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心莫测

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心莫测

    武则天一抬手制止了他,淡淡地道:“皇家公主,擅闯法司,干预审案,太不成体统了,你去,不要让她再胡闹了!”

    来俊臣一怔,急忙抬头看了武则天一眼,却见她脸上的阴霾顷刻间已不见了踪影,此刻脸上不愠不火,竟是根本看不出她的喜怒,不禁呆了一呆,这才答应道:“喏!臣……遵旨!”

    来俊臣起身急急赶往公堂,作出一副刚刚闻讯赶来的姿态,又是推诿自己不曾亲自办理此案不知其中详情,又是顺势答应一定亲自复查杨帆一案,给公主殿下一个交待,好说歹说的总算哄得太平公主让步了。

    太平公主也明白,哪怕她当堂就把此案翻过来,也不可能立即把杨帆带走,杨帆既然是背了这个“谋反”的罪名,就只能由皇帝亲自下旨赦免,如今她的目的已经达到,自然无心再与来俊臣纠缠。

    来俊臣把太平公主送到大堂口儿,就连称恕罪,也顾不得再把她送出大门,便匆匆跑回了后堂,来俊臣到了后堂一看,登时呆若木鸡:椅上空空,武则天和上官婉儿、武攸宜一行人早就不见了。

    来俊臣站在那儿,脸上阴晴不定,半晌作声不得。

    来子珣追进来,既懊恼又难堪地道:“中丞,这可真是奇哉怪也,太平公主怎么会突然跑来呢?这个杨帆,怎么就能请得动她出面?她的胆子也大,就不怕自己招了嫌疑?薛怀义出面都不管用。她以为她是公主就了不起么!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

    来俊臣慢慢吐出一口浊气,垂着双袖,低沉地道:“子珣,大事不妙了……”

    来子珣吃了一惊,失声问道:“中丞何出此言?”

    来俊臣不语,缓缓走到座位前,慢慢坐下去。对来子珣道:“你来,坐下!”

    来子珣看他脸色,不禁心中惴惴。连忙绕到座位前面,欠身坐下去,眼巴巴地看着来俊臣道:“中丞。究竟出了什么事?”

    来俊臣仰靠在椅背上,闭目冥思半晌,这才轻轻张开眼睛,对来子珣道:“子珣,你我兄弟,本是长安市上两泼皮,三餐不继,穷困潦倒。后来,也是一时机遇,为兄蒙陛下赏识。方有今日风光,之后才把你调进京来,送了你一份大好前程……”

    来子珣连忙起身道:“是!兄弟这富贵前程,都是兄长所赐,子珣一直铭记在心。这一辈子。子珣都跟着兄长干了,为了兄长,子珣纵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来俊臣笑了笑道:“呵呵……,自家兄弟,说这些就见外了。什么肝脑涂地的,大可不必。不过,你要暂时受些委屈了。”

    来子珣眨巴眨巴眼睛,茫然道:“受……受什么委屈?”

    来俊臣站起来,慢慢走到来子珣身边,双手往他肩上一搭,面面相对,紧盯着他的眼睛,沉声说道:“现在,要么你我兄弟一起完蛋,纵想回到长安市上做一泼皮亦不可得。要么,你先背起一切,吃些苦头,等到风平浪静,为兄再救你回来,你看如何?”

    来子珣登时变了脸色,结结巴巴地道:“堂兄,究……究竟出了什么事?”

    ※※※※※※※※※※※※※※※※※※※※※※※※※※

    夏日即将过去,但是秋老虎依旧厉害,尤其是在太阳下晒久了。

    来俊臣免冠跪地,匍匐在武成殿石阶之下,太阳正照在他的身上,额头汗水涔涔。旁边跪着来子珣,五花大绑,绳索大概是捆的太紧了,再被太阳一晒,脸皮子红得发紫。

    一些出出入入的宫人就从他们身旁经过,两人头也不抬,只是俯首跪着,额头触地,额下地面已经湿润了一片。

    宫里面,武则天把上官婉儿先筛选一遍的奏章处理完毕,又喝了一碗冰镇的醪糟,这时婉儿才拿过一份留在手边良久的奏书,轻声道:“大家,这是来俊臣的请罪奏章。”

    武则天侧卧在宽大的胡床上,微微闭上眼,道:“念!”

    上官婉儿把来俊臣的奏章给她念了一遍,来俊臣的奏章内容很简单,就是说经过他亲自审理,证明杨帆确系朱彬挟隙报复,攀咬诬告,而来子珣贪功,故不辨真伪,严刑逼供。今已绑在阶下,恭请圣裁。而他自己,当然也是来请罪的。

    上官婉儿恨来俊臣入骨,巴不得让他在阶下跪着,多受些苦,可是这奏章晚报与皇帝一刻,杨帆就得在牢里多关一时,此事虽经太平公主一番大闹,皇帝已经心中有数,可是究竟如何处理,上官婉儿现在也确定不了。

    毕竟当年可是有过太平公主驸马明明没有参与叛乱也被拘禁狱中,活活饿死的先例,虽然那是皇帝登基以前,她想杀一儆佰,但是近来皇帝心思多变,就连在她身边多年的上官婉儿也有些摸不透她的心思了。

    上官婉儿念完了奏章,见武则天侧卧榻上,白发之下,容颜苍老,脸上沉静如水,仿佛已然睡去,忍不住轻轻唤道:“大家?”

