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三百七十章 阿兄亦夫郎

第三百七十章 阿兄亦夫郎

    杨帆替她拭去眼泪,柔声安慰道:“别哭了,不是都已经过去了。阿兄如今大仇已报,又寻回了你,老天待我不薄了……”说到这里,杨帆语声一顿,忽然犹豫了一下,有些担心地道:“妞妞……”

    “嗯?”

    “你……你喜欢我叫你妞妞,还是小蛮?”

    小蛮看着他,忽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她慌慌地低下头,仔细想了想,又把这枚皮球踢了回来,两眼发光地问道:“那……你是喜欢我叫你阿兄……还是郎君呢?”

    杨帆想了想,缓缓说道:“你还记得,那天晚上你和我在月下祭拜双亲的事么?”

    小蛮轻轻点了点头。

    杨帆含蓄地道:“我当时曾许过一个愿,我希望能和娘子白头携老,我希望能够找回阿妹,从此再也不分开。现在,娘子变成了阿妹,阿妹变成了娘子,我也不知该如何取舍了,你……愿意做阿妹还是做娘子?”

    小蛮期待了半晌,却没有听到自己想听的话,不禁有些失望,她负气地道:“阿兄,我找到了。郎君,也救回来了。现在你对我说,有阿兄就没有郎君,有郎君就没有阿兄,可我都不舍得,你说怎么办?”

    杨帆又惊又喜,一把抓紧她的小手,问道:“小蛮,你是说……”

    小蛮咬着嘴唇,低着眉眼,神情略带忸怩,娇憨的语气中却透着一种异常的坚定:“反正,你让我叫阿兄,你就是阿兄!你让我叫郎君,你就是郎君!阿兄是你,郎君也是你!谁想让我离阿兄或郎君。都不可以!”

    杨帆登时咧开了嘴巴,脸庞笑成了一朵花。

    “妞妞!”

    妞妞很甜蜜:“阿兄!”

    “小蛮!”

    小蛮很羞涩:“郎君!”

    “妞妞!”

    “啪!”

    小蛮在他肩头拍了一巴掌。娇嗔道:“你打算贫一晚上么?”

    杨帆嘿嘿一笑,道:“小蛮,这才是你啊,自从你嫁给我,整个人就变了个样儿,那个威风霸道的谢都尉再也看不见了,如今你静极思动,终于重出江湖了!”

    小蛮甜甜地笑道:“才不是!以前人家没有靠山,怕被郎君欺负嘛。现在就不怕了,郎君以后若是欺负我。我就叫阿兄找你算帐!阿兄若是欺负我。我就找郎君帮我撑腰!”

    杨帆目瞪口呆地道:“这笔糊涂帐,我该怎样才算得清楚?”

    小蛮掩着小嘴吃吃地笑了起来。

    这一番交谈,两个人的感情仿佛水乳交融,水到渠成地融合在了一起,相处之间。也变得非常自然了。

    当然,自然归自然,要害部位的清洗,还是由杨帆自己来完成的,哪怕小蛮已经死心踏地决定要成为他的娘子,此刻终究还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大姑娘,那些羞人答答的事情,怎好叫她帮忙。

    杨帆把一条宽大的毛巾扯进水里缠在腰间,遮住了自己的要害。饶是如此,小蛮给他擦拭身子时,小手抚过他精壮雄伟的男性躯体,嗅到他那洒脱不羁的男人气息,眼神儿还是有些迷离起来。

    “我和阿奴之间,就是这样了……”

    杨帆此时正伏在桶沿上。小蛮握着丝瓜瓤子,认真地给他搓洗着后背,听他叙说着同天爱奴结识的经过。

    &nbsp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杨帆笑了笑道:“说起来,当时还是因为被你追赶,她才误打误撞地被我救了。其实,我当时并不想多管闲事的,之所以救她,是因为……她伏在溪边那一幕,像极了小时候,你救我醒来,喂我米汤的情景。”

    小蛮听了,目光不觉温柔起来。因为服侍杨帆沐浴,再加上热气的熏蒸,她的额头已经沁出了细汗,几绺黑亮的发丝轻轻黏在她的额头。

    小蛮抬起皓腕,拭了一把额头的汗水,低声道:“阿兄,她出家显然是因为你,你入狱后她能舍死相救,足见对你用情之深。如果你对她听之任之,不予理睬。无论是你还是我,良心上都过不去这一关。”

    杨帆重重地嗯了一声,微微扭转头道:“你知道她在何处出家么?”

    小蛮摇了摇头,道:“她从未对我说过这个。”

    杨帆忽又想起一事,忙问:“她如今是做了尼姑还是道士?”

    小蛮的手停下来,期期艾艾地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她见我时,我根本不知道她是个出家人。”

    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

    杨帆“嗯”了一声,喃喃自语道:“这下麻烦大了,她不肯来见我,难道我要搜遍洛阳城所有的坤道观和姑子庙不成?”

