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四百章 司刑郎中

第四百章 司刑郎中

    第四百章司刑郎中

    听到杨帆出言拒绝,上官婉儿绷紧的削肩才一下子放松下来,直到此时,她才惊觉自己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

    侍奉女帝身边十年,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这位女皇帝了,女皇并没有思考时以指叩桌的习惯,准确地说,是在平常时候她没有这个习惯的动作,但是当她对一个人心存杀意的时候就不然了。

    方才这句话,只是女皇的一个考验,一个可以令人上天也可以令人入地的考验。杨帆的答复稍有不慎,便可能酿成杀身大祸,幸好……他终于做出了明智的选择。

    长史这个官儿,在各级官府里都有,在文官衙门和武官衙门里也都有,其功能就相当于后世的秘书长。同样是长史,不同级别官衙里的长史,官职级别便大不一样,从三品到七品都有。

    太平公主享受的是亲王的待遇,亲王府的长史是从四品上,所以太平公主府长史也是从四品上,杨帆现在是羽林郎将,级别是正五品上,如果他愿意做这个长史,那就等于一下子连升四级。

    或许有人觉得公主府长史不及羽林郎将权力大,其实这也不然,在唐代,许多位高权重的政要,当初都曾经当过长史,这个官儿实际上是一个跳板,而且是非常锻炼人的跳板,他是这个一衙主官的佐官,他不但管理各种细务,而且能够参与主官的各种决断。

    所以,在这个职位上锻炼几年,只要表现还算不错,一般都能得到一个更重要的职位。而且身为长史,同主官都会建立比较良好的关系,这就等于给自己今后的仕途找到了一个强力的靠山。

    反之,武将固然有兵权在手,可是除非身处乱世,拥兵在手的武将还真不如文官权力大,治理天下的时候,武将就只能“养兵千rì”了,所以不提连升四级这个事实,仅仅从权力上来说,长史也比军中一郎将大得多。

    至于杨帆本是武将,却到公主府做一个文官长史,这一点在唐代也不是问题。唐代的文官和武将不像宋明时候一样泾渭分明,那时候文官可以做武将,武将也可以做文官,这是很常见的事,并不算跨系统任职,所以武则天的考虑,并不算突兀。

    但是,太平公主府长史这个官职,谁都能做,唯独杨帆做不得!

    原因不言自明。

    武则天当rì虽然因为杨帆和女儿的关系,特意走了一趟御史台,但是这并不表示她可以容忍女儿肆无忌惮,更不能容忍杨帆恃宠而骄。可是这件事,哪怕全天下人人都知道了,她也不方便跟女儿挑明了说,因为她这个母亲在这方面做的并不称职。

    让杨帆去太平公主府做长史?那岂不意味着,她不但默许女儿蓄养面首,而且在为女儿制造便利么?仅仅是女儿的皇家公主身份,她就不能容许这种丑闻的发生,更何况,她女儿的驸马是她的侄子,如果她这么做,是对自己武氏家族的一种莫大羞辱。

    所以,她提出杨帆任太平公主府长史一职,只是一个测试,测试杨帆懂不懂得进退。她可以容忍女儿以前同杨帆的关系,毕竟在强迫女儿下嫁武攸暨这一点上,她有些愧对自己的爱女。

    如果这件事没有闹得满城风雨,她甚至可以默许女儿继续和杨帆交往,以此作为对女儿的一种补偿。可是如今不同了,外面沸沸扬扬的传闻甚嚣尘上,她怎么继续装聋作哑?她作为皇帝,不能连一块遮羞布都不要了。

    如果杨帆不知进退,在此事已经曝光的情况下,难保他和太平今后张扬跋扈,不知掩饰。武则天可不希望高阳公主的丑闻再于本朝发生一次,如果杨帆得寸进尺,色令智昏,对她的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任命欣然应允,那么她宁可让女儿再伤心一次,也一次要诛杀杨帆。

    幸好,杨帆的答复让她很满意。如果杨帆迷美色,贪富贵、倚豪门,那么她就要杨帆的命。反之,这个人就一定要重用了!当然,作为代价,杨帆得跟太平划清关系,这一点她就不用挑明了,相信杨帆在作出选择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她的心意。

    武则天坐直身子,端起酒杯来又抿了口酒,让那甜美的米酒缓缓沁进脾胃,眉梢微微一扬,说道:“既如此,那么你就去刑部做个司刑郎中吧。同样是正五品上的官职,平调一下,朕……也不算亏待了你!”

    杨帆又是一怔,女皇帝的思路总是天马行空,叫人捉摸不定。打破他的头他也想不通,自己这个羽林郎将怎么就成了刑部郎中。刑部郎中?那可是刑部的三把手,如今刑部尚书一职空缺,所以刑部郎中就是刑部实际上的二把手。

    这个刑部郎中不就是当初那杨明笙所任的官职么?这个官职虽然不如长史级别高,可要说到权力……那又比长史大上数倍啊!杨帆心中震惊不已,不过眼下可没有时间让他多作思考,只略一踌躇,杨帆便郑重地长揖下去,沉声道:“臣遵旨!”

