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三百六十八章 我心相映

第三百六十八章 我心相映

    “堂兄,我该怎么办呐?我被发配爱州了,爱州啊!天涯海角,蛮荒之地,这一去……”

    回到推事院,来子珣便痛哭流涕地向来俊臣诉起苦来,来俊臣此时心乱如麻,连声道:“你不要慌,你要相信我,只要我不倒,就算把你发配的再远,我也能把你弄回来!明白?”

    “堂兄,可那是爱州啊,皇帝把我发配这么远,分明是……”

    来俊臣瞪眼道:“爱州又怎么样?你区区一个侍御使,皇帝会把你的死活放在眼里吗?可是你要知道,正因为皇帝不在乎你的死活,所以,来日为兄想把你弄回来,也易如反掌,皇帝那时怕早把你忘了!”

    来俊臣好一通安慰,最后道:“你还是赶紧回去,把金银细软都收拾好,此去路途漫漫,爱州生活穷苦,多带些钱财总是没错的。你放心,多则一年,少则半载,说不定你刚到爱州,我就派人去接你回来了!”

    来子珣受他提醒,想到皇帝旨意一下,恐怕有司马上就会派人来押解他流配,依着规矩,犯官家眷要一起流放的,这一大家子人,还有来不及处置的诸多财产……,这一想也坐不住了,只好相信了来俊臣的承诺,急急回家去料理家务。

    来子珣前脚出了门,来俊臣后脚就把卫遂忠唤进了自己的签押房,阴沉着脸色把来子珣被发配的经过说了一遍,又道:“押解子珣的差人你好生打点一下。等子珣一到爱州,就让他生一场‘疫病’!”

    卫遂忠吃了一惊,失声道:“中丞,此事他已一肩背起,似乎用不着……”

    “你懂什么?”

    来俊臣脸颊抽搐了几下,压低声音道:“你以为,但有一线可能。我会不想救他?实是救不得他,不但救不得他,这件事接下来还会有大麻烦。你去安排此事。还有,把咱们的卷宗都好好整理一下,能安到他头上的。都做一番手脚,别露破绽!”

    卫遂忠这才知道真的出了大麻烦,恐怕连来俊臣都惹上了大麻烦,如今只能弃卒保帅,这是要用来子珣一枚弃卒来保全大家,当下不敢怠慢,急忙答应一声,快步走了出去。

    卫遂忠出了签押房,心中便有些悔意:“如果我不曾收受那人重礼,救得杨帆性命……。不要紧不要紧,中丞素受皇帝宠信,料来也能过关。我且先把由我经手的案子,都转嫁到来子珣头上再说,死道友。莫死贫道啊!”

    ※※※※※※※※※※※※※※※※※※※※※※※※※

    来俊臣在房中沉吟半晌,又叫候在耳房的小厮去把万国俊找了来。

    在来俊臣手下的亲信酷吏当中,万国俊还真是名声不显,如果不是因为他与来俊臣合著了一本《罗织经》,恐怕《酷吏传》提都不会提起他来“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因为他具体经办的案子实在没有几件。

    不过。此人在来俊臣手下一班人中学识是最高的,相当于来俊臣的智囊,虽然他不像其他人一样咋咋呼呼,但是很多事情,都是他在背后为来俊臣策划,属于坏水藏在肚子里的人物。

    万国俊见了来俊臣,来俊臣马上把今日在宫中所经历的一切详详细细与他述说一番,道:“国俊,皇帝对我起了疑心了!这次的案子非同小可,诸多宰相、尚书等大臣入狱,我仔细查过,除了几位大臣间在书信往来时确有贬讽皇帝之语,实无半点谋反实证,恐怕太子宫投书是有人蓄意为之,咱们替人做了那口杀人的刀。

    我悔不该……悔不该牵连进一个杨帆,谁想得到区区一个郎将,竟然成为影响此案的关键!如今,一旦皇帝着人复查此案,只怕咱们就要完蛋大吉。当此时刻,本官该何去何从?国俊,你一定要帮我想个办法啊!”

    万国俊和来俊臣是一条绳上的蜢蚱,一听这话不禁暗惊,他急忙收慑心神,苦苦思索起来。万国俊思量半晌,一咬牙根道:“中丞!事情的关键,就在这桩谋反案上!杨帆有罪无罪不要紧,只要咱们咬死了宰相们有罪,那么,办案之中,有人受池鱼之灾,实属寻常,皇帝也不会为了这么一件小事,抹杀中丞的功劳!”

    来俊臣搓手道:“问题是,我们没有实证,口供也是用刑逼出来的,最糟糕的是那份《请死表》上的签押根本不是狄仁杰他们的亲笔,这些东西不怕就没事,一查全是漏洞。请死表已经到了御前,抽不回来了!

