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三百六十六章 乱拳打死老师傅

第三百六十六章 乱拳打死老师傅

    来子珣怒不可遏,大声咆哮道:“杨帆,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扰乱公堂,你信不信本官……”

    来子珣说到这儿,忽然张口结舌,他怔怔地看着杨帆,忽然指着他,惊叫道:“你是谁?你不是杨帆!”

    后堂里正在听审的武则天双目霍地一张,来俊臣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武则天只是冷冷地瞟了他一眼,来俊臣便一个哆嗦,又讪讪地坐了回去。

    “杨帆”把飘逸的长发一甩,得意洋洋地笑道:“嘿嘿!来御史真是好眼力,某的确不是杨帆!”

    来子珣又惊又怒地喝道:“你是何人?为何冒充杨帆?你……你们……是什么人?”

    他看看那几名押解“杨帆”的公差,见他们一个个都露出诡异的笑容,汗毛儿都竖了起来,一种危险的感觉油然而生。

    一位玉色白袍的俊俏公子手摇象牙骨的描金小扇,飘然走上堂来,悠然道:“他为何冒充杨帆,并不重要!他们是什么人,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负责牵针引钱,从中勾连的裴宣礼,居然并不认识杨帆,这……是不是有些好笑?”

    此人头戴一顶乌纱质料的软脚幞头,额头镶着一方美玉,穿一领玉白色荷花底纹缘绣浪花的圆领长袍,腰间一条锦带,系着她那迎风欲折的一管细腰,脚下是一双鹿皮小靴,秋水湛湛,婉娈妩媚中透着一股子精神。

    来子珣慑于她的气度。居然没有骂出口,只是骇然问道:“你是何人?”

    那个“杨帆”把眼一瞪。喝道:“大胆!太平公主当面,还不上前请见!”

    “太平公主?”

    来子珣听了对方说出的身份本待不信。可是瞧这男装女子的气度作派,再想想她敢硬闯御使台推事院的霸道威风,却是不由自主地相信了。

    “太平公主?”

    李游道听了顿时双眼一亮,抢步上前就要与太平公主说话,却被太平公主那个扮作班头的手下拦住。李游道急得跳脚,大呼道:“公主殿下。老夫蒙冤入狱,还请殿下代为向陛下进言,老夫冤枉、冤枉啊……”

    太平公主没有答理他,这也是太平公主的聪明之处。纵然她是公主。似这等谋反大案,也不宜牵涉过深。如果她接了李游道的话碴儿,那么李游道鸣冤她管是不管?管了,不管成败,她都涉足其间,原本地位超然的优势就不复存在。

    如果仅仅关心杨帆一人的案情,哪怕她闹的再厉害,母亲那里也不会引起什么忌惮,因为母亲知道她为何涉足其间。可是杨帆一案一旦翻过来,就会撼动整个谋反大案的定案基石。以母皇的精明,一定会再查此案。

    到那时,如果查明狄仁杰等人确实不曾谋反,这些宰相、尚书、侍郎们必然要承她一个大人情,如果他们确实有谋反之举,太平公主也不用担一分半毫的干系,因为她之所为,仅仅是为了救她的情郎,并不属于政争。

    太平公主看似无所顾忌。其实这分寸拿捏的极好。镇住来子珣之后,她马上转向裴宣礼,沉声问道:“本宫问你,你说你为杨帆牵针引线,使他收受李游道贿赂。你与他一共接触过几次,都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说!”

    裴宣礼讷讷地看看来子珣,又看看太平公主,欲言又止。一见这位公主出现,他的心也活泛起来,几乎立刻就想高呼冤枉,可是看到来子珣毒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蛇般阴柔的目光,裴宣礼心头一凛,到了嘴边的话顿时又嗯了回去。

    皇家公主们其实并不可以为所欲为,实际上皇室公主很少与朝中大臣在政务上发生碰撞,因为他们仅仅因为是皇帝子女,天生地位崇高,可是并无权力干涉政务。大臣们若是怕你能在皇帝面前说上话,敬你是皇家子女,或者会让你几分,若是不想理会你这一点,你还真不能把人家怎么样。

    就像汉光武帝时的洛阳令董宣,当街拦住公主仪仗,把公主府上犯了罪的亲信家人拖出来当场格杀,那位公主殿下也无可奈何,甚至不能纠集家将武士反抗,只能事后跑到皇帝那儿哭天抹泪地告状去,像太平公主这般行为的公主实是少见。

    裴宣礼眼下还是御使台的罪囚,生死完全掌握在来子珣手中,而太平公主明显是为杨帆出头,并不是为了他们而来,万一……

    官场上,彼此妥协的事情太常见了,他要是把心一横,什么都说了,回头太平公主却和来子珣达成协议,来子珣开释杨帆,太平公主打道回府,倒霉的可还是自己。

    裴宣礼可不知道当今皇帝就在后堂,想到这里,到了嘴边的话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转而说道:“这……这……,裴某与他多次接洽,具体时间、地点,哪还能记的清楚。”

    太平公主冷笑道:“好一个多次接触,既然你二人接触如此频繁,为何你竟连杨帆的样子都不认识?竟错把本宫的马夫当成那位羽林左郎将?”