    杨帆思索半晌,说道:“这事且放一放。等我腾出空来,再去寻她。”

    小蛮嗯了一声,又道:“郎君,你被抓进大牢的第二天,楚大哥和马大哥就来过了,当时我还不曾得到御使台的告知呢。他们帮我出谋划策,商量要救你出来。你第一天的饭,还是我托他们送去的。

    他们原说还要抽空来见我的,可是自那以后就没了声息。前天下午,有一个金吾卫的老军给我捎了个信来,说是楚大哥的上官知道他来了咱们家,生怕楚大哥被牵连进去,再把他也牵连其中,所以不许他离开军营半步,叫人把他看起来了。我估摸着,马大哥那儿的情形也差不多。”

    杨帆点点头道:“嗯,我这桩案子,以他们两个的能力,想救我出来那是绝无可能。如果他们跟我接触多了,受我牵连反而大有可能,他们的上官并没有做错。他们身在军营,不能时常出来,等有机会见了面,我再与他们详谈。我们自家兄弟,不致为此生了嫌隙的。”

    小蛮温驯地道:“白马寺的薛大师,郎君应该先去谢过的。虽然这位薛大师在民间声名狼藉,说实话,小蛮以前也颇为瞧他不起,可是不管世人如何说他,他对郎君却是恩义隆重,理当拜谢的!”

    杨帆深深地点了点头,对于这个薛大和尚,他的确是有些亲近之意。哪怕全天下都瞧不起他薛怀义,哪怕他薛怀义做尽了混帐事,可他并没有一件对不起自己的事,反而对自己有大恩。杨帆恩怨分明,并不屑于做个卫道士。

    小蛮道:“还有梁王,我去求他时,他没有当面答应我。可是我前脚刚走,他就全副仪仗赶去推事院了,这还是我后来听说的,他不肯见我,大概只是不想遗人话柄,至少人家是真给你出了力的。这些都是人情,他们都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这个人情咱们可能永远也没有机会还上,可是这份谢意得送到。经此一事,尤见人脉之重要呢。”

    小蛮温声细语的,全是为杨帆打算的口吻,一俟打开心结,她就完全是一副温良贤妻的作派了。

    &n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杨帆又嗯了一事。他入狱之后外面发生了些什么,他是完全不知情的。人情冷暖,尤其是在官场上,尤其是这样敏感的案件,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时候,最是锤炼交情,他当然要了解一下。

    楚狂歌和马桥是两个下级军官,大概也是因为他们的官职实在是太小了,小到入不了来俊臣的法眼,否则就凭他们来那一趟并替他送饭,只要来俊臣愿意,就可以立即把他们也抓进去。虽然他们在拯救自己的过程中没起什么作用,可这份过命的交情,他记住了。

    薛怀义就不用说了,这个大和尚做事全凭一己好恶,这份情义,他受定了。至于梁王,能做到这个份上也够了,没有必要怨尤,以他的身份,也不可能再有更深的举动。雪中送炭,不管送多送少,都足以叫人铭记在心了。

    “还有一个……”

    小蛮拿起一只瓢,舀起一瓢水,轻轻浇在杨帆背上,轻轻地道:“还有太平公主,太平公主出力最大,郎君能够脱困出狱,可以说是公主一手促成,如果不是她,我们就只能等到行刑之日碰碰劫法场的运气了。”

    杨帆霍然扭过头来,讶然道:“太平公主?她做什么了?”

    小蛮道:“所有的一切!那无懈可击的‘过书’、‘契约’和‘市籍’,都是她弄来的;给你通风报信,串联口供的人,也是她收买的;是她去御前告状,哄得皇帝微服私访,驾临推事院;也是她截了提审你的班头,用她的马夫鱼目混珠,大闹公堂……”

    小蛮把事情源源本本说了一遍,低声道:“说起来,这位公主殿下对阿兄你还真是一往情深呢。”

    小蛮的角色转换非常流畅而自然。当她芳心萌动,想要与杨帆一吐情肠的时候,她就会情意款款地唤杨帆为郎君。一旦牵涉到杨帆与别人的情怨纠葛时,她就会称呼杨帆为阿兄,这时她就变成了阿兄的小妹子。处于这样一个身份,站在这样一个角度,她的言谈举止无异会更自然。

    杨帆有些尴尬地道:“这位公主……,嗨,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她……实无什么私情。”

    小蛮低声道:“奴家知道。若非如此,她也不会迫我们许下誓言了。”

    杨帆心中一紧,登时升起一种不祥的感觉,促声道:“什么誓言?”

    P:求月票推荐票啦!大家多丢些肉肉下来,咱好烹道大菜^_^

    ~(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