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四百零一章 事无不可对人言

第四百零一章 事无不可对人言

    婉儿轻轻拉过一张纸,将那副肖像盖住,对符清清道:“请他进来吧。哦,一会儿我还有事情要你去做,你也留下!”

    符清清答应一声,轻盈地闪出婉儿的书房,对杨帆裣衽道:“待制有请!”

    杨帆点点头,大步走进书房,只见婉儿一袭白衣,秀发披肩,已作了女装打扮,那秀媚温婉的模样说不出的可人,然而脸色却有些苍白,心中很是心疼,他刚想呼唤“婉儿。”忽听身后脚步悉索,忙又闭上嘴巴。

    但闻香风一片,符清清自杨帆身边飘然而过,走到婉儿身后站定了身子,杨帆见状,知道这是婉儿故意安排,唯恐他提及两人私情,只得做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叉手道:“杨帆已奉谕赶到,不知陛下那里还有何吩咐?”

    上官婉儿端坐不动,缓声道:“陛下为何命你去刑部任职,你可明白陛下的心意?”

    杨帆当然明白刑部司刑郎中有多么大的权力,不要说是刑部事实上的二把手,就算是御史台一个侍御史,只要皇帝那儿支持,满朝文武也能予取予求,这个职位虽然在京官如云的洛阳城里算不上什么大官,可权柄之重却非同一般。

    只是他先去羽林卫交接,之后便来史馆见婉儿,还真没来得及仔拒揣度一下武则天的心意,如今当着婉儿的面,他更没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有必要先思量一番以卖弄自己的心计,便坦然摇头道:“杨某愚钝,不明陛下深意!”

    婉儿道:“刑部和御使台,是陛下督察百官、监控天下之耳目。以前,刑部有周兴,御史台有来俊臣,这两个衙门秉承圣意,很好地完成了能下交付的使命。虽说周兴和来俊臣为了一己私利,先后涉案令陛下大失所望。但是这两个衙门在他们的主持之下,在执行陛下意志、为天子作耳目方面还是非常称职的。

    婉儿顿了顿,将借着说话的机会投注在杨帆脸上,一刻也不舍得移开的目光垂下来,继续说道:“如今陛下命你担任刑部司刑郎中对你期许甚深,希望你能不负圣望,尽责尽力评判天下刑狱,为朝廷公正执法!”

    杨帆听到这里,方才明白武则天的用意。周兴已经死了,为了给百官一个交待,来俊臣也被贬官流放了,皇帝身边已经没有一个得力的耳目,皇帝这是有心栽培于他,只要他“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愿意,很快他就能拥有和周兴、来俊臣一般强大的势力。

    骤然得此消息杨帆的心神不禁为之大震,这一任命背后有着何等重大的意义,他不用深思也能明白。不过,现在还不是细细咀嚼其中滋味的时候,他好不容易进一趟宫,如果今rì不能与婉儿一吐衷肠,等他到刑部上任之后,再想与婉儿一见就更是难如登天了。

    他深深地望了一眼婉儿沉声道:“杨某明白了,愿为陛下效力!”

    上官婉儿微微侧了身,避开他灼灼的目光,低声说道:“你的心意婉儿会代你禀明圣上的,杨郎中……,你可以离开了。”

    杨帆道:“可是在下还有一番话想对上官待制说!”

    上官婉儿讶然抬头,一碰到杨帆深情的目光,心头便忤然一跳,她赶紧扭转了脸儿,佯作平静地说道:“杨郎中有话,就有直言吧!”

    杨帆道:“此事机密,不宜为他人所知,待制可否……,先遣退左右?”

    符清清看了上官婉儿一眼,上官婉儿道:“清清是我身边的人,情同姐妹,亲如一人,郎中有什么话,但请直言,勿须避讳!”

    杨帆凝视着她,看着她故意逃避的样子,心头渐渐火起,他强压怒气,一字一句地问道:“当真……,事无不可对人言么?”

    上官婉儿感觉到他有些发怒了,悄悄乜了他一眼,却不信他敢当面说破二人之间的私情,便硬着头皮道:“大丈夫行事,当胸怀洒落,如光风霁月,相信杨郎中没有什么可以背人的话吧?”

    杨帆气极而笑,点头道:“不错!杨帆胸怀洒落,的确没有可以背人的地方。待制既然这么说,那杨某就直言不讳了!”

    婉儿心中好不委屈:“你这冤家,人家为了你,受了多少罪过,如今被迫离开你,还不是为了你么,怎么你倒埋怨起人家来了?”

    她的眼圈微微有些发红,赌气地横了杨帆一眼,说道:“婉儿洗耳恭听!”

    杨帆清咳一声,肃然道:“杨帆想知道,婉儿对我当初柔情似水,为何如今清冷若斯?难道你已忘了你我要厮守终身、恩爱一世的誓言?公主殿下逼你所发的毒誓,究竟又是什么?”

