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二百六十一章 谷口血

第二百六十一章 谷口血

    徐郎将一听脸色陡变,几个亲兵纷纷提马围了过来,有人急道:“前方情形不明,郎将三军之首,不能出什么意外,咱们还是快快回营吧!”

    徐郎将骂道:“放你娘的狗屁!来的人是谁还不知道,就叫老子做个望风而逃的丧胆将军么?哼!”

    徐郎将提弓在手,略一沉吟,吩咐两名亲兵道:“去!看个仔细,自家小心一些!”

    “得令!”

    两个亲兵答应一声,便拨马向远处那黑压压的人群迎过去。

    徐郎将瞧着远处那黑压压的一片,心中也是暗惊,不过从那黑点移动的速度来看,他们行进的速度并不是很快,徐郎将便耐住了性子,等着亲兵去探个仔细。

    那两名亲兵一驰到对方阵营近前就发觉不对了,对方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骑马的有乘车的,无论如何也不像是要进攻他们的突厥军队,壮着胆子又接近过去,迎住对方一问,居然是游牧于本地的牧人,他们的大首领曾到飞狐口多次拜谒过徐郎将的,他们都认得。

    两个亲兵赶紧叫对方先原地停下,带了几个人往回赶,远远看见那两个侍卫引了几个人回来,徐郎将身边的亲兵不待吩咐便跳上了马背,眺望着远处那两人的手势,然后又坐回马背,对徐郎将道:“郎将,不是敌袭!”

    徐郎将暗暗松了口气,说道:“走!过去看看。”说罢催马迎了上去。

    “他们是什么人?”

    眼看两名探查情况的亲兵冲到面前。徐郎将便勒马问道。一名亲兵呼呼地喘着粗气道:“郎将,他们是在西北方向游牧的炎耳羌人部落。”

    徐郎将一怔,道:“这大雪寒冬的,他们这是要迁徙到哪儿去?”

    那亲兵呼呼地喘息着道:“不是迁徙,是要逃回明威戍!他们说……说突厥人就要攻来了,至少十万大军。”

    徐郎将的脸色变了,失声道:“谁说突厥大军将要来袭?你们怎么知道的?”

    他这句话已经不是问他的亲兵了。而是直接瞪着随他亲兵回来的三个牧人打扮的骑士。

    “徐郎将,这是在下打探到的消息!”

    那三人中一个提马上前几步,朗声答道。这人是一位微髭少年。容貌英俊,顾盼之间很有几分气势,徐郎将见了。原本打算叱啧的语气便缓和了一些:“你是什么人?”

    杨帆探手入怀,几名飞狐口士兵立即端起了弓,张弓搭箭瞄准了他。杨帆放慢了动作,从怀中缓缓摸出一枚鱼符,举在空中亮了亮,表示这不是武器,随即扬手一掷,高声道:“郎将请看!”

    徐义生一探手把那枚令牌抓在手中,仔细看了看,迟疑道:“这似乎是……禁军中的腰牌?”

    &n“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徐义生是边军守将。这京城禁军中的专用腰牌,他是不大熟悉的,从那制式、花纹、材料上,他能认出这是禁军将校穿行宫中所用的特制腰牌,但是对于百骑的存在。并不是每个边关将领都了如指掌的。

    杨帆道:“正是!在下是羽林卫中‘百骑’侍卫杨帆,奉圣命赴西域公干,恰巧打听到突厥人的机密。此前我已派了人先来飞狐口示警,不知郎将可曾接到警讯?”

    徐郎将的脸色有些凝重起来,问道:“你曾派人来?什么人?”

    杨帆道:“在下曾让鄯州斥候高舍鸡、熊开山等人先来示警,郎将已经见过他们了?”

    徐郎将的眼角轻轻抽搐了几下。道:“是有这么几个人,本将军不甚相信他们的话,已经把他们押去凉州确认身份了。”

    杨帆急道:“徐郎将,你可知道我们冒了多大的风险才掌握了突厥人的确切情报?你……你居然不相信他们的话,突厥大军随时都可能出现,你可知道一旦延误了军机,将有多少百姓受害?就是你驻扎在飞狐口的五千军卒,都未必能安全退回明威戍!”

    徐郎将道:“消息属实?前几日我刚刚收到居延海烽火讯号,有大股突厥人袭击居延海,难道他们又分兵袭我白亭不成?”

    杨帆大声道:“高舍鸡不曾禀报将军,突厥人攻打居延海实为佯攻么?”

    徐义生脸上阴晴不定半晌,他派往山中探察动静的斥候还没有回来呢,委实无法判断他话中真假。可是杨帆再次向他确认突厥大军将至,而且他还有禁军的身份,徐郎将实在不敢等闲视之了。

    &nbs“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p;徐郎将沉吟半晌,突然一拨马头,大喝道:“立即回营!”

    杨帆叫道:“将军且慢!”

    徐义生勒马回头,冷声道:“怎样?”

