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三百七十一章 请君入幕

第三百七十一章 请君入幕

    小蛮道:“她要我发下毒誓,如果她能救你性命,我就得离开郎君!”

    杨帆怒道:“她怎么可以……你没有答应她吧?”

    小蛮道:“不答应怎么成呢?不过我许的誓是……”

    小蛮把她许下的誓言说了一遍,杨帆怔了怔,忍俊不禁地道:“你这丫头,太平公主精明一世,想不到竟会栽在你的手上。哈哈……”

    小蛮幽幽地道:“不过……婉儿姐姐也发过誓的。”

    杨帆的笑声戛然而止,紧张地问道:“婉儿发的什么誓?”

    小蛮摇摇头道:“我不知道,不过……婉儿姐姐心性纯良,乃女中君子,恐怕……她是不会在誓言上做手脚的。”

    小蛮说起婉儿来,是真的关心,她是没有什么醋意的,也不存在争宠的担心。对她个人而言,无论是感情还是地位,她都牢固的很。

    她是杨帆明媒正娶回来的夫人,除非碰到武则天下嫁公主给有妇之夫这种倒霉事,否则任何人也不可能抢走她的正妻之位。

    感情上,在她和杨帆相认之后,便于爱情之中又融入了一种亲情,这种特殊的感情,是婉儿都无法拥有的。

    至于独享这份情、独享这个人,她压根就没想过,不要说已经有婉儿先于她和杨帆情订终身,就算没有这一节,她也不会产生这种想法。

    自古至今就是这样一个世界。就像上千年前的人不会去想像大地是圆的一样,小蛮的思想也不可能跳出时代的框架。

    可是。她可以不介意郎君拥有别的女人,却介意那个女人是一位公主。尤其是这位公主已经有了驸马,那位公主的驸马还是武氏家族的人,这可是要命的事情。

    以前没人知道也就罢了,如今太平公主大闹公堂,风言风语恐怕很快就会传开,那位驸马爷不敢把公主怎么样。却不代表不敢把他杨帆怎么样,到时候……

    小蛮忧心忡忡。

    杨帆很是意外。

    他倒没有想到,他获救得生,竟然是太平公主一手操办。他一直以为是婉儿在幕后操作。尤其是见到那只草蜢之后,更加认准了这一点。想不到竟然是太平公主出了大力,一想到这里,杨帆心中五味杂陈。

    他怔了很久,才缓缓地道:“这事且放一放吧,等我问过婉儿,再作打算!”

    杨帆现在有许多事情要办,帮助过他的这些大人物,需要去拜望一下,而且这事还不能迟缓。他既然已经出狱,就得尽快登门。

    天爱奴的下落需要打听,蒙冤入狱,险死还生的经历,不止是让小蛮认识到珍惜眼前人,对杨帆同样如是。阿奴用情如此之深,他还顾虑什么,就像沈沐说的:“放不下,那就娶了她!当家作主的终归是咱爷们儿!”

    至于太平公主……

    杨帆想起来就是一阵头痛。太平对自己有恩,有救命之恩,可是她趁火打劫的行为,又实在难以叫人生出好感,如何对她,杨帆也没了主意,此事总得先见过婉儿再说,如果婉儿的誓言难破,又怎能给这个罪魁祸首好脸色?

    而婉儿,他现在是绝不可能见到的,他现在的身份太过敏感,除了登门拜谢薛怀义和武三思,会一会楚狂歌和马桥这两位知交好友,其他时间还是尽量待在家里最好。

    这一次的**,他本就是受了无妄之灾,眼下能脱大难就已难能可贵,想要插手那是绝无可能了。尤其是他刚刚释放,赋闲在家,身份过于敏感,这时插手不要说他根本没有那个能力,未免不自量力,而且他一旦插手,很容易把事情朝着不好的一面发展。

    朝中反对酷吏的政治力量并不弱,这几位宰相也不可能没几个党羽,眼下自己出狱,皇帝暂缓行刑,对他们来说这就是一个极好的机会,一个扭转局面的契机,如果他们连这样的好机会都不懂得利用,那真是蠢到无可救药了,这样一群没有政治头脑的官员,也实在没有保他们的必要。所以,接下来这场神仙打架,他还是置身事外的好,也只能置身事外。

    杨帆打定主意,心情就慢慢平稳下来。这次入狱,险险送了性命,对他的心性很有锤炼,今年他刚刚年满二十,及冠之年,但是心态的沉稳、城府的深厚,已然渐渐有了质的飞跃,远远超过了许多同龄男子。

    &nbs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p;“好啦,我都不愁,你愁眉苦脸的作什么,皱出皱纹来可就不好看啦!”

    杨帆思忖已定,见小蛮眉头微蹙,忧心忡忡,不禁开怀,他微笑着去抚小蛮紧蹙的眉心,说道:“连掉脑袋的大难咱都闯过来了,还有什么看不开的?这些事都不是火燎眉毛的急事,慢慢来吧!”