    而且,现在我们也来不及炮制证据了,说不定明日一早,皇帝就会让刑部或大理寺接手此案,刑部的崔元综跟笑面虎儿似的,大理寺的徐泽亨也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如果叫他们得着机会,他们是绝不介意让我做他们的阶下囚的。”

    说到这里,来俊臣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蓦地站住脚步,喃喃半晌,双目一亮,道:“崔元综、徐泽亨,陛下对他们可是远不及对我信任啊!我得想办法叫陛下知道,她离不了我!离了我,就是众叛亲离,举目朝堂,再无人可以信任,如此,方能保得周全!”

    他霍地转向万国俊,兴奋地道:“对!咱们得制造一桩大案,一桩惊天大案!叫陛下那颗满是猜忌的心,再多几分猜忌,她对朝中百官不放心,就不会舍得宰了我这只替她看家护院的忠心犬!”

    来俊臣对自己的定位倒是很清楚,而且也从不介意自称鹰犬,似乎反以为荣。

    万国俊微微眯起眼睛,道:“中丞和下官想到一块儿去了。下官想到一个主意,就算咱们再启一场事端,叫皇帝对百官心生猜忌,可是因为宰相蒙冤,还是不免对中丞失去宠爱。咱们要制造一场事端,不但要让皇帝觉得离不开你,还要觉得……宰相们未必就那么清白!”

    来俊臣双眼一亮,急忙道:“国俊有何妙计?”

    万国俊对他附耳说出一番话来,来俊臣听了不禁倒抽一口冷气,低低地道:“这么做……会不会闹的太大了?”

    万国俊阴阴一笑,道:“中丞,你觉得这件事若是办成了,算不算是想陛下之所想?陛下会不会乐见其成?”

    来俊臣定定地望着前方,久久,嘴角微微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缓缓说道:“妙计!果然妙计!”

    ※※※※※※※※※※※※※※※※※※※※※※※※※

    推事院门前,两行奉宸卫官兵静静地立在那儿。

    &n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bsp;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来俊臣在宫中长跪请罪的消息已经风一般传开了,来往与推事院的人忽然减少了许多,一些相关衙门对于一些正常的行本公函的往来也尽可能地押后了,因为这些公函行本,大多与推事院目前处理的谋反大案有关,眼下局势太不明朗,他们不免存了观望的心思,免得活干得太急了,到时候作一场无用功。

    门前冷落的推事院里,杨帆缓缓地向外走着,旁边陪着判官王德寿。

    门外不远处,小蛮牵着两匹马,激动地站在那儿,痴痴地看着大门,盼着郎君的身影。

    杨帆走到“照壁”前,微微停了片刻,回头看了一眼那一幢幢威严耸立的押衙门舍,就是这里,他险些便命丧于此啊!

    杨帆吁了口气,继续向前走去,王德寿静静地陪在他的身边,两人迈过高高的门槛,王德寿便即止步,抱拳道:“杨郎将,恕不远送!”

    杨帆没有回答他,他只一出大门,便看见了小蛮。

    小蛮站在那儿,夕阳从她后面照过来,为她的发梢、为她的衣缘镀上了一层金色的边,阳光把她的身影拖得长长的。她站在那儿,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杨帆,手轻轻松开,两条缰绳滑落下去。

    杨帆强忍磨烂的踝部传来的痛楚,快步走下石阶,小蛮忘情地扑上来,结结实实地扑进他的怀抱,紧紧地抱住他,泪水迅速打湿了他的胸襟。杨帆也紧紧地拥抱着她,险些失去的恐惧,让他们更珍惜彼此了。

    两排奉宸卫的官兵静悄悄地看着他们,谁也没有说话。杨帆和小蛮相拥在夕阳下,不远处,一对马儿耳鬓厮磨。

    “走!我们回家!”

    两个人紧紧地拥抱了许久,杨帆才抑住激动,说出一句话。

    听到“回家”两个字,小蛮心中一阵温暖,她温驯地嗯了一声,轻轻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离开杨帆的怀抱。

    双人双马,渐渐离开了推事院。

    天津桥上,依旧熙熙攘攘,长桥一侧的路口,停着一辆牛车,牛车的窗帘微微掀开了一角,看到杨帆和小蛮并辔走过桥头,一只莹润如玉的手掌轻轻放下了帘儿,淡淡地吩咐了一句:“回府!”

    那个在公堂上冒充过杨帆的青壮汉子干脆地答应一声,拾起了手中的缰绳,一声轻呼,两头犄角弯弯如月的壮硕青牛便迈开有力的蹄子,缓缓离开了。

    小蛮骑在马上,身子随着骏马悠闲的迈动,前后微微晃动着俏美的身姿,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时而偷偷瞟一眼杨帆,含情脉脉,份外娇羞。两人都没注意到,人群中一角缁衣,恰在此时悄然消失了……

    P:昨天不到九点,咔嚓一下停电了,到了十点半还不见来电的样子,整个小区乌漆抹黑的,呜呼哀哉,求月票支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