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再入虎穴

第二百七十七章 再入虎穴

    ***三更,诚求月票、推荐票!***

    突厥人在沐丝的指挥下,对明威戍发动了整整一晚的攻击,喊杀声彻夜不绝,在小城深处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天亮时分,突厥兵退下,双方作短暂休整。炊烟再度升起,而许多人已经无法再享受到今天的早餐了。

    城头一些地方破损了,有几处碟墙的垛口几乎被石头砸平,士兵们正一遍一遍地往上泼水,泼一层水,铺一层草,很快就砌成一道厚厚的冰墙,除非是数百斤重的大石头砸个正着,否则休想能把它破坏了。

    沐丝本部的人抬着伤兵潮水般退却,准备接替他的部落正在享用早餐,就在这时,突厥前阵警戒的兵马忽然看见明威戍城头用绳索系着藤筐放下几个人来。

    突厥兵马上把这个消息报上去,很快就有一位担任贺兰的武官迎了出来。与此同时,同样的一幕在武安戍也一样上演了。

    下城的人一“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共有七人,有旗手、有号手、有使者、有通译、有护卫,他们下了城,便摇起了一面白布旗子。

    白旗在战争法则中并不是投降,只是表示要暂时停战。旗手摇着白旗走在前面,后面几人跟着,对面那位贺兰率领十几名佩刀武士迎上前来。

    那位明显是使者的人穿一身圆领长袍,头戴幞头巾子,留着两撇八字胡,笑眯眯的仿佛一个商贾。一见那位贺兰走过来。马上站住脚步,向他揖了一礼。一个留着小胡子的身材削瘦的通译官道:“我大周中郎将遣使前来,有要事与穆恩大叶护、沐丝大叶护商谈,有请足下代为引见!”

    那位贺兰官身穿半身皮甲,腰胯一口大刀,脸膛黑红,眼神锐利,透着一股子强悍之气。他冷冷地看了一眼那圆滑商贾模样的使者,又看看身材单薄的通译,轻蔑地撇了撇嘴。道:“跟我来!”

    贺兰带着他们走进大营,眼看将到中军营帐之际,排列在中军两旁的扈兵突然同时拔刀出鞘,“呛呛呛”一串刺耳的响声。长刀搭成了一座刀阵。那团团圆圆、商贾打扮的使者笑眯眯地向他们摇着手,从容地走进了刀阵。

    那位贺兰官回头看见他从容的模样,倒是暗生钦佩,瞧他一副圆滑模样,没想到还真有几分胆气。

    大帐中,沐丝也在,他指挥了一夜的攻城刚刚回来,本想对穆恩交待一下就去休息,恰好听说唐人遣使,所以也留了下来。

    “唐人使者。报名唱进!”

    那贺兰进帐禀报,片刻后出来,往帐旁一站,高声喝道,双眼睥睨着,十分高傲。

    那唐人使者掸掸衣袍,高声道:“在下荆沿,奉明威中郎将叶大将军差遣,求见穆恩大叶护、沐丝特勤!”

    说着,他就大步走向帐中。陪在他身边的只有那个身材瘦削的通译,其他人员都被留地帐外,除旗帜、号角外,所携武器都被缴了械。

    因是早晨,各部落首领在自己本部刚刚起来。并未到穆恩处报到,此刻帐中只有穆恩和沐丝翁婿二人和一些侍卫。

    沐丝身材高桃。一身右衽斜襟高领长袖镶毛边的肥大狼皮袍子,把他衬出几分鸷猛的味道来。而穆恩虽是年近五旬的老人,但是往那儿一站,枪一般笔直,足蹬马靴,紧扎腰带,显得极为魁梧、剽悍,毫无半点老迈之态。

    “叶云豹派你来,要对我说什么?”

    穆恩用的是突厥语,那削瘦的通译对荆沿用汉话重复了一遍,荆沿便笑眯眯地向他行了一“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礼,说道:“这位就是穆恩大叶护了吧,哈哈哈,小可是陇右一个商贾,并非官府中人。这一次,突厥犯境,两国兵戎相见,打得不可开交,我们这些西域商贾很是不安呐,所以我们说服了叶中郎将,由我们派人来求见大叶护,咱们双方打个商量,这仗嘛,能不打还是不打的好。”

    穆恩听了那削瘦通译的翻译,皱了皱眉道:“你们不是官府中人?那么你们究竟要来谈什么?”

    荆沿含笑道:“各位都是草原上的英雄,住毡包,喝马奶,逐水草而居,蓝天白云下弯弓射雕,牧羊放歌,何等快意。陇右之地,实非你们宜居之所,双方又何必刀兵相见,杀伤许多人命呢?

    在下受西域众商贾公推,代表他们前来同大叶护议和,只要你们答应退兵,我们这些商贾愿意付出一些财帛女子,以弥补你们出兵的损失,大家一团和气,岂不是好!”

    穆恩听了通译回话,大怒道:“放肆!你们这是戏耍老夫不成!我挥兵十万,为的是攻城掠地、王图霸业,他区区一个明威守将,居然派你这样一个小小商贾,妄图以些许财物收买,便叫我们退兵,简直是儿戏!”