    因为他与太平公主并无私情,所以他压根没想到经过太平公主这一闹,他和太平的关系要尽人皆知,武攸暨会做何反应殊未可料,小蛮的担心正在于此。

    不过,自从知道杨帆就是自己的阿兄,小蛮在不知不觉间又恢复了童年时候凡事依赖于他、信任于他的习惯,见杨帆从容自若,好象根本没有什么事能难倒他的样子,小蛮的心情也不觉放松下来。

    杨帆把腰间的毛巾紧了紧,哗啦一下从水里站起来。

    小蛮蓦然张大了眼睛,那**的精壮结实的男人身体,冒着腾腾的热气,小麦色的肌肤,块垒厚实的胸肌、虬结粗壮的胳脯……

    &nb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虽然他的下体都裹在浴巾里,可是仅仅此时所展露的一切,已经足以给从来不曾见过这一切,甚至在此之前一旦被男人挨着身子就会发狂的小蛮足够的冲击了。小蛮脸蛋通红,小嘴微微张成O形,怔怔地看着杨帆。

    杨帆作势去解浴巾,向她朗声笑道:“要不要帮我拭身、更衣啊?”

    “啊?”

    小蛮努力把眼神儿从他身上拔出来,听清他调侃的这句话,忍不住轻啐一口,拔足便向屏风后面逃去。杨帆哈哈大笑,迈步出了浴桶,解下浴巾,拿起另一块毛巾擦拭身体。

    小蛮逃到屏风后面,手捂着心口,心脏“嗵嗵”乱跳,脑海中还在回味着方才映入眼帘的那副画面:那两块厚实壮硕的三角形胸肌,很壮观地隆起,颇为压迫人的眼神,还有他腹部那六道条形的肌肉,方才在水里还不大感觉出来,此时想来就像一只巨大的蜈蚣,好强壮啊!男人的身子都是这样的吗?

    小蛮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唔……平平的,柔柔的,貌似隐隐有些肌肉的感觉,可是完全无法同杨帆的壮观相比。

    “小蛮,我进来了!”

    “哦!”

    小蛮赶紧跳到榻上,侧身一卧,摆出将要入寝的模样,说道:“进来吧!”

    杨帆穿着一件半身棉布衫子,系一条犊鼻裤,趿着木屐从屏风外面绕进来,装模作样地四下看看,小蛮的脸蛋忍不住又红起来,讪然道:“你找什么啊?”

    杨帆道:“席子啊,铺盖啊,都放哪儿去了?”

    小蛮的脸蛋更红了,装傻道:“什么席子铺盖啊?”

    杨帆道:“睡觉的啊,不然我睡哪儿?”

    小蛮没说话,只是把身子往榻里挪了挪,本来她已经让出了一半的位置,谁知可恶的阿兄装傻,这一来她就贴到墙边上去了。

    杨帆指了指床榻,明知故问地道:“我可以睡这里吗?”

    小蛮咬着嘴唇,又羞又恼地“嗯!”了一声。

    从鼻腔里发出的这一声“嗯”,嗯的好不“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杨帆胯下的小兄弟忍不住哆嗦了几下。杨帆走到榻边,翻身躺下,小蛮赶紧翻身躺平,把一层薄衾欲盖弥彰地往身上一拉,一颗心又“嗵嗵嗵”地跳起来。

    杨帆也平躺着,眼望帐顶,他感觉得到玉人儿就躺在身边,甚至能够嗅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感受到她的体温,他知道只要伸出手去,一切就能水到渠成,可是……可是这第一下,还真的挺难。

    杨帆蠢蠢欲动而不敢动,小蛮紧闭双眼等着他动,两人沉默半晌,小蛮忽然张开眼睛,失声叫道:“哎呀!”

    杨帆忙道:“怎么了?”

    小蛮爬起身道:“你的足踝还没有敷药呢。”

    杨帆道:“不碍事的,伤本来就不重,我看现在都有些结痂了。”

    小蛮不依,道:“这可不成,万一溃烂化脓可就不好医治了,我去取药!”

    杨帆躺在外侧,小蛮要过去就得从他身上爬过去。其实那时的人入寝,都是女在外,男在里,因为女人不可以从男人身上爬过去。不过杨帆和小蛮都是幼失枯恃,根本不懂得这个规矩。

    小蛮从杨帆身上往外一爬,那纤侬合度的身子跪伏着,小腰若柳,曲线妖娆,尤其是一对结实的椒乳,本就已经解了胸围子的,这时受了地心引力影响,更形饱满浑圆,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摇晃着。

    要从杨帆身上爬出去,小蛮心里慌慌的,总觉如此这般有些暖昧,她一条腿爬过杨帆身子,杨帆的目光就落在她的臀部,亵裤紧绷在她的身上,臀部结实紧绷,浑圆如桃,身子跪伏一腿前屈时,更显浑圆饱满。

    如今之美景,又是近在眼前,看在杨帆眼中,顿时便有一种于无声处听惊雷的感觉!

    仿佛一个饿了许久的乞索儿突然看到一只香喷喷的烤乳猪,

    杨帆……

    馋了!

    P:杨帆馋了,关关也馋了,大家多砸些月票推荐票,咱们做道大餐^_^

    ~(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