    杨帆道:“此刻从容撤返明威戍,怕已来不及了。将军可一面派人分赴各部落示警,一面派人飞骑赶回飞狐口点燃‘烽烟’以呼援军。”

    徐义生变色道:“敌踪未现,你叫本将军听你一面之词,就把游牧诸部统统撤回明威戍,再点烽火传报边城,嗯?若是情报不确,这误传军情、劳师动众之罪,谁来承担?你想让本将军烽火戏诸侯么?”

    杨帆也火了,他九死一生才闯到白亭,不想这飞狐口守将如此不敢任事,误信军机固然不妥,可是这信与不信的后果,孰轻孰重还分不清么?

    杨帆怒道:“误信军机、虚惊一场事大,还是贻误军机,折损军民罪大?徐郎将,你好胡涂!”

    徐义生大怒,一圈战马,手按剑柄,森然道:“本将军戍守边墙十余载,劳苦功高!什么时候轮到你这后生小子来教训我?”

    伴在杨帆身边的天爱奴一见他按剑,也不禁伸手扶住了腰畔长剑,她这一动,那数十名飞狐口士兵登时捉刀的捉刀,张弓的张弓,双方一副剑拔弩张的架势。

    那陪同杨帆和天爱奴过来的炎耳部落牧人一见双方这架势,不知道双方既然皆是朝廷中人,何以要大打出手,吓得他连连摆手,出言劝和。

    就在这时,侧方山口内突然奔出一个人来。

    这人身上反套着一件羊皮袄,羊皮袄肥大的直垂至臀下,因为是反穿着,羊毛在外,若是伏在雪中不动,很难叫人看清他的存在。他的双腿都绑着皮护腿,皮护腿一直高延至大腿,用宽宽的牛皮带一圈圈地牢牢绑在腿上,如此一来雪中跋涉时才不虞让雪灌入靴筒。

    这人几乎是连滚带爬的逃出山坳,忽然瞧见前方有人,顿时大喜,再看他们装束,认得是自己弟兄,不由放声高呼道:“快救我!后面有突厥追兵!”

    正在僵持的双方听到这声随风飘来的惊呼,不禁一起扭头看去。

    “是古舟,快救他!”

    徐郎将看清那人正是自己亲兵之一,不由惊呼一声,几乎与此同时,几名亲兵已快马扑了过去。

    “嗖嗖嗖!”

    十数枝利箭从谷中射出来,利箭破空,发出凄厉的呼啸。

    古舟惨呼一声,肩头重了深深一箭,一头栽到在雪地里,他强忍痛楚爬将起来,继续向自己人这边飞奔。迎上去接应的几个亲兵一见谷口出现突厥人,早就握在手中的弓箭迎面射去。

    那几个冲出谷口的突厥兵也未料到这谷口竟有这么多人,稍一愣怔的功夫,唐军的箭就到了,两个突厥兵躲闪不及被射下马去,其余的突厥兵立即驱马散开,纷纷以弓箭还击,双方就以谷口为阵地开始了对射。

    “怎么回事,这些突厥人是从哪儿来的?”

    徐郎将策马迎上去,俯身向古舟迫问,古舟肩头插着一枝长箭,他忍着巨痛对徐郎将道:“郎将,有大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队突厥人马到了,我们正撞上突厥人的前锋斥候,兄弟们怕是都死了……”

    徐郎将惊道:“有多少突厥人?”

    古舟道:“我们伏在山坳中,只见黑压压一片,还未估算出他们人数,就被他们派在前面的斥候发现了,一路追杀,只有属下一人逃了回来!”

    说到这里,古舟咬着牙一使劲,一下子拔下了肩头利箭扔在地上,大声道:“这是突厥斥候骑兵,大队人马还在后面,将军快回飞狐口!”

    徐郎将抬头往谷口看去,只见对方影影绰绰,似有数十人之多,脸上不禁火辣辣的。先后两次有人示警,他始终犹疑不信,现在突厥人就在眼前,他就像被人当面掴了一记耳光,真是又气又悔。

    徐郎将挂好弓,“唰”地一下抽出佩刀,大声道:“古舟,梁四,你们两个速回飞狐口给老萧传个口信儿,让他点燃烽火,全军撤防明威戍。”

    古舟惊道:“郎将,你要干什么?”

    徐郎将狞笑道:“不过是区区数十人的突厥探子,老子把他们都宰了!”说完一催战马,已经向谷口扑去。

    这时,那炎耳部落的牧人看见突厥人果然出现,已经飞也似的逃回自己部落去了,候在原地的部落牧人听他叙说经过,再瞧远处谷口双方激战的情形,登时为之大乱,整个部落立即加快速度向南逃去。

    徐义生从军十余载,镇守飞狐口已有四年,在军中虽一向独断专行,御下却很宽厚,所以甚得三军爱戴,一见他亲自冲上去了,他的亲兵都嗷嗷叫着跟了上去。

    古舟跺跺脚,正想向逃得散乱的羌人强征一匹马代步,忽见一个侍卫被突厥人一箭射穿咽喉堕于马下,赶紧便抢过去拉住那匹马,翻身上马,与另一个侍卫一齐往飞狐口逃去。

    “咱们怎么办?”

    天爱奴攥紧了剑柄,一双清丽的目光水一般绕在杨帆的身上……(未完待续……)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