    荆沿赶紧道:“大叶护切莫发怒,你实在是误会了。想那叶中郎将也不过是明威戍一方守将,他岂敢代替朝廷与你议和,甚至割地乞降啊?依照叶中郎将那意思,本来是要誓与城池共存亡的!”

    穆恩冷笑道:“这算是一种威胁么?好啊!既然他有此心,咱们就较量较量!”

    荆沿忙道:“大叶护,明威戍守军的确不是很多,不过,现在已经从凉州又调来了两万兵马,凭险而守,你们要攻下来怕也不太容易吧?更何况,凉州守将不但正在后方募兵,便是朝廷业已派了援军,风尘仆仆正在路上。

    两军交兵,杀个你死我活,图的是什么呢?还不是利益么?呵呵,在下说话也许太直接了一些,不过在下是个商人,商人言利嘛,眼中也只有利。虽然说这是两国之间的战争。可说到底也不过是利益之争,跟我们商人也没什么两样。”

    荆沿滔滔不绝,通译一旁一句句地翻译着,沐丝听了,不觉有些心动。

    说实话,河西陇右之地的牧草远不及突厥草原丰美,他们进攻河西陇右,直接目的是为了求财,更长远的目标则是据此为踏板,觊觎中原花花世界。而现在骨咄禄病重。他们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直取中原,以大唐目前的国力,他们也办不到这一点,所以这次出来。战略目的本来就是求胜、掠财。

    陇右地区,他们以前曾经攻进来过,最终也没站住脚。其实这些草原部落发动战争的主要目的,大部分时候都是为了求财,除非中原衰弱,有占领的可能,否则他们是没有决心发动一场以占领为目的的战争的。

    沐丝想到这里,便咳嗽一声,向穆恩递了个眼色。穆恩看他神态,便缓和了语气。向荆沿问道:“你们……可以付多少赔款,来弥补本叶护出兵的损失?”

    荆沿大喜,赶紧说了一个数字,左右不过就是金多少、银多少,铁器多少,丝绸瓷器、牛羊布匹多少,这数字若是用在一家一姓乃至一个部落都算是极为惊人了,但是突厥十万大军,大家一分就没多少了。

    穆恩闻言大怒,喝道:“岂有此理!你们这是敷衍本叶护吗?全无半点诚意!这么一点财物。就想本叶护退兵?”

    荆沿满脸苦色,道:“大叶护,这么多财物,可是我们西域诸多商贾一块凑出来的,大叶护如果答应。那就满载而归,如果不答应。这明威戍也未必就能攻下来,如果攻不下来,到时候岂不更是一无所得?

    嘿嘿,在下可听说,骨咄禄可汗病重,这个时候,怕是贵国也无心久战吧?如果一味地打下去,对双方实无半点好处。与其斗个两败俱伤,何不各退一步呢?见好就收,就此罢手!不知沐丝特勤可在么?大叶护不妨与沐丝特勤商量一下如何?”

    “我……就是沐丝!”

    沐丝跨前一步,那幽魂一般低哑的声音一出口,把那荆沿和通译都吓了一跳,沐丝看在眼里,心中一种苦闷烦躁,可他不得不忍受着那连他自己也无法忍受的声音继续表达他的意见:“如果要让我们退兵,可以!但是你们要拿出足够的诚意来!你方才所说的数目,如果翻四倍缴纳,我们就马上退兵,否则,城破之日,大军入境,你们将一无所有!”

    荆沿一听立即又大吐苦水,沐丝冷笑着打断他道:“算了吧!你们这些商人,最是狡猾不过,是要破财消灾,还是人财两失,你自己考虑!”

    一番商谈,毫无结果,荆沿只得苦笑道:“实不相瞒,我们本来预估的是比这多一倍的财物。如今……,这么大的数目,我一人实在无法作主,还请大叶护和特勤宽限几日,容我回去与大家再计议一番!”

    穆恩冷笑道:“可以!你们尽管回去商量,但城我们会继续进攻,如果你们还没商量出个结果我们就进了城,那你们也就不用商量啦!”

    这话一出口,穆恩和沐丝同“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时大笑起来,一个声音高亢,一个声音低哑,融合在一起,仿佛用一把沙砾磨着一面铜钹,真是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荆沿领着自己的人灰溜溜地离开了。

    明威戍城头看见自己的使者到了城下,连忙放下吊筐,吊筐只有两个,几人要分别上去。荆沿一脚跨进吊筐,扭头对进入另一个吊筐的通译道:“沐丝果然已经能够言语了,他的声音你可清楚了?”

    那通译向他启齿一笑,分明是个赫黑脸庞的削瘦男子,却透出几分女儿家调皮妩媚的神韵:“清楚了,衣着打扮、声音语气,全清楚了!”

    他的声音与沐丝一模一样,城头绳索拖曳着,恰好落下一蓬雪沫儿,打进荆沿的脖梗里去,再听到这种幽魂野鬼般幽泣的声音,荆沿不禁打了一个哆嗦。

    P:三更,向您诚求月票、推荐票!

    ~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