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四百零六章 软蛋与浑球

第四百零六章 软蛋与浑球

    &nbs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p;说到整人的手段,这个从九岁时就孤身逃离瘟神谷,从韶州辗转逃到广州,见惯了世间人情冷暖,到了洛阳之后又为了寻找仇人而百般隐忍、潜藏、窥伺、探察等经历磨砺下成长起来的杨帆并不陌生。

    以前不用,非是不能,而是不愿,况且他以前也一直没什么机会碰到这种软刀子伤人的事情。当然,他的手段未必合乎文官衙门里的人惯用的那一套,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手段只走过程,能够达到目的就好。

    杨帆心中一旦有了打算,便迅速把此事抛开了。说到胸襟气度,他曾经在天下绿林公认的第一大豪虬髯客身边生活多年,又在女皇武则天驾下两年之久,自然是远超刑部同僚的。而心性的沉稳和开阔,杨帆更是远在这些人之上。这些人谁曾有过他那样精彩的经历?

    他混入杨明笙府上,搅得京师大乱;他单刀直闯金吾卫军营,逃过精锐军卒追杀;他妙计挑拨吐蕃大王与权相之争;他鱼目混珠于薛延陀城将十万突厥大军戏弄于股掌之上;他从“凡入此门九死一生……”的例竟门安然走出……。

    如此种种丰富的人生经历,令这个刚及弱冠的少年在某些方面的特质远超这些在宦海仕途中打拼了一辈子的官吏。就像他第一次蹴鞠一样,他所欠缺的只是对一般常识的认知,而这些规则性的东西谁都可以在最短的时候内掌握。

    真正有难度的是那些需要长期训练才能拥有的技术,强悍的体质、灵活的身法、敏锐的眼光、细腻高超的球技……”而这些他早就已经掌握了,所以他只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熟悉规则,之后就是一骑绝尘了。

    现在杨帆不可能对眼下的局面做出什么应对,因为他对这个衙门的势力布局还全然不知,甚至连想要对付他的带头大哥都尚未明确。

    正如沙场作战,起码也得先了解一下对方兵力多寡、主将能力如何、兵分几路而来,有哪些武器装茶……他总不能一听说有人挑战,便迫不及待地弃了城池杀将出去吧。而这,需要时间。

    这些事不是一踵而就的,既然已经明白有人想排挤他,见招拆招便是。嗯通了这一点,杨帆就把什么侍郎、郎中、员外郎的事情统统扔到了一边,仿佛秋风席卷下的落叶,一股脑儿地扫进了垃圾堆。然后他的眉头便轻轻地皱了起来,仿佛平静的湖面上轻轻荡起的涟漪。

    以他丰富的经历、坎坷的人生所锻炼出来的强大意志面对刑部官员们有志一同的排挤和冷遇,他都可以淡然处之,并不放在心上可是有一样东西叫他遇到,便一样地手足无措,心乱如麻,那就是情感,男女之间的情威

    心湖中波澜起伏,娇憨可爱的小蛮、温雅清秀的婉儿、娇艳妩媚的太平、清丽可人的阿教……,四道倩影在他心中走马灯般转了一圈儿,便定在阿奴身上。

    阿奴是他少年慕艾时第一个动过心的女子。虽然世事无常,仿佛宿命一般让他遇到了婉儿,从此情根深种,可是阿奴的倩影却如潺潺溪水、涓渭细流,锥刻在他的感情深处,很难挥之即去。

    初恋总是叫人难忘的,而且留给你记忆深处的永远都只有那最美好的感觉。多年之后的你,能否马上记起你少年时候第一个心生萌动的女子?能否清晰地忆起她在你心中留下的那道美丽的倩影?

    杨帆本以为自从那胡帽锦衣的美丽身影自定鼎大街翩然驰出定鼎门,遥向龙门伊阙之后,他们之间将再无交集,谁知两人缘份未尽他们不但重逢了,还有了塞外沙漠中那段生死相依的感情。

    阿奴在他心中的感觉比之太平大不相同。杨帆这样的男人,就像一匹不羁的野马女人的万千柔情可以让他不知不觉间化为绕指之柔,而那提着辔头和鞍鞋向他靠近的却会让他马上生起逆反之心。

    想到阿奴千里迢迢往洛京而来,却又神伤心碎,黯然出家,如果不是因为他身陷囹圄,阿奴为了救他被迫出现,怕是她从一朵春花熬到凋落成泥,他也全然不知,一想到此处,杨帆心中就有一种难言的滋味,那滋味融化了他的心

    杨帆在南市有十六家店铺,再加上小蛮在三个坊市中所拥有的三家店铺,一共是十九家,这十九家店铺并没有一家是经营佛道两家应用之物的。

    不过当今皇帝崇信佛教,这两年佛寺在洛阳的地位水涨船高,愈来愈重要,朝野人士上行下效,纷纷成为佛教信徒,许多小一些的寺庙也是香火鼎盛,小蛮已经注意到这其中蕴含着大量的利润,她已开始在一些寺庙周围开设高档些的香烛店。

