窗帘的那辆车似乎颤动的更频繁一些。

    天爱奴牵着骆驼尾随在两辆牛车后面,如同作梦一般。

    她看到沐丝了,在看到杨帆上车之后,她只一转眼,就看到了沐丝,那一瞬间,她还以为杨帆精通什么法术,突然就从前边那辆牛车里挪到了后面这辆牛车里。

    天爱奴一路跟下来,混乱的思路终于渐渐理清了,她已经想通了其中的关键。难怪杨帆可以随意接触突厥权贵,可以随意出入他们的营地,那后出现的“杨帆”,一定是一位突厥贵族,杨帆利用自己与他一般无二的长相在冒充他!

    这是沈沐的主意么?他们想干什么?

    忽然,天爱奴又想起了那个与杨帆俨然一双情侣的草原女孩儿,那个女子,到底是杨帆的情侣,还是“杨帆”的情侣?她不会……是错认了情郎吧?

    应该不会吧,就算杨帆长得再像那个人,声音总该有所不同吧,再说,他一个南洋回来的人,懂得突厥语么?

    天爱奴一路走着,满脑子问号。

    给杨帆赶车的人和左右的护卫看到沐丝的时候,终于知道杨帆为何急急登车了。他们强自镇定,两个沐丝的牛车并排走着,到了长巷路口的时候,他们才放慢了速度,让沐丝的牛车驶到了前面。

    两辆牛车一前一后晃晃悠悠地驶向沐丝的营地,但是彼此间的距离却是越来越远了。天爱奴也放慢了步伐,远远辍着后面那辆牛车,她觉得问题的关键一定都集中在杨帆身上,盯住杨帆就能找到沈沐。进而发现他们的秘密。

    她远远看到那辆牛车停住了,然后那个突厥少女从车中走下来,紧接着杨帆也走了下来,两个人站在那儿似乎又说了几句什么,一个侍卫便牵过一匹马来,那位突厥少女翻身上马向这边驰来,天爱奴赶紧避到了路边。

    那匹马驰到近处时。天爱奴抬起头飞快地瞟了一眼,只见那位突厥少女坐在马上,一圈白狐毛掩映下的俏脸。仿佛花儿一样红,有种说不出的媚……

    前边,杨帆又登车了。车子没有继续前行,而是慢腾腾地拐上了一条岔道,天爱奴依旧远远地辍着,把自己掩藏在街上来往不断的行人商旅之中,走了小半个时辰,她发现那辆牛车在一处僻静的宅院前停下了。

    天爱奴转悠着走开,在附近的小商贩那儿随便买了几样东西,顺口打听了一下那户人家的情形,小贩告诉他,那是本城大巫帅德维恩的家。

    德维恩家里。张义和高舍鸡等人都在,一见杨帆到了,纷纷围上前来,张义翘起大拇指道:“二郎,除了我三哥。张义没服过人,这一回对你真是心服口服了,哈哈哈,不动声色之间,整个突厥都被你玩弄于股掌之上!”

    杨帆打了个哈哈,不自然地提了提腰带。咳嗽一声道:“这事儿还没算完,眼下才是咱们最关键的时刻,必须得格外小心,不能功亏一篑!”

    杨帆一面说,一面把脖子上缠的绷带一圈圈解下来,对张义道:“明天你要负责把咱们的人安全带离,返回陇右!”

    张义颔首道:“没问题!只要离开这里,我就有把握回去。”

    杨帆又道:“熟悉此间道路的人是谁?”

    张义拉过扮大神的言知何道:“喏,他就行,突厥这边的路他熟的很!”

    杨帆道:“好,那你留下,跟我和高舍鸡、熊开山我们几个人一起走,一会儿你们就把马匹和路上需要的饮水、食物都准备好,咱们今晚住在这里,等到他们的大军出发,确保无误后,咱们便立即上路,抢先赶到白亭示警!”

    言知何与高舍鸡、熊开山点了点头,当下众人纷纷散去。天爱奴隐在暗处,始终不见杨帆出来,干脆就守在了附近。

    她相信杨帆不管在图谋什么,水落石出的时候都快到了,因为突厥人即将发兵的消息她也已经听说了……翌日天明,各个部落纷纷行动起来。

    由于此前阿史德与阿史那两族的纷争,所有部落划分成三块,忠于阿史德和忠于阿史那两族的部落纷纷与他们驻扎在一起表明立场,其他中立部落集中在第三个地方,所以中立部落需要赶去与他们汇合。

    一大早,阿史德族和阿史那族部落的驻地就开始拆除毡帐,准备起行,附庸于他们的那些部落也拆卸毡帐,驱赶牛羊,整肃队伍,准备检阅出发。

    中立部落所在区域比他们起的更早一些,一些部落早早就开始行动,把整个营地拆除,毡帐装上车子,驱赶着牛羊赶去与他们汇合。这些中立部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落分别被分配给了朱图、穆恩和沐丝。

    城里面,沐丝也集合了还能作战的全部将士,在穆恩派来接应的一个千人队的保护下离开薛延陀城,向穆恩的营地赶去。

    太阳高升,原本中立部落所在地连绵不断的毡帐已经不见了,雪原上一片狼籍,大部分部落已经离开,几名骑士策马赶来,只见草原上还有零落的两三个部落正在拆卸着毡帐。赶来催促的骑兵气势汹汹地道:“喂!你们是哪个部落的,怎么这么慢!”

    张义手下一个突厥兵迎上去,笑容可掬地道:“我们是可萨部落的,就快好啦,就快好啦!”他说的是一个刚刚拔营离开不久的部落名称。

    “哼!你们快一点,还要赶着牛羊过去,这得折腾到什么时候,大叶护等着点兵呢!”

    那骑兵训斥几句,又向另一个拔营缓慢的部落赶去。

    张义的人慢条斯理地装着车,观望着其他部落的动静,等到除他们之外,最后一个部落也准备妥当,匆匆离开的时候,他们陡然也加快了速度,迅速整理行装。

    他们也出发了,但是方向既不是阿史德部所在地,也不是阿史那部所在地,他们向着相反的方向迅速离去了……

    P:本月倒计时第三天,各位书友,月票榜又暂落下风了,请投下您的月票支持关关!拜谢!

    ~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