    “咔!”

    一声轻微而清脆的响声从上官婉儿身后传来,符清清托着下巴,轻轻一揉,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向上一托,又是“咔”地一声轻响,然后向他们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符大美人儿大概是有关节韧带松驰的毛病,或者下颌局部肌肉发育异常,所以她有习惯性下颌关节脱臼,哈欠打大一些、吃饭时嘴巴张得太大都有可能脱臼,杨帆刚才这一句话透露的信息实在是太多了,把符大美人惊得一下子就脱了臼。好在自打她患了这习惯性脱臼,已经很熟练地掌握了复位技巧,她手一伸,就很麻利地把下巴安回去了。

    婉儿的一双杏眼瞪得溜圆,她万万没有想到杨帆竟然真敢当着别人的面说出这番话来,杨帆见她瞪着自己,张口结舌无言以对,忍不住又道:“我对婉儿一往情深,婉儿为何对我……。”

    “你住。!”

    婉儿面红耳赤地喝住他,急急对符清清道:“清清,你先出去!”

    “唔唔……。”

    符清清托着下巴含糊地点着头,一溜烟儿就向门口逃去,婉儿突然站起身,追上去叮嘱道:“出去之后,切不可与人胡言乱语。

    “嗯嗯,待制放心!清清一定守口如瓶!”

    符清清赶紧指天赌咒地向婉儿表了一番忠心,又惊讶地看看稳稳当当站在那儿的杨帆,这才心有余悸地退出去。

    房门一关,婉儿就冲到杨帆面前,顿足嗔道:“你疯啦!你……你怎么当着她的面就敢说出来!”

    杨帆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慢悠悠地迈着八爷步,踱到婉儿的坐榻处,一撩后摆,安然坐下。嗯,婉儿刚刚坐过的,坐榻温热,犹有余香,杨帆微微闭起眼睛嗅了一下,很陶醉地拿起婉儿的酒盏。

    婉儿见他这般模样,心中更加气苦,冲过来一把夺去他的杯子,怒道:“你……,你还气我!”

    杨帆慢条斯理地道:“我怎么会气你?若不是你视我为路人,还特意留个人在屋子里面,不想与我说说体己话儿,我又怎会被迫当着她的面说出这番话来,婉儿,这可是你逼我的。”

    婉儿气极败坏地道:“你赖皮!你明知道我有苦衷的!”

    杨帆撩起眼皮瞟了她一眼,说道:“你有苦衷,你有什么苦衷啊?你说,为何不肯单独见我?”

    婉儿突然面现戚容,她眼圈儿一红,背转了身子,幽幽地道:“你还来问我,小蛮没有告诉你么?我与郎君,如今相见,莫如不见,见一次便多一分伤心,你……,你还要我见你做什么呢……”

    婉儿说着,肩膀轻动耸动,已经忍不住便哭出声来。

    杨帆急忙站起身,温柔地揽住她的肩膀,柔声道:“婉儿,我不是有心气你的。难道你为我受了委屈,我就该不闻不问么?这天下没有解不开的结,有什么话,你跟我说:有什么事,由我来扛!”

    “没有用的,婉儿……对苍天发过毒誓……。”

    上官婉儿再也忍不住了,一返身便扑到他的怀中,热泪滚滚而下,迅速打湿了他的胸襟。

    杨帆抓住她的双肩,紧张地问道:“你到底发的什么誓,快告诉我!”

    上官婉儿凄然道:“没有用的!你一定已经知道小蛮发誓的事了,没错!她在誓言中做了手脚,小蛮很聪明,而我……我傻傻的,依照太平的吩咐,一字不差地发了毒誓,我…。我作茧自缚,我好茶”,…”

    杨帆着急地道:“你到底发过什么毒誓,至少说给我听听,好不好?”

    上官婉儿只是垂泪不语,杨帆手上用了几分力道,强迫她抬起头,一字一句地道:“告诉我!”

    婉儿看到杨帆目玉喷火,不禁有些害怕,只好失措地答道:“她……她逼我发下毒誓,若是我违背誓言,今后再与你在一起,那就……”,

    “那就怎样?”

    “那就天降神罚,令你身遭横死,尸骨离散,永世不得超生!”

    杨帆听了顿时怔在那里,他没有想到太平公主竟让婉儿以自己为誓,婉儿爱极了他,若是让婉儿发下毒誓,一旦违誓婉儿会如何如何,婉儿为了和他在一起连死都不怕的,恐怕还真未必会遵守誓言,可是太平公主别出心裁,让她以自己为誓,那么她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背誓的。”

    “李令月!”

    杨帆咬着牙说着,慢慢攥起了拳头。婉儿泣然道:“郎君,婉儿是你的,这一生一世,纵然不能与郎君在一起,婉儿也会为郎君守身如玉,从一而终的。婉儿不想害了你,郎君,你……,你就此离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