    武则天悠悠地叹了口气,吩咐道:“把来子珣……发配爱州吧!”

    “大事定矣!”

    上官婉儿一听武则天处治来子珣,便知道这宗案子翻过来了,不禁欣喜若狂。进了推事院的门,百不存一,而这侥幸活下来的百分之一,也向来是充军发配,断没有一个平安走出来的,杨帆是推事院成立以来无罪开释的第一人!

    上官婉儿急忙按捺住心头的激动,轻轻答应一声。

    她没有走开,皇帝必然还有吩咐的。

    果然,武则天又沉默了片刻,继续说道:“杨帆开释出狱,先叫他回家去歇养些时日。如何安排……以后再说吧。”

    上官婉儿连忙又答应一声,现在只要郎君安然出狱,便是从此不做官,只做一个富家翁,她也是只有欢喜的。不管如何,杨帆因为“谋反”之罪入了监狱,而且险死还生。这是一根刺,梗在他心中的一根刺,也是皇帝心中的一根刺。马上把他召回到御前继续做负责皇帝安危的亲信将领,这是不切实际的。

    上官婉儿答应之后,依旧站在那儿。继续等待着,可是等了许久,武则天也没有进一步的指示,上官婉儿微微有些诧异,可她不敢问,只好轻施一礼,缓缓向殿外走去。

    来俊臣和来子珣跪在殿前,已经快要被烤晕了,上官婉儿姗姗走到他们面前站定。来俊臣先是嗅到一股品流极高的淡淡幽香,随即就看到一角袍袂。袍袂是男人款式,袍下露出的一双精致小靴却透着纤巧。

    他立即把头沉得更低了一些,就听上官婉儿道:“皇帝有旨。来子珣发配爱州,杨帆开释出狱!”

    来俊臣急忙顿首道:“臣遵旨!”

    来子珣本就又热又渴,疲惫之极。听了这句话,眼前一黑,险险一头栽倒。

    皇帝流配官员是有讲究的,流配的远与近,流配到什么地方,其中都大有学问。有经验的官员甚至可以从流配的地点。分析出皇帝对所处治的官员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皇帝是想“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暂时把他调离风波圈子,等风平浪静后再重新起用;还是略施小惩,叫他去地方上受些苦头,反思己过;又或者是决定罢黜,能否复出全看未来机缘;再就是……宣判了他的政治生命的死亡。

    爱州!

    爱州啊!

    这一辈子算是完了!能不能活命尚且难说呢。

    爱州隶属安南都护府,其地点就是后世的越南清化。那个年代,岭南一带大部分地区都是瘴疫横行的未开化之地,更不要说爱州了,发配到岭南都是九死一生的结局,发配到遥远的爱州,几乎就是宣判了死刑。

    来俊臣伏地听着,等了许久,也不见上官婉儿再说话,他轻轻抬起头,偷眼一瞧,面前空空,不知何时,上官婉儿竟然回殿去了。

    来俊臣心中顿时一片茫然,完了?这就完了?

    他本以为,武则天多少会给他些处罚,然而……竟然没了下文。他怕的不是皇帝给予处罚,而是没有任何态度,原来做的诸多打算和说辞一下子都没了用处。更重要的是,皇帝不可能毫不追究,这该怎么办?

    来俊臣跪在那儿,茫然不知所措。

    这时候,来子珣带着哭音儿道:“中丞,子珣……”

    来俊臣一个严厉的眼神制止了他,来俊臣又沉吟片刻,叩首道:“臣领旨,谢恩!”

    来俊臣从地上爬起来,又顺手把五花大绑、起立困难的来子珣也扶起来,缓缓走开几步,心里还是不靠谱儿,又复琢磨一番,逡巡着又回到殿门旁,略一迟疑,对侍立在门口的小海陪笑道:“海公公……”

    小海唬了一跳,赶紧道:“哎哟,奴婢可当不起来中丞这般称呼。中丞有事,只管吩咐。”

    来俊臣陪着笑脸道:“是这样,前日皇帝口谕,着御史台将一众人犯处决。如今既无中旨,也无制书,臣想请皇帝示下,以作……准备。”

    小海客气地道:“那……中丞请稍候,容奴婢去通禀一声。”

    来俊臣赶紧施礼道:“有劳海公公!”

    过了不大的功夫,小海又走出来,来俊臣赶紧问道:“海公公,陛下有何训示?”

    小海为难地道:“中丞,大家睡下了,奴婢可不敢打扰,你看是不是回头再……”

    来俊臣怔了怔,若有所失地道:“好!多谢海公公!”

    来俊臣步履沉重,走出好远,还回头看看宫门,希冀皇帝会派人追出来传旨。不管皇帝下何旨意,哪怕是命令他释放所有在押官员,起码也算有个结果啊。这样莫测的天心,让他惶恐不安……

    P:求月票、推荐票!

    广告:书名《“”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九重仙境》书号2630684,简介:一个少年在阳光下挥洒汗水,在卑微中奋斗的故事!(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