    裴宣礼胀红着脸庞说不出话来,太平公主又转向来子珣,冷冷地道:“来子珣,你怎么说?”

    杨帆是被来俊臣坑害的,他们明知裴宣礼根本不曾收买过杨帆,哪可能公堂问案时,还把他们提上来当堂对质,一旦双方所言驴唇不对马嘴,那不是自找难看么?

    再说,他们只要把供词做得滴水不漏,叫皇帝看着可信就行了,根本不用理会犯人的想法,这可比粗暴执法还要粗暴执法,几时想过会有人来查他们如何执法。

    来子珣眼见再让太平公主这般胡闹下去,事情将不可收拾,忍不住声色俱厉地恐吓道:“公主殿下!这里是朝廷的法司衙门,不是你的公主府!本官是此间的公堂正审,是朝廷命官,不是你公主府里一个仆役!公主殿下虽然是天皇贵胄,却也不该干涉司法,更不该乱闯公堂!下官有请公主殿下立刻退出去,本官不为己甚,否则,我御史台一定上表弹劾公主,恭请皇帝陛下严加惩处!”

    来子珣方才虽被太平公主震慑了一下,此刻这句话说出来倒是掷地有声,底气十足。

    御史台本来就有弹劾百官之权,这些年来,被他们弹劾过的宰相、尚书、侍郎们不计其数,就算是宗室、王侯,甚至当今皇帝依旧活着的两个皇子都被他们弹劾过,如果真叫起板来,他还真不怕这位太平公主。

    &nbs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p;太平公主现在虽然暗中网罗了一些党羽,在朝中依旧属于势力比较单薄的一方,现在的太平公主,还不是后来威风八面、权倾朝野的镇国太平公主,她的势力比起薛怀义、武三思甚至已经罢相的武承嗣都有所不如。

    武则天登基之后,整个李氏宗室都已不被人放在眼里,看看原来那位常常喜欢饮宴交际的千金公主如今也深居简出、异常安份,就知道整个李唐宗室的处境了。太平公主也就是因为嫁了武攸暨,算是半个武家人,才没有受到波及,却也绝对谈不上霸道,

    尤其是眼下,这桩谋反案的缘由是什么?是宰相们要拥太子登基,复李唐国号。太子是谁?是太平公主的亲哥哥。太平公主为何热衷插手此案?为何试图为反贼平反?答案不是呼之欲出了么!

    来子珣自觉已经掌握了太平公主的软肋,却不知太平公主早已给武则天打了一记预防针,今天这事闹的越大,越显得她心中无鬼,坦坦荡荡,她又岂会在乎来子珣的威胁。

    太平公主听了来子珣的话,咯咯地笑了几声,果然一脸的不以为然,太平公主说道:“杨帆自西域回来以后,因为立下大功,皇帝陛下才提拔他做了羽林郎将,这不过就是近期的事情。

    杨帆没有升为郎将之前,你们断无收买他的道理,你这接洽定然是从他回京之后开始的了。好!本宫已经派人详细调查过杨帆回京之后这段时他和裴宣礼两人的详细行止。裴宣礼,你说说吧,你是在哪一天、在什么地方与杨帆会面洽谈的,且看与本宫查到的情况是否吻合。”

    太平公主所言自然是诳他,任她有再大的能量,怎么可能把别人过去几个月的行踪查得一清二楚。可是来子珣本就心中有鬼,听了这话先自一虚。裴宣礼本来就是被迫招供,这时更是装疯卖傻,一时间全都僵在了那儿。

    救杨帆只此一个机会,必须慎之又慎,所以太平公主准备的自然不只这一招,不过她重金贿买狱吏与杨帆串通消息的时候,意外得知迄今为止杨帆跟“收买”他的裴宣礼竟然还没照过面,太平公主不禁突发奇想:“还有比这更能说明问题的么?作为重要人犯,两人居然迄今不曾对质!不需要了,只要这一条就足够了!推事院的推案审理,居然荒谬一至于斯。

    后堂里,武则天的脸色已阴霾密布,似有隐隐雷霆正在酝酿。来俊臣偷偷瞟了武则天一眼,双腿一软,就从座位上溜到地上,顺势一跪,叩头说道:“陛下恕罪!臣御下不严,以致……”

    P:月末了,诸友可已出了订阅月票?向您诚求月票、推荐票!

    ~(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