    武则天点了点头,道:“你去羽林卫交接一下,同袍泽们说一声,一会儿去史馆婉儿那里,朕还有些事,婉儿会交待于你!”

    “遵旨!”

    杨帆强抑惊喜,飞快地瞟了上官婉儿一眼,躬身退了下去。

    武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则天看着他的背影,眸中微微露出满意的神色。

    杨帆是在她的大周朝建立之初,由她一手提拔起来的,杨帆是白衣出身,与世家大族或李唐遗臣都没有关系,这一点是她可以倚为心腹的最关键一点。周兴、来俊臣、索元礼能得到她毫不犹疑的信任与支持,都是因为这一点。

    别人是英雄莫问出身,而武则天是英雄必问出身。

    李唐遗臣或者世家大族子弟,纵然有经天纬地之材,她可以重用,但是一定会有所防备,对白身出身的市井匹夫,她则近乎于无条件的信任。但是周兴和来俊臣之流一再出事,使她不得不认真反思自己择选亲信的标准了。

    从庶族中培植最重要的亲信,这个条件她不会改变,现在不再大兴告密之风,她可以直接从民间选择的余地不大,就只能从已经做了官的庶族子弟中挑选可以信赖的股肱之臣。

    杨帆出身庶族,且是她一手提拔,已经具备了基本条件。另外,他是薛怀义的弟子,武三思一派的人,且与太平公主……,如此种种,就注定了他绝不会背叛自己,因为他的利益是同武氏捆绑在一起的,所以可以大胆任用。

    至于杨帆不曾学过律法,则根本不在她的考虑之内。杨帆不曾学过律法,也总比不识字的侯思止,半吊子的来俊臣强吧。很多东西,可以上任了再学,重要的是,他的出身没有可以担心的地方,他的能力也勿庸质疑,这样的人才可以担当自己的耳目。

    在周兴和来俊臣相继垮台之后,武“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则天决心培养一个新的耳目了!

    ※※※※※※※※※※※※※※※※※※※※※※※※※

    杨帆来到羽林卫交接差使,黄旭昶、张溪桐等曾与他在西域共过患难的人都赶来相送。很快,野呼利和魏勇闻讯也赶了来,杨帆虽然调离了军职,而且是平调到刑部,但是论起职权来,刑部郎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以呼风唤雨,监控百官,则远远不是一个郎将可以比拟的了。

    所以杨帆虽然是平调,却无异于高升,黄旭昶、张溪桐等人都是满面兴奋,纷纷道喜,说他是大难不死,后福无穷,等野呼利和魏勇等人赶来后,也都为之高兴不已。

    军中好友七嘴八舌,纷纷要杨帆请客吃酒,杨帆笑应一下,与他们约定在“醉仙楼”欢聚。因为杨帆这些朋友都是军伍中人,大多有职司在身,要想离开有些人就要与他人调换一下轮值的时间,所以这聚会之rì不能即刻决定,就约在了五天之后。

    杨帆与他们小聚片刻后,说明皇帝那儿还有交待,便即告辞,离开玄武门,往史馆赶去。

    杨帆到了史馆,刚刚拐到上官婉儿住处,就见女官符清清捧了一卷行本进行,忙站住脚步,施礼道:“清清姐姐,上官待制可回来了么?”

    符清清抿嘴一笑,嫣然道:“哎哟,杨郎将……,啊!不对,现在该称你杨郎中,清清只是宫中小小一女官,可当不起你称一声姐姐。上官待制已经回来了呢,请杨郎中稍候片刻,清清去通禀一声。”

    杨帆一笑,拱揖道:“有劳姐姐!”

    符清清虽是上官婉儿身边最亲近的女官,却也不知道杨帆与上官婉儿的关系,不过自从上次奉上官婉儿之命胁迫金吾卫官兵为杨帆作证后,再加上宫外传来的流言,她已经认定杨帆是太平公主的男人了,而上官婉儿既然连这样的事情都肯帮忙,显然与公主交情甚笃,她对杨帆自然也就格外客气起来。

    符清清蛮腰款摆,袅袅娜娜地进去了,上官婉儿坐在几案前,手中拈着一枝狼毫,托着香腮百无聊赖地正在纸上涂涂抹抹,这一勾那一画,点点抹抹本是随意涂鸦,谁知没有几笔,杨帆形神兼备的模样便出现在她笔下

    婉儿惊觉时,一副栩栩如生的肖像已经成形,婉儿大为恼火,提笔就想抹去,可是那笔尖堪堪擦到“杨帆”的脸上,却陡然停了下来。郎君正含情带笑地望着她,这一笔如何点得下去?

    就在这时,符清清轻轻叩门三记,翩然走了进来,向她欠身道:“待制,新任刑部司刑郎中杨帆求见!”

    P:已经中旬了,大家出了订阅月票了吧,诚求月票支持!

    ~(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网)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