    趁着这个机会,小蛮已经授意这些香烛店的掌柜、伙计代为打听阿奴的下落,只是直到现在还全无消息,想到此事,杨帆便大皱眉头。

    阿奴到洛阳来寻他,一见他已成亲,甚至没有露面骂他一句负心汉,便黯然出家,以一种近乎自虐的方式对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待她自己,这也只有阿奴的独特个性才能做得出来。

    在阿奴冷漠坚强的外表下,其实埋藏着的是一颗比婉儿、小蛮更柔弱的心,童年的悲惨经历,亲人背叛与伤害的巨大创伤,使她一遇到伤害,就只会把自己缩进厚厚的壳里,一个人躲进角落里悄悄地去舔伤口。如果他对阿奴的下落不闻不问,以阿奴那种喜欢自怨自艾的性格,只会更加认定他杨帆压根儿没把人家放在心上,万一她悲伤之下就此离开洛阳,天下之大他还能到哪儿去找她?他能忍心让阿奴清灯古佛了此一生么?

    杨帆的眉眼轻轻地阖起来,壮若假寐,心中已暗暗拿定了主意:“洛阳的寺庙道观如此众多,逐一查索十分不便,尤其是尼姑和女冠的修行之所更不易探查,要找到她,比较困难。这样的话,我就想个办法,先弄得轰轰烈烈的至少教她知道,我没有忘了她,我正在找地……”

    ※※※※※※※※※※※※※※※※※※※※※※※※※※

    刑部司刑右郎中陈东打发了最后一拨人出去,那瘦竹杆儿似的青衣长随就蹑手蹑脚走进来,陈东端起一碗羊奶,向对面呶了呶嘴儿,问道:“那位在干什么?”

    瘦竹杆儿似的青衣长随名叫罗令,是陈郎中身边的使唤人听了陈东的问话,罗令脸上露出一抹古怪的神气轻声答道:“他正躺在榻上,哼小曲儿……”

    “噗!”

    陈东一口奶喷了出去,惊笑道:“你说甚么?他……在哼小曲儿?”

    罗令苦笑道:“是小的也不曾想到……这个人实在些,””

    陈东轻轻抚了抚胡须狐疑地转了转眼珠儿:“躺在榻上哼小曲儿……,这人不会这么没心没肺吧,难道他看不出我是在故意冷落他?”

    罗令道:“郎中,依小的看来,这也没甚么希奇的。他是武将出身,怕是字都不识几个,懂个屁的律法,真要叫他任事只怕他反倒不情愿了。听说此人耍得一手好拳棒,尤其擅长蹴鞠、击鞠那套玩意儿,由此搏得太平公主的欢心,这才平步青云,这样的人有什么真本事,郎中根本不用把他放在心上的。”

    罗立不屑地说着,语气中却透出几分羡慕,管它是不是真本事能成为太平公主的入幕之宾,怎不叫人又妒又羡?太平公主可是洛阳之花呀,据说她丽色照人,艳绝天下且有这般高贵的身冇份,不要说攀上这个高枝儿有诸般好处,就算什么都没有能将这般妖娆尊贵的女人摁在胯下,也足以叫人艳羡了。

    陈东捋着胡须缓缓说道:“如果他真的这般识相,就叫他占了那个位子,吃着俸禄做个闲人,本官也就懒得与他计较了。如果他不识相……,”

    陈东嘿嘿地冷笑两声,接下来的话没有往外说,对于罗令的说辞他已经相信了几分。

    杨帆是薛怀义的弟子,同样是靠做人面首起家,同样是除了取悦女人的功夫再没甚么真本事的混人,有此举动有何稀奇?【墨坛文学】

    陈东做事任劳任怨、勤勤恳恳,又多方交结同僚、巴结上官,只求再进一步,坐上左郎中的位子,谁知道杨帆从天而降,轻而易举就抢了他的前程,他心中岂不恼火?

    杨帆身后有薛怀义、有太平公主、据说还有!个梁王,陈东当然不敢与他正面冲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突,如果这杨帆学他师傅薛怀义那混人的做法齤,抡起钵大的拳头只管与他用拳脚理论,怕是崔侍郎也不会替他出头的。

    可是……”软刀子杀人,谁还有话说?他杨帆再霸道,也不能因为大家不信服他,就去白马寺搬救兵吧,那样的人最是叫人瞧不起,到时候不用自己排挤,他在这刑部待得没趣,也会主动离开了。

    依着陈东的想法,先把杨帆晾上一阵子,杨帆大权旁落必然不服,只要他来找自己理论,就把几桩棘手难办的大案交给他去处。这里是刑部,处理的是全天下最严重的案件、涉案人的身冇份背景大多都很复杂。

    只要拿出几件这样的案子叫那个愣头青去办,他够聪明的话便会就此服软,从此甘心做一个傀儡。如果他不甘心……”只消一桩案子办得不圆满,他就得灰头土脸地滚蛋,卷起铺盖回家吃自己去。

    想不到这个杨帆不但是个靠女人吃饭的软蛋,而且还是一个浑球,这厮压根就不在乎这一亩三分地儿上的权力。

    陈东轻轻拍着额头,想着此前自己如临大敌、煞费苦心的诸般安排,不禁哑然失笑,摇头叹道:“小题大做,我真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这时,远远的一阵悠扬的钟声传来,陈东抬起头,对罗令道:“去,请那位杨郎中过来,本官与他一道儿吃午餐